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王妃又惊艳无双

王妃又惊艳无双

梓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成为被退婚的可怜女子之后叶竹冉并没有像其他人想的那样寻短见,毕竟生命是她自己的,如果她都不知道珍惜,又有谁会在意她的死活!只是当叶竹冉凭借自己一身的医术成为他人口中的神医后,她那个前任未婚夫竟然后悔了,之后因为神医的身份,她更是招惹了沧御宸,只是这个人太过霸道,她是真的不知道两个人要如何相处!

主角:叶竹冉,沧御宸   更新:2022-07-15 23: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竹冉,沧御宸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妃又惊艳无双》,由网络作家“梓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成为被退婚的可怜女子之后叶竹冉并没有像其他人想的那样寻短见,毕竟生命是她自己的,如果她都不知道珍惜,又有谁会在意她的死活!只是当叶竹冉凭借自己一身的医术成为他人口中的神医后,她那个前任未婚夫竟然后悔了,之后因为神医的身份,她更是招惹了沧御宸,只是这个人太过霸道,她是真的不知道两个人要如何相处!

《王妃又惊艳无双》精彩片段

今天是镇北侯夫人开的赏花会,邀请的都是京都各个名门世家的公子小姐要来参加。

在整个苍蓝国里,民风比较开放,未婚男女可以一起参加宴会,比拼才情,却不可同桌而席。

“这个傻子怎么来了?谁邀请她来的?”

一个差不多十五六岁的少年高傲地扬起头颅,鄙夷地指着一个长相丑陋,皮肤暗黄中带着黢黑,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穿着不适合自己的白色罗裙。

最让人受不了的还是她那一脸的傻笑,此时她的眼神一直直勾勾地看向坐在一旁端着茶杯的白玄瑀。

她就是叶大将军府的嫡长女,全京都出了名的长得丑,还傻不拉几,整天只知道追着自己未婚夫白玄瑀跑的叶竹冉。

来参加赏花宴不不管是富家子弟,还是名门千金,都对叶竹冉嗤之以鼻,对白玄瑀抱着怜悯的目光。

对于这些嘲讽,叶竹冉像是没听到一般,还是执着地看着白玄瑀,早已穿破的绣花鞋在小心翼翼地踩着碎步。

“劝你离我远一点,不要逼我动手。”察觉到了叶竹冉渐渐逼近的身影。

白玄瑀早已不耐,京都的流言蜚语一直不息,让他的生活倍感压力。

他不止一次劝说父母亲帮他去跟皇上说取消婚约,奈何太后皇上都很喜欢叶竹冉,除非她点头。

不然这婚约就退不了,让他成了全京都人的笑柄,怎么能让他不讨厌叶竹冉。

“瑀哥哥,你为什么讨厌冉冉?是冉冉做错了什么吗?”

虽然她傻,只有几岁人的智商,可是她也是能看清楚别人的脸色的。

那个人还是她一直以来,放在心上的人。

叶竹冉被白玄瑀的话,吓得站住了脚步,身子猛地一震,眸中尽是一片忧伤之色。

“叶竹冉,我讨厌你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看见你就会让我恶心。”

听着叶竹冉的话,转头看了她一眼的白玄瑀只觉得恶心,她真的太貌若无盐了。

“可是爹爹说我们以后是会结婚的,每天都可以朝夕相对,举案齐眉,瑀哥哥不能讨厌冉冉。”

叶竹冉激动地跑上前抓住了白玄瑀的手袖。

“闭嘴……你干嘛?放手。”白玄瑀没有料到叶竹冉会直接抓住他的手袖,惊讶地睁大了双眸,气急败坏地挥手甩开了她的手。

“瑀哥哥……”叶竹冉没有预料地被甩到了一旁,踉跄了几步才稳定身形。

“啪……叶傻子,你能不能不要再缠着我哥哥,你长的又丑,烦不烦啊?你能不能退婚?”

