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现代都市 > 全本阅读爱有深浅

全本阅读爱有深浅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火爆新书《爱有深浅》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山谷君”,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6-19 11: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阅读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火爆新书《爱有深浅》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山谷君”,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全本阅读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给我时间。”


舒听澜早料到这是会是他的答案。

其实呢,前两天,林之侽以网友的名义把她与温简还有卓禹安的故事写了一个私信投稿发到自己的微博上。

林之侽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很中立,就是私信截图发出来给她的粉丝看。

故事很简明扼要,也不带任何立场。

私信内容:

“侽姐,我有位朋友在一次聚会中,遇到了高中同学,这位高中同学很优秀,是行业内的佼佼者,我朋友长得很漂亮,但家庭条件一般。两人睡了,并且互有好感,朋友准备表白时,发现这位男同学有位红颜知己,在一起很多年,红颜知己是他事业上的左膀右臂,缺一不可。重点是,这位红颜知己与我的朋友还有一段狗血往事,她是我朋友父亲在外的私生女。”

问:

“侽姐,我朋友还有必要跟这个男同学表白吗?还是分开比较好?”

很客观的描述,也不站任何立场,林之侽也只截图发出来问:你们怎么看?

林之侽微博百来万的粉丝,互动一直很多,不过一个多小时,就上百条的评论:

“无中生友系列,你就是这个朋友吧?”

“千万不要表白,人家明显是跟你玩玩的。”

“ 姐妹你咋想的,你自己也说了,除了好看,别的条件一般,怎么跟红颜知己比?”

“男人嘛,都很现实的。没结婚可以随便玩玩,但是真正结婚,一定是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另一半。”

“基因强大哈,妈妈们共抢一个男人,现在女儿们又共抢一个男人,绝了。是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绝了吗?非要抢同一个。”

这最后一条评论被林之侽删了,但是舒听澜在删之前就看到了。评论很犀利,但说实话,舒听澜刚知道温简与卓禹安的关系时,执意要与卓禹安断绝关系,潜意识里也有这样的想法。

何必与温简抢男人呢?一个轮回又一个轮回。

想到林之侽的这条微博很有意思,当然,底下也有一些妹子劝说:“追求真爱,或许男同学就是喜欢她呢?否则与红颜知己这么多年,都没结婚,可见红颜知己也不是他的理想对象。”

喜欢她?

舒听澜看了眼眼前的卓禹安,怎么说呢,她想或许是有好感的,但远不到喜欢的地步。她虽没有什么恋爱神经,但是她知道,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一定会说出来的。

卓禹安至始至终都没有明确表达过喜欢。

“走吧。”卓禹安也穿戴整齐了,催她出门。

“把那份文件给我吧,我今天还需要用。”她把乱七八糟的念头压了下去。

“这份文件我有用。”卓禹安拒绝。

“你该不会真的拿着这份文件去跟肖主任告我的状吧?”除了这点,她想不出他拿这份文件的目的。

“嗯,有可能。”他不否认了。

舒听澜脸都黑了,气冲冲往前走,红色高跟鞋踩得哒哒响,很有骨气,不坐他的车,从他的车旁经过,还踹了几脚车门。

车纹丝不动,脚痛。

“幼稚。”卓禹安在身后笑,也不勉强她上车,自己也不开车了,一起进入地铁站。

到了卓远科技,周铭先迎了过来,一脸严肃

:“听澜,你把胜普瑞的公司章程弄丢了?”

“你怎么知道?”

消息传得真快,看来卓禹安真准备拿这个大做文章。

“肖主任也来了,你这次真是犯了大忌,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尽量把这事压下去,不要往外传播,否则你以后很难在这个行业立足。”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边林之侽与舒听澜被王岩批评完,也不在意。


林之侽反而夸起舒听澜:“做得很好,见一次怼一次,别给她脸。”

舒听澜苦笑,她可以在职场表现专业,但是遇到温简,实在是功力不够,控制不住情绪。

“话说这次卓禹安默默帮了你一把,你是不是应该请人吃个饭啊?”林之侽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眼手机微信,一分钟前,卓禹安发来的信息:中午一起吃饭。

