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大佬老公的身份藏不住了

大佬老公的身份藏不住了

苹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初夏刚刚大学毕业,父母就给她安排了一桩婚事,对方是个离异老男人。她自然不愿意嫁,一个人喝酒买醉,结果误打误撞,跟龙战扯上了关系。她一直以为他没房,没车,没存款,是个很普通的男人。直到顾初夏在帝国集团总裁办公室见到龙战,她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为了感谢他的帮忙,她答应做他一个月的女朋友,谁成想,他居然想把这期限不断的延长,变成终身……

主角:顾初夏,龙战   更新:2022-07-16 00: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初夏,龙战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佬老公的身份藏不住了》,由网络作家“苹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初夏刚刚大学毕业,父母就给她安排了一桩婚事,对方是个离异老男人。她自然不愿意嫁,一个人喝酒买醉,结果误打误撞,跟龙战扯上了关系。她一直以为他没房,没车,没存款,是个很普通的男人。直到顾初夏在帝国集团总裁办公室见到龙战,她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为了感谢他的帮忙,她答应做他一个月的女朋友,谁成想,他居然想把这期限不断的延长,变成终身……

《大佬老公的身份藏不住了》精彩片段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停了下来,从她身上爬起去了浴室。

顾初夏也安静下来,瘫倒在床上,脑中回放着晚上的事。

她刚大学毕业,回到家父母就告诉她,给她订了门婚事。

男方叫罗建生,是做建材生意的,前两年刚离婚,虽然年过五十,但出手大方,单单是聘礼就送了一千万,结婚的时候还会有五金、有钻戒。

最最重要的是,他的父母都已经过世,不存在婆媳矛盾,进门就是女主人。

顾初夏是顾家收养的女儿,她还有个姐姐,叫顾美玲,比她大一岁,当初顾天宇和徐如意收养她时目的就不纯,是为了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两年顾家的公司经营不善,又遇到了金融危机,为了缓解公司资金,一千万把她给卖了。

顾初夏伤心欲绝,从家里跑了出来,心灰意冷之下去了酒吧,见吧台边坐着名男子,抢过那男子手中的酒便喝,喝完她的身体便发生了变化。

然后,男人把她带去了楼上的客房……

浴室的水流声停止。

男人从浴室出来,身上什么都没穿,八块腹肌清晰可见,身材堪比男模,更是长着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莫名其妙被人给睡了,顾初夏愤怒又羞愧,双手紧紧拽着床单,眼角滑下两行泪。

“你经常做这种事吗?”许久,她才吐出这么一句。

“什么意思?”男人眉心紧蹙,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

装傻?

顾初夏有些恼火,靠在床头用被子将自己遮住,“准备好那种酒,然后给女人喝,喝完后带她们来开房。”

不得不说,这是她见过最高端也最不要脸的撩妹招数,“我是第几个中招的?”

男人已经把衣服穿好,衬衣、西裤,侧面看,甚至有几分霸总的气势,“我不知道那杯酒有问题,不过,我会查清楚。”

“不知道?你可真会狡辩!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罪责吗!”

他确实不知道,所以,那杯酒他也喝过几口的,他的身体也发生了那种异样,所以才会和她来了房间,他甚至怀疑过那杯酒是不是被她做了手脚,“还有,那杯酒不是我给你的,而是,你从我手中抢走的。”

顾初夏竟被怼的无言以对。

男人站在床边,眼前的女孩只露出一张脸,头发凌乱,但并不影响她的美,是属于那种清纯、干净的美,这种美,是他喜欢的,床单上隐约可见的血迹让他对这女孩多了几分好感,“我可以对你负责。”

“对我负责?”还说的这么勉强,好像谁想赖着他一样!

“你怎么对我负责!”顾初夏真是欲哭无泪,“好,我问你,你有房吗?”

男人一脸茫然。

“有车吗?”

男人还是一脸茫然。

“那么,有存款吗?”这是顾初夏最后的希望,如果这男人有一千万,也许,她能嫁给他,把这一千万拿给顾家,至少,她不用再嫁给那老男人了,至少,这男人长的很好看。

男人沉默。

他的沉默代表了没有。

顾初夏简直要崩掉,“你什么都没有,你怎么对我负责?”

男人口袋中的手机响起,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把手机调到静音,俯身捋了捋顾初夏的头发,“我说过,我会对你负责,我还有点事,改天我会去找你。”

这是要溜?

顾初夏一把拉住他,“你到底是谁!”

“你!”顾初夏眼眶含泪,差点吐血,不得不松开手。

“你好好休息,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男人在床头柜上的留言本上写了一串数字,是他的号码,随后离开房间,走回酒吧。

“龙少,你刚刚去哪了?”说话的是他的助理秦牧,“你没事吧?”