白玄瑀的妹妹白玄雪忍不了了,直接上前打了叶竹冉一巴掌。

“不要,我不要退婚……我喜欢瑀哥哥,我不要退婚……”

“今天你不同意也得同意。来人,打啊……”白玄雪见她拒绝,面露凶光,吩咐自己带来的护卫收拾这不知好歹的叶竹冉。

“啊……嗯哼……”四五个护卫丫鬟一起动手,打的叶竹冉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忍受着被打,时不时发出疼痛闷哼的声音。

她虽然傻,但是她也知道,只要自己现在求饶了,就会永远失去白玄瑀。

再大的痛她都自己忍着,没有叫出来。

“二小姐,这个傻子都不挣扎了,再打下去就会出人命了。”

小荷一脸着急地跑到白玄雪的身边,其他几个护卫丫鬟也都停手了,站在一旁等候她的指令。

“咳……咳……”叶竹冉只觉得胸腔剧痛,喉咙发痒,气血汹涌,猛地吐了一大口血。

她已经被打的出气多吸气少,全身都泛着疼痛,动都不想动。

“叶竹冉,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退不退婚?”

白玄雪看见了叶竹冉的动静,知道她现在伤的很重,还不至于丧命。

半蹲在她面前,嫌恶地看了一眼叶竹冉的脸。

叶竹冉用力地想站起身来,颤抖着身子,却因为身体各个地方都太疼了,不得不放弃挣扎。

“白玄雪……我……我跟你……拼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叶竹冉一下子站了起来,朝白玄雪的身子扑了过去。

白玄雪愣在原地没动,目中尽是叶竹冉眼中泼天的恨意,坚决。

“小心……”“啊……”两种声音同时响起。就在叶竹冉的手快要碰到白玄雪的时候,已经有一只手把她带到了一边。

还用真气把她甩到了一边的假山,叶竹冉的身子狠狠地砸向了假山。

尤其是后脑勺还撞到了假山尖锐的石块上,随着她身体的落地,血也留了一地。

“哥哥,你怎么来了?”白玄雪惊魂未定地抓着刚刚救她的那只手,发现是她哥哥白玄瑀后就更激动了。

“啊……那个傻子好像死……死了……”跟着白玄雪来的世家千金看见叶竹冉的身体,流了一地的血,一动不动,一个个都慌了,开始尖叫起来。

“叫什么?是想让所以人都过来吗?”白玄雪危险的眸子瞬间眯了眯,狠狠地等着尖叫的人。

“哥哥,那个傻子好像真的死了,你看她都不动了。”

吼完她们,白玄雪自己内心也是泛起了一阵恐惧感。

“唉……该来的总会来的,别担心,等下见机行事。”

白玄瑀就看了一眼叶竹冉的身体,便移开了眼,她死了,正好也是他的解脱。

尽管事后会麻烦不断,可他也愿意看到这个场面。

想压的事情永远都压不住,她们几个的尖叫声很快就引来了来参加宴会的所有人。

“发生了什么?这里这么热闹?”镇北侯夫人带着一群客人来到这边。

“夫人,叶小姐突然发疯自己撞墙。”

“呵……”一声极轻的嗤笑声想起,打断了正在乱说的人。

众人转头朝那个方向看去,只见叶竹冉拖着颤抖且很虚弱的身子靠着假山慢慢站起。

“她没死吗?怎么突然又醒了过来?”白玄雪白玄瑀一行人看着叶竹冉站起来,跟看见鬼一样。

“呵呵……你当然想看见我死了,可是……我并不想如你的意呢。”


此时的叶竹冉嘴角微微扬起,眼神凶狠,几缕头发肆意地漂落在她占满血的脸上。

犹如从地狱来的恶魔一般,声音空灵地吓人。

“你这个丑八怪,少在这里装神弄鬼地吓人了,没死就赶紧回家,跑到这里凑什么热闹。”

