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极品原配重回八零

极品原配重回八零

云归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适应了好大一会,覃芩终于接受了重生的这个事实!前世,她好吃懒做,每日作天作地,不光丈夫不喜,就连两个孩子跟她都不亲近。一场车祸,将覃芩带回到八零年,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她决定痛改前非!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丈夫竟然也是带着记忆来的,他逃,她追,他插翅难飞,二人会迎来美好结局吗?

主角:覃芩,周景言   更新:2022-07-15 23: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覃芩,周景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极品原配重回八零》,由网络作家“云归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适应了好大一会,覃芩终于接受了重生的这个事实!前世,她好吃懒做,每日作天作地,不光丈夫不喜,就连两个孩子跟她都不亲近。一场车祸,将覃芩带回到八零年,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她决定痛改前非!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丈夫竟然也是带着记忆来的,他逃,她追,他插翅难飞,二人会迎来美好结局吗?

《极品原配重回八零》精彩片段

“芩丫头!叫你几遍了还不起来!也不怕把炕睡塌了!”

尖利的女声简直要刺破耳膜,覃[qín]芩使劲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像有千斤重,手脚怎么也动不了。

“啪!”的一声,鞋底重重地落在覃芩的肩膀上,紧接着被子被扯走,一股凉意刺激地覃芩猛地睁开双眼,翻身坐起来。

覃芩摸着肩膀,看着老妇怒气冲冲的站在床前,惊的差点从床上摔下去。

那是她亲妈,覃老太。

“妈?”覃芩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试探着叫道。

乖乖,她老娘死了好些年了......

覃老太一身靛蓝的纯棉斜对襟后中式衣服,手里握着一只半成品的千层底。

肩膀上那一下子应该就是她用鞋底子抽的,别看瘦弱干枯,倒也中气十足,听嗓门就知道了。

这是在梦里?

刚才鞋底子抽在身上,那疼痛感可不像是做梦。

覃老太扬了扬手里纳的半成品鞋底,作势又要打她,“你睡糊涂了还是撒癔症?叫你几遍了还不起来?”

覃芩下意识地低头打量自己,身上是纯棉的碎花小背心,这个倒是不陌生,八十岁奶奶们常穿的那种内衣。

这种衣服怎么会穿在她身上?

覃芩抓过身边的薄被子拢在身上,又粗又硬的布料带给皮肤的触感是涩涩的。

阴暗逼仄的小土屋,狭小的小方格窗户上是残缺泛黄的窗户纸,缺胳膊少腿的木头桌椅板凳,似曾相识的环境。

覃芩暗暗地掐了把大腿,疼的。

......

适应了好一会儿,覃芩无比确信,她重生了。

和周景言吵的太厉害,本就生无可恋的她把油门当成刹车踩到底......一场车祸把自己送到物质贫乏的八零年。

“阿嚏!阿嚏!......”覃芩连着打了几个喷嚏,把身上的被子裹了裹,嘴里喃喃道,“怎么这么冷啊......”

覃老太上前,将一只干枯的手抚在她的额头上,“烧已经退了。你赶紧起来收拾收拾,待会儿周家会来人!”

“周家?”覃芩一头雾水。

“你不是烧糊涂了吧!”

覃老太嗔怪着,精明外露的脸上满是得逞的笑意,“还得说,你妈我算的好!行了!有了周景言,我们覃家后半辈子还愁啥?”

周景言?

覃芩想起来了,周景言回覃家村的时候,会从村边的河滩趟水进村。她穿着最漂亮的衣裳迎面走过去,和周景言擦肩而过的时候脚下一滑跌到水里。

当然,这些都是她和覃老太提前设计好的。

周景言出手施救,将她抱上岸的时候,覃老太已经带人围上来。

覃老太捶胸顿足一通哭嚎,“天哪,黄花大闺女让你又搂又抱的,怎么得了!她可怎么嫁得出去?”

