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农门锦鲤我靠攻略病娇发家致富

农门锦鲤我靠攻略病娇发家致富

梅子褪花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这世间少有的锦鲤一族,虞鲤就不该大发善心,去救那投河的男人。意外咽气之后,她被地府工作人员抓去投胎。再次睁眼,她重生成了家徒四壁的小农女。不仅如此,家里的偏心老太太还要把她嫁给鳏夫老头子做续弦。眼看自己身世可怜,孤苦无依,地府给了她美食系统作为补偿。从此,虞鲤人生逆袭,走上了发家致富的康庄大道!

主角:虞鲤   更新:2022-07-16 00: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鲤 的女频言情小说《农门锦鲤我靠攻略病娇发家致富》,由网络作家“梅子褪花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这世间少有的锦鲤一族,虞鲤就不该大发善心,去救那投河的男人。意外咽气之后,她被地府工作人员抓去投胎。再次睁眼,她重生成了家徒四壁的小农女。不仅如此,家里的偏心老太太还要把她嫁给鳏夫老头子做续弦。眼看自己身世可怜,孤苦无依,地府给了她美食系统作为补偿。从此,虞鲤人生逆袭,走上了发家致富的康庄大道!

《农门锦鲤我靠攻略病娇发家致富》精彩片段

虞鲤是在后脑勺的一阵钝痛中醒来的,虽然她并不知道身为一只锦鲤,为什么会有后脑勺这种东西。

“醒了?”

老头儿的声音有些猥琐,一双黝黑粗糙的大手搓了搓,直接朝着少女白皙的脸颊摸了过来。

“瞧这小模样多周正,这五两银子真不亏。”

虞鲤恍惚间定睛一看,对上的便是一只黝黑枯槁的大手。

透过那指缝,还能看见那老头儿淫邪的目光。

她不就是救了清溪村那个被卖给老鳏夫的可怜小傻子,怎么还穿到她身上了啊!

虞鲤觉得她三百年鱼生,最倒霉的便是此刻。

然而来不及深思,她便一个扑腾,从床上跳了下去。

“去你个老东西,姑奶奶可是这十里八乡唯一一条锦鲤,敢占我便宜,几条命都不够你倒霉的!”

虞鲤说着,抡起茶碗就朝着他砸了过去。

老头儿往旁边一躲,正要嘲笑她准头不行,就左脚拌右脚,摔了个狗啃泥。

再抬眼时,小丫头已经踉跄着夺门而出。

“小贱人,别让我逮到你!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老头儿咬牙切齿,爬起来一跛一拐地追了上去。

习惯在水中遨游的锦鲤并不能适应人类的四肢,跑地跌跌撞撞,眼看着就要被捉住。

但很快,虞鲤就看见一片水源——是她居住了十几年的清溪河!

是以眼中一亮,二话不说就跳了进去,水花溅了河边钓鱼的人满头满脸。

然而想象中的“如鱼得水”,虞鲤却并没有感受到,反而根本无法呼吸!

“检测到宿主生命值偏低,建议立即上岸,以防溺水……”

脑中忽而响起一个声音,虞鲤瞪大眼睛,只觉得十分荒谬——开什么玩笑!她一只锦鲤,在岸上没被旱死,还能被水涝死?

“系统绑定成功,检测到宿主红鸾星动,将绑定第一眼看见的异性作为攻略对象……”

等等,这红鸾星是不是动的太草率了些?!

虞鲤紧闭双眼,生怕一睁开就看见那猥琐的老头。

不多时,她便感觉一只大手揽住自己的腰,带她破开湖水,汲取到人类赖以生存的空气。

“睁眼。”

清冷低沉的男声响在耳畔,虞鲤下意识睁开眼睛。

水墨剑眉斜飞入鬓,狭长凤眸深邃清冷,高挺鼻梁轮廓分明,端的是一位美男子。

但虞鲤满脑子就只有两个字——完了!

常在清溪河游动的鱼,没谁不认得这个男人,因为这一年里,他就没哪天不会来钓鱼。

连虞鲤都不幸中招七八次,还是靠着灵智才堪堪逃脱,这钓鱼狂魔对她而言简直是噩梦。

“你放开!放开!”

