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寒门医婿

寒门医婿

零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徐少安是一个卑微的上门女婿,没钱没势没地位,被丈母娘一家欺辱打压的活不下去。那天,他踏上十八楼的阳台,纵身跃下,结束他失败的一生。生死存亡之际,徐少安意外获得古书传承,他不仅没有摔死,反而就此踏上最强逆袭人生之路!银针渡人,术法渡鬼,且看一个上门女婿,如何翻云覆雨,搅弄风云!

主角:徐少安,淼淼   更新:2022-07-15 23: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少安,淼淼 的女频言情小说《寒门医婿》,由网络作家“零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徐少安是一个卑微的上门女婿,没钱没势没地位,被丈母娘一家欺辱打压的活不下去。那天,他踏上十八楼的阳台,纵身跃下,结束他失败的一生。生死存亡之际,徐少安意外获得古书传承,他不仅没有摔死,反而就此踏上最强逆袭人生之路!银针渡人,术法渡鬼,且看一个上门女婿,如何翻云覆雨,搅弄风云!

《寒门医婿》精彩片段

“爸,妈,对不起,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没钱没权没地位,天天被当成狗一般的活着,简直比死还难受!”

“爸,妈,我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我死了之后,宝贝留给你们抚养,我的唯一遗愿就是,把孩子的抚养权抢过来,我不想让他们把我的孩子教成和他们一样的人。”

徐少安写完了遗书之后,站在了十八层的阳台上。

这栋房子,是徐少安一家花了一辈子的心血买下来的,但今天却成为了徐少安的坟墓。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娶了你,希望有来生,我们不会遇见!”

徐少安看着站在他面前这个已经生活了三年的结发妻子,眼中的泪水从眼眶里不断的溢出来。

“你他么的说什么?要不是我,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连老婆也娶不上!”

“现在跟我说这样的话,你他么的配吗?”

“你他么的有种,就从这里跳下去,别让我看不起你!!”

徐少安的老婆张萌对着徐少安冷冷的吼道,丝毫不将徐少安看成是自己的老公。

看到张萌说出这样的话,徐少安的眼泪流出了最后一丝泪水,在瑟瑟的冷风下,瞬间风干成为泪痕。

然后徐少安转过身,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解脱,除了心中一直放心不下的三岁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此生徐少安再无牵挂。

……

“砰”的一声,徐少安掉在了地上,从他的脑袋处,瞬间流出来一大滩的血迹,将挂在徐少安胸口的一枚古朴玉坠沾染。

只见古朴玉坠散发着紫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然后全部钻进了徐少安的身体里面。

“不争气的东西,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想不开,竟然寻死!”

“没想到我徐家后人竟然活成了这般模样!”

“也罢,这是你的劫数,因为此劫,才会得吾传承!”

“不肖子孙徐少安听训:吾乃徐家祖老祖,将毕生所学藏于祖传玉坠之中,本想让徐家后代光耀门楣,不了竟然落魄至如此地步!”

“吾现将毕生所学尽数传于你,希望你可以将徐家秘术发扬光大,悬壶济世!”

“得吾真传之后,切不可走上邪路,不然定会不得善终!”

等到老道人说完,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徐少安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一个穿着道袍的老人在他的脑袋上拍了一下,徐少安只感觉到头痛欲裂,然后就睡了过去。

等到徐少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

这个房间十分破旧,四周都是土墙,上面挂着好几年前的画,一章被擦得发光发亮的柜子摆在床边,上面锈迹斑斑,但非常的整齐干净。

“这是……老家?”

“我回来了?”

“难道是我的魂魄放不下父母,回到老家来看他们了?”

徐少安正想着这些东西,突然一个脸上爬满皱纹,约莫六十多岁的老妪走了进来,身着粗布麻衣,到处都是补丁,一双眼睛灰暗无光,点点泪滴还没有干掉,很明显这名老妪刚刚哭过。

“妈?”

徐少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老人,惊呼出声。

“少安,你终于醒了!”

“我的傻儿子,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

“幸好苍天有眼,保住了你的命,不然……不然你让妈怎么活下去啊!”

老妇人看到徐少安行了,立刻扑上前去,抱着徐少安就嚎啕大哭起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没死?”

徐少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能够清楚的感知到母亲的温暖,这说明自己还活着。

可是徐少安清晰的记得,自己可是从十八层跳了下来,按理来说,根本不可能有生还的希望啊。

可是现在却真真切切的能够感知到母亲的温暖。

“妈,我没死?”