不用说也知道他的用意,要她约舒听澜一起。

看在他这次立功的份上,就帮他一回了。

中午到点了,舒听澜被林之侽连拉带拽地抓到员工餐厅。卓禹安早已经在他专属的位置坐定,并且点好了菜等她们来。

他这人真的没什么总裁架子的,平时工作一忙,就是跟员工一起随便吃点员工餐,并不讲究。但每次请舒听澜与林之侽吃饭,都会特意叮嘱厨师单独做。

舒听澜对他有点亏心,上午开会时,在心里骂了他一百八十次,后来才知道他绕了这么一大圈是帮自己,彻底解决了嘉佳的问题。

“谢谢。”她低着头说的,不看卓禹安。看起来就有一点心不甘情不愿的。

“没诚意。”卓禹安回了一句。

菜已经全上来了,当然,都是舒听澜爱吃的口味,并且真的饿了,拿了筷子就吃。

“早上给你买早餐不吃,活该现在饿,”

林之侽也在旁边吃,在卓远科技的员工看来,这是卓总与她这个女朋友共进午餐,实际上啊,她就是一个电灯泡,一个挡箭牌,她为闺蜜真的牺牲太多了。

舒听澜全程就吃饭不再说话了。

这边温简与王岩到了中午也到员工餐厅来吃饭,看到卓禹安自然就过来了。卓禹安点的菜够多,加上他们两人也完全够。

舒听澜看到温简,瞬间就吃不下去,有种阴魂不散的感觉。

“让陈厨再做一份吧,简吃素。”王岩一看餐桌,没有温简能吃的。

林之侽一听来劲了:

“温总吃素啊?是因为信佛吗?还是因为坏事做多了想积德行善?”

“因为环保。”温简也不理她的挑衅,平平静静地回答着。

厉害,真的厉害。林之侽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心理之强大,她挑衅得那么明显,她却能完全无视。轻飘飘一句因为环保才吃素,这高大上的理由瞬间甩她好几条街。她家舒听澜哪是她的对手啊,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厨师给温简端来一碟素什锦,她优雅地吃着,整个人从容淡定,依旧是穿着法风衬衫,露出好感的锁骨,连肩颈的线条都带着优雅。

林之侽暗暗感慨,真是美人儿,要不是因为她是舒听澜的死敌,她一定要跟她交个朋友的,她一向喜欢聪明的美人儿。

温简吃了一会儿,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事,看向卓禹安说道

:“要跟你借个人,我之前一直在物色的一位工程师,最近也回国了,在华桉市,我计划去华桉市见一见。林经理不是正好从华桉回来吗?我想带着她帮忙从中协调,毕竟这方面,她是专业的,当然,如果谈成了,我们可以支付佣金。”

林之侽听了,拼命摇头。她刚从华桉市回来,不想再去啊,出差的日子不是人过的,况且,重点是,还是跟温简一起出差,温简明显就是带着别的目的。

结果,卓禹安,想也没想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嗯,回来陪你。”他皱着眉把她手中的扳手拿下,一手把她揽进怀里,低声问


“在做什么?”

“没做什么,在看春晚。”她在他怀里闷闷地回答,不得不说一直飘着的心,在见到他这一刻,忽然落地了,很踏实。

“吃饭了吗?”

他不问还好,一问闻惊语顿时觉得饿,以及深深的挫败。

“我给你带了年夜饭。”他松开她,从门外拎来一个小小的保温箱,朝厨房去。

见他去厨房,闻惊语的脑袋顿时嗡嗡响,她的厨房被她糟蹋得惨不忍睹,万万不可被周远安看见。电光火石之间,她先一步站在厨房的门口,拦住他:“我吃过饭了,现在不饿。我们一起看春晚吧。”

“吃的什么?”周远安压根不相信她吃过饭,以他的经验来看,只要他晚上不在她家,她就不会好好吃饭。

“饺子,真的。现在一点也不饿。”闻惊语睁眼说瞎话。

“让开,我把菜热一下。”他不为所动,执意要进厨房。

闻惊语冲他摇头禁止他进厨房,厨房太狼狈,显得她太低能了。

周远安再次皱眉

“里边有人?”

闻惊语拼命摇头。

她越是这样,周远安越疑心,目光灼灼看着闻惊语,盯得她心虚得不行,默默给他让开门口。

周远安如愿进厨房,闻惊语一口气提着,预期之内,传来周远安怒吼的声音:

“舒...听...澜,你到底是怎么长大的???”