龙战边走边说,“我晚上喝的那杯酒有问题,查清楚是谁做了手脚,还有,去查一下房间那女人是谁,我要她的全部资料!”

顾初夏从床上爬起,跑浴室将自己的身子彻底清洗了一遍,晚上的事对她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耻辱,可恶的是,她竟然还没法为自己申诉,没错,是她主动的!

她不是一个颜值控,但那男人的长相和身材还有他身上透出来的那股霸气,让她多多少少有些安慰。

走回房间后,顾初夏特意看了眼留言本上的号码,她一向记忆力特别好,看一遍便记住了。

都已经失身于他,她跟这个男人注定了会有剪不断的纠葛。

顾初夏定了定神,离开酒店回了顾家。

吃早餐时,顾家人继续讨论她跟罗建生的婚事,摆事实、讲道理,给她分析嫁过去有多好。

顾美玲似笑非笑的,“罗建生虽然年纪大了点,但年纪大的会疼人啊,成熟又有魅力,家里几个保姆伺候着,你什么都不用做,多好!”

顾初夏反问了句,“这么好的男人,你怎么不嫁?”


顾美玲啪的一声把筷子放在桌子上,露出她的真面目,“顾初夏,你吃我们的,住我们的,爸妈还供你念了大学,就当是为了报恩,你也该为顾家付出点吧!”

没错,她是顾家收养的女儿,从小到大,她都只能捡顾美玲剩下的、不要的,顾美玲做错了事,她得担着,甚至两年前顾美玲被人搞大了肚子,她都得替顾美玲善后。

她就是顾美玲的受气筒、背锅侠。

徐如意冷冷的说了句,“聘礼已经收下,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事都没得改了。”

顾天宇也一脸严肃的说,“美玲说的对,你就当是报答我们的养育之恩!”

顾初夏想起了昨晚那个男人,脱口而出,“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顾美玲刚喝进去的一口牛奶差点喷出,“你有男朋友了?顾初夏,你男朋友那么多,可有一个有用的吗?”

这话明明就是说她自己。

顾初夏没出声,跟这种人,她都懒得去解释。

顾天宇也不拐弯抹角了,“初夏,别怪爸妈狠心,实在是公司资金周转出了问题,只要你男朋友能拿出一千万,你可以不嫁给罗建生。”

顾初夏犯难了,昨晚那男人她并不了解,看样子也是没什么钱的,就算有,估计也不会帮她,但为了不嫁给那个老男人,她必须先答应下来,“一千万是吧?我想办法去弄。”

--

寰宇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内。

秦牧站在办公桌前毕恭毕敬汇报着情况,“我查过了,昨晚你酒杯中的药,是老爷子的意思。”

龙战一脸错愕,原来,他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给算计了!

“这老头子到底想干什么!”

他父亲做事是真越来越离谱了。

秦牧继续说,“老爷子说,他的外孙儿都大学毕业了,你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也不肯去相亲,想看看你是不是那方面真有问题,他跟皇都酒吧的经理商量好了,等你喝下那杯酒后,安排一个身材最火辣的模特去陪你……”

这也能拿来比较吗?

他姐比他大了十五岁,又早婚早育。

龙战哭笑不得,“我那方面有问题?我有什么问题!”

秦牧暗想,你都三十一了,连女人都没碰过,可不就是有问题吗?

“龙少,老爷子年过四十才生下了你,你是龙家唯一的继承人,他着急啊。”

“我现在还没到四十,不急。”龙战辩驳了句,脑中浮现出昨晚那女孩的身影。

“不过,昨晚的事已经证明了,你那方面没问题,老爷子那颗悬着的心也就落了下去,老爷子说,你必须在一个月内找到合适的女人结婚,否则,你就得听他的安排。”

发现龙战脸色不对,秦牧额头渗着汗,忙转换了话题,“对了,昨晚那女孩叫顾初夏,是顾家的养女,今年二十一岁,刚刚大学毕业,顾家的公司最近资金周转困难,据说,要把顾初夏许配给一个年过五十的老头,来换取资金……”

难怪那丫头昨晚一脸苦楚,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

“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龙战抬起食指摸了下唇瓣,动作性感、极具魅惑。

办公桌上的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

知道他号码的人不多,铃声快响完时龙战才划开接听键。

电话是顾初夏打来的,“见一面吧,我有事跟你说。”

龙战没拒绝,回想起昨晚她问的那些问题,特意将身上的高定西服、领带脱下,穿着衬衣、西裤去了约好的咖啡厅。

顾初夏先到的,依然是简单的T桖牛仔裤,长发扎了个马尾束在脑后,充满活力,见到他,开门见山,“昨晚的事我自认倒霉,不过,这种事说到底是女人吃亏,你得帮我一个忙,做我一天的男朋友。”

龙战靠在沙发上,略显慵懒,“我不是那种随便的男人。”

顾初夏愕然,有这么不要脸的吗?

