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罪妻要娇宠

罪妻要娇宠

糖心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依依阴差阳错嫁给了厉沉爵,所有人都说她运气好,可是没人知道她之所以与这个人结婚不过是因为她喜欢这个男人,但是可惜最后这份喜欢都没能得到回应!因此白依依选择了离开,她不会与一个不爱她的人共度一生,只是没想到离婚后厉沉爵竟然后悔了,还总是追着她求复婚!

主角:白依依,厉沉爵   更新:2022-07-15 23: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依依,厉沉爵 的女频言情小说《罪妻要娇宠》,由网络作家“糖心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依依阴差阳错嫁给了厉沉爵,所有人都说她运气好,可是没人知道她之所以与这个人结婚不过是因为她喜欢这个男人,但是可惜最后这份喜欢都没能得到回应!因此白依依选择了离开,她不会与一个不爱她的人共度一生,只是没想到离婚后厉沉爵竟然后悔了,还总是追着她求复婚!

《罪妻要娇宠》精彩片段

“出去了,就别再回来了。”

白依依走出监狱大门,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两年的牢狱之灾,终于结束了。

她坐车来到酒店,爸妈在这里给她准备了接风宴,驱除霉气。

她按照房间号进去,里面一片漆黑,正要开灯,一只强劲有力的手臂却忽然将她拉进怀里。

男人灼热的气息侵略袭来,同时,他的手,朝着她的衣服内探去。

“住手!别碰我!”

白依依吓得浑身浑身紧绷,惊恐的挣扎。

“呵,自己都送上门来了,还装什么清纯?”男人的声音极度黯哑,不屑。

什么自己送上门来?

白依依脑子里一片乱麻,浑身发紧,“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放开我……”

“聒噪。”

男人不耐烦的堵住她的嘴。

以唇封口,灼烫的吻,如虎如狼,似土匪强盗般蛮横的掠夺她的一切。

她根本,无力反抗。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男人畅快至极后睡着,她才找到机会逃走。

白依依狼狈的往外跑,跌跌撞撞,满眼泪水。

为什么?

明明是接风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惨烈的遭遇?

爸妈又去了哪里?

混乱的思绪间,她就瞧见,酒店的会客厅里,正坐着她的爸妈和白晴。

白父不耐烦的看了看手表,“都三个小时了,王总怎么那么慢,还没有玩够?”

“爸,别急嘛,白依依是处,王总肯定很喜欢,喜欢玩就让他多玩一会儿,反正他玩的越开心,我们能拿到的好处就越多。”

白母泪光楚楚,“可怜的依依,她这辈子,就算是毁了……”

“妈,你怎么还心疼她?”

白晴不满的拉着白母的手,“白依依只是领养的,我才是你们亲生女儿。”

“她出狱了,迟早会查出两年前的事情,要是被她知道了是我动的手脚让病患残疾,害的她坐了两年牢,她肯定会毁了我的。”

“我的人生不可以毁,就必须毁了白依依!她必须嫁给王总,让王总囚禁起来,才能万无一失!”

白依依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身体止不住的打冷颤。

她是孤儿,从三岁起就被白家父母领养,日子过的倒是顺遂,可自从两年前,走丢的白晴被找回来,就变了。

白晴心胸狭隘,对她诸多排挤、欺辱,白依依念在白家的恩情,一忍再忍,一退再退。

却没想到,人心能恶毒残忍到如此地步。

她视作至亲的人,居然一起勾结陷害她至此!

冤她坐牢!

害她被强!

还想将她强嫁出去囚禁一生!

他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打击,让白依依眼前阵阵发黑,几欲昏厥,踉跄的往后退。

不经意的,就碰到了旁边的垃圾桶,发出沉闷的声响。

白家三人闻声看过来,当即大惊。

“白依依?!”

白晴跳了起来,“她怎么跑出来了?快,快抓住她!”

