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团宠福宝有点甜

团宠福宝有点甜

莞尔一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福宝从小父母双亡,在二叔家寄人篱下,还要被二叔虐待。一杯过期牛奶,她喝完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她的家世很幸福,有了新的父母,善待她的家人,还把以前爸爸妈妈留下的超市也带了过来。随后,因为福宝的到来,周家人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大家都说她是福星,把她宠在了心尖上,谁也不许欺负她!

主角:福宝   更新:2022-07-16 00:2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福宝 的女频言情小说《团宠福宝有点甜》,由网络作家“莞尔一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福宝从小父母双亡,在二叔家寄人篱下,还要被二叔虐待。一杯过期牛奶,她喝完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她的家世很幸福,有了新的父母,善待她的家人,还把以前爸爸妈妈留下的超市也带了过来。随后,因为福宝的到来,周家人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大家都说她是福星,把她宠在了心尖上,谁也不许欺负她!

《团宠福宝有点甜》精彩片段

周家村的地头,如今正是种地时节,所有人都背着太阳头也不抬,满头大汗的在地里干活。

田埂小路上,一个五岁的娃娃抱着一个大水囊,晃晃悠悠的朝着自家地走去,因为怕踩到石头绊倒,她抿着嘴努力的看着地面,两边脸颊的酒窝若隐若现。

地里,周振华隐约听到了自家妹妹喊哥哥的声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抬头看去,就看见小小的身影正要从田埂上下来。

他赶紧拖着锄头,一边走一边喊:“福宝!别下来,在上面等哥,哥过去!”

福宝听见大哥的声音,腿一收,乖乖的抱着水囊,蹲在原地不动了。

周振华这才松了口气,转头又在地里找二弟的身影:“振家,振家!福宝来了!”

周振家离得远,听见大哥喊自己,才抬头用手巾擦了擦满头的汗,一见远处蹲成一小团的妹妹,也微微一笑,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福宝见两个哥哥过来,还不等把怀里的水囊递过去,就已经被大哥一把抱起,带着她找了个阴凉地方。

福宝从自己的背篓里拿出碗,给两个哥哥倒水,周振家喝了一口:“唔,福宝送的水就是甜!”

周振华端着水碗,也跟着点头。

福宝抱着自己的小背篓和水囊,看着两个哥哥喝的开心:这水当然甜啦,福宝可是放了糖呢!

福宝五岁时父母双亡,她年龄太小,自然不能继承家里的大型连锁超市,后来被想要图谋财产的二叔收养,福宝总是被虐待,若不是那次喝了过期牛奶,她也不会来到这个不认识的地方。

福宝当初不懂自己为什么有了一个新的家,还有了新的家人,但爸爸妈妈留给她的超市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这里,这让她安心许多。

更何况,她现在的家人可比二叔他们对她好多啦!

福宝喜欢他们!

福宝这样想着,脸上露出可爱的笑容,让周振华和周振家都忍不住想要摸摸她的头。

另一块阴凉处,秀花看着坐在两个哥哥中间的福宝,“哼”了一声:凭什么都是一样的人家,福宝命就那么好,她日日干活,家里也没有人夸她一句好!

周振华喝完水,擦擦嘴,将碗放进福宝的背篓里:“福宝,外头晒,你赶紧回家去吧。”

他这妹妹皮肤嫩,晒久了就要发红爆皮,小丫头自己不太在意,他们看着可心疼。

“嗯!”福宝乖巧的背上自己的小背篓,跟哥哥们说再见,蹦蹦跳跳的回家去了,开心的背影看的两个哥哥心都化了。

福宝走在回家的小路上,突然听到身后有很快的脚步声,还没等她回过头,就感觉到有人从背后大力的推她,福宝下意识的伸出手,拽住了背后人的胳膊,也看到了她的脸——秀花!

秀花虽然比福宝大两岁,但福宝的力气是非常大的,秀花被福宝这一拽,人差点甩出去,可福宝自己也没站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福宝只感觉头上一疼,就人事不知了。

秀花见福宝晕过去,也有点傻了,但最害怕的还是福宝虽然晕过去了,她的衣裳还被死死拽着,这可怎么办!

“福宝?!”

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惊得秀花浑身冰凉,看着跑过来的周家老四周振年,她心想:完了。

周家一片兵荒马乱,周老婆子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人事不知的福宝,哭成泪人。

周老头子听见脚步声,看见气喘吁吁从地里赶回来的大儿子二儿子,气得脱下脚上的鞋就去抽他们:“你们两个,啊?!居然让妹子一个人回家!”