虞鲤被他拎在半空,只觉下一刻就会被开膛破肚炖进锅里,双脚乱蹬挣扎起来。

男人眉心微蹙,一言不发又给她丢进了河里。

“咕噜噜——”

河水灌入口鼻,一阵刺痛,濒死的恐惧袭上脑海。

虞鲤双手用力抓住浮木,才露出一个头,猛烈咳嗽起来。

“还想寻死吗?”男人问。

虞鲤费劲抬起头。

岸上的男人浑身湿透,衣裳贴合包裹颀长的身材,虽看起来瘦,却难以掩饰那并不夸张的肌肉隆起。

虞鲤只觉得自己如果继续跟他犟,他会直接把自己按到水里。

“救……救救我……”她小声屈服。

男人却不满意,“说什么?我没听见。”

“我说救我上去!”虞鲤恶狠狠瞪着他,大声喊道。

然而男人却只是蹲下身,“这是求人的态度?”

虞鲤简直想哭,奈何河水湍急,浮木摇摇晃晃,眼看着就要被掀翻。

她软下声音,“求你了。”

话音刚落,男人勾起唇角,单手就将她从水里提溜出来,丢到岸上。

“检测攻略对象愉悦值+10,解锁初级礼包,请宿主再接再厉。”

虞鲤正在咳水,闻言一双杏眼瞪得溜圆,不可思议地转头看去。

只见男人好整以暇地捋着衣袖,眼中带笑,颇有几分兴味。

折腾她就这么高兴吗!

屈辱在小锦鲤心中一激,她下定决心,今儿就算是淹死!跳进这湖里!

也决不求他一件事儿!

“小贱人,可算是让我逮着了!看我今儿不好好教训你!”老头儿骂骂咧咧,朝她抓了过来。

头发被大把扯住,虞鲤整个人被向后拖去,从未体会过的疼痛让她眼睛通红。

“放手。”男人抓住老头儿的手腕,冷声威胁。

他眸中仿佛浸着寒冰,手上的力气也是极大,要将人骨头捏碎一般。

“姓江的!这是老子五两银子买来的媳妇儿,想怎么教训就怎么教训,你少多管闲事!”

老头儿疼得嚎叫连连,还不忘放狠话。

虞鲤在救原身之前,也听过村里小孩取笑她的话,知晓一些。

她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钻到了男人、也就是江临舟身后。

“死老头儿,谁拿你五两银子你找谁当媳妇儿去,你再敢动我一下试试!”

“小贱人,你给老子过来!”说着又要来抓她。

虞鲤扯着江临舟的腰带,将自己牢牢挡住,还没忘给他摆了个鬼脸,硬是气得老头脸色通红。

江临舟无语,猛一推老头儿,“滚!”

他力气不小,给老头儿推地摔在地上滚了两圈,狼狈不已。

“你!你!”老头儿指着他们,手指打颤,“奸夫淫妇,你看老子之后怎么收拾你们!”

说完连滚带爬地跑了,没两步还摔了一跤,硬生生磕掉了门牙。

虞鲤心中只觉畅快,“让你欺负我,不倒霉死你,姑奶奶的名号倒着念!”

看她仗势欺人的模样,江临舟只觉好笑。

“检测攻略对象愉悦值+2,请宿主再接再厉。”

虞鲤闻言一懵,防备地朝江临舟看去。

族长大鱼,这个人好奇怪啊啊啊啊!


知道人心难测,但身为一只锦鲤,她还是第一次切身体会,当下往旁边又挪了挪,一脸警惕。

江临舟都给气笑了,“方才要我帮忙时不见你怕,人才刚走,就变了脸色?”

虞鲤被这话一噎,气呼呼的,像条鼓腮的鲤鱼。

好在江临舟也没继续调笑,只问:“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虞鲤指了个印象中的方位,便见男子弯下腰,一把就将她捞了起来。

“你……你做什么!”

她被吓了一跳,本能就要往下扑腾。

江临舟把她往上颠了颠,“别动,再动把你丢下去。”

虞鲤果真不敢动,只安安静静坐在他的手臂上,生怕真被这阴晴不定的人给摔下去。

“鲤儿!”

一声大喊,是个狼狈的中年女人。

她三步并两步跑到自己面前,因腿脚脱力直直摔了下去,眼中的泪也汹涌而出。

是原身的母亲林芳。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林芳边哭边呢喃,好似劫后余生。

想必也知道原身直接被爷爷送进了老头儿家里,才绝望地找了过来。

“娘,你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感受到这具身体本能的情绪,虞鲤吸了吸鼻子,从江临舟怀里跳了下来,去安抚林芳。

后者却一把将她抱住,哭嚎起来,“是娘对不起你,是娘没用啊!”