水池的水依然堵着,池子里飘着不明物体。锅碗瓢盆东一个西一个放着,锅也黑的,蔬菜,肉在操作台上,有的被切碎,有的还是完整一块。

闻惊语只看到周远安的怒气值蹭蹭蹭在往上涨,她还不怕死地说了一句:

“我不让你进,你非要进来。”

“你给我闭嘴。”他在戴手套,准备收拾战场。

“欸,大过年的,别生气。”闻惊语站在门口劝。

周远安瞪她一眼,把带来的保温箱放到外面的餐桌上,恶狠狠说

:“先饿着。”

回头开始打扫她的厨房。

大高个子,大长腿,宽肩窄腰,穿着衬衫西装裤,标准的模特身材,此时衬衫的袖子一截一截挽着,低头收拾锅碗瓢盆,气质与这厨房即很违和,又说不出的和谐,非常矛盾。

在闻惊语觉得难于上青天的打扫工作,他却进行得有条不紊,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厨房就打扫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这期间,闻惊语看着餐桌上的保温箱,忍不住好奇打开看里边都有什么,一打开,香气扑鼻,勾得她更加饥肠辘辘。

终于等他收拾妥当,他才把保温箱里的饭菜拿出来准备去加热。

“就这么吃吧,不凉。”她等不及了。

周远安瞪她一眼,把该加热的全部用微波炉热了一遍之后才端上餐桌。保温箱看着不大,里边倒是应有尽有,黄金炒饭,竹笋老鸭汤,清蒸石斑鱼,水晶虾仁,凉拌时蔬,桂花糯米藕等。

“你家的年夜饭吗?”她问。

“不是,让厨师单独做的。我今晚如果不来,你就饿着?”他给她盛了一碗汤恶狠狠地问。

“嗯,习惯了。”

“习惯不好,改了。”

“霸道。”

汤汁鲜美,菜也可口,闻惊语好多年没有正正经经吃过一顿年夜饭了,餐桌上香气扑人,耳边是春晚载歌载舞的热闹,充满了烟火气,她的心也前所未有的感到暖。

“你怎么不在家跨年?”她问。

“嗯,我们家没有跨年的习俗,一起吃个年夜饭就够了。”

“哦。”

“这几天假期有安排吗?”他问。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家超市,她们以前总来,江梦澜一路都挽着妈妈的手,真好,有妈妈在身边就是觉得好,人就像被注入了无限的力量。

她们很快采购完,介于江梦澜做饭的手残程度,妈妈只买了一些肉馅还有配料,给江梦澜包饺子以及包子,然后冷冻。

“我就包了一周的量,你一三五晚上回来煮饺子吃,二四吃包子,只要加热一下就好。等妈妈下周末回来再给你做。”

“嗯嗯好的,妈妈,我可不可以一三五吃包子,二四吃饺子?”她欠抽的样子出来了。

“随你。”

包饺子包子的速度虽然不比从前,但还是很快就包好了,都蒸好了,一盘一盘放进冷冻室里。

这个场景有些熟悉,江梦澜忽然就想到了薄彦商,他每次出国或者不在森洲时,也会把她每晚要吃的饭菜做好,她加热即可。

心里忽然又空落落的觉得有一点难受。其实啊,大多数时候,她都不会难受,不会记起薄彦商这个人,但是偶尔,很偶尔,会忽然闪过有他的画面,心就空落落的无处安放。

晚上睡觉时,妈妈睡在旁边的卧室,江梦澜忙完工作了,硬是要挤到妈妈的身边躺着。舒妈没拒绝,往旁边挪了挪位置,让江梦澜躺得舒服一点。

“澜澜,妈妈会努力变好,尽快出院。”

“我知道的,没有任何事能打倒妈妈。”江梦澜往妈妈身上靠了靠,住了这么多年的医院,身上虽有医院的味道,但奇怪的是,竟然还有妈妈身上熟悉的味道,很好闻,很安心。

“澜澜,工作这么多年,你也是时候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舒妈对自己的病并没有信心,只能在清醒的时候,把自己想说的话赶紧说了。

“我知道。”

“有喜欢的男孩了吗?”

江梦澜摇头。

“澜澜,妈妈当年带着你远离栖宁到森洲来定居,就是希望你能走出以前的环境,开始全新的生活。你若是有喜欢的男孩子,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你的家庭情况,尤其是妈妈的病。在森洲,没人会知道你的过去,如果需要,妈妈可以住一辈子的医院,不来打扰你。”

“妈,你在说什么啊,如果对方敢嫌弃你,敢嫌弃我们的家庭,这样的人我宁愿不要。”

“你还小不懂,人啊,都很现实,是妈妈拖累了你。我是说真的,只要你将来过得好,妈妈可以永远不出现。”

江梦澜不想与妈妈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没有讨论的必要,任何时候,妈妈都是摆在第一位的。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转眼就到了周日晚上,要把妈妈送回医院。江梦澜舍不得,一路都在絮絮叨叨

:“妈妈,下周六早上,我早早去接你。你要好好配合医生知道吗?”