“你也配说这样的话?”

龙战驰骋商场多年,向来杀伐果断、冷酷绝情,也许是被她的青春活力感染了,在这小丫头面前,他多了几分烟火气,竟想跟她玩玩,“有什么好处?”

顾初夏心中切了声,一看就是没什么本事的人,不过,这男人身上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气势,演个大总裁应该问题不大,“你想要什么?”


龙战凑近了些,对这小姑娘来了点兴趣,“我做你一天的男朋友,你做我一个月的女朋友。”

“凭什么!”顾初夏鼓着小脸面带愤怒。

龙战算准了她的心思,“不愿意?”

顾初夏忍住怒火,“只是‘女朋友’,不睡觉的那种,也不许有亲密的举动。”

“没问题。”

“成交!”顾初夏没别的办法,咬着牙答应,这人没房没车,想必工作也好不到哪去,得让爸妈相信他是个有钱人,“你在哪上班,不会没工作吧?”

“工作还是有的。”龙战思考了几秒钟,隔着玻璃窗看向对面的那些店铺,“我自己做点小生意,开了家小店。”

顾初夏盯着他的脸,有些好奇,“看你年纪不小了,有三十好几了吧?还没房没车,这些年你是怎么混的?”

龙战解释了下,“我这些年赚的钱都投资到那家小店去了……”

顾初夏没再问,反正只是演戏,不需要了解的太清楚,“等会我带你去见我爸妈,我让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说,千万别说你没钱。”

龙战表示同意。

为了演的更像些,龙战还买了些礼品,坐顾初夏那台小本田回了顾家。

他这一米八五的身板坐在那台小本田上确实憋屈了些。

下车后,顾初夏交代了句,“拿出你的魄力来,就是……看上去至少得像个小老板吧。”

顾天宇夫妇坐在沙发上,盯着龙战打量。

徐如意暗自思索,这男人长的很好,看起来还有几分当老板的气势,心头竟生出几分妒意。

顾初夏介绍道,“爸、妈,这就是我男朋友,他叫……”

她好像还没问过他叫什么,转眼看着龙战。

龙战也醒目,“叔叔阿姨好,我叫龙战。”

寰宇集团的大总裁龙战从不在媒体露面,外界见过他的人不多,他是顾初夏带回来的,顾天宇就算听说过龙总裁的名字,也不会把他跟眼前这男人联系到一起去。

徐如意审视着这位未来的女婿,“多大年纪了,在哪工作,工资怎么样?你可知道要娶我们家初夏得要什么条件?”

这些顾初夏在路上都跟他说过了。

龙战点头,“是,我知道。”

顾初夏有点紧张,“爸、妈,他说了,他也能给一千万的聘礼。”

外面传来引擎声,罗建生提着几盒礼品走了进来,他是来商量婚事的……

顾初夏暗自叫苦,这个时候罗建生怎么来了!

罗建生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那个矜贵的男人,他在一家私人会所见过龙战,瞬间紧张起来,都没顾得上跟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打招呼,舔着脸走到龙战跟前,“龙……”

龙战明白了,这人知道他的身份,这样也好,省得他浪费口舌,朝着罗建生使了个眼神,示意他别说出来。

罗建生赶紧收回自己的话,看向顾天宇夫妇,“岳父、岳母,我来商量一下我和夏夏的婚礼。”

目光落在顾初夏身上,想着这女孩就快成为他老婆,贪婪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顾初夏看着就想吐,“罗建生,我爸年纪还没你大,你管他叫岳父,不觉恶心吗?”

罗建生不以为然,“长幼有序,你的父母自然就是我的父母。”

龙战一声轻咳,“罗总是吧,顾初夏已经是我的女人,她是不会跟你结婚的。”

罗建生怔了下,“你说什么?”

龙战眸色一沉,“没听懂?”

罗建生再怎么喜欢顾初夏,他也不敢跟龙战去抢,支支吾吾的,只能心一横,忍痛割爱,“既然这样,那我退出。”

龙战微微点头,“那一千万的聘礼,我会慢慢还给你,以后,不许再找顾家和初夏的麻烦!”

语气平淡,却带着一股不容辩驳的威严。

罗建生不敢说半个‘不’字,他知道龙战在帝都的权势,他不能为了一个女人将自己整个家族给赔进去,况且,他也是争不过的,“是是,龙先生怎么说我就怎么做,那什么,你们聊,我先走了。”

说完垂头丧气的走了。

顾天宇夫妇面面相觑,罗建生好像很怕这个姓龙的?

“我也该走了,改天有空再来拜访。”龙战站起身走出顾家别墅。

顾初夏追到门口,“我送你。”

龙战看了眼她这台小本田,还是硬着头皮钻了进去,长吁一口气,“我的任务完成了。”

顾初夏一脸困惑,“罗建生好像很怕你,为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