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成了前夫白月光

重生后成了前夫白月光

布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鸾上辈子被猪油蒙了心,堂堂高门贵女,偏要嫁入寒门,甚至为了出身寒门的夫君求娘家人,帮助渣男三年连跳七级,平步青云。可惜,那人狼子野心,依旧不满足,居然算计陷害她,害她失身,最后一尸两命。两眼一睁,沈鸾重生回到未嫁那年,这一世,她果断拒嫁渣男,转身嫁给闺蜜的高冷兄长秦戈,从此开启最强复仇之路。

主角:沈鸾,秦戈,曹瑾   更新:2022-07-16 00: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鸾,秦戈,曹瑾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成了前夫白月光》,由网络作家“布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鸾上辈子被猪油蒙了心,堂堂高门贵女,偏要嫁入寒门,甚至为了出身寒门的夫君求娘家人,帮助渣男三年连跳七级,平步青云。可惜,那人狼子野心,依旧不满足,居然算计陷害她,害她失身,最后一尸两命。两眼一睁,沈鸾重生回到未嫁那年,这一世,她果断拒嫁渣男,转身嫁给闺蜜的高冷兄长秦戈,从此开启最强复仇之路。

《重生后成了前夫白月光》精彩片段

轻纱幔帐,雨打芭蕉。

广阳侯府的西厢房内,女子的衣裙环佩散了一地,鎏金兽鼎内一缕龙涎混着男女欢好后的旖旎味道袅袅散开。

沈鸾从黄花梨的罗汉床上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浑身如被车轱碾过般的酸疼。

今日是她闺中密友,广阳侯府的嫡小姐秦舒的回门宴,她同夫君曹瑾前来道贺。

席间,她在曹瑾的苦劝下饮了几杯果酒,之后便难耐了起来……

之后的事情,她记得模糊,只破碎的记得被人送进了厢房,听见了落锁的声音,浑浑噩噩的就被人推到了罗汉床上……

茫然间,忽有一人绕过屏风朝她走了过来。

室内光线昏暗,沈鸾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觉得此人身形高大,威压迫人,还有种……莫名的熟悉。

她屏住呼吸不敢动,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心底蔓延开来。

那人身着绯红官服,胸前的官补赫然绣着一头脚踏祥云的玉麒麟!

麒麟乃正一品的武将!

沈鸾脑子嗡的一下就炸了,曹瑾是个三品侍郎,胸口绣的是孔雀……

突然,门外传来嘈杂的叫嚣声,凌乱的脚步声渐近,还未等她看清那人的脸,房门就被人强行破开。

“秦戈,你枉顾朝纲,竟对我夫人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丑事!”

沈鸾猛然抬头,那人的面容随着室外的光线骤然清晰起来。

怎会是他?

沈鸾身体里每一滴血都在炸裂,骨头深处钻出阴冷的恐慌。

曹瑾面色铁青,上前一把将她从床上扯下来,沈鸾踉跄着扑到他怀中,被子兜头蒙下,遮住了她毫无血色的脸。

鄙夷唾弃声从被子缝里钻进来,她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

侍郎府东院,棠梨阁

沈鸾目光呆滞的坐在拔步床上,她近来身子不爽,大丫头替她请了府中医官来看,谁料竟是喜脉。

曹瑾公务繁忙,他们已有半年未曾同房了,一个多月前她与那人纠缠的画面骤然袭来……

她痛苦的捂住脸,她有了秦戈的孩子。

“大人来了?夫人醒了,就在里面。”外面传来丫头的说话声。

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曹瑾绕过屏风进来内间,手里还端着个青色的药碗。

沈鸾抬眼,只见曹瑾一袭红色锦服,通身的气派,分毫不见当年的寒酸模样。

她与曹瑾结为夫妻已有三年。

因她议亲时遭遇意外,脸上留下一道从眉间到脸颊的长长疤痕,从门庭若市到无人问津。

只有曹瑾,锲而不舍地上门求娶,态度不可谓不真诚。

因此哪怕曹家与沈家门第相差甚远,沈鸾感动于他的真心,便嫁了。

嫁过来之后,沈鸾一心想要报答,为他操持家务,打理生意,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统统奉献给了这个男人。

可换来的却是什么?

