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无上狂婿叶言

无上狂婿叶言

元无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筹钱给母亲治病,叶言在被逼无奈下,成为了王家的上门赘婿。三年来,他不光是妻子的移动血库,同时还是王家的免费保姆。本以为完成任务后,就可以拿到应有的报酬,可是岳母竟然想要反悔!意外中,叶言觉醒了齐天道人传承,医术、武术、阴阳术无一不通,赘婿的人生开始逆转……

主角:叶言,王凝叶   更新:2022-07-16 00: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言,王凝叶 的女频言情小说《无上狂婿叶言》,由网络作家“元无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筹钱给母亲治病,叶言在被逼无奈下,成为了王家的上门赘婿。三年来,他不光是妻子的移动血库,同时还是王家的免费保姆。本以为完成任务后,就可以拿到应有的报酬,可是岳母竟然想要反悔!意外中,叶言觉醒了齐天道人传承,医术、武术、阴阳术无一不通,赘婿的人生开始逆转……

《无上狂婿叶言》精彩片段

“叶言你个废物还敢跟我借五十万?你那个妈就死了算了!”

“赶紧给我滚,赶紧跟我女儿把婚离了,别赖在我们家不走!”

“你个穷鬼还想吃天鹅肉,滚!别在我们家门口跪着!”

面对岳母的话,叶言双手握拳,咬紧牙关,

“能不能看在我这几年任劳任怨,给凝叶输血的面上,先把钱借给我,我一定还!”

“滚蛋!那是你自愿的!关我们什么事!”

岳母盛秋彤的话彻底的让叶言绝望了,他一下子抱住了盛秋彤的腿,带着声音带着哭腔急促的说。

“求求你了,我妈的病情真的不能再拖了!”

“当初,当初不是说好了吗?我入赘给凝叶供血三年,你们借钱给我替母亲治病!”

“现在虽然三年的时间还没有到,但是求求你先把50万借给我吧,我不能再失去我妈了!”

盛秋彤看着痛哭流涕的叶言,更加的不耐烦了,抽出了自己的脚,并且狠狠地踢了一脚说:“你还好意思提这件事?你这个废物入赘害我我们王家在天城丢尽了尊严,还有你那个半死不活的母亲,这些年王家花费在他身上的钱还少吗?”

“滚!你不要像一条看门狗一样守着门,妨碍我们家凝叶和李公子相亲。”

“人家李公子可是李氏集团的公子爷,身价千万,也只有这样的人中龙凤才能配得上我家的凝叶!”

“你在这里,他看到了影响心情!”

叶言听了这话不敢相信,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丈夫还在,盛秋彤就让自己的老婆和别人相亲?还是在自己家里面?

他看向了王凝叶,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可惜王凝叶只是不屑的瞟了他一眼。

叶言一瞬间暴怒万分,那么多年积压在心口的委屈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他站起来嘶吼道:“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们了?你们要这样对我!上门女婿?说的好听,你们就是把我当当成了一个血库!”

“我每天会被抽取那么多的血,还要任劳任怨的给你们做饭洗衣服,稍有不对就是又打又骂!”

“可即使如此,现在你们连原来商量好的50万都不打算给我!就算是个仆人,三年的劳动也够值50万吧!”

突然此时,一架价值百万的豪车停在了门口,从里面走下来了,一个年轻人。

盛秋彤一见他便没有在理会叶言而是迎和的走了上去:“呦,李少,这么快就来了?”

来人正是李氏集团的公子爷李少天。

李少天看着一旁崩溃的叶言明知故问的说:“这是?”

盛秋彤不屑的说:“这不是凝叶那个不肯离婚的废物老公吗?他妈快死了缺少手术费,过来借钱了。”

李少天听了这话,表情不屑的说:“原来是那个废物呀!”

他早就知道有叶言的存在,但是他丝毫不在意。因为以他纵横花场多年的经验,他知道王凝叶还是一个处,这就够了。

李少天就如同叶言不存在一样,拿出了一个戒指,对着王凝叶说:“凝叶,这是我在拍卖行上面花了500多万买的海洋之心,也只有它才能配得上你这样的美人!”

盛秋彤一听到这个价值500多万,乐得了笑开了花,赶紧示意让王凝叶收下。

王凝叶看着海洋之心,内心激动万分,连忙摘下了自己手上的戒指丢给了叶言,然后换上了海洋之心,嫌弃的对着叶言说:“这是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娘给的地摊货,还说是什么传家宝,我早就不想戴了,这种东西怎么配得上我,现在还给你!”