和覃老太一起的三姑六婆一起围着周景言指指戳戳,唾沫星子似飞沙走石,吹的周景言满脸通红。

......

周家可是好门风,不能白白沾了老覃家的闺女便宜!

老覃家闺女可是方圆百里出了名儿的俊丫头,周景言占尽了便宜,要是不娶老覃家闺女可是坏良心

......

覃芩咬紧牙关躺在周景言怀里装死,生怕自己露出马脚。

周景言抱着浑身湿哒哒的覃芩,烫手又不敢扔。

“所以,这是我落水以后,周景言送我回来了?”覃芩跳出记忆,问覃老太。

“那可不!”

覃老天撇撇嘴,得意地说,“周景言抱着你走了一条街,覃家村的男女老少可都睁眼看着呢!他要是敢不娶你,等着覃家村的唾沫星子淹死他们周家!你呀,就等着周家来提亲吧!”

上一世,周景言就是这样迫于言论压力娶了覃芩。

可她呢?

婚后很快生了两个儿子,老公周景言的事业蒸蒸日上,可谓人生赢家。

但她坚信男人有钱了就会变坏。

周景言需要一个贤内助的时候,她却像个跳梁小丑满世界捉小三,把自己弄得神经兮兮的,两个儿子因为疏于管教进了少管所......

家散了,同时也把周景言对她原有的夫妻情分一点点耗尽,最终提出离婚,可谓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赶紧的,收拾收拾!周家长辈叫着媒人一起来的,可别给我丢人!”周老太又一次催促。

覃芩从上一世的记忆里挣扎出来,凑到墙上的破镜子前面照了照。

身材高挑,腰肢细软,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五官精致到挑不出一点瑕疵......

年轻时,周景言应该对她也有些心动的吧?不然也不会娶她。

覃芩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沉思了好一会儿,心头还带着上一世的疼痛和悔恨......

老天爷既然给了她这次重生的机会,她要好好把握周景言这枚好男人,做一个温柔体贴的好妻子!

......

“覃家婶子!”一个爽利的女声在院子里喊覃老太。

想必是周家来人了,覃老太忙着迎出去。

没等覃老太出门,来人已经跨步进了覃家的堂屋。

来人是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妇女,深蓝色棉布外套是八零年代特有的款式。

女人的视线在屋里扫了一圈,最后落到覃芩的脸上,带了一些戏谑的笑。

覃老太伸直脖子朝着门外望了望,见没有别的人过来,脸一沉道,“周家嫂子,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周家长辈呢?媒人呢?”


周家嫂子,吴美芳。

是周景言的大嫂。

虽然嫂子也是长辈,但按照礼俗由吴美芳来覃家提亲确实敷衍了点,不怪覃老太脸色难看。

“呦!覃家婶子,这是看不上我?”

吴美芳哈哈了两声,径直走到桌前,端起覃老太备好的茶水喝了一口。

“你当我覃家的门槛这么好进的?”覃老太白了吴美芳一眼,“媒人呢?”

“急啥?”吴美芳翻了个白眼道,“现在可不兴包办婚姻了,我们家景言说了他现在不想考虑婚事,明年还要考大学哩。”

嘶!

覃芩在一旁听得明白,周景言这是派他大嫂过来传话了,这门亲事他不干!

可不对啊,上辈子的今天,来的是媒婆跟周景言他爹,直接下的聘订了婚期。

话说这吴美芳是个厉害角色,一直在周景言和覃芩之间制造矛盾,但也是在他们婚后,吴美芳为啥会在订婚前冒出来?

覃芩想不明白。

“覃家婶子,周家也是没谁了,只能让我来做这个恶人,你可别记恨我!”

吴美芳假惺惺地从兜里掏出几张纸币,“这是景言的意思,算是给你家姑娘一点补偿,别耽误她嫁人!”

“五十块钱?”覃老太冷笑一声,“这是你们周家的意思?”

