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报告娘娘你被昏君偷听心声了

报告娘娘你被昏君偷听心声了

雪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萧冷玉自千年后穿越而来,这一世,她是当朝皇后,地位高高在上,不过却并不得宠!因为知道皇帝最后的结局,所以她根本不屑于争宠,只想平淡的过日子。突然有一天,萧冷玉发现皇帝对她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本以为男人转了性子,其实是因为她的心声全部被其听了去……

主角:萧冷玉,君夜寒   更新:2022-07-16 00: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冷玉,君夜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报告娘娘你被昏君偷听心声了》,由网络作家“雪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冷玉自千年后穿越而来,这一世,她是当朝皇后,地位高高在上,不过却并不得宠!因为知道皇帝最后的结局,所以她根本不屑于争宠,只想平淡的过日子。突然有一天,萧冷玉发现皇帝对她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本以为男人转了性子,其实是因为她的心声全部被其听了去……

《报告娘娘你被昏君偷听心声了》精彩片段

天盛三年,御书房。

“周乾泰这个老不休,贪功冒进,致我天盛损失三十万兵马!朕要诛他九族!”天盛帝君夜寒猛地将边疆急报摔到地上,俊脸阴沉。

众臣被这凌厉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毛,再三犹豫后,颤声道:“陛下,自皇后娘娘落水被救,您已整三月未曾踏入凤栖宫……”

“陛下,皇后娘娘是萧将军至亲妹妹,若帝后鹣鲽情深的消息传至边疆,军心大振,天盛大捷,指日可待!”

闻言,君夜寒的脸色愈发阴森。

呵,等萧远山凯旋,他一定要狠狠办了这萧家兄妹!

“摆驾凤栖宫!”

“喏!”

一众宦官宫女排开阵列,浩浩荡荡地往凤栖宫而去。

……

“娘娘,不好了,啊不,是太好了,太好了。”

陪嫁婢女莲儿掀开凤帘,紧张又小心翼翼地摇醒了天盛朝皇后萧冷玉。

萧冷玉却不耐烦地从床上爬起来,疯狂打哈欠,“莲儿你叽叽喳喳什么呢,什么不好了,有什么好了啊。”

莲儿难掩喜色,眼眶泛红,“娘娘,皇上要来啦!上次您落水九死一生他不曾看过您,这一次,咱们一定要好好讨好他,让他另眼相看,也让各宫娘娘好好瞧瞧,谁才是正宫娘娘!”

萧冷玉翻了个白眼,继续缩回被窝里,“他来就来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娘娘!”莲儿壮着胆再度把人从被窝里捞出来,“您难道忘记了过去三个月各宫娘娘是如何欺负咱们凤栖宫的呀!”

萧冷玉还想再说话,莲儿却委屈地扁了扁嘴,“娘娘,您忘了小多前天被云贵妃杖责五十大板了吗?要不是还卧病在床,现在都来伺候您了。”

小多……

萧冷玉咬牙,嘀咕了句“阿西吧!”

莲儿对她拿捏精准,知道她最看不得底下人受苦。

可作为从几千年后魂穿回天盛王朝的穿越者,萧冷玉太知道天盛朝和君夜寒的结局了。

【别看君夜寒生性残暴凶狠,性子乖张莫测,他也就只能逍遥快活这几年了。五年之后,他被至亲至信之人背叛,万箭穿心,一命呜呼,整个天盛跟着一起覆灭!】

【一个短命鬼而已,此时争宠,难不成上赶着去给他陪葬吗?】

与此同时,君夜寒寒着脸正要踏入凤栖宫,突然身子一僵,收回了脚!

什么万箭穿心!什么短命鬼!

是谁在咒朕死!


“皇上,您没事吧?”宦官上前递了手。

君夜寒定定神,抬脚再度踏进凤栖宫。

大概是这段时间劳累过度,出现幻听了吧。

与此同时,宦官扯着尖细的公鸭嗓高声呐喊,“皇帝陛下驾临!”

受惊的莲儿赶紧把萧冷玉扶下床,后者没站好,“噗通”一声就披头散发地跪到了地上。

入目的,是一双用金丝绣着龙纹祥云的黑色靴子。

“奴婢给陛下请安。”莲儿扯了扯还没睡醒的萧冷玉。

萧冷玉无奈,但一想到今天若自己犯了规矩,遭殃的是底下的人,她就下意识心生怜悯。

于是朗声喊道:“臣妾恭迎陛下!”