“你下周打算做什么菜呢?我周五下班提前买回来。”

母亲被护工接走之后,她还巴巴看了好一会,直到林之侽都受z不了她了,硬拽着她回家。

“江梦澜,你现在的感觉,就像是第一次送孩子上幼儿园的老母亲一样。”

“也差不多。其实我妈妈特别不愿意再回医院,我要是平时不用上班,我就自己带着她好了,在身边也放心。”

医生说了,这个阶段,只要家里有人陪着,会比在医院康复得更快。但她要上班,只能折中周末接回来。

“阿姨很快就能完全康复了,我跟你说,等你跟妈妈长期住一起之后,你就知道可怕了,每天被唠叨,被催婚,你会连家都不想回。”林之侽想到自己的妈妈偶尔来森洲住几天的可怕之处。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刚才和她们一路爬上来的那几位女孩再次发出羡慕的声音:


“哇,也太贴心了吧。”

转身问同行的男伴:“我的水呢?我也要喝水。”

男孩一脸无辜:“我刚才喝了。”

“你...我让你多拿几瓶水..偏不拿”女孩生气了,追着男孩打。

男孩连连求饶:“我现在给你重新买一瓶,这山上到处是买水的,傻子才背那么多。”

洛芸烟看了眼旁边的“傻子”,背包里除了保温杯,还有四瓶水。

“傻子”看她一眼,一本正经地解释:“冬天,女生别喝凉水。”

刚才的女孩听到,又叫了一声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你跟人家学学,这才叫温柔体贴!关键还长得这么帅,呜呜。”

转头又对洛芸烟道:“姐姐,你上辈子一定做了不少好事吧?才能遇到这么完美的男人。”

男孩子不服,挑衅一般坐到宋凌煊的对面,双眼盯着他看。

宋凌煊完全无视他,顾自把瓶装水又倒进保温杯里,不一会儿,保温杯的水又热了。原来他的包里另有乾坤,有充电插口,跟保温杯底部的USB口一连接便能加热。

包的外型与普通包没有任何区别。连洛芸烟都好奇,翻了翻包,除了充电插口,并没有看到电池,那电从哪里来的?

年轻男孩也好奇地围过来看。

宋凌煊指了指包的底部道:

“太阳能发电板。”

“你骗谁呢。”男孩不信,包底部的材质就是普通的稍硬一点的布料,怎么可能是太阳能发电板。

洛芸烟倒是完全不怀疑,毕竟宋凌煊本职就是搞各种智能产品的,这对他来说,太简单。

男孩女孩又看了一眼宋凌煊,女孩忽然说到

“难怪觉得眼熟,你是宋凌煊吧?我看过你前几天的演讲视频,我们整个寝室,不,整层楼的妹子都是你的粉丝,不信你看我微信的群。”

女孩大方掏出手机打开微信页面递给他看。

《卓总的后花园 》

群人数显示168人

“这个群只是我们计算机系的女生,别的系应该也有。你的那个演讲视频以及发布的新品,我们老师最近几天反复播给我们看,并且以此产品为题,写期末论文。”

洛芸烟在旁边听得直乐,是缘分呐。

宋凌煊冷着脸道

:“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女孩一愣,又打开手机看群文件里的视频,看了眼视频里西装革履的精英,又看了眼眼前休闲运动装的男人,一脸疑惑。

“你真的不是卓总?”

“不是。”

男孩子大笑

:“我刚才就说不是他了,只是长得像。宋凌煊哪有这闲工夫来爬山,还去寺庙,求什么,求姻缘吗?哈哈哈哈”

宋凌煊的脸更冷了,朝洛芸烟喊:“走了,”起身先走出凉亭。

因为休息够了,加上后半段的路不那么陡,洛芸烟比之前好多了。

“你刚才怎么否认了呢?没看小女孩多兴奋,好歹合张影嘛。”

“我有那么闲?”

洛芸烟在身后吐舌,你可不就那么闲吗今天。宋凌煊正回头喊她,把她的小表情抓了个正着,又好笑又好气

“你对今天的行程很不满吗?”