虞鲤眼眶通红,奈何嘴笨,什么都说不出,只能笨拙地拍拍她的后背。

“行了,回去再说。”原身的爹、也就是虞大海伸出大手捞了一把,想把瘫坐在地的林芳拽起来。

谁知林芳却猛地挣扎起来。

“别碰我!虞大海我告诉你,我林芳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卖女儿!回去咱们就和离,这两个孩子你一个都别想要!”

一向温柔娴静的女人此刻歇斯底里,可见动了真格。

虞大海也被惊住,愣了半晌看看江临舟这个外人,才劝道:“有什么回去说,在外面……”

“怎么,你也知道丢人现眼?”林芳打断他,“你爹能干出卖亲孙女换酒钱这种畜生不如的事儿,还指望村里人看得起你老虞家?”

虞大海恼了,“你乱说什么!那可是爹!”

“那是你爹不是我爹!”林芳红了眼睛。

“打我嫁到你虞家十八年,你每月的月钱大半都给你爹娘去贴补小叔,我怨过你一句吗?现在他们竟然五两银子就把鲤儿送给了老鳏夫!你们这是要了我的命啊!”

控诉声凄厉,如一记重锤砸在众人心上。

虞大海抿着唇一声不吭,对妻儿的愧疚与对爹娘的愚孝令他心中挣扎。

还是江临舟打了圆场,说虞鲤受惊又落水,最好带回去好好休息,一家人才道谢离开。

“你的意思是,我回不去了?”

虞鲤躺在原身那张小床上,听着外头的争吵声,问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脑中的“系统”。

她眼前仿佛出现一个虚拟的小人儿,正缩在角落一脸的谄媚讨好。

“年底鬼差都得冲业绩,这小姑娘本就单纯没什么业障,这不魂魄一离体就被勾去投胎了?事后就算发现阳寿未尽也于事无补,只能找宿主顶上了。”

虞鲤眼角抽了抽,一阵恼火。

“你倒是理直气壮!我当条锦鲤当的好好的,谁要来当人了!”

系统又往角落缩了缩,嘟囔道:“可你生了灵智,本就是非法成精,这要是报上去,妥妥儿的就是灭杀。鬼差大人不仅给了宿主一个成人的机会,还派了我作为补偿,已是待宿主不薄了。”

锦鲤涉世未深,哪儿是这些“职场老油条”的对手?当下就被吓住。

系统见有戏,又自卖自夸起来,“不是我说,这天底下穿越重生的多了,有几个开局就有金手指?我这系统可是囊括了天下佳肴美食,只要宿主想,什么好日子过不上?”

虞鲤被她唬的一愣一愣,像鱼儿探出水面,好奇与警惕交织,“当真?”

“当真!”系统徐徐诱导,“宿主不是已经解锁了初级礼包?不如打开来看看?”

虞鲤心念一动,手中便出现了一杯红褐色的液体。

香气直冲入鼻,光是闻着便让人口舌生津。

虞鲤试探着轻抿一口,刚入口是梅子与山楂的酸,细品之下微微回甜,更有烟熏的独特风味。

酸甜浓稠霸占了整个口腔,丝丝凉意沁入心脾,于这燥热的夏日可谓解暑圣品。

“好喝!”虞鲤眼睛一亮。

“我没骗你吧。”系统小人儿拍拍胸脯,“这还只是小意思,等你刷满了好感值,要什么没有?”

虞鲤这才想起那脾气古怪的男人,缩了缩脖子。

“鲤儿,醒了没?”林芳端着药碗走进来,“喝过药再睡,醒了就不难受了。”

她声音沙哑,可见刚才那场架吵得不轻,但即便满腔怒火不甘与怨怼,在对待虞鲤的时候,还是极尽温柔。

整条清溪河,生出灵智的就她一个,虞鲤从未体会过这样的亲情,就连那抚摸在头顶的温度,也莫名烫的她眼眶发热。

林芳却以为她是心有余悸,安慰道:“别怕啊,你爹已经去找里正去退婚了,咱们家就算是砸锅卖铁,也定不叫你嫁给那老东西。别怕,娘在呢。”