叶言内心悲痛万分,他万万没有想到李少天根本当自己不存在一样,他就当着自己的面送王凝叶戒指!

更没有想到,王凝叶不仅接受了还把母亲视入珍宝一样的戒指,当垃圾一样丢!他把掉在地上的戒指捡了起来,紧紧的攥在手心,看着面前盛气凌人的李少天,还有狗眼看人低的盛秋彤母女,怒火中烧,恨不得一拳打在他们脸上!

刚刚被叶言捡起来的戒指划破了他的手心,丝丝鲜血沾在上面,叶言却丝毫没有察觉,一阵微弱的光从戒指上面亮起。

突然叶言脑海里面突然浮现出了一个霸道无比的声音!

“得吾传承者,即为吾徒,记住,不要落了我齐天道人的名声!”

齐天?与天齐位,这是何等嚣张的名字?叶言突然听到这个声音被吓了一跳。

随后一股股信息出现在叶言脑中,叶言内心震撼,齐天道人,一代纵世奇才!

风水相术,针灸医术,奇门遁甲……在各个方面齐天道人都达到了巅峰水平,几乎所有东西都有所涉及。

叶言看着面前的几个人,眼睛里面闪过锋芒,真是苍天有眼,让我得此传承,我叶言发誓绝对会让你们后悔!

李少天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对着叶言说:“你就是叶言?我知道你,你还有个母亲在第三人民医院是吧?”

“认清我们之间的差距,你连50万的手术费都拿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妈去死,而50万对我而言只不过是几顿饭的事!”

“凭你,怎么给凝叶幸福?”

叶言听了他的话瞬间笑了起来,现在的他得到了齐天道人的传承,学会了一点齐天道人医术的皮毛,所以他只是看了李少天一眼就看出了很多的问题。

李少天面色惨白,身体就如同在水中泡过的腐尸一般,嘴唇裂开指甲之间还有白斑。

根据传承的经验来看,李少天很明显是那方面不行了,而且随时都处于猝死的边缘。

李少天看着哈哈大笑的叶言,面色阴沉的问:“你笑什么?”

叶言不屑的看着他说:“是,我是没有你那么有钱,但是至少我没有……不行!”


众人听了反应不一。

盛秋彤震怒,想都没有想,一巴掌就扇了过来,口中还骂道:“你这个废物,你在这里诅咒谁呢?”

李少天同样又惊又怒,惊的是叶言居然知道自己不行的事情,怒的是这件事情被叶言直接当众讲了出来。

叶言眼看着盛秋彤的巴掌就要打在了自己身上,一下子握住了盛秋彤的手。

叶言内心有一点诧异,别说自己这个岳母,虽然已经四五十岁了,但保养的真的很好,手很柔润。

可惜,心肠太毒了一点。

盛秋彤内心诧异,她狠狠的瞪着叶言,他没有想到平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叶言今天居然有勇气反抗了。

叶言甩开了她的手,盛秋彤更加的生气了!

“好啊,现在长本事了是吧,你还敢还手!这个态度还想要借钱,告诉你,你休想!”

“50万你想都别想,你就等着给你那个半死不活的老娘收尸吧,到时候你如果买不起棺材,我可以给你送一幅!”

叶言听了忍无可忍,他自己被侮辱没有关系,但是侮辱母亲就是不行的,于是一巴掌扇在了盛秋彤的脸上。

至于那动手术的50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有得到了齐天道人传承的叶言完全可以自己给母亲医治。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受她的鸟气?

一道红色的掌印明显的出现在了盛秋彤的脸上,盛秋彤捂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的指着叶言说:“你,你这个废物,你居然敢打我?”

叶言这一巴掌打出来,只感觉内心舒爽万分!以往他在王家,稍有不顺,盛秋彤便会找机会打他。

只是当时的他没有反抗的资本,但是现在,呵呵。

叶言看着如同发疯了一样的盛秋彤,笑了,我为什么不能打你?为什么不敢打你?

王凝叶也是震惊,虽然叶言是她名义上的老公,但是其实她恨透了叶言!

就是因为叶言这个窝囊废,不仅让自己在家族里面受尽了委屈,在外面更是抬不起头。

她堂堂王家大小姐,老公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窝囊废,这已经成了整个天城的笑柄。

因此她从来没有把叶言当做自己的老公看待,稍有不慎就对他又打又骂的。

叶言在他们家就如同一个出气筒一般,但是今天这个出气筒居然敢反抗了。

王凝叶气愤的说:“叶言,你这个废物你疯了,妈教育你几句怎么了?没本事在外面闯天地,有本事在家里面横是吧”

叶言听了他的话大声的笑了起来,“教育两句,就是把我当狗一样使唤?”