九皇子一直不喜欢叶竹冉,觉得她又丑又傻,跟她在一起说话只会降低自己的格调。

最主要的是她一个人分去了很多太后皇上的宠爱,让他们这些不受宠的皇子公主都讨厌她。

或者说是嫉妒她也不为过。

本以为他说完这话,叶竹冉就会唯唯诺诺地要回去了。

没想到她只是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嘴角勾起,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喂……你这个丑八怪,本皇子跟你说话呢,你倒是回答啊。”

九皇子第一次被人用这种眼神看,满心的怒火都跑出来了。

“滚……”叶竹冉薄唇微起,冷冷地吐出一个字。

身边的人都惊呆了,这还是之前那个傻子吗?怎么一下子气质就变了?这么霸气?

“白玄瑀,不是要强迫我签退婚书吗?拿过来呗。”

不等九皇子从惊愕中走出来,叶竹冉直接看向一脸错愕的白玄瑀跟白玄雪。

“你……你同意退婚?”白玄瑀一脸惊愕地看向了叶竹冉。

明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却觉得自己好像不认识她一样。

“不然呢?你不愿意与我成婚,我为什么一定要死缠烂打缠着你。”

满身的疼痛席卷而来,叶竹冉只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

手指用力地抓着背后的假山,不让自己显得太狼狈了。

叶竹冉这一席话惊呆了周围所有人,他们可是或多或少都知道点她之前是怎么天天追在白玄瑀身后跑的。

现在居然主动提出解除婚约,这还是之前那个叶竹冉吗?

“好,这可是你自己主动提的。”白玄雪趁着白玄瑀愣神的时候,拿着退婚书来到叶竹冉的面前。

叶竹冉背靠着假山,艰难地腾出一只带血的手,利落地在退婚书上按了一个手印,还落款了自己的名字。

“白玄瑀,从此以后,我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说完后叶竹冉一只手扶着假山,一边拖着残破的身体,在众目睽睽之下踉跄地走了出去。

“快,找几个身强力壮的婆子,套好马车护送叶大小姐回去。”

镇北侯夫人一眼就看出了叶竹冉变了,再也不是之前那个她了,现在的她很有她母亲当年的风范。

“是,夫人……”

“哥,退婚书到手了,她刚刚也说了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了。”

白玄雪拿着退婚书,欣喜地走到白玄瑀的身边。

“……”白玄瑀没说话,视线一直盯着叶竹冉远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这还是叶竹冉吗?”众人心里都有这一个疑问。

是她吗?当然不是,从她刚刚醒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林竹冉,同名不同姓。

叶竹冉早在刚刚撞假山的时候就死了,现在的林竹冉是从现代出车祸直接一醒来就成了叶竹冉。

且前身的记忆都在她昏迷的时候,结合在一起了,现在的她可以说是一个新的叶竹冉。

她会好好地活下去。

“叶小姐……叶小姐……”叶竹冉从众人的视线离开后,意识就开始涣散,最后最接晕倒在地。

紧跟她身后的镇北侯府的丫鬟看见了,叫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婆子给她抬上了马车,送回了叶府。

“孩子,快醒醒……”叶竹冉一睁开眼睛就是雾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只听见有个苍老的声音叫她。

“你是谁?这是哪?”既然看不见,叶竹冉就不挣扎了,就坐在地上,平静地问。

“前世因,后世果,这次重生的机会,你要好好把握,给真正的叶竹冉一个好的人生。”

“为什么选择我?我在二十一世纪已经死了吗?”