虞鲤忽的就哭出声来,好似要宣泄原主的绝望与恐惧,抑或是自己的委屈与无所适从。

林芳也只是轻抚她的背,不厌其烦地哄她,直将她的情绪安抚到位,才匆匆忙忙赶去田里帮忙。

原身出生就是个傻子,可这一家人心善,谁不曾嫌弃过她,甚至对她格外优待。

她既然占了这具身体,以后也回不去了,总要回报这些善意才行。

想到就干,虞鲤撸起袖子,从系统那儿赊了几份材料,按照步骤小心翼翼地操作起来。

酸梅汤并不难做,只需将乌梅干、山楂、陈皮、甘草等七八种材料按照配比清洗、泡水,再放入锅中煎煮,最后以冰糖调味、撒上桂花。

有系统的加持,虞鲤做起来得心应手,半个时辰后就得到了一锅浓郁亮泽的汤汁。

她没忍住尝了一口,虽说热饮比系统那杯稍稍酸些,但该有的风味并没有减上多少。

“宿主可别忘了,你还倒欠我十个好感值呢。”系统凉凉提了一嘴。

虞鲤不由瘪瘪嘴,不情不愿地装了一罐子,“知道了,少不了你的。”

说罢抱着罐子,凭借系统指路,往竹林深处走。

江临舟的身份成谜,从一年前架着马车来清溪村,买下一片竹林定居,便鲜少与人接触,是以虞鲤一路上也没见到什么人。

等到了小院,瞧见虚掩的门,第一天做人的小锦鲤完全没有先征求主人同意的自觉,推门进去。

然后,她就看见了令鱼毕生难忘的一幕。


光滑的石台之上,排列着十七八条鱼,此时一个个都被开膛破肚。

身形颀长的男子正拿着一把锋利的长刀,犹如刺绣般地精细,稳稳割开鱼腹,留下一道整齐的切痕。

他修长的手指被染得血红,翻转之间血迹缓缓滴落。

“咚”地一声,是竹篓掉在地上的声音。

江临舟循声看来,那猩红的眼中皆是压抑着的嗜血暴戾,只一眼,便叫虞鲤遍体生寒,仿佛魂穿那台面之上还在濒死蹦跶的鱼。

“我……我不是故意的……”虞鲤艰难地后退两步,眼中蓄满绝望的泪水,“我就是来送个东西,你能不能当没看见我?”

颤抖的声音,近乎祈求的语气,让江临舟霎时反应过来。

那股将要冲出身体的躁动如潮水褪去,他长舒一口气,拿起布巾擦了擦手上的血。

“别怕,只是几条鱼。”

明明是尽量放缓了语气,却让小丫头更加害怕,哆哆嗦嗦僵立当场。

江临舟无奈,只能捡起地上的背篓,递还给她。

谁知虞鲤却猛地退开,结结巴巴道:“里头是给……给你的谢礼。”

“给我的?”江临舟微挑眉梢,有些惊讶。

“是……是。”

“宿主你别慌啊,你还倒欠我十个好感值呢!”

经系统一提醒,虞鲤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这可是我自己做的,清凉解暑,你要不要尝尝?”

小丫头眼中亮晶晶的,带着讨好与期待,像是在求夸奖,让人没法拒绝。

江临舟于是倒了一杯,初入口时虽酸却不涩,慢慢回甘后便是凉爽清甜,香味不散,仿佛能抚平心中的烦躁不安。

“检测到攻略对象愉悦值+5,目前宿主还欠五个好感值,请快马加鞭再接再厉!”

这话像是鼓舞,让虞鲤心中的害怕都消减了不少。

正准备乘胜追击,再讨好两句时,却见江临舟提起竹篓,把台面上的鱼都装了进去。

“这鱼你带回去,让你娘炖上给你补补身子,说不定还能长点个儿。”

鱼血染红了竹篓,“滴答”一声,落在虞鲤脚前,最上面那条鲤鱼眼睛直勾勾对着她,那叫一个“死不瞑目”。

虞鲤登时就被吓哭了,转身就跑,徒留江临舟怔愣原地,不由莫名。

直到一口气跑出竹林,到了自家田边,虞鲤才像是劫后余生,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

但石台之上的惨状、以及那人冰冷的目光,却叫她久久不能忘怀,惊惧不定。

“鲤儿?你怎么跑出来了?”

田里忙碌的林芳赶紧丢下手上的活计,跑到她身边一脸紧张。

“娘不是跟你说了乖乖在家待着?你跑出来,万一遇到拐子可怎么办?”