为了替三皇子扳倒死对头秦戈,他竟不惜用自己的妻子做饵,给他们下药……

她张开干裂的嘴唇,声音摧枯拉朽地问,“为什么?”

曹瑾手里端着汤药,白皙的手指捏着青瓷的勺子,缓缓舀动。

“阿鸾,这件事对我很重要,秦戈为人谨慎,对谁都不假以辞色,偏偏对你不设防,这难道不是老天给我的机会?”


曹瑾眼角藏着一丝得意,他也没想到竟会如此成功,如今弹劾秦戈的奏折如同屋外的细雨,延绵不绝,陛下就是再器重他,也不得不迫于舆论将他停职查办。

“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能够出人头地?三皇子已经暗示我数次,只要我成功了,他便会从此信任我,等到他大业有成,我便是开国功臣,扬名立万,阿鸾,你难道不高兴?”

沈鸾身体里的血一阵冰凉,贝齿将嘴唇生生咬穿。

曹瑾抬手,拇指动作轻柔地将她嘴角的血迹擦掉,温柔至极,“阿鸾,你放心,就算你与他已经行了苟且之事,我也不会嫌弃你……”

他的手指慢慢向上,摸到了沈鸾脸上那条狰狞的伤疤,“就像天下人只有我,不会嫌弃你的丑陋,我依然会待你如初……”

“但不包括这个孽种。”

他目光突然阴鸷了下来,不待沈鸾反应过来,就被他捏住了嘴,苦涩的药汁猛然灌下,呛得她直咳嗽。

“落胎的时候会有些痛,不过你别怕,我会一直在这陪着你的……”

他不顾沈鸾的挣扎,强行将她揽在怀里,“你知道吗?自我第一次见你,便觉得你就该是我的,但我区区一个翰林编修如何配得上……”

他叹息一声,“好在你有了这道疤,萧家退了亲,我这才有机会拥有了你……”

沈鸾来不及细想他话中的深意,腹部便传来刀绞般的疼痛,细密的痛感爬满沈鸾的四肢百骸,接着一股暖流涌出将她素色的裙面打湿。

她的孩子……

曹瑾看见那血,缓缓笑了起来,将沈鸾抱紧,“阿鸾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

满心的愤怒让沈鸾支起身子,拼命推开了这个魔鬼!

“滚!你这个疯子!”

话落的一瞬,一口鲜血自她口中喷出,整个人如同朵开败的花,骤然坍塌。

沈鸾栽倒在床上,浑身抽搐,满头的青丝散乱,与她口中呕出的鲜血混作一团。

她闭上眼,一声惨笑。

她早该想到,曹瑾大事已成,还留她做什么?

当然是赐她一碗毒药了!

“曹瑾,升官发财死老婆,你果真打得一手好算盘。”

曹瑾慌乱的将她扶起,“阿鸾?阿鸾!我没有!不是我!你别死!你别死!”

“医官!叫医官来!快!”

……

沈鸾死后,却并未消失,她浮在半空,看着曹瑾抱着自己的尸首伤心欲绝的样子。

只觉得好笑。

如此算计伤害自己的人明明是他,却还要继续装得情深义重。

他不累吗?

曹瑾给沈鸾办了一个盛大的丧事,哀恸的表情让所有人都在宽慰他。

沈鸾有些腻烦,她留在这儿干什么呢?

她不能离开尸首五步远的距离,于是低头去看棺里的自己。

灰白的脸色让那道疤更加难看了,惨不忍睹,歪歪曲曲仿佛一条蜈蚣,令人作呕。

沈鸾百无聊赖地飘着,等到了晚上,无人来祭奠,她更是满心不甘,她含冤而死,为什么不能化为厉鬼索命?

灵堂上灯火忽闪了几下,一人浑身墨黑的装束走了进来。

曹瑾瞧见之后,眼睛倏地睁大,起身冲过去,朝着那人举起了拳头。

秦戈抬手轻易拦下,随意一挥,曹瑾脚底不稳,险些栽倒。

灵堂里并无他人,曹瑾眼睛里带着血丝,怒目而视,“你还有脸出现在这里?皇上竟然没有处死你?秦戈,你凭什么这好命?是你害死了阿鸾!”