“是景言的意思!”吴美芳把周景言的名字咬得很重,“他说了不想结婚。”

“放你的屁!”覃老太啐了一口,“不想结婚他对我闺女又搂又抱的干啥?诚心坏我闺女名声呢?”

吴美芳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一下子翻了脸。

“你闺女什么名声?你们老覃家有个屁的名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覃家商量好了的,算计我们家景言,谁坏谁的名声还不一定呢!”

覃老太立马脸色大变。

“别觉得你家周景言是个宝,我家闺女也是百家求的,再给我满嘴喷粪,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覃老太输人不输阵,说着就挽袖子朝着吴美芳身边招架。

吴美芳当然不傻,这里毕竟是覃家,见覃老太要动手,三两步跑到院子里,跳着脚指着覃老太骂。

“我呸!你那闺女一看就是个狐媚子、妖精,谁家男人眼瞎了要娶你家闺女!

明明就是你家闺女勾引我家景言,一头扎河里,想趁机坏了我家景言名声,逼着我们周家过来提亲!你们这对母女真是烂心肝的不要脸!

咋能这样毁人哩?我家景言以后要上大学、成大事的人?能让你们算计了?”

覃老太气得浑身颤抖,论骂街掐架她还受过这样的窝囊,今天被吴美芳上门羞辱......

她这么一闹,村里人咋说?本来风向都是站女方这边的,这下可不一定了。

覃家门口围着的乡亲越来越多,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覃家闺女早就看上周景言了,周家嫂子说的不是没道理......”

“谁知道呢?覃老太这个人精得很,保不齐这事儿就是她撺掇成的。”

“那也不该不顾闺女的名声啊,周家要是不认这门亲事,覃家闺女能嫁得出去吗?”

“唉,要是我能攀上周景言这样的女婿,还要名声干啥?可惜啊我再豁得出去周景言也看不上我。”

“哈哈哈哈,不要脸的,下辈子投胎你照着覃家闺女的样子长,说不定周景言会看到你......”

......

吴美芳有意招人看热闹,叫骂的更起劲儿了。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偏向周家,吴美芳更加得意。

暗道周景言是个有眼力的,找她来办这件事真是找对人了,不过她可不能白替周家出力......

覃老太心里虚得慌,抄起一把扫帚朝吴美芳身上扑去,“叫你个烂舌头的来这儿胡说八道,坏我闺女名声!我打死你!”

眼看双方要动手,覃芩当然怕自己老娘吃亏,三步两步冲到院子里,拉住覃老太的胳膊。

覃老太一怔,立马停了哭喊,站在闺女旁边。

覃芩走到吴美芳面前,手里捏着几张纸币,盯着吴美芳语气平静道,“周家嫂子,昨天周景言救了我的命,我从心里感激。这五十块钱你拿回去,我们不缺!”

啥?

覃老太惊得眼睛瞪大,不知道她家闺女想干啥。

吴美芳一怔,急急地开口,“这是我们景言,给你的补偿,让你别再纠缠他......”

“周家嫂子!饭随便吃,话可别乱说。”覃芩冷声打断吴美芳,“昨天我差点丢了一条命,到现在还没出过门儿。刚刚醒过来,就听到你来我家闹事儿。至于你说的纠缠周景言,也不知道你从哪儿看到的?”

“我......”吴美芳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周家嫂子,你该不是听说覃家和周家要议亲,就跑出来坏事儿的吧?”覃芩冷笑一声,“我不妨说的难听点,周景言不结婚的话,工资可都交给家里了吧?”

围观的人群哄的一声,开始大声议论了,似乎都心知肚明的样子。

八零年大家都还不富裕,周景言不仅在县城教书,加上脑子活还能赚到别的钱,可没少往家里交钱。

老周家就兄弟俩,因为周景言没结婚,所以一直没分家。

老大周景春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除了地里没旁的来钱的门道,日子过得体面全仗兄弟补贴。

周景言有了自己的小家庭,还能像往常那样顾他们吗?

“你!胡说!”