徐少安看着自己的母亲哭的像个泪人,连忙用手帮母亲擦去泪水问道。

“傻孩子,你为什么要想不开啊,从那么高的楼上跳下来!”

“当时你浑身是血,把你送到医院,医生都说你已经救不回来了!”

“可是妈不信邪,从医院和你爸,硬是用架子车把你拉回来,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三夜了,不过上天有眼,你终于还是活过来了!”

徐少安的母亲冯爱玲抱着徐少安说道。

“我……”

“对不起妈,我以后再也不寻短见了!”

徐少安听完老母亲的话,紧紧的将这位被岁月刻老了容颜的老妇人抱住。

“少安啊,你现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去找乔大夫过来好好给你检查一下身体,你这刚醒,可不敢乱动!”

冯爱玲说完,就着急的朝着外面跑出去。

此时整个房间里面就只剩下徐少安一个人。

徐少安将自己的身体好好的检查了一遍,发现身上的几处伤痕都已经结痂,并且快要好了,而之前摔断的骨头也奇迹般的接好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徐少安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脑子里面闪出一个东西,徐少安聚集精神仔细的观察着,很快就发现这竟然是一本古书,只见古书上写着四个大字《太极医道》。

“难道那个梦是真的?我真的得到了祖先的传承?”

徐少安不敢置信,连忙将这本《太极医道》放开,只见里面详细的记载了玄学医术,武术修真,风水定穴,符箓篆刻,捉鬼锁魂……

就在徐少安还在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门外已经响起了“咯噔咯噔”的高跟鞋响动声,然后一个高亢的声音瞬间喊了起来。

“狗东西,死了没?”

“没想到你这个煞笔还挺有种,十八层楼说跳就跳下去了!”

“我本来以为你是个胆小鬼,不过你死之前的所作所为,还算是令我刮目相看!”

说话间,一个女人便走了进来。

徐少安看见眼前的女人,眼睛瞬间死死的盯着她,心中的愤怒,不甘,憎恶,悔恨交织在一起,复杂一片。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徐少安的老婆张萌。


“你来干什么?”

徐少安看着眼前的女人冷冷的说道。

“我来看看你到底死了没有!”

“没死就好,不然我老爸还得再给我找个废物上门女婿!”

“你这个废物虽然废的很彻底,但是也算了却了我爸的一块心病,要不是当初他听一个算命的瞎说,怎么可能把你招上门挡我们家的上门女婿!”

“那个……三天后是我奶奶的八十大寿,你必须给我好好的过来参加,不然的话,淼淼的医药费,你别想让我再出一分钱!”

“真是废物一家子,生了个孩子还是个废物,每天看病花钱,真当老娘是提款机了!”

张萌说完,扭着屁股头也不回的从徐少安的家里走出去了。

“淼淼?”

想到自己乖巧懂事的孩子,徐少安心里就好像被针扎一般疼痛。

淼淼是徐少安和张萌的孩子,从出生那天开始,淼淼就患上了先天性心脏病,每天都需要吃药打针,这三年来,花了不少钱。

张家人本来就重男轻女,久而久之,张萌一家人更认为这个孩子是个不祥的孽种,好几次都要将淼淼扔掉,要不是徐少安拼死护着,淼淼早就被他们张家扫地出门了。

“淼淼,你放心,爸爸一定会救你的!”

想到自己身体里面的《太极医道》,徐少安瞬间就来了力气,直接从床上走下来,竟然笔直的站了起来。

他的身体基本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以走路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冯爱玲已经带着村里的乔医生走了进来。

乔医生本名乔德旺,是三合村里面的唯一一个赤脚医生,虽然医术不怎么地,但忽悠人倒是很有手段。

“少安,你怎么站起来了,赶紧躺下!”

“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不能活动的!”

冯爱玲连忙跑上前去,搀扶住徐少安说道。

“妈,我没事,你看,我能走!”

徐少安笑着说道,然后准备向前走两步,给自己的母亲证明。

“徐少安你这身体不能乱折腾,不然的话,折腾出问题,我可就不管了!”

站在门口的徐少安盯着徐少安冷冷的说道。

“快听乔医生的话,赶紧躺好!”

冯爱玲爱子心切,不听徐少安说的,硬是徐少安搀扶的躺在床上。

“乔医生,麻烦您给看看,少安这孩子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冯爱玲转头,看向乔德旺一脸乞求的说道。

乔德旺冷哼一声,走到了徐少安的面前,轻蔑的扫了徐少安一眼,然后冷冷的说道:“你儿子身体早就已经多处骨折,根本不能下地走路,要是强行下地走路的话,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了!”

