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回济水
    翌日。

    谭越与许诺、汪杰汇合之后,就直接去了郊区的机场。

    两个小时的机程,飞机就从京城抵达了济水市机场。

    虽然几人都是做幕后工作的,但谭越不同,他已经是二线公众人物榜单上排第一的知名人物,路人关注度还是很高的。

    许诺和汪杰都是带了普通的口罩,而谭越则是带了一个能遮住大半张脸的黑色口罩,高挺的鼻梁上还顶着一副黑色墨镜。

    即使是站在他身边的许诺和汪杰,不仔细看,都认不出来,这会是谭越。

    约车,不料还没有掏出手机,就听到有一道清脆的声音,朝着这边喊了一声小越,声音中,透着激动和开心。

    许诺听着手机,觉得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抬起头向声音的来源看去,视线中,就出现了一个身姿曼妙的少妇,为什么许诺一眼就能看出这不是少女,而是少妇,唔,主要是气质。

    紧接着,视线中,又出现了谭越的身影,谭越走到了这熟美少妇身前,少妇笑的格外灿烂。

    这家伙偷食吃?

    许诺脑海中刚刚升起这念头,转眼就被打消了。

    他想起来了,这个女人难怪看着眼熟,之前去济水市电视台找过两次谭越,因为长得漂亮,所以许诺印象比较深。

    好像是老谭的嫂嫂?

    许诺依稀记得这少妇和谭越的关系。

    另一边,谭越刚才走出候机大厅,正有些感慨,不在济水市工作以后,只能几个月才能回来一次。

    不过,故乡的土地,也不会让他感觉到陌生。

    正感慨着呢,安暖的声音就在耳边响了起来,谭越下意识还以为是错觉,一直到真的看到安暖后,谭越才知道这是真的。

    “嫂子,你怎么来了?”谭越有些激动的走了上去,来到安暖身前。

    安暖轻轻一笑,看着面前越来越成熟稳重的谭越,笑道:“听伯父伯母说的,你今天回来,我在家也是闲着,就到机场来接你喽。”

    谭越道:“你在这儿等了多久?”

    安暖道:“没有等多久。”

    说着,安暖看向谭越的身后,那里站着许诺和汪杰。

    安暖问道:“小越,那是你的同事吗?”

    当初安暖到谭越单位找谭越,许诺因为安暖长得好看,所以对安暖有深刻印象。但是许诺却是其貌不扬,安暖对许诺丝毫没有印象。

    谭越转头看了一眼,笑着点了点头,道:“对,这两个是我的同事。”

    安暖嗯了一声,道:“一起走吧,我把他们先送回去。”

    谭越想了一下,转头对许诺和汪杰道:“胖子,汪杰,一起走吧?”

    许诺笑着连忙摇头,道:“谢谢,不用,你们先走吧,我们两个不着急,顺便还有点事儿半。”

    许诺知道谭越在家就呆一天,时间很少,不想耽误谭越时间。另一方面,汪杰一路上催了好几次要尝一尝百年陈酿,许诺也有些想喝酒了,少了谭越这么个拖累,他打算直接带着汪杰奔赴“百年陈酿”。

    汪杰也连忙道:“谭总,您先回去吧,我们两个一会儿慢慢走就成,您身份特殊,别在这儿耽误久了。”

    谭越现在毕竟是在全国都有知名度的公众人物,而且还是在济水市,知道或者喜欢谭越的人就更多了,这万一被认出来,说不定就出现什么混乱了。

    看两人不愿意跟着一起回去,谭越点了点头,对两人说了一声路上慢点,就转头对安暖道:“嫂子,我们回去吧。”

    安暖笑道:“好,我们回家。”

    安暖的车,是那辆停在路边的红色小轿车,典型的女士车辆。

    谭越把背着的包放到后排,然后拉开副驾的车门,坐在了安暖旁边。

    “嫂子,馨馨呢?”谭越问道。

    今天是周末,谭馨应该没有上学。

    安暖笑道:“她爷爷奶奶在家看着她呢,没事儿。”