周老头生气,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吱声的,尽管五岁的孩子在村里跑来跑去很正常,可福宝出事了,就是他们所有哥哥的错,这么多人没一个陪着妹妹去的!

周老头打完两个大的,还是不解气,又看着墙角罚站的三个孙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仨,啊?不去送水,倒是去掏鸟蛋贪玩!”

三个小的也不敢说话,更不敢说掏鸟蛋是为了福宝姑姑,自打知道福宝出事,振家的双胞胎儿子眼泪都掉了几轮了。

周振年在门口拽着马秀花,马秀花被周家的阵仗吓坏了:“跟我没关系,你放开我!”

周振年咬牙切齿的看着她:“不是你?不是你我妹妹为什么拽着你,今天事情弄不清楚你不许走!”

周振家听见她吵闹,颜色深沉的出来看了一眼:“振年,把人看住,别让她跑了。”

“我知道!”周振年看了一眼外头:“三哥怎么还没回来!”

说曹操曹操到,周家老三周振兴,背着王老大夫匆匆进了院子,直接把人送到福宝床前:“大夫,麻烦你赶紧给我妹妹看看。”

王老大夫一路上被颠得够呛,但见病患躺在这里,赶紧顺了口气把脉看上,扒着福宝的脑袋又是摸又是看。

“无妨,是皮肉伤,只是震了脑袋,才一时间晕过去了,等醒了之后不要剧烈活动,可能会有些恶心,你们也不要太心焦,我这就给她开药,你们到时候去药铺抓就是了。”

一听要人抓药,三个小辈都抢着去,被周老头子瞪了回去,让比较靠谱的三儿子去,还给了他一两银子:“拿去,都给你妹买药,余下的买些吃食,给你妹子好好补一补。”

一直冷眼旁观的二儿媳心下一惊:一两银?!家里都揭不开锅了,还买这么贵的药作甚!

她心里不高兴,嘴上委婉劝道:“公爹,这一两银的药,小妹也吃来哦那么多,不如等小妹吃完了……”

还不等周老头开口,周老二扯了媳妇一把,呵斥道:“那是爹娘的银子,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眼看老三拿了银子走,老儿媳妇没处撒气,狠狠的看着院子里的马秀花,想着得从马家把这银子找补回来。

直到傍晚,福宝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她头上痛得很,一转头就看见坐在床边的老娘。

“福宝醒啦?!”

“呜……娘,福宝痛痛……”

周老太见福宝皱着小脸,想要摸头,怕她碰了伤口,拦住她的手,心疼的摸着她的小脸。

福宝不哭不闹,只是心里害怕,以为自己又要见不到自己的父母了。

周老太拉着女儿的手,看见她乖巧的样子,心里更是难受:“福宝乖,你爹给你弄了蛋羹,我去叫他热了给你端过来。”

周老太走到门口,告诉家里人福宝醒了,他们可以进去,但是不能七嘴八舌吵到福宝。

周老头热了蛋羹,端到屋子里来,要亲手喂福宝。

马秀花这会儿还被留在周家院子里,马家人来找过了,没要回去人,听说马秀花弄伤了福宝,周家门口骂了几句回去了,还告诉她今日没她的饭吃!

福宝吃了蛋羹,又喝了药,精神还好,周老二的媳妇这才拉着马秀花,将人拽到屋里。

这小姑子醒了,事情自然可以说清楚了。

周老太坐在床边,转头轻声慢语的问福宝:“今日你怎么摔倒的?”

福宝虽然撞了脑袋,可一点事情都没忘,她看见马秀花,立刻撅了噘嘴:“她从后边推的我,我抓住她了!”

周家人虽然早就猜到可能是这么回事,但此时在福宝这里确定,所有人的视线立刻刀子一样看向抖着肩膀的马秀花。


周家人有多护着福宝,马秀花清楚得很,这推人的事情,她说什么也不敢认的,就算周家人不能把她怎么样,可这事传出去,她日后还怎么做人?!

“我,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马秀花绞尽脑汁想要找个借口,可周家人却不听她说那许多:“走,马家不是要人吗,怎么不来了,还真想让人赖在这?我们去讨个说法!”

周母一听要给福宝讨公道,抹了抹眼角,抬头道:“老二家的,你留家里照顾福宝!”

王氏一听有点着急,她刚还合计到了马家怎么要赔偿呢,这怎么还不让她去了?

她刚要说什么,福宝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唬了周母一跳,赶紧伸手去福:“哎呀我的宝,你怎么突然起来,快再好好躺着,娘去给你讨公道!”