“不敢,不敢。”洛芸烟快步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行往山上走。

很快就到了慧苑寺,是一座庞大的建筑群,错落有致的别苑分别供奉着不同的神像,每一苑里都有不少人,好在现在已是下午,人相对少一些。

洛芸烟并不信这些东西,但既然来了,便也虔诚地跪拜了一座观音像,学着旁人三拜九叩,双手合十,闭目许愿。



闻惊语想,这样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他深爱她的幻觉,只能说,这个男人太会了,一定是情场老手,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让女人产生一种自己是被宠爱的,被尊重的。完全不像是一场毫无感情的运动。这谁能抵得住?等周远安折腾完,天已大亮,闻惊语完全没时间多想,忍着全身酸疼,急忙起来准备出门上班。

两人一起乘电梯下楼,在门口

“我送你。”他说。

“不用,小区前面就是地铁站。”闻惊语想也没想就拒绝,早高峰当然是坐地铁方便,加上也不想让他送上班,一路小跑朝地铁站去,把他甩在了身后。

早高峰的地铁也是人满为患,等了两趟,她才勉强挤进去,人只差没悬空,身体紧挨着身体全是人,只勉强拽着扶手拉环避免摔倒。

地铁里虽有通风,但人太多,气味并不好闻,看着窗外漆黑通道里的广告,茫无目的地想着,她何时能买一辆车呢?

如果肖主任能顺利拿下周远安科技的项目,带着她做,有了这个经验,她将来可以独立负责项目,收入会慢慢涨上去吧?

如果收入涨了,先给母亲换个好的医院,再存钱买辆车。在森洲这个城市,她们都是蝼蚁,一年,两年,五年,靠时间慢慢熬着往上走,总归会越来越好吧?

想得太出神,地铁到了下一站靠站时,惯性使她身体往左倒,她使劲拽住拉环,结果,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扶手拉环的带子竟然断了...断了..

她刚才若是没使劲拽着,地铁靠站的惯性不会让她摔倒,但是刚才所有重心都放在拉环上,拉环突然断了,她整个人不可避免往左边倒,并且极有可能会使左边的人被她砸倒一片。

就在她绝望之际,有个力量从身后轻轻扶住她

熟悉的声音就在耳边

“小心!”

竟然是周远安?他什么时候上的地铁?

此时的她,呆若木鸡地转头看着身后的周远安,她的手里还举着断了的拉环,腰被他用双手轻轻地扶着。

尴尬到爆!

她宁愿刚才摔死上社会新闻,也不想被周远安看到如此滑稽的一面。

“你..怎么也坐地铁?”

“坐地铁环保。”他淡淡地回答,然后手一使劲把她扶正,顺便接过她手中断了的拉环。

因为上下站,地铁里又一次人潮涌动,她穿着高跟鞋,又没有扶手可借力,人便站不稳,摇摇晃晃的,真是倒霉的一天。

但很快,周远安利用身高的优势,一手放在上方的拉环架子上,站在她的身后,为她屏蔽了别人的拥挤。后边九站地的路程,她都稳稳地站在他的前面。

地铁的气味也消散了,只有他身上清冽好闻的味道,哦对,难怪这味道熟悉,他今早用的是她的洗漱用品,衣服上也是她家洗衣液的味道。

她出了地铁站,周远安也一同走出地铁站,两人一前一后走着,闻惊语不得不自作多情地想,他是不是特意陪她坐地铁?

只是当在地铁口看到他的司机与助理,她才恍然,原来他是去旁边的金融街谈事,同一地铁站而已。

因为有他的司机与助理,她连招呼都没打,快速朝宏正律所走去。

她刚坐到位置上,电脑还未打开,嘉佳一路路风风火火地进来了,兴奋道

“你们猜,我刚才在地铁出口看到谁了?”