白依依泪眼模糊的看着白家父母朝着她跑来,他们的身上,再没有半点熟悉的亲近,只剩让人心寒恐惧的狰狞,形同恶魔。

她不能被他们抓住,她不要成为强她的那个男人的玩物。

求生的意志让白依依顾不得身上的疲软、疼痛,拼尽全力的转身逃走。

“爸,妈,绝对不能让她跑了,一定要抓住她!”

白晴喊着白家父母去追白依依,自己则飞快的朝着包厢走。

王总和她说好了不会放过白依依的,现在却让白依依出来了,肯定出了什么意外,她必须去弄清楚,处理好。

白晴走进房间,惊讶的发现,王总被人打晕丢在了卫生间里。

而床上,躺着的是一个极其英俊矜贵的年轻男人。

“厉、厉少?”

很快,白晴就理清楚了情况,看着凌乱的床单,眼睛里,迸出疯狂的嫉妒。

该死的白依依,怎么那么好运,竟然被厉沉爵睡了。

但,她既然跑了,那么,就是她的机会了!

白晴立即将王总拍醒,和他串好了说辞,让他先行离开,她则脱光了衣服,钻进了被子里……


大雨倾盆。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骤然响起。

“老爷,撞到人了。”

司机毕恭毕敬的看向后车座的人,“我下去处理。”

下了车,司机就看到被撞的女人身上有好几处擦伤,她正从地上站起来,动作有些踉跄、吃力。

司机立即上前扶住她,“小姐,我叫救护车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小伤我自己处理就好。”

白依依拒绝,她没有时间在这里等救护车来,爸妈正在追过来。

她得马上离开这里。

可刚迈步,脚踝就传来尖锐的刺痛,完全站不稳,要不是动作快撑住了车头,她就摔了。

在这条路的拐角处,白家父母正撑着伞四处张望。

他们很快就会看见她。

白依依脸色煞白,整颗心都凉了。

“王坤。”车内,响起老人浑厚威严的声音,“带她上车。”

司机王坤无比诧异,“老爷,她身上都是雨水,还有血,很脏……”

“带上来。”老人命令。

上车能躲避白家父母的视线,白依依毫不犹豫的上了车。

“谢谢……”

话刚到嘴边,看清老人模样时,陡然一变,“厉爷爷?”

原来是熟人呀,难怪让她上车。

面前的人,是南城顶级豪门当家人,厉正雄,手握南城经济命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站在权利巅峰的无冕之王。

但他贵而不冷,以前白依依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和蔼可亲。

“快擦擦吧。”

厉正雄递上白毛巾,眼睛,却有意无意的落在白依依的项链上,“这项链款式很古朴,是个很珍贵的藏品,你从哪里得来的?”

白依依这才注意到,藏在衣服里的项链露了出来。

她伸手摸了摸,想到白家父母对她的所作所为,眼睛有些发酸。

“这是我亲生父母留给我,看着旧而已,不值钱。”

厉正雄眼底掠过一抹激动,但转瞬即逝,隐藏的极好。

他和煦的笑着,“依依,你今年二十四了吧?大姑娘了,也该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了。”

“爷爷见你很是喜欢,不如你做爷爷的孙媳妇吧。”

“你愿不愿意嫁给爷爷的长孙,厉沉爵?”

厉沉爵?

白依依虽然没有见过,但对他的声名可是如雷贯耳,厉家太子爷,整个南城最尊贵、最优秀、最极品的单身男人。

全城的女人连做梦都想嫁给他。

白依依苦笑,“厉爷爷,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坐过牢,可不敢高攀。”

——

白依依脚受伤走不了,在厉正雄的盛情邀请下,只好去了他家里治伤。

两天后,她的脚好的差不多了。

正准备去和厉爷爷告别,房门却被人直接踹开,“砰”的一声,震的地面都在颤。

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一身纯黑的西装,贵气又凌厉,衣袖上扣着银色的十字袖扣,尖端却十分锋锐,闪烁着危险的寒芒。

他的脸极其好看,犹如罗浮宫的雕刻般深邃立体,俊美无俦,但此刻,却一脸寒霜、冷怒。

锐利冰寒的眼睛盯着白依依,犹如薄刃刀口,要将她千刀万剐。

“一个坐过牢的女人,竟敢耍手段哄骗爷爷,妄图嫁给我,你当真是活腻了?”