福宝不肯躺,晃着两只脚跟周母撒娇:“娘,福宝也要去!”

周家人都担心福宝的身体,可又挨不过她撒娇,周家二嫂也跟着在旁边帮着说话,周母最后没办法,给福宝加了衣裳,带了帽子,才一起出了家门。

这时候周老三已经先一步去了村长家。

马家自从知道马秀花可能干了什么,下午回家后就一直大门紧闭,周家人来敲门,屋内居然没有一丝声音。

要说这一家人这么巧都出门了,周家人是不信的,周二嫂是个心直口快的,见状大声嘲讽:“这也太无耻了!知道自家闺女做了坏事,全家都在屋里装死,这闺女你们是不要了?!”

她转头看向探头出来的其他村里人:“大家伙,今日可有谁看见马家人出门了?”

马家人就躲在屋里,自然也不会有人看见他们出去,看热闹的人面面相觑,谁也没说话。

周家人一看,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周二嫂将腰一掐:“好哇,下午还大摇大摆到我家去,这小半天都不到就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了?你们这人家养出来的好闺女,推倒我小姑子,被我家小叔子抓了个正着,你们装死就以为我们没办法了?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躲一辈子!”

周家的女人,数周二嫂泼辣,她一边大骂一边砸门,福宝站在周母身边,看得津津有味。

王氏说话有点口音,说快的时候,很多话福宝都不太明白,但她却知道二嫂这是在给她出气,而且好多人都说过,她二嫂是出了名的嘴皮子溜,能说会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还躲着装死,我看你们家这些人,就是老肥猪上菜板——挨刀的货!”

还没等福宝听懂,一双手就捂住了她的耳朵,福宝抬头一看:“二哥!”

周二哥低头,看着妹妹圆溜溜的眼睛,心中一软,用手蹭了蹭她的耳朵。

马家人躲在屋子里,王氏说别的也就罢了,可她越说越不像话,什么事都往他们身上推。

“去年脱谷子就是你们家,名报的比谁都快,活干的比谁都慢,成天干损人不利己的破事儿!还有头月你们家接牛车……”

马家人听不下去了,要是这么继续下去,反倒像他们理亏了似的。

马大娘坐不住,推门就出来了,院门一开,上来就推了周二嫂一把:“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小孩子玩闹,摔摔打打正常得很,你少来讹人!”

马大娘是个三角眼,跟着她出来的,是她唯一的儿子马云辉,他是马大娘一个人拉扯大的,却是个窝里横。

下午去找人的时候他就没有去,这会儿看着秀花被周家人拽着,马云辉眼神闪烁,躲在了他娘身后,马秀花喊了声“爹”,他反倒偏过头去了。

周母听了马大娘的话,心里蹭蹭的往上冒火,见二儿子正护着福宝,她往前走到周二嫂身边,扶了她一把:“玩闹?!敢情你们家平日里都是推人玩的,把人推的磕伤了头晕了大半日也叫玩闹,那今日便让我儿子们也同你玩闹玩闹就是了!”

她这样一说,周家几个儿子,除了不在的老三,都走上前围在马家门口,气势汹汹的盯着马云辉,周家老大还上手去抓他。

周家人丁兴旺,人口也多,这气势可不是盖的,周老大还没等碰到马云辉的袖子,马云辉就已经吓得往后退:“你们干什么,跟我没关系,是我闺女干的,你们找她!”

马云辉在周家人里,最害怕的就是周老大,他跟周老大年纪相仿,在大家都人嫌狗厌的年纪,他可没少挨周老大的揍,因此多有记恨。

后来周家这辈里唯一的女儿福宝出生了,会走路之后他还偷偷把人藏在家里。

那次他差点让周老大打死,在床上躺了三个月。

这会儿周老大一抓他,马云辉的腿就开始发抖,吓得眼泪都出来了:“你别抓我!跟我没关系!”

村民们看见他这个德行,撇了撇嘴,这个马云辉,日日在家都能听见他大声呼喝指使别人,其实就是个怂包!

马大娘自然知道自己儿子靠不住,她干脆往地上一坐,大腿一拍开始撒泼:“哎呀大家伙快来看看啊,周家欺负人啦!欺负我们孤儿寡母……”

她扯着嗓子嚎,可周家人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反倒是被周家老三周振兴请来的村长听了个正着。

村长在路上就听见是怎么回事了,他走过来,伸手先轻轻摸了摸福宝的头,脸色一沉,又看了一眼马秀花。

马秀花被看得心虚,低下了头。

到底是个小孩子,藏不住事,村长跟周家人一样,立刻就知道马秀花绝对是故意的,他又看了眼坐在地上的马大娘,大声呵斥:“有事说事,撒什么泼!”