卓远科技最核心竞争力,就是他们的科研能力,创新能力。

等洛芸烟看到肖主任时,就见她在跟卓远的技术总监王岩在聊天,见到门口的洛芸烟时,招手让她过去

“听澜,帮王总布置一下场地。”

王岩带来了几位卓远科技的科研人员,大概是来做评委的,只有一位女助理在布置场地,忙得团团转,洛芸烟急忙过去帮忙。

“谢谢呀。”女助理感激地朝她笑。

“不客气。”

洛芸烟再次对肖主任的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并不像别的律所直攻卓远科技的本部或者宋凌煊本人,而是从外围先攻入。王岩作为卓远科技在国内的技术总监,是宋凌煊的得力部将,说话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接近王岩,是肖主任此行的唯一目的,很成功。

回森洲时,嘉佳买了不少栖宁当地特产送同事,她确实很擅长人际来往。肖主任因为目的达成,心情也不错,不再冷言冷语对她们,直到下了飞机,在机场分开时,才对她俩说

“食匠的尽调报告,明早开会讨论,你们再完善一下。”

这是洛芸烟跟的第一个项目,她不敢掉以轻心,从机场回到家,洗完澡之后,便又抱着电脑,把这几天的调查过了一遍,确保无误之后,才关机。

前几天在栖宁出差,她睡不踏实,几乎没怎么睡。这会儿难得一觉睡到天亮,精神好,心情也好。

然而开会讨论食匠的尽调报告时,气氛一度凝重。

肖主任把一堆文件,扔到嘉佳的位置前,厉声道:

“这就是出差四天,你给我看的垃圾?”

那是嘉佳做的几百页的尽调报告,除了她自己写的部分,还有一部分是食匠公司提供的各种资料,非常全面。

但显然,肖主任非常不满意。

嘉佳被当众骂,眼眶通红,默默地一页一页整理好文件,忽地抬头看了一眼洛芸烟,而后说道:“老大,我只负责这些资料的收集,汇总,实际最后审核的部分是由听澜完成的。”

她忽地把矛头指向了洛芸烟。

洛芸烟一听便知,自己跳进了嘉佳挖的坑里。那晚在酒店,她帮忙嘉佳整理修改报告,是出于好心,现在想起来,嘉佳是早有准备故意让她帮忙修改的。

如果肖主任满意这份尽调报告,嘉佳便可以领功;

若是肖主任不满意这份报告,她便可以把责任推卸到洛芸烟的身上,反正最后一关确实是洛芸烟在做。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屏息看着洛芸烟,大多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

肖主任皱了皱眉,继续骂了一句嘉佳工作不够尽心,而后转身问洛芸烟:

“这些是你审核的?你有没有想过,食匠公司提供的一切数据都可以作假,包括销售合同,采购合同,甚至他们进出库的系统记录,都是可以作假的。仅凭着这些没有验证的数据,就交给客户,是对客户负责吗?”

肖主任的声音冰冷,咄咄逼人看着洛芸烟,嘉佳也红着眼看着洛芸烟,所有组内的律师都看向她,仿佛如此低级的错误,她怎么能犯?

眼里仿佛写着,新人果然不靠谱,太浮躁,太急功近利。没人去深究,这部分工作主要负责人是嘉佳。


就这样吧,不会好了。

“叶紫涵,我不是开放的人。”他很认真地说。

“哦。”所以呢?倒是一点也没看出来他保守呢。

见她没有继续交流的意愿,陆锦逸便也不再说话,两人沉默地吃完早餐,叶紫涵回卧室补觉,习惯性嘱咐他出门时别忘了关门。

等她睡到中午再起来时,竟然看到陆锦逸抱着电脑在客厅的茶几上办公,并且在开视频会议,他声音调得很小,但叶紫涵能依稀听到他们的交流。

纯英文沟通,对面应该是技术总监王岩,还有那位神秘的产品经理Jane,陆锦逸见叶紫涵出现,对那边说了句

“今天就这样。”

王岩:“好。你今天在哪里办公?背景奇奇怪怪的。”

陆锦逸:“回头再说,挂了。”

“你怎么没走?”叶紫涵倒是奇怪了,这人忙成这样,为什么要待在她家里不走?总不会是为了陪她吧?

“陆阔约我们中午吃饭,去吗?”

“不去,跟他不熟。”她想也没想就拒绝。

“他想追程晨,想让你帮忙,毕竟你是程晨最好的朋友。”陆锦逸解释。

“我帮不了他,他与程晨最大的问题是异地,程晨不可能为了他来森洲,他也不可能为了程晨去栖宁。所以没什么可谈的。”她很理智。

“好,我回绝他。那,中午我请你,冰箱里的菜不多。”他也不为了陆阔而为难她。

“不用了,叫外卖吧,这次我请你。”