“对,这是给你另一个活着的机会,你要好好珍惜。”

“我不想,我要回二十一世纪,我还有我的研究成果没有做出来……”

“既来之,则安之。”

没等叶竹冉把话说完,那边的声音就打断了她,然后就没声了。

“这是什么地方?”没过一会,叶竹冉的眼前又转换了一个画面,她发现自己在一片空地上。

往前走了走,映入眼帘的是一方泉水,大概有一个井口那么大,走进细看,发现里面的水清澈见底。

除了一方泉水之外,还有一个茅草屋,茅草屋前还有各种各样珍稀草药。

这些对于中医学者的叶竹冉无疑不是看见了亿万家财,这比钱还珍贵。

不一会叶竹冉就环视了一圈后,就走去了泉水前,用手捧着泉水,喂人口中,清甜无比。

随后就在茅草屋中发现了一本书,书名《空间法则》四个字,还有一些关于这个空间的使用法则。

这个空间就在她的脑海中,只要她集中心神想,就可以进去。

里面的东西可以带出去,活人除了她自己,其他人不能进来,可以带没有气息的物品。

第一次进来也不敢待太久,怕绘春跟锦瑟她们等下进来找人,没找到就麻烦了。

身体回到现实中,叶竹冉发现她全身都很通畅,没有之前那种无力,虚弱感。

叶竹冉惊喜地摸了摸后脑勺,那是伤的最重的地方,现在居然也已经结痂了。

其余的伤口除开还有点淤青,基本上都好全了。

叶竹冉仔细回想了一下,觉得问题就出现在自己喝的泉水中。

集中精力默念,《空间法则》便出现在她手上,翻开一看,泉水叫灵泉,有清热解毒,加速伤口愈合,强身健体的种种功效。

备注:身体强健的人不能过多饮用,以免爆体而亡。

“小姐,白小姐跟二小姐带着好多人气势汹汹地来了。”绘春慌里慌张连门都没有敲,直接跑进来。

“不慌,她们能杀了我不成?”叶竹冉的思绪渐渐回笼。


叶竹冉不慌不忙地坐起身来,抚了抚后脑勺结痂处的地方,还沉浸在有空间金手指这件事上。

“哟……我到来看看昔日那个傻子丑八怪,变聪明了,该是什么样子。”一阵尖锐的声音从门口响起。

“带头的是叶锦溪吧?”叶竹冉直接无视说话的白玄雪,看向了她身边穿着碧色罗裙的妙龄少女。

“是的,小姐。”绘春看了一眼,随后贴在叶竹冉耳边说。

“长姐,听说你受伤了,溪儿特别担心你,所以特地来看看你。”

叶锦溪见叶竹冉看向她的眼神,连忙换上了一脸担忧的神色。

“就不劳你费心了,我好的很。”叶竹冉有原主的记忆,自然不会被她这副楚楚可怜的表面现象所迷惑。

“长姐,你作何这样说,”叶锦溪见叶竹冉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她留,脸上青一块白一块,难看极了。

传闻自从她伤到脑袋后,就变得不傻了,看来果然如此。

叶锦溪心里悄悄在算计着,等下一并跟母亲说。

“傻……丑八怪,你别太不识好歹了,锦溪姐姐好心好意来看你,你是什么态度?难怪我哥看不上你。”

白玄雪见叶锦溪被怼,本来想叫她傻子来着,可又一想,她现在都不傻了,硬生生地转口了。

“是我提出的退婚,是我不要的你哥,请你搞清楚。”

两个人都自己送上门了,不怼白不怼。

“就你长的这样丑,要不是我哥当时与你订了娃娃亲,全京都谁愿意娶你?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长的什么样子。”

白玄雪有着严重的恋兄癖,见不得别人说她哥哥一点不好。

“呵呵……咸吃萝卜淡操心。我要休息了,请你们出去。”叶竹冉冷笑着,根本不愿意与她们多费口舌。

直接打了一个哈欠,就要送客了。

“小雪,算了,长姐要休息了,我们走吧。”叶锦溪以退为进,佯装拉着白玄雪的胳膊,抬腿准备要走。

“两位小姐,请……”绘春直接做出了伸手往院子门口走的姿势。

“啪……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替我做决定,不长眼的东西。”白玄雪见不能动叶竹冉,直接把气撒在绘春身上。