马大娘一见村长,立刻停了下来,一脸不服气的站着。

村长看她的样子也来气,马大娘一个寡妇,村里对他们家向来是很宽容照顾的,可这村里,招惹他们的不多,他们倒总是跟旁人闹矛盾。

“人家福宝头上磕了那么大一个包,你们有没有问问?马秀花,你自己过来说!”

马秀花走出来,不敢抬头看人,只一直在重复:“我不是故意的……”

福宝年龄虽小,可她心里明镜似的,马秀花推她就已经够坏了,她怎么能听她撒谎,奶声奶气的反驳:“才不是呢,你在后面推我!我娘说说谎要被狼叼走的!”

村长清楚,那么大个地方一般怎么可能不小心撞上,如果不是故意用力,也不至于会摔到晕过去,更别说还让周家人抓了个现行。

他看着福宝,脑袋上缠着一圈白色的布,说句话也气不足,看起来这个可怜。

村长瞪了一眼马家人:“既然是这样,那你们赶紧拿点银钱赔给人家!”

马大娘眼睛一瞪:“我们家哪来的银钱!”

“那就赔只鸡!”村长没好气道。


马大娘刚要说什么,可周家人已经走进院子,自己去抱母鸡了,马大娘家养鸡,这周围邻居都知道,她也没办法说没有。

马大娘怕周家人顺手牵羊拿别的东西,赶紧跟过去看着,福宝拉着二哥的手,也在门口探头探脑。

“哥,我也要抱母鸡,我也要抱母鸡!”

周二哥摸了摸她的头:“福宝等等,等三哥四哥把鸡拴好。”

福宝听二哥这样说,立刻乖巧下来。周振兴出来的时候,听二哥说福宝要抱,立刻顺手拿了东西将鸡捆的严严实实,才小心的放到福宝怀里。

这鸡到了福宝怀里倒也老实,没有用力挣脱。福宝抱着老母鸡心里特别开心,还转头去给周母看。

周围看热闹的人,看着福宝小小的身体抱着大大的老母鸡,脸上也肉肉的,圆溜溜的眼睛十分可爱。

相比于一脸尖酸的马家人,他们向来都是更喜欢周家人。

有人伸手过来摸了摸福宝的脑袋瓜,也觉得心疼,对周母道:“老母鸡回去可宰了给福宝好好补补身子吧。”

周家人带着老母鸡回了家,也知道以马家的条件,只怕是要不出更多了。

况且他们本身上门也是为了个说法,今日的是村里的人都看见了,想来今后马家的人日子不好过。

晚上,周家所有人都上了桌,除了平日里拉嗓子的玉米糊糊和炒野菜,今日难得有了炖鸡,小孩子们都忍不住流口水,不过还是乖巧的等周老太先给福宝分吃的。

周老太给福宝盛了一碗鸡汤,还特意扯了鸡腿,大家才开始一起动筷子。

吃着饭,周老爷子突然道:“老大老二,明天你们到城里去卖粮吧,老三学堂要开学了,束脩还不够。”

两人都点了点头,周二嫂却觉得嘴里的鸡汤突然难以下咽,小声道:“去年家里收成不好,连玉米糊糊都越喝越稀,这个时候还要卖粮,总不能为了供小叔子读书,就把全家人都饿死吧……”

周振家看了一眼媳妇:“不会说话你就给我闭嘴。”

王氏撇了撇嘴,到底不说话了,老三也放下碗筷,沉默了下道:“爹,其实我可以在家里自学,不必非去学堂。”

周老爷子皱了皱眉头:“这事你不用说了,学堂还是要去。”

福宝咬着鸡腿,她刚刚听到嫂子说家里东西不够吃,想了想:“福宝有……”

她刚想说自己有很多好吃的,周老太先一步开口:“行了,这事都别再说了,之后在研究。”

吃过饭,周老太以让福宝休息的名义将她带回屋子里,见其他人都去忙自己的,便故意板着脸看着福宝:“你这丫头,娘不是早就说过,你不能说自己会变东西的事情吗?”

福宝看着周老太的样子也不害怕,她知道当娘这样跟她说话的时候,可能是她做错了事情。

福宝鼓着脸,低头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可是娘,哥哥嫂嫂、还有大家都在饿肚子呀。”

周老太捏了下她的鼻子:“那也不许说,知道吗?”