    安暖说完,就觉得这句话有点奇怪。谭父谭母老两口只有谭越一个儿子,要说谁能叫他们爷爷奶奶,那只有谭越的孩子。

    只是,谭馨跟着老两口时间久了,安暖说“她爷爷奶奶”也说顺口了,在其他人面前说也就罢了,当着谭越的面说,总归是有些不太合适。

    安暖扫了一眼谭越,没有从谭越脸上看到其他情绪,心下才松了一口气。

    谭越一手放在小腹安全带上,另一只手搭在车门玻璃框上,目光盯着前方的路况,嘴巴和安暖进行着交流。

    “嫂子,恭喜你啊,今天生日。”谭越笑着说道。

    安暖笑了笑,道:“什么生日,要不是伯父伯母,按我的想法,是根本没打算过的,没什么意思。”

    谭越道:“那肯定是要过的。”

    包里还有他特意托人从京城大商场给安暖买的礼物,打算中午正式过生日的时候,再给安暖。

    安暖笑了笑,没有再说。

    车里安静了一会儿,谭越有心想要再问一问安暖和老妈介绍的那个白领男谈的怎么样,但是话到嘴边,终究还是没有问出来。

    自己直接问,似乎有些唐突,谭越打算回到家之后,先从老妈那里问一下情况,之后再亲自问问安暖。

    看着谭越和安暖驾车离开,许诺和汪杰互视一眼。

    汪杰道:“许导,我们怎么走?”

    许诺想了一下,道:“老谭走了,那我们就不叫网约车了,坐公共客车吧,我知道有一路车,沿途经过好几处景点,我顺便给你介绍一下我们济水的这些美景。”

    汪杰点了点头。

    许诺带着汪杰,来到了公交站牌前,等了一会儿,几辆公共客车走过后,许诺才拉着汪杰坐上了一辆公共客车。

    上了车,两个人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许诺玩着手机,汪杰也掏出手机,准备给家里说一声,报个平安。

    客车在中间一站停了一下,上来以为长发飘飘、长相婉约大气的漂亮女孩。

    汪杰下意识抬头看了一下,就这么一眼,就让他看直了眼。

    “这”

    汪杰心里只想感叹一声,齐鲁大地,当真是人杰地灵啊。

    汪杰咽了一口唾沫,用手肘轻轻戳了一下旁边的许诺。

    正在玩手机的许诺被吓了一跳,把手机往腿上一放,抬头狠狠瞪了一眼汪杰,道:“我给相亲对象发消息呢,你这一下,差点让我把编辑错的发出去,我这次万一再相亲失败,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汪杰心说这次不应该是万一相亲失败,是一万的可能相亲失败。

    汪杰翻了一个白眼,没搭理许诺,朝着斜对面不远处,刚刚上车的那名美女努了努嘴,道:“许导,你看,那边一位大美女。”

    许诺向那边瞅了一眼,看到那个女生之后,也是微微一愣,在娱乐公司里待的时间久了,眼光也不知不觉中都变高了,一般的美女,在许诺现在看来,那都不算美女了。

    唔,他曾经条件一般,相亲失败有情可原。现在条件好了,相亲仍旧频频失败,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许诺倒吸一口凉气,点头道:“这个质量相当好,可以原地出道了,脸蛋不比沫沫差了,就是身材上比沫沫有些不足。”

    这时候,汪杰却摇了摇头,“我觉得很好。”

    有的人喜欢身材好的女生,但汪杰不在此列,他就喜欢这种丰腴一些的。

    许诺听了,眼睛一瞪,道:“阿杰,你可要老实一点啊,你是有即将有家室的人了。”

    许诺知道,汪杰已经订婚了,家里有一个未婚妻,据说用不了多久,就要结婚。

    自己这次带汪杰来济水市,是为了喝酒,为了玩,为了向汪杰介绍济水的好,可不能给汪杰带偏了,不然的话,许诺以后可真的没脸见人了。

    许胖子虽然有时候做事情混不吝的,但为人的底线还是有的。

    汪杰瞥了一眼许诺,道:“你想什么呢,我以后又不来济水,就算真的一见钟情,那又能有什么问题?”