沈鸾在自己的尸首上空换了个姿势,认真打量着这位朝中新贵,她仅有的唯一的闺蜜的兄长。

比曹瑾长得要好,两人站在一处,他更加器宇轩昂,就是冷了些,让人看着就哆嗦。

不过他对自己妹妹是真的好,连带着,也对她有了几分爱屋及乌的同情,没想到让曹瑾看到了机会。

想到他们两人在曹瑾的诡计之下做的事,沈鸾心口骤痛,她猛地抓紧衣襟,鬼也会感觉到疼?

秦戈无视曹瑾的愤怒,堂而皇之地走到火盆前,单膝蹲下,从旁边拿了纸钱投入盆中。

火舌高舔,纸钱转瞬燃透,变成焦黑色灰烬,随着风打转。

沈鸾缓过来,手伸到眼前,空空如也。

“烧这些没用,我也拿不到。”

她无不遗憾,却忽而自嘲地笑笑,她为了曹瑾,把自己变成一个浑身世故充满铜臭的人,曹瑾却这么对她。

秦戈起身,曹瑾已经又冲到了他面前,“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阿鸾若是在天有灵,也一定不会放过你!”

秦戈眸光冰寒,“真相到底如何,曹大人心知肚明,这次是我失算,没想到你连自己的发妻都算计。”

“呵。”

曹瑾不甘在秦戈面前落了气势,“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阿鸾一心爱我,她自然愿意看到我成事。”

“你也配?”

秦戈寒着脸,“你这门亲事如何得来,你以为天下就无人知晓了?”

沈鸾天灵盖瞬间炸开,瞪着眼睛要冲到两人面前,秦戈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

曹瑾双手握拳,沈鸾看得明白,他愤怒之下,藏着不为人知的惊慌。

秦戈冷笑,“你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以为这世上不会再有人关心沈鸾,就不会被人揭穿了?曹瑾,你与沈玥勾结,毁了沈鸾的脸和名节,让她只能够嫁给你,你不是觉得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沈鸾喉头腥甜,那五步的结界几乎锁不住她,皮肤寸寸爆裂。

当真如同恶鬼现世。

沈玥?

曹瑾和沈玥?

她在闺中极为要好的姐妹,觉得整个沈家,只有她最懂自己的沈玥,自己脸上这道让她自卑难堪半辈子的伤疤,是他们害的?

沈鸾目眦欲裂,曹瑾脸色也极为难看,“你说这些有什么证据?”

秦戈没有回答他,而是动作很慢的,从腰间,将佩剑缓缓抽出来。

“你想干什么?来人啊!”

“刷”的一道厉光,曹瑾惊恐的声音变了调。

灵堂上垂下的白色布条上,喷溅上了大片的血色。

曹瑾自双膝被斩断,疼得几乎昏了过去。

陡生的变故拉回沈鸾的意识,秦戈这是……

“怪就怪你选错了人,她不是你以为可以随便拿捏的。”

秦戈提着剑,一步步走近曹瑾。

曹瑾拼命拖着身子往前爬,想要逃离,可偌大的宅子,自己发出那么大的动静,居然都没有人进来,秦戈到底做了什么?

“你以为你的仕途为何如此顺利?若不是因为她是……”

曹瑾仰着头,临死前想要听清楚他到底哪里疏忽了。

“噗嗤”一声,曹瑾眼里的光芒黯淡下去。

秦戈将剑从他心窝处拔出来,血珠一颗颗从剑尖滴落。

“不过,你不配知道。”

秦戈用布将剑擦干净,收回到剑鞘中,看都没看曹瑾的尸首一眼,大步走回到灵堂前,与没来得及动弹沈鸾,几乎脸对着脸。

沈鸾回神,急急地让开,却见秦戈脸上浮现出了温柔与歉意。

“弄脏了你的灵堂,我很抱歉。”

他走到棺木旁,将一支凤凰金翅的发簪轻轻插进她的发间。

“一直想亲手为你戴上,想了很多年。如果有来世,希望你能够擦亮双眼,不要再被这种小人蒙蔽。如果有来世,希望你也可以……给我一次机会。”

沈鸾怔住了,她讷讷的看着秦戈,他在……说什么?

她一直以为秦戈待她好,是因为她是秦舒的朋友,可如今……

沈鸾见他亲手将棺盖推上,身后一股巨大的吸力骤然袭来,直将她拖入无尽的黑暗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