“家?我在这里任劳任怨了那么久,你们王家有把我当做过是自己人吗?”

盛秋彤听了这话眼神怨毒的看着叶言说:“你这个废物和狗有什么区别?你还敢动手打我!”说完她转身看向了王家别墅的安保人员说:“给我打断他刚刚的那只手,给你们每人一万,出了事情我负责!”

闻言,王家大院作为负责安保的几个保安闻言顿时围了上来。

王家的实力在这天城他们是知道的,只要没有出人命,断人手脚这种事情完全能轻而易举的压下来。

1万块,这可抵得上一个月的工资了,而且对付的还是叶言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

白送的钱为什么不赚呢?

叶言彻彻底底的死心了,自己被盛秋彤打了无数的耳光,仅仅是还手了这么一次,他就要打对自己的手。

最毒妇人心也不过如此。

李少天看到这番情景丝毫不在意,即使盛秋彤不叫人动手,他也会找机会废了叶言!

几个人着走近了叶言,其中一个刀疤脸狞笑着说:“小子,不要怪我们下手狠了,要怪就怪你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认清点现实,王家你高攀不起”

说完便一棍子打了过来,叶言看着落下来的棍子,侧身一闪,一个提肘顶在了刀疤脸的小腹处!

一股剧痛感从刀疤脸的小腹处袭来,刀疤脸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叶言低头躲过一个人的横扫,一脚踢在了他的下阴。这个人立马如同虾米一样,勾着身子躺在了地上。

只不过是片刻的功夫,七八个保安就躺了一地,一片哀嚎之声响起。

叶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头上有一滴一滴的汗流了出来。

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叶言在内心苦笑。

他得到了齐天道人的传承,不要说是对付几个普通人,按照传承修炼以后甚至可以填山移海。

但是,现在他的身体还是原来的那个身体,原来的身体因为长期的抽血实在是太虚弱了,支撑不了太久的战斗!

王凝叶和盛秋彤都惊呆了,仅仅是这么一小好的功夫,七八个训练有素的大汉就被叶言放倒在了地上。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废物叶言吗?

李少天也是稍有惊讶,他倒是没有想到叶言这个小身板居然这么能打,

叶言刚想要再有动作,突然有人打来了一个电话。

“叶言是吧,我们医院不接受治疗你妈,你过来把她接走不然就丢出去!”

叶言闻言疑惑了,刚刚医院还要求他凑齐手术费,现在怎么就?

这个时候李少天得意的说:“收到消息了吧?你能打又什么样?我已经发话了,哪个医院敢接受你妈,就是在和我李氏集团作对,你就把她接回去坐着等死得了!”

叶言闻言,身上爆发出了一股巨大的杀气缓缓的走近了李少天!

李少天感觉到他身上的杀气,有一点害怕但是还在叫嚣着:“你要干嘛?我告诉你,我爹可是李天泽,你要是动了我,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你那半死不活的母亲!”

叶言听了他的威胁笑了,如果之前面对李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他也许会害怕。

但是现在,得到了齐天道人传承的他眼界已经彻底的提高了。

李氏集团?一个世俗势力而已,有什么可畏惧的?

叶言笑眯眯的走近他,然后说:“不要怕,我帮你治病。”

然后一脚狠狠的踢在了李少天的下阴,李少天脸色憋红,捂着下面倒在了地上,嘴巴张得大大的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叶言回到自己母亲的病房之后,突然发现病房里已经换人了!

叶言愤怒了,他拉住了一个护工然后问她:“我母亲呢?”

护工被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吓住了,结结巴巴的说:“主,主任说她的住房的时间到了,然后把她从单人间搬了出去!”

“搬到哪里去了?”叶言没有想到自己不在,母亲就被他们从病房搬了出去。

“过道上面!”

听到这话,叶言更加的生气了,居然把自己的母亲丢到了过道上面!

叶言心急如焚地赶了出去,刚一出去就刚好碰上了医院主任陪着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人。

医院主任对着中年人说:“张先生放心,老夫人已经被安排到单人病房了,相应的手术也安排好了,只是白花病,只能控制不能根治,这一点张先生要做好准备!”

中年人说:“我知道了,钱不是问题,但一切的治疗都要最好的!”

他愤怒地冲上前去对着医院主任说:“为什么我妈的住院时间还没有到?你就把她移出了单人病房!”

医院主任一看是叶言,不屑的说:“为什么赶出去你心里面就没有数吗?得罪了李少,整个天城有哪所医院敢收你母亲?”