叶紫涵秉持着有来有往的精神,执意请陆锦逸吃了一顿很丰盛的外卖午餐,结果陆锦逸并不给面子,只吃了几口就放弃了。

整个周末的两天,陆锦逸都没离开。但是两人的交流也不多,他很忙,好像有开不完的会,叶紫涵亦是很忙,一直在准备周一竞标的工作,交流得最多的大概就是晚上的运动。

周日晚,临睡前,陆锦逸道

“明早坐我的车去公司。”

“不用,我坐地铁不堵车,免得迟到。”

“不会迟到,我没到场,他们不会开始。”

“哦,那甲方爸爸明天能不能多照顾照顾我们。”叶紫涵开玩笑。

“嗯,看你今晚的表现。”他又翻身压下来。

“所以这是潜规则.....吗?”已被攻城略池。

周一清晨,陆锦逸还在熟睡,叶紫涵没开灯,轻手轻脚踩着地毯到浴室梳洗加化妆。回卧室换衣服时,陆锦逸不知何时已醒了,正靠在床头好整以暇看她。

叶紫涵懒得理他,自顾在衣柜里找了职业装穿上。她的衣柜清一色中规中矩的职业装,林之侽替她买了几套颇有点小心机的职业装,都被她束之高阁了。好在她身材好气质佳,普通着装也能穿出自己的风格,林之侽每每看到她都不由喊:天妒人怨

尤其今天因为要去卓远科技参加竞标会,所以化了妆,吹了头发,举手投足间充满了职场精英的气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亦是满意的,按照肖主任与周老师的话说,当律师,精气神是必备条件。

陆锦逸已起来,与她并肩站在镜子前仔细看她,叶紫涵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他的想法。两人虽不谈感情,但毕竟也日夜相处了几次,他一个眼神,她便能捕捉到意图。

这人眼里写着明晃晃的情..欲。

她急着出门,没时间陪他疯,所以往旁边挪了几步离他远一点。

结果..他长手一伸,把她带入怀里与她面对面看着,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伸出大拇指,把她唇上的口红一点一点擦了。


众所周知,她是单身,所以身上这些痕迹不言而喻。

宋雨澜也不解释,大约是潜移默化被林之侽影响了,觉得成年女性,坦坦荡荡就好。

“要不要帮忙?”她又问了一句,只想早点改完文件,早点睡觉。

“要,当然要。”嘉佳也不客气,直接把电脑推到她面前,起身瘫到一旁的床上,太累了,肖主任要求严格,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准错,她并不擅长这个。

宋雨澜接过电脑,专心帮忙改。

“听澜,没看出来你身材这么好。”嘉佳羡慕地说。其实嘉佳身材也好,高高瘦瘦的。但是一跟宋雨澜比就逊色了。宋雨澜虽于穿着衣服显瘦,但脱了衣服,就看出凹凸有致了,腰是腰,胸是胸,每一寸都长在该长的地方。

宋雨澜听到她的话,起身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件外套披上,像个中规中矩的老太太。她办事效率高,很快就把嘉佳文件里错误的地方改好了,其实需要改的地方不多,项目里的每个条文都逻辑清楚有序,唯一的问题就是排版太乱,字体不一,还有口语化的东西很多,显得很不专业,所以肖主任一次次打回重新改。

嘉佳见她改完了,重新起来坐到电脑前,把文件发给肖主任,而后漫不经心地说道:

“纯元食品这种小标,我们跟着肖主任也学不了什么,都是一些常规的操作。”

宋雨澜不置可否。嘉佳的态度真假参半,两人明面上是战友,但实则存在着竞争关系。组里就她俩个新人,肖主任最后会优先培养谁,还不好说。

但无论如何,这是她们第一次进项目,不管标的大小,宋雨澜都十分珍惜,尽自己所能做好。

两人躺在各自的床上,准备入睡,宋雨澜想到刚才帮她改文件看到的报告,想了想,开口说道;

“嘉佳,食匠的销售数据,你明天要不要再跟进确认一下?”