“白……玄……雪……”叶竹冉见绘春被打,一字一句启口,周身的气压瞬间变低。

一只手握着锦瑟的手臂骤然收紧,眸子寒光四射。

“本小姐就打了又怎么样?你能拿我怎么样?叻叻叻……”白玄雪还欠收拾地冲着叶竹冉吐了吐舌头挑衅。

“道歉……”叶竹冉另一只手也紧紧地握住,尖锐的指甲陷入肉里也毫不在意。身子还没有好全,疼意席卷全身。

“我就不,你能拿我怎么样?”白玄雪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叶竹冉已经给过她一次机会了,是她自己不珍惜。

“你怎么……啊……”白玄雪话都没有说完,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团白色的粉末。

“什么东西……叶竹冉,你对我做了什么?我脸好痒。”

“小雪,别挠……长姐,你对小雪下了什么药?”叶锦溪一边拉着白玄雪的手,一边转头看向叶竹冉。

“我已经给过她机会了,是她自己作死。”上一次的事情叶竹冉还没有找她算账呢 ,这一次还敢自己找上门。

这次还敢打她的丫鬟,真当她软柿子,任人拿捏吗?

“啊……我的脸,好痒……叶竹冉,你这个丑八怪,你到底对着我的脸做了什么?”

白玄雪白嫩的小脸已经被她自己抓的满是伤痕,不一会脸已经肿的像猪头一般。

已然不复来时的模样,估计她亲爹妈来都不一定能认出来这是她女儿。

“没做什么,只是略施小惩。再不滚出我的院子,我可不敢保证你的脸会不会也跟她一样了。”

叶竹冉的视线轻扫了一下叶锦溪的脸,只一眼,叶锦溪就觉得自己浑身像进入了冰窖一般。

手脚冰凉地拉着大喊大叫的白玄雪出去,不敢再面对叶竹冉。

“叶竹冉,你给我记住了,我回去就告诉我哥,让他来收拾你……”

白玄雪一边走,一边扭头冲着叶竹冉大喊大叫。

“你就尽管去告状吧,看看谁还认识你这个丑八怪。”叶竹冉冲着撒泼的白玄雪嘲讽着。

“叶竹冉,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白玄雪听到了叶竹冉的话,身子用力扭动着,一张猪头脸要吃人一般。

不过还是被叶锦溪生生拖走了。

“锦瑟,扶我进去吧。”等她们一行人走后,叶竹冉身子也乏了,身体大部分的重量都压在了旁边锦瑟的身上。

“小姐,你对奴婢真好。”绘春眸中泛着泪水,泪汪汪感动地看着叶竹冉。

见她身子不爽快,连忙上前扶住了她另一边的身子。

灵泉虽然有愈合伤口的作用,可也不可能一下子都好全,还是得慢慢修养。叶竹冉心想。

“小姐,我们今天已经彻底跟白家还有自家二小姐撕破了脸,你真的做好了准备吗?”

锦瑟一边小心翼翼地扶着叶竹冉的身子,一边忍不住担心道。

“我自有分寸,现在撕破脸也好。”免得以后还要勉强自己做作地跟她们交流。

还好在这两天自己做了一些痒痒粉,防身用效果果然不错。

看来得多做一些了,还有毒药什么的也都要准备好了。

惹得她不顺心的,那就毒死她吧。

“我们跟小姐是一条心的,小姐做的决定我们是绝对服从的。”

绘春眼神郑重地看着叶竹冉,锦瑟也在一旁点点头。

“乖……我要休息会,你们去忙自己的吧。”经历过刚刚的闹剧,叶竹冉现在只想休息。

眼皮子一直在打架,身体每个器官都在叫嚣着要休息。

“是……”锦瑟拉着绘春一起退了出去,随手把房门给关上。

“绘春,这次小姐都是因为给你出气才跟白家小姐还有二小姐撕破脸的,所以以后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誓死捍卫我们的小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