君夜寒俯首看着皇后这只死忠大舔狗,赏了一记王之蔑视,“数月不见,皇后倒是比从前知礼了。”哼,她以前可没这么温顺。

也没让起身,直接越过萧冷玉坐到了软榻上。

宫人递茶,君夜寒漫不经心地品着,大有坐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那帮大臣不是让自己来凤栖宫安抚皇后吗?他现在就好好安抚。

明天一早,帝后痴缠一夜的消息就会传至萧远山和边疆战士那里。士气高涨,谁还会关心这一夜他们做了些什么?

他就是对萧冷玉鞭笞一整夜,边疆的战士也会以为帝后鹣鲽情深。

嗯?萧冷玉做什么一直偷看朕?

瞧瞧那一副痴汉样,好一个大舔狗啊!命悬一线了竟然还敢觊觎朕的绝世天颜!

朕神颜天下皆知,所有女人都可以观赏膜拜,唯独她萧冷玉不配!

萧冷玉可不管君夜寒在想什么,乌溜溜的眼睛偷偷瞥着君夜寒身后的几个小太监。

【我的个娘亲啊!这就是史书记载中的天盛皇城里那有着不输仙女容颜的宦官天团吗?真真个个又美又仙,又纯又欲!史书诚不欺我!】

【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了!】

【嗷嗷嗷,流口水,流口水!】

【哪个瞎眼的说君夜寒是天盛第一美男?和宦官天团站一起,君夜寒给他们提鞋都不配!】

“噗!”

君夜寒嘴里的一口茶猛地喷了出来。

是谁?是谁在骂朕!

哪个不要命的竟敢拿朕和太监相提并论!

君夜寒阴鸷的目光朝四处望去,最后落在跪在地上的萧冷玉,恰逢萧冷玉不小心和他撞上,四目相对,沉默……

【看什么看,短命鬼!】

君夜寒身子猛地撞上椅背,手中的茶杯猝然落地,“哐当”一声拉回了他的神思。

“陛下,您怎么了?”宦官紧张地询问道。

君夜寒摆手,示意无事。

他幻觉了不是,萧冷玉明明没有说话,可为什么他觉得那些话是从她那里蹦出来的?

【这傻缺皇帝要让我跪到什么时候!】

【莲儿说晚点还有一大波美男等着送来。君夜寒在这里,我还怎么养精蓄锐,我还怎么和美男大战三百回合?】

君夜寒咬牙切齿地看着表面恭顺平静的萧冷玉,脸色铁青,愤怒至极。

他算是明白了,在他脑海里捣鬼的罪魁祸首正是她萧冷玉!

这个该死的女人,骂他是傻缺是短命鬼也就罢了,平日里装出一副一辈子做他舔狗的痴情模样,原来背地里如此放浪形骸。竟然,连他身边的太监都不放过!

啊不对!这个妖妇竟敢骂朕是傻缺是短命鬼!

君夜寒他才不管为什么会听到她的腹诽,他只知道他现在非常生气,气到恨不得直接上手掐死这个淫乱放荡的女人!

但是他不能。

今天来的目的,是安抚萧远山的。

想到这,君夜寒凤眸弯弯,皮笑肉不笑地问道:“皇后三月前不幸落水,凤体如何了?”

萧冷玉笑的眉眼弯弯,一脸恭顺,“回陛下,臣妾已然无恙。”

【这短命鬼怎么一阵一阵的,真是丑人多作怪!】

君夜寒一个拳头捏紧,差点摘下指间的玉扳指砸过去。

可这些大不敬的话毕竟只是皇后的吐槽,他若贸然如此,旁人也只会以为他这个皇帝行迹疯癫。

于是忍下她的吐槽,又问道:“皇后如今还否认自己没杀云贵妃婢女吗?”

三个月前你为证清白,不惜投湖自尽,朕看在天盛还需倚仗萧远山的份上暂且压下这个案子,如今朕倒要看看你还能做出什么行为来。

正想着,却见萧冷玉手五体投地,匍匐在地,“臣妾知罪,请陛下责罚。”

君夜寒眉眼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皇后是不是脑子进水,糊涂了?

君夜寒盯着萧冷玉,然而下一刻却听见萧冷玉的吐槽再度在脑海里响起。

【昏君,谁不知道你押着这个案子不处理,就是为了牵制萧远山!】

【你就想等萧远山战胜归来,再以这件事为导火索,清算萧家!】

【今晚你也不想过来吧?边疆战败,你需要安抚被冤枉下狱的萧远山。】

【求人也要有求人的态度,想要萧家为天盛效力,你就该给本宫跪下以示诚意!】

君夜寒黑眸忽地瞪圆,大喝道:“大胆!”