另一边坐着的周老爷子也叹了口气:“你娘说的对,福宝,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告诉别人你能变东西,知道吧?

见福宝乖巧应了,他们才松了口气,周老爷子倒是心下复杂,他闺女是个有福气的,两年前她在屋里,突然凭空变个苹果出来,给周老太吓坏了,后来问福宝,她年龄小,也只说了个大概。

周老太和周老爷子只听懂了一部分,都觉得她们这闺女只怕是有些前世的记忆,下凡渡劫来了。

只是这种事儿他们也知道,在旁人眼里只怕是灾不是福,就不许她随意变动西,更不能让别人看见,也怕损了她的福气。

福宝跟爹娘说完话,偷偷溜进了三哥四哥的房间,他们两个还没娶亲,是跟侄子们住在一起的。

福宝拿出超市里的糖,抓了一把偷偷分给他们。

其他人也没多想,这些糖外边没有包装,他们以为是老爷子买给福宝的,就没有跟她客气。

至于老爷子没有直接给他们买糖的事情,他们也不在意,毕竟福宝年纪小身体弱,又是家里孩子里唯一的女娃,她也是个大方的,平日有什么东西都会分给他们吃。

大家伙吃着糖,福宝走到三哥周振兴面前,去拉他的袖子。

周振兴见妹妹可爱,将她抱到自己腿上:“福宝怎么了?有什么想跟三哥说的?”

福宝拉着他的衣裳:“三哥,你要听爹的话,好好在学堂念书,我不会让大家饿肚子的!”

周振兴只当她是童言童语:“是嘛,小妹要怎么不让大家饿肚子?”

福宝皱了皱小眉头,又知道超市的不能说,只能掰着手指头:“福宝能做的事可多呢,反正是三哥不会的,所以你只能好好读书,知道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小脸一本正经,把其他人都逗笑了。

第二日,周老太醒的时候,感觉自己撞到了什么东西。

她往床边一看,吓得直接将周老爷子也喊了起来:“他爹他爹!”

周老爷子起来一看,这床边放着两个大袋子,他们将扎着的口打开,两个袋子加起来,大概有二十斤左右的白面。

两人吓了一跳,又立刻反应过来,一起看了眼在隔间呼呼大睡的福宝,对视一眼,一起叹了口气。

“你说这孩子……”

周老爷子摆了摆手,说归说,可这东西已经拿出来了,他们还是得赶紧处理了才好,自去拿了自家的麻袋,换上后又背到灶房旁边儿装东西的小屋里。

正好这个时候,周老大和周家老二也起床了,正打算装车去卖糙米,周老爷子将袋子拿出来:“你们把这个拿去卖吧。”

两人一看这里面白花花的面,都吓了一跳:“爹怎么有这么多白面。”

周老爷子淡定道:“这是你们舅舅以前拿来的,你们娘一直攒着,好不容易攒了这么多,你们拿去卖了吧。”

周振华喜形于色,用力拍了下二弟的肩膀:“这下好了,粗粮都不用卖了!只有这些白面,也能凑够三弟念书的银钱了!”

周振家也用力点头,和大哥一起把面装上车。

两人吃过早饭走了,福宝才慢悠悠起床,她年龄小,家里也没有人管她。

福宝吃饭的时候,周老太坐在一边看着她,眼神悠悠的一直盯着她。

福宝眼睛溜溜的转,知道她娘这是为什么,吃到一半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怂了:“娘,你不要再盯着我啦,福宝下次不会了。”

周老太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女儿听话归听话,但也是个小淘气,她信了才有鬼,也只能再三叮嘱她,千万别让别人发现了。

吃完饭,福宝跑去找侄子们一起玩。

因为昨日她受伤,周老太告诉她这些日子都不许往外面跑了,就在家附近玩。

几个孩子在后院里,你追我跑的捉迷藏,福宝也觉得开心。

三侄子周青松绕到福宝身后,想要趁她不注意抓住她,福宝却感觉到了,一转身却踢到了地上的粪桶。

“啊!”

她踢到东西,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可粪桶却倒向了正过来追人的周青松,他跑着没停住身体,跟粪桶撞了个正着。

周青松只感觉扑鼻而来一股恶臭,低头一看,粪桶里的东西沾了一身,这气味差点让他把刚吃的饭吐出来。

周青松是福宝的这个三侄子平日里是最爱干净的,有点小洁癖,衣服上若是沾了什么,时不时就让王氏给他洗,虽然年纪小,可洗脸洗手从来不用家里人操心。

现在沾了一身脏东西,人一下子都傻了,低头看着同样脏了的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