白依依感到了强烈逼人的杀意。

她身体不由得发冷,极力的保持冷静,对视着沉怒的男人。

“厉少,你误会了,是厉爷爷提议让我嫁给你,但我没有同意。”

“呵。”

厉沉爵冷嗤,眼神更逼仄冰寒,“没同意,却呆在厉家等着结婚典礼?低劣的劳改犯,连撒谎都这么愚蠢。”

结婚典礼?

白依依不清楚情况,但却感到心慌不安了,厉爷爷权势滔天,说一不二,私下安排了什么,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她紧了紧冒汗的手心,“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答应过要嫁给你!”

“我只是留在这里养伤,伤好了,刚准备去找厉爷爷道别,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可以离开厉家,绝对绝对不会再回来。”

“是么?”厉沉爵侧身让开一条路,“那就现在滚,滚的越远越好,若是你再敢回来,我一定——”

他的声音陡然变低,带着森冷的杀意,“亲自弄死你。”

白依依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冷颤。

这个男人,危险得可怕。

她半点都不想卷进这爷孙俩的战争里,毫不犹豫的往外走,以最快的速度逃离厉家。

白依依离开后,特助卫则走到厉沉爵的身旁,神色凝重。

“厉少,你就这么把她赶走了,要是老爷知道了,可不好处理,还可能把她接回来。”

“他不会知道。”

厉沉爵抿着嘴唇,势在必得,“婚礼照常筹备,明天的新娘,会是白晴。”

卫则大惊,“你要先斩后奏?大婚现场,事关厉家脸面,老爷也不会中断婚礼,可是,你这么做,老爷一定会震怒的。”

“我中药,是她救的我,我答应了对她负责。”

厉沉爵抿着的嘴角勾起一抹极浅的弧度,那夜的销魂柔软,他也确实喜欢。

他要结婚,新娘只能是她。

——

白依依离开厉家,就去找了向从文。

他是她男朋友,谈了五年,入狱前,他伤心无比,许诺了会等她出狱。

她没了父母、亲人,没了家,只剩向从文可以依靠了。

白依依输入密码,打开了向从文的家门,嘴角不由得往上扬了扬,两年了,这傻小子还没改密码。

“从文,我回来了。”

白依依急切的走进卧房,脸上的笑容,却在看见床上男女纠缠的不堪画面时,凝固、碎裂。

她脑子里像是什么炸开了,嗡嗡巨响。

“啊——”

床上的女人尖叫着扑进向从文的怀里,“从文哥哥,她是谁呀?怎么随便闯进来!”

向从文毫不避嫌的搂住女人,慵懒的靠在床上,盯着白依依笑。

“白依依,你那是什么表情,你坐了牢,一辈子都毁了,凭什么以为我还会等你这个劳改犯?”

白依依手指紧紧地拽成拳头,指甲几乎抠进了肉里。

她的声音在颤,“两年前,你可以明说的。”

何必虚情假意故作真心的许诺会等她出狱,让她在牢里,也心心念念的盼了两年和他重逢。

“不说,当然是以为你还有救,白家不会不管你,可没想到啊,白家亲生女儿白晴回来,你就成了垃圾,被舍弃了。”

向从文半点心虚愧疚都没有,“不过好在,哄你谈一场恋爱,也不是全无收获。”

他从床头柜拿出一张二十万的支票。

支票抬头,写得是白晴的名字。

白依依顿时全身发冷,“你干了什么?”

“当然是把你的消息,卖给我了。”

白晴带着两个壮汉从门口走进来,脸上,挂着狰狞的笑容,“白依依,我就知道你会往这里跑,等你两天了呢。”

“王总那边已经把婚礼准备好了,正好,明天你就出嫁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