吴美芳气的脸色紫灰,却不得不承认被人戳了心窝子。

她当然不愿意周景言结婚。

覃家的丫头长得跟个狐狸精似的,结了婚还不得把小叔子迷的晕头转向?

哪还会有钱补贴他们家?

所以,周景言出钱让她断了覃芩的念想时,吴美芳高兴地昏了头,克扣了大部分拿出五十块来轻贱覃家。

原以为,经她这么一搅和覃家会名声扫地,没脸再和周家议亲。

谁知道,老覃家闺女这么牙尖嘴利!几句话就挑拨的大家都向着覃家人。

“我胡说?”覃芩一双美目盯着吴美芳,语气铿锵,“你去把周景言叫过来,让他对着乡亲们说清楚我啥时候纠缠他了?”

“想得美!我家景言怕你纠缠,一大早就往县城去了!”

吴美芳的语气不像刚开始那么理直气壮了,这狐媚子咋那么能说?娶回去还能把她这个大嫂放在眼里?

她一定要阻止这门亲事,不能让这女人嫁进周家!

跑了?

周景言这是逃婚?

覃芩有点失落,但还是冲吴美芳说,“那这钱,我就是找到县城也亲自给他,感谢他救命之恩。”

“不行!”吴美芳脸色一变,“你不能去!”

覃芩冷笑一声,“为啥不能去?你怕我和周景言见面?”

吴美芳没法说,周景言出钱让她打发覃芩,但周景言出的钱远不止这个数。

“反正......你不能见我家景言,他也不会见你!”

吴美芳梗着脖子,就这一句话。

“那你可管不着。”前世今生,这是覃芩第一次跟周景言他大嫂吵架吵赢,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覃老太暗暗给自己闺女竖起大拇指,轻言慢语就把吴美芳怼的找不到南北,要是嫁过去了保准吃不了亏!

“我的确不同意这门婚事。”

一个低沉悦耳的男声传来,人群从中间自动分出一道缝。

周景言一身裁剪合体的深蓝色中山装,衬的他气质不凡,整体芝兰玉树的贵公子模样,只是那脸阴沉的厉害。

覃芩心跳突突突地猛跳几下......怔在原地。

死了重生,她还是对周景言没有抵抗力。大概就是太喜欢了,所以才觉得所有女人都是情敌吧!

“既然有大家在,不妨把话说开。”

周景言沉着脸,薄唇开启,“我救你只是因为你是覃家村的人,不用你报答。议亲的事,就到此为止吧。”

周景言语气冰凉,目光里分明是嫌弃和抗拒。

意思很明确,别说什么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这门亲事他不干。

覃芩的心头陡然一阵疼痛,上一世,她上赶着要嫁周景言,不惜算计和名声。

这一世,她想挽回、想重来,周景言却变了。

虽然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覃芩稳了稳心神,淡淡地开口,“不愿就不愿吧,这五十块钱你拿走,我没收的名堂。”

五十块钱?

周景言眉头深锁,转眼看向吴美芳,人群里哪还有她的影子?

他知道大嫂贪财,覃家人亦然,拿出二百块钱让大嫂帮他断了覃家人的念想......

谁知大嫂吞了一百五十块,还想搞臭覃家人的名声。

“钱就不必还了,就当我提前给你随的份子......祝你这辈子幸福!”

周景言薄唇轻启,上辈子他们争吵不断过的不幸福。

覃芩心头狠狠地抽搐,指尖微微发颤,随份子?那就表明这辈子他决不会娶她。

“周景言,你放心好了,这辈子我嫁谁......都不会嫁你!”

覃芩语气冰冷地说完,转身回家,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周景言一丝一毫。

周景言一时竟被噎的无语。

他从未见过如此冷静自持、据理力争的覃芩。先是不慌不忙将一盆污水倒泼给吴美芳,又霸气地回击他,决绝地离去......

这哪里是他认识的胡搅蛮缠的覃芩!

可他还是不想改变主意。

这一世,他绝对不想和她有牵扯......半点都不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