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诡大明 > 第六十五章 我要十斤黄符
    姬象没有过多的犹豫,还是拿走了这个令牌。

    虽然这个令牌明晃晃的指责自己,但姬象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不给用就不给用,说自己心有邪念,可谁心中没有邪念呢?

    这个牌子上刻的形象,是王灵官,又称太乙雷声应化天尊,这位神灵素来的眼中揉不得沙子,看不得半点邪恶之事。

    姬象觉得,或许自私是自己最大的念头之一,而自私显然不是什么美好品德,被定义为邪念,非常的正常。

    于是也只能在心中叹息一声:

    灵官爷爷,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善良正直之人啊.....圣人之所以是圣人,就是因为他们都死了。

    “这东西,说是心术不正的人都用不了,当然,陶仲文自己似乎也没用过几次这东西,他最常用的是更厉害的一枚令牌,那枚令牌在钦安殿放着,叫做勾陈天皇大帝号令....”

    “龙虎山的张真人倒是能用出一点威力,但后来张真人不干了午门外直房的工作,这东西也就又送回来了,说是要用此令,太难太难,寻常法师,连开令都做不到,更不要提施展这枚令牌的全部神力。”

    “如今,姬大人来此,正是一表人才,英武不凡,玉树临风,年少英雄,看着就是一身正气!您拿了令牌,或许能有使用的方法。”

    神宫监掌印太监解释,意思是过去老张在紫禁城看大门的时候,戴过这个玩意,他是可以用的,但是除了老张之外,其他的法师和天神,都用不了这个令牌,也就丢在这里了。

    这个令牌倒是没有问题,是完好无损的。

    “公公您也用不了?”

    “您看这话,要是用的了,我就不是太监了。”

    神宫监掌印太监带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当太监的,裤子底下漏风,哪个心里面没有点阴暗面?

    能使得动这玩意就真是见鬼了。

    “北镇抚司的那帮天神,天天拷打犯人,心里恐怕也是变态,至于五军都督府就更不用说,都是些什么人呐,神位都引不下来,争权夺利,怎么能用的了灵官爷爷的东西?”

    神宫监掌印太监低声嘀咕。

    姬象虽然听到了,但是装作没听到,而这时候外面来了小宦官,和神宫监掌印太监交谈,大致意思是黄符没有了。

    “用完了?”

    “前些天刚刚分到各帝陵去,还不曾采买。”

    神宫监掌印太监转身去问姬象:

    “姬大人不知道要多少黄符?”

    “我这人比较怕死,能不能先来个十斤?”

    “.......”

    这次轮到神宫监掌印太监无语了,虽然说十斤确实是不多,但既然之前的存活都发到各个分部门去了,现在一下子要十斤可拿不出来。

    “我没说完呢,要十斤黄的,这种黄符是用来降妖杀鬼的;再要十斤红的,红符是用来安宅请神的;还要十斤黑的,这种黑符是用来镇煞诛邪的。”

    姬象说话的时候,还带着一定程度的肢体动作,看起来像是在挥拳。但本人脸色很严肃,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神宫监掌印太监的眯眯眼,现在彻底睁不开了。

    您搁这把神宫监当批发市场呢?

    “没有,说实话,黑符已经很多年没有采购过了,现在黄符红符也没有,咱家一会就带人直接去采买一批。”

    神宫监掌印太监让那个传话的小宦官出去叫人,正好黄符用完,也确实是要采买,姬象一听,不免问道:

    “公公这些符都从哪里采买来的?”

    “汉经厂...”

    神宫监掌印太监对姬象道:“这汉经厂是顺天府内印刷道经佛经的地方,咱们皇家的很多祭祀用的经章典籍,都是从他们那里采买来的。”

    “符纸也是人家那边出的。”

    说着,又神色古怪的补充了一句:“还有,白莲教的经文,他们那边也有印刷,不过每次都藏得很好,只是听说有此事,不曾抓到过现形。”

    姬象一听,想到了上次那张大威神咒,这神咒身上必须得多备一点,但是用低级黄符叠在一起写,倒不如直接从厂家定做一批厚纸符。

    一张黄符承载的香火上限是两百份,超过哪怕一点点都会直接凭空烧掉,但是大符不会有这个问题,大符能承载的香火上限更高。

    到时候直接闭着眼画就行了,省去了叠符的步骤,也不用担心误操作把符纸烧了。

    “公公,我与你一道前去。”

    姬象准备去看看汉经厂,弄点特制的大符来,高等级的符纸,并非大路货,所以要求也是只有画符者自己才能知道。

    再看看自己从这里挑选的法器,除去天书和雷令之外......

    【铜丝火笼儿:法器!圈禁香火所用。】

    【朱氂拂尘:宝器!斩断邪气,附着神威可远距离扫人。】

    【正阳铃:法器!三年正阳气孕育的三清铃,降神除魔效果更好,能镇压一定量的阴气。】

    【金刚铃:法器!可帮人开启智慧,安定心灵,消除怨气,净化鬼魂。】

    这两个铃铛,其实金刚铃是佛门的法器。

    姬象看它的使用方法,有安定心灵和消除怨气的作用,像是之前看到的宣德炉的低配版,正好拿来用用。

    并且这东西和三清铃一样,也都有预警功能,踏入大凶之地的时候,铃铛会发出响声。

    不过在顺天府内,哪里来的大凶之地,恐怕火君那座火神庙也不算什么大凶之地,毕竟火君也是正儿八经的“国之正神”,这个称号,目前只在火君身上看到过。

    还有之前的北帝天蓬尺,也被姬象取走。

    这个天蓬尺是大红色的,颜色非常鲜艳。虽然诛邪秒杀的强大效果已经没有了,但是这个天蓬尺上的其他功能还是可以使用的,尤其是这个指谁,谁就现形,这个效果对于现在的姬象来说,特别有用。

    “简直可以和空白神牌相辅相成,北帝天蓬尺一指,对方现形,神牌就可以直接出攻略。”

    姬象随神宫监掌印太监走出神宫,自己身上终于又插满了法器,手上还多了一柄看上去装模作样,且仙风道骨的朱红拂尘。

    姬象打量了自己的行头,若是再换上马上要送来的大红官家从四品的道袍,那还真是不错。

    虽然自己“活”了大概一百多年,但是现在这具身体,到底还是少年模样。

    姬象不免一笑,轻声昂首,弹了弹衣袖,拂尘一搭垂于臂上:

    “须知少年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