“不过让我给他治,你们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正好我祖上传下来一副灵药,专门治跌打损伤的,你儿子坚持服用一个月,绝对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不过这个价钱嘛……就稍微贵点,毕竟一分钱一分货!”

乔德旺托着腮帮子冷笑道。

“不管多钱,只要我们老徐家买得起,一定要给我儿子治病的!”

冯爱玲立刻看向乔医生说道。

“我给你算算!”

“一副药的费用是五千块钱,一个月总共需要十服中药,总共是五万块!”

乔德旺假模假样的算了一会,然后看向冯爱玲说道。

“什么?五万?”

五万块钱对于一般家庭来说真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冯爱铃一贫如洗的家里,根本就是天文数字。

这几年冯爱玲家里攒下的所有钱,都拿去给淼淼看病了,现在家里根本没有什么钱。

听到五万块钱的时候,冯爱玲瞬间犯了难。

“乔医生,您看这样行不行,我想给您一万块钱,剩下的您能不能宽容我几天,等我凑够钱,一定会亲自给您送过去!”

冯爱玲看向乔德旺再次乞求道。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看你们家这个样子,怕是拿不出来钱吧,我听说你们家里的这块宅基地还算值点钱,要不用这个宅基地在抵押,要是你们在三天内能够凑够剩下的四万块钱,宅基地我就还给你们,要是凑不够,这块宅基地就是我的了,你觉得怎么样?”

乔德旺看向冯爱玲冷笑着问道。

“这……”

“行!”

冯爱玲思索了几秒钟之后,直接答应道。

本来这块宅基地也是留给自己儿子的,现在儿子都这样了,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老两口守着这块宅基地又有什么用?

所以冯爱玲咬了咬牙,直接答应道。

“妈,宅基地不能给他!”

看到这里,徐少安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大声吼道,这一声,直接将站在一旁打着自己的如意小算盘的乔德旺也吓了一跳。

“小子,你现在性命都难保了,还惦记着你这块宅基地,难道你还想埋在这块宅基地地下不成?”

听到徐少安的声音,乔德旺冷冷的说道。

“妈,乔德旺根本就是个骗子,我的身体已经没什么毛病了,你可千万不要被这个乔德旺给骗了宅基地!”

徐少安没有理会乔德旺,而是看向自己的母亲说道。

“少安,你从十八层摔下来,没死都已经是万幸了,身体怎么可能没毛病,乔医生可是有祖传的灵药,你就听妈的话,让乔医生给你治病吧!”

“一块宅基地妈真的不在乎,只要你活着,让妈干什么都行!”

冯爱玲说着,泪水已经止不住从眼眶里流出来。

徐少安伸出手帮冯爱玲擦了擦眼泪,语重心长的说道:“妈,我真的没事了,不信你看!”

徐少安说着,直接从床上下来,然后在地上走了两步,果然可以行走,并且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这……”

看到这里,冯爱玲也是一脸的震惊,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真的可以走路了。

“你……你这不过是假象,现在能走,不代表你一直可以走!”

“刚刚从十八层楼摔下来,你的骨头都已经断了,不要强撑着了,还是安心的躺着服用我给你开的药,不然的话,你后半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乔德旺气急败坏的看向徐少安吼道。


徐少安没有理会乔德旺,而是看向自己的母亲冯爱玲。

“妈,他连我身体检查都没有检查,就说我全身骨折,根本就是瞎说,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咱们现在就去县里的医院进行个全面检查,到时候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你爱去哪就去哪,不过我可把丑话收到前头,到时候你治不好了可不要怪我,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乔德旺说完,做事就要走。

“你这孩子!”

“乔医生可是咱们这十里八村最有名的医生了,她说的话,咱们得信,况且你可是从十八层摔下来的,如果真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爸可怎么办呀?”

冯爱玲说着,就追了出去。

“乔医生,我信您的话,这是一万块钱,您先收着,我现在就跟您去抓药!”

“我们宅基地抵押的事情,等我老头子回来了,我亲自给您送过去!”

冯爱玲连忙叫住乔德旺,将刚刚拿出来的一万块钱连同包钱的手帕一快递到了乔德旺的手里。

“哼,要不是看在你们家可怜的份上,这个病我早就不治了!”

“好,跟我去拿药吧,不过宅基地的事情,尽快把本给我送过来!”

乔德旺冷哼一声,将一万块钱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头也不回的走了。

“少安啊,你赶紧回床上躺着吧,这几天千万不要乱动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妈真的是受不了啊!”