原身是个傻子,家中对她虽是溺爱,但也管束极严,基本不让出去,何况这还是特殊时期。

“爹娘和大哥都在田里做活,我也想来帮帮忙。”虞鲤没敢说自己去了竹林,只找了个理由。

不过她确实也想为这个家尽一份力。

奈何林芳实在宠她,并未答应,大哥虞远山也道:“你照顾好自己,就是最大的帮忙了。”

虞鲤听出自己被嫌弃,撇了撇嘴,“原先不懂事的时候,你们嫌我笨手笨脚也就罢了,现在我都好了,你们就让我帮帮忙呗。”

“好了?!”林芳一惊,“什么时候好的!”

“今儿早上被砸了脑袋,做了个很长的梦,醒来便上好了。”

林芳起先还半信半疑,但细一想虞鲤自打从王老头儿那逃出来,似乎就很正常,只是他们忙着没空察觉。

现在瞧见她条理清晰举止正常的样子,不由热泪盈眶。

“好!好了就好!好了就好!”

一连几个“好”字,可见她心中激动。

虞远山也红了眼睛,别扭地转开头去。

气氛正好,却总有来搅局的人。

林芳刚准备放放田里的活儿,带虞鲤去找郎中瞧瞧,便忽听身后啐了一口。

“小贱人,你还敢出来啊。”

是王老头儿的声音。

虞远山将母女二人护在身后,朝他怒目而视。

“你来做什么?”他没好气问。

“我来做什么?”王老头儿吊儿郎当一揣手,“我来见我媳妇儿,你有意见?”

“我爹已经让里正退婚了,鲤儿不是你媳妇儿,你敢靠近一步试试!”

不提还好,一提这,王老头儿的火气便上来了,三两跨步走上前来。

“里正说话顶个屁用!你爷爷五两银子把这小贱人卖给老子,现在钱还不上,人还不让老子碰?”

他一把抓住虞鲤的手腕,将她往自己这儿扯。

“跟老子回去好好过日子,老子还能对你厮混男人的事儿既往不咎,否则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王老头儿嘴上骂骂咧咧,手上的动作也是极大。

虞远山见此,猛一把推了过去。

十七岁的青年力道不小,王老头儿一下便摔在地上,疼的是龇牙咧嘴。

“小畜生!”

他目眦欲裂,怒从心起,竟是抄起田边的石头,就朝着离他最近的虞鲤砸了过来。

而就在这瞬间,一个黑影兜头罩下,将虞鲤紧紧护住。

有什么东西滴落在脸上,滚烫地仿佛要灼伤皮肤,虞鲤愣愣地,被鲜红模糊了视线。

“杀……杀人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周遭从寂静变得喧闹。

被推倒在地的林芳忙爬起来,冲上去要抱住虞远山。

十七八岁壮硕的青年压垮了她细弱的肩头,只能狼狈再次倒在地上。

“谁去请下郎中!求你们了!”林芳抱着儿子大喊。

涉及人命,周围看热闹的人也纷纷帮忙,村里的李郎中也匆匆赶来,先给虞远山止了血,又让人将他抬回家里安置。

“我医术不精,远山这伤太重了,我也不敢治,嫂子还是快些去镇上请人吧。”李郎中推脱说完,便提着药箱匆匆离开。

人一走,林芳便没了主心骨,只能四处翻找家里值钱的东西。

好在没多久虞大海就回来了,她也顾不上两人还在吵架,忙上前去。

“你要到银子了吗?远山的伤李郎中治不了,咱们得赶紧去镇上请大夫。”

虞大海却一时沉默,半晌才道:“娘说那五两银子一早便送去给三弟了,现在她手上也没钱。”

“那你去清翰院找你三弟啊!”林芳急红了眼,“这可是远山和鲤儿的救命钱!”

“钱的事情我会去想办法,你别着急。”

分明是劝慰的话,但林芳望着眼前这个无能的男人,只觉怒火滔天。

她知道丈夫愚孝,却没成想竟是如此是非不分,为了爹娘,连自己的儿女也不要!

“虞大海,算我林芳瞎了眼,竟嫁给了你这么个畜生不如的东西!”她咬牙切齿,眼中愤恨,像是在看仇人。

转瞬,她便提着家中最后一点值钱的东西,匆忙出门去换钱。

外头安静了好一会儿,才传来虞大海离去时沉重的脚步声——他甚至不敢看受伤的儿女一眼。

虞鲤在里头听的也不是滋味儿,再看看昏迷不醒的虞远山,终是下定决心,起身去收拾东西。

“你莫不是想跑吧。”系统见此,大声嚷嚷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