    对和自己订婚的那个女孩,汪杰没有什么感情,只是家里给他介绍,他也没有很喜欢的女孩,确实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也就那样将就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才,他那颗原本以为死寂的心脏,却是仿佛又重新恢复了跳动,而且跳动的很有力。

    许诺听了,眼睛一瞪,道:“阿杰,你可要老实一点啊,你是有即将有家室的人了。”

    许诺知道,汪杰已经订婚了,家里有一个未婚妻,据说用不了多久,就要结婚。

    自己这次带汪杰来济水市,是为了喝酒,为了玩,为了向汪杰介绍济水的好,可不能给汪杰带偏了,不然的话,许诺以后可真的没脸见人了。

    许胖子虽然有时候做事情混不吝的,但为人的底线还是有的。

    汪杰瞥了一眼许诺,道:“你想什么呢,我以后又不来济水,就算真的一见钟情,那又能有什么问题?”

    对和自己订婚的那个女孩,汪杰没有什么感情,只是家里给他介绍,他也没有很喜欢的女孩,确实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也就那样将就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才,他那颗原本以为死寂的心脏,却是仿佛又重新恢复了跳动,而且跳动的很有力。

    许诺听了,眼睛一瞪,道:“阿杰,你可要老实一点啊,你是有即将有家室的人了。”

    许诺知道,汪杰已经订婚了,家里有一个未婚妻,据说用不了多久,就要结婚。

    自己这次带汪杰来济水市,是为了喝酒,为了玩,为了向汪杰介绍济水的好,可不能给汪杰带偏了,不然的话,许诺以后可真的没脸见人了。

    许胖子虽然有时候做事情混不吝的,但为人的底线还是有的。

    汪杰瞥了一眼许诺,道:“你想什么呢,我以后又不来济水,就算真的一见钟情,那又能有什么问题?”

    对和自己订婚的那个女孩,汪杰没有什么感情,只是家里给他介绍,他也没有很喜欢的女孩,确实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也就那样将就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才,他那颗原本以为死寂的心脏,却是仿佛又重新恢复了跳动,而且跳动的很有力。

    许诺听了,眼睛一瞪,道:“阿杰,你可要老实一点啊,你是有即将有家室的人了。”

    许诺知道,汪杰已经订婚了,家里有一个未婚妻,据说用不了多久,就要结婚。

    自己这次带汪杰来济水市,是为了喝酒,为了玩,为了向汪杰介绍济水的好,可不能给汪杰带偏了,不然的话,许诺以后可真的没脸见人了。

    许胖子虽然有时候做事情混不吝的,但为人的底线还是有的。

    汪杰瞥了一眼许诺,道:“你想什么呢,我以后又不来济水,就算真的一见钟情,那又能有什么问题?”

    对和自己订婚的那个女孩,汪杰没有什么感情,只是家里给他介绍,他也没有很喜欢的女孩,确实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也就那样将就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才,他那颗原本以为死寂的心脏,却是仿佛又重新恢复了跳动,而且跳动的很有力。

    许诺听了,眼睛一瞪,道:“阿杰,你可要老实一点啊,你是有即将有家室的人了。”

    许诺知道,汪杰已经订婚了,家里有一个未婚妻,据说用不了多久,就要结婚。

    自己这次带汪杰来济水市,是为了喝酒,为了玩,为了向汪杰介绍济水的好,可不能给汪杰带偏了,不然的话,许诺以后可真的没脸见人了。

    许胖子虽然有时候做事情混不吝的,但为人的底线还是有的。

    汪杰瞥了一眼许诺,道:“你想什么呢,我以后又不来济水,就算真的一见钟情,那又能有什么问题?”

    对和自己订婚的那个女孩,汪杰没有什么感情,只是家里给他介绍,他也没有很喜欢的女孩,确实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也就那样将就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才,他那颗原本以为死寂的心脏,却是仿佛又重新恢复了跳动,而且跳动的很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