萧冷玉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地望着他,眼眸中,包含着痴心错付与无怨无悔,

“陛下,是臣妾不好,臣妾不该一时鬼迷心窍误杀宫女,臣妾无德,不配担纲一国之母大任,还请陛下废后,将臣妾打入冷宫!”

君夜寒眯起眼,怒火中烧。

好一声废后。

要不是听得见她心里的话,君夜寒还当真会被她的话感动。

谁说皇后爱他如命的?敢情从前装出的那一副深情模样都是逢场作戏!

“皇后此话当真?”他咬牙。

萧冷玉点头如捣蒜。

君夜寒继续说道:“皇后既认罪,那就把事情经过悉数说出来吧。”

萧冷玉下意识地握拳,垂下的双眸里一丝精光闪过。

“回禀陛下,那日臣妾独自一人在凤栖宫里散步,忽然发现墙角有一黑影鬼鬼祟祟,臣妾走进时才发现原来是云凰宫的香儿。

臣妾以为香儿是云贵妃派来监视臣妾的,一时气愤,就捅了过去!”

【昏君,那婢女香儿是撞破你的某位后妃偷人才被灭口,皇后发现的时候,香儿已经死了。】

【太医胡编了死亡时间,你听信谗言,处罚她也就罢了,还把远在边疆的萧远山贬为副将甚至下狱,害得皇后在羞愧之下投湖!】

听到萧冷玉内心大骂的君夜寒:“?!”

【不过你知道又能如何?正如史书记载,你不过是历代帝王中命最短,绿帽最多的炮灰皇帝而已!】

这女的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会霸占皇后的身体?又为何知晓过去和未来几千年之事?

还有,他自登基以来,励精图治,整个天盛在他的带领之下走向繁荣!怎么就是炮灰了!

男人,不可以被说不行!


强压下心中的郁闷,君夜寒强行镇定地问道:“云贵妃就算真派人监视,也不会选亲信之人,皇后做事,竟如此糊涂……”

萧冷玉皱眉,努力装出一副很愚蠢的样子,“是臣妾的错,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请陛下责罚……”

【傻帽!香儿之死不过就是一场精心布置的局罢了。】

【上一世,你只要细查谁从中受益就可给皇后洗刷冤情。可你不但没做,还硬逼她认罪!】

【半年后,萧远山凯旋归来,你不论功行赏竟开始清算萧家,皇后认罪自杀,萧远山消失,之后没多久,外敌再度来犯,天盛连连战败,走向衰落!】

【还剩五年,就让我亲眼看看你是如何把自己和天盛给作没的!】

哗!

紧在君夜寒手里的茶杯被他瞬间捏碎,碎片嵌入他的掌心中,鲜血撒了一地。

宦官大惊,“传太医!”

君夜寒皱眉摇头,示意他们不要大惊小怪。

宦官们赶紧找来了纱布要药酒,仔细为君夜寒擦拭伤口包扎。

这些君夜寒都没管。

他在琢磨萧冷玉的腹诽。

然而下一刻,萧冷玉的声音却打断了他的思考,让他瞬间暴跳如雷。

【反正你横竖都会死,干脆被我一剑穿心而死算了。到时候,用你那滴新鲜热乎的心头血去救我的小心肝,你也算死得其所了。】

“大胆妖妇!”彻底失去耐心的君夜寒猛地拔出身侧侍卫腰间的佩刀,挥刀砍向萧冷玉。

萧冷玉原本还沉浸在【昏君蠢成这副样子,心脏的血真的能治病吗】这个问题的时候,猛一看昏君挥刀砍来,求生的本能让她提裙就跑。

【我泥马!吓死老子了!这昏君吃错药了吧!】

“妖妇,朕今天要杀了你!”

凤栖宫上下顿时一团乱。

合宫上下没人知道为什么天盛帝君会忽然炸毛,甚至要杀了皇后。

一帮在外头期待帝后关系缓和的老臣听到风声后,齐齐冲进凤栖宫,齐声跪地,把萧冷玉围在了保护圈里:

“陛下,边疆军心急需安抚,若后宫大乱,则军心不稳,届时,我天盛危矣。”

萧冷玉瞪大了水眸看着这帮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大臣,眨眨眼。

【我是不是要打个配合?】

于是猛一掐大腿,双眸瞬间蓄满泪水,“陛下,臣妾不知犯了什么错,惹得陛下这般恨我!”

【昏君,你最好今天杀了我,否则等我集齐49个美男,立马一剑刺穿你的心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