“跟进了。”嘉佳含糊地回答,已快入睡。

第二天的行程是去参观食匠的食品生产线,一早起来,肖主任直接打车带她俩去食匠的工厂,并未坐工厂派来的专车。

在出租车上时,肖主任说道

“你们记住,与目标公司的人,该多接触的要多接触,不该接触的一律屏蔽。工厂派来的专车,带你们去参观的是想让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

到了工厂,嘉佳率先下车,跟门口的保安打招呼,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原本绑着脸的保安瞬间微笑起来,朝肖主任还有宋雨澜看了看,便按了按钮,打开了电动门。

“谢谢哥哥。都怪我们提前到,我同事早上又吃坏肚子,先借用一下卫生间哈。”

“没事没事,快去吧。”

嘉佳三言两语就搞定了保安,她的交际能力以及临场应变能力,是宋雨澜学不会的。

院子里,总共就三个厂区,肖主任带着她们直接往最远处最偏僻的C区走,要想看到真实情况,必然是出其不意的。

C区是食品的原料处理区,厂房外皮看着很旧有些年头了,宋雨澜记得小时候,食匠的一款饼干很好吃,家里过年过节会买一大箱放着,算是栖宁市家喻户晓的一个品牌。

出乎意料的,厂房里边很明亮干净,工人着装整齐,按部就班根据流程操作。嘉佳发挥特长,跟车间主任聊着天,宋雨澜则有意识看食品原料的生产日期等等。

其实都是看一下旁枝末节的东西,但如肖主任所说,窥一斑而知全貌,越是旁枝末节的东西,离真相越近。


能力嘛,也一般,否则不会毕业工作三年了,还跑到律所来,从新人开始做起。


性格更是沉闷,少言寡语,只会埋头干活,不懂交际。

嘉佳看她各种不顺眼,看不上,不是一个阶层的。偏偏因为长得好看,有周律师撑腰,肖主任也有心栽培她而忽略自己。

嘉佳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凭什么啊,她家世背景,学历背景,工作能力都比苏曼汐强了不止百倍,凭什么苏曼汐能受重用,她只能做一些边缘的工作?

“嘉佳,我不想跟你吵架,今天是出来办公的。”

一句话,就把嘉佳噎住。她有时候说话是很气人的,这句话的语气里就透着她宽宏大量不跟嘉佳计较,也透着她认真专业,不会不分场合地吵架。

两人已走到胜普瑞的办公室内,不便再说话。

绿茶!嘉佳心里暗骂一句。

胜普瑞总部的人,按照之前的尽调清单,把她们要的资料,合同与各类证件都准备好了等她们来拿。

苏曼汐按照清单,一一核对,画勾。嘉佳负责把她画了勾的资料与证件放进箱子里一会儿带到卓远科技。

“麻烦你们了,这些都是公司重要的资料,按说我们是不允许你们外带的,但既然上边同意了,请你们务必小心,不能丢失。”对方人员再三叮嘱。

这些资料,合同与各类证件,都是公司核心东西,丢一件都是大事,很麻烦的。

“好的,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妥善保管,核查完之后会第一时间返还回来。”

苏曼汐承诺着。

把资料带走,确实很麻烦,并且责任重大,她也很希望是在胜普瑞的办公室里办公,随用随还,不用承担这么大的责任。但没办法,卓远科技或者胜普瑞不知抽什么疯,有了这个不合理的安排,她们很被动。

为了避免混乱,苏曼汐计划按批次搬到卓远科技,审核完一部分,还回来,再搬另外一批。

这次只搬了尽调清单前两页的内容,但也整整两大箱子。苏曼汐没有车,嘉佳的车今天限号,所以喊了网约车来送。

苏曼汐搬一箱,嘉佳搬另外一箱,在胜普瑞门口等了将近十分钟,网约车才到。这期间两人全程无交流。

苏曼汐满脑子工作计划,肖主任自然不会做这些基础性的工作,周老师也是,他负责统筹安排,实际具体的工作,是苏曼汐,嘉佳以及另外几位律师完成。

嘉佳呢,满心的抱怨,这些箱子很重的,她从来没干过重活,手臂酸疼,正巧旁边有个垃圾桶,她便把箱子放在垃圾桶的上面,单手扶着放松。

目光忽然落在了箱子里面,最上面的是一本公司章程。有时候人的邪念就是一瞬间的,她随手便把那本章程拿出来扔进了箱子底下的垃圾桶里。

今天来胜普瑞取资料,是苏曼汐的责任,她只是被周律师派过来帮忙的,出了任何问题,与她的关系不大。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不过几秒钟而已,网约车来了,她脸不红心不跳地与苏曼汐上车。

这边顾词安与胜普瑞的老总开了个会,并未商谈具体的收购问题,就是带温简过来看看胜普瑞的产品线,温简是这方面的专家,她的意见对之后收购谈判时,很具有参考性。

胜普瑞老总知道这两人一个比一个精明,自然不敢掉以轻心,避免被抓住不利因素,将来谈判时很被动,一被动,价格自然就低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