“我现在就去给你抓药,你可千万别下床了!”

冯爱玲千叮咛万嘱咐之后,慌忙跑去乔德旺家里抓药去了。

看到冯爱玲如此,徐少安也没有怪自己的母亲,毕竟这一次简直确实玩的太大了,从十八层楼跳了下来,要不是身上的祖传玉佩救了他,徐少安早就挂了。

“既然现在有了传承,我就不能让我家里在这么一贫如洗了,我得出人头地,让爸妈过上好日子!”

“还有淼淼,他现在还在医院里面,我要去看淼淼!”

“不过是个先天性心脏病,有了这本《太极医道》,,一定可以治好淼淼的病!”

想到这里,徐少安给家里留了张字条,就朝着医院跑去了。

三合村地处偏远,四面都是山,距离县医院很远,大约有二十几公里的路程,想要去县医院,就得翻过一座山,到公路上去坐公共汽车。

徐少安撒丫子朝着村口跑去,路过一处峭壁时,突然一株不起眼的小草吸引了徐少安的注意。

“这是……灵极草?”

看到这株小草,徐少安的脑海里面瞬间浮现出来关于灵极草的所有东西。

灵极草,是一种名贵中草药,生长在山崖陡峭处,珍贵且稀少,主要作用可以治疗癫痫,麻风病,还可以修复人体受损器官!

“有了这株中草药,就可以卖很多钱了!就不用担心淼淼的住院费了!”

想到这里,徐少安立刻爬山峭壁,将拿住灵极草小心翼翼的采摘下来。

“怎么感觉我现在的身手比之前敏捷了很多?也不费力?”

“难道是《太极医道》顺便将我的身体修复了?”

感受到自己身体里面源源不断的力量,徐少安窃喜,看来自己这一次还真的是因祸得福了。

拿着这株灵极草,徐少安很快就来到了公路上,然后坐上了一辆开往县城里面的公共汽车。

……

“爷爷,咱们大老远跑到这里来,什么都没有找见,看来这里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种灵药!”

一个身材火辣,长相妖娆,穿着一身皮衣的女子看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问道。

老者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出来高贵的气质。

“不应该啊,方神医亲口说的,那种灵药一般都生长在大山峭壁上面,怎么会找不到呢?”

“难道是这里的采药农都不认识?”

老者叹了口气说道。

这两天,老者带着自己的孙女跑了附近的十里八村,就是为了找一味名贵的中草药给自己治病,结果跑了两天,连灵药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真是晦气,害的咱们跑了这么多天,还不能开车,挤在这个破公交车里,这次回去了,我一定要找那个方医生算账!”

女子握着秀拳冷冷说道。

“方医生说求灵药就要心诚,不然的话,是求不了的!”

老者微笑着说道。

突然他的目光一转,看到了徐少安的手里握着的,不正是自己朝思夜想的那株灵药吗?

老者立刻拿出一张纸,看着上面画着的灵药样子,和徐少安手里的药草不断的比对起来。

“果然是灵药!”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老者开怀大笑,径直走到了徐少安的面前。

“小哥,你手里拿着的,可是灵极草?”

老者直接看向徐少安问道。

“你也认识?”

徐少安坐在窗口位置,正在思念着自己的女儿淼淼,突然听到老者的话,立刻转过头。

“不错,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找这株灵极草,不知道小哥肯不肯割爱,将这株灵极草卖给我,价格随便开!”

老者看向徐少安笑着说道。

“老先生,你想买我手里的灵极草啊!”

“可以是可以,不过价格可能不便宜!”

徐少安想了想,看向这位老者说道。

“小子,想要多钱你就开个价吧,我们江北魏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站在老者身边的女子不悦的说道,他以为徐少安准备趁火打劫,狠狠的敲诈和他们一把。

“老先生,如果您真的想要的话,就给我五万块钱!”

徐少安想了想,最终决定要五万块钱,将这株灵极草卖掉。

有了这五万块钱,他就可以去医院将淼淼的住院费交了。

“五万?”

听到徐少安的报价,不仅是老者,连那个女子也是微微张大嘴巴。

本以为徐少安会狮子大开口,要个上百万,没想到徐少安竟然只要五万块钱。

五万块钱对于将被魏家算什么?随随便便吃顿饭,都不止这个钱。

“小伙子,你可想清楚了,这株药草可不止值五万块钱,你要是觉得少,可以再加点,我们魏家出得起!”

老者看向徐少安淡淡的问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