叶言刚想说话,突然一个护士急匆匆的跑了出来。

“不好了,主任,刚刚从7号房移出的那一位白花病人现在快不行了!”

叶言听了大惊,7号病床移出来的,那不就是自己的母亲吗?

瞬间,他的身上就布满了煞气,他用如同看死人一样的眼神,看了医院主任一眼。

医院主任瞬间就如被老虎盯上了一样吓得全身一抖,他周围的中年人也是被这股气势吓得心惊。

叶言连忙问护士自己的母亲在哪里,护士给他指挥一个方向。

叶言跑了过去,他的内心后悔了,他感觉自己刚刚对李少天下手还是太轻了!

还有那个医院主任,你们最好祈祷我母亲没事,否则我让你们全部陪葬。

叶言在心里暗暗的发誓。

医院主任先是被叶言的那个眼神吓了一跳,随即反应了过来,也跟着跑了过去。

虽然叶言的母亲本来就快不行了,但如果自己刚刚从她从病房移出去,她就出了事情,那和自己脱不了关系。

他在心里暗骂,老东西,死就死吧,还真会挑时间!

中年人在原地呆了两秒,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叶言赶到了地方,看到了被丟在过道上面的母亲,他更加的愤怒了。

他以

看着脸色苍白,进气少,出气多的母亲,叶言眼眶瞬间就湿了。

他连忙拿出了自己在路上买了一副银针,他的医术虽然连齐天道人传承1%的皮毛都没有掌握,但仅仅是这点皮毛也已经是十分惊人的水平了,救母亲完全没有问题。

叶言回想着自己得到的传承中的一门针法。

“渡命锁魂十七针!”

顾名思义,这是一门强大无比,可以和阎王爷争时间夺命的针法!

医院主任过来见状刚刚想要直接上前阻止,转念一想连忙站在原地说:“我告诉你,你不要乱插,到时候出了问题我们医院不负责!”

话是这样说,但他心里恨不得叶言立马插下去,这样一来他妈就算是死了也追究不到自己头上。

叶言丝毫没有理会他,反而集中注意力一针一针地插在了母亲的身上。

医院主任见他根本不理自己,故意开口大声说:“现在故意在这里装孝顺,你要是真孝顺,早就凑齐了手术费!现在在这里装什么样子?我告诉你,别以为自己学了一点针灸皮毛就以为天下无敌了!”

“大家过来就做个见证啊,他乱用针灸到时候出了人命,可不关我们医院的事情!”

医院主任很机贼的把自己摘了出去,听了他的话,别人都只会以为是叶言没有交手术费,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导致母亲死去,而现在又故意在这里惺惺作态的。

果然听完了他的话,周围响起了一片又一片的议论声。

但是,叶言此刻已经排除了外界所有的干扰,专心致志的为母亲做针灸。

终于,叶言长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取下了所有的银针。

医院主任见状,以为他是放弃了开口嘲讽:“怎么放弃了?医院有专门的车可以免费送你妈去殡仪馆,不过人是你自己扎死的,可不管我们医院的事,别想赖在医院头上!”

叶言对他早就已经不耐烦了又听见他在咒自己老妈死,身形一闪!

医院主任的脸上就出现了两个大大的红印,叶言扇了他两巴掌之后没有再看他,而是轻轻的对着姜安莲说了一句“妈,回家了!”

下一刻震惊了所有人的事情发生了,原来还躺在病床上面犹如死尸一般的姜安莲居然奇迹般的站了起来。

医院主任被打了以后,本来还想叫人的但是看到这一幕他惊呆了,过道上面原来议论的众人也惊呆了。

他们看着已经下了地而且神采飞扬的姜安莲根本无法想象,刚刚他还躺在床上一副要死的样子。

中年人更是一脸的震惊,随后他就变得兴奋!经过刚刚的情况他也知道叶言母亲同样得的是白花病,和自己的母亲一样。

自己请了很多名医,他们都是一个答复:可以控制,但是不能根除。

以自己老母亲的身体素质,即使是动了手术控制住了,也活不了几年了。

但是现在他看到了什么,叶言几针下去他原来垂死的母亲瞬间恢复,就连脸上的白花也退出了。

神医,绝对的神医!

姜安莲不太了解发生了什么,她问叶言:“言儿,这是怎么了?”

叶言说:“妈,你的病治好了,我们现在离开医院吧!”

随后叶言就开始拉着姜安莲往外走,周围的人还处于懵逼之中。

突然那个中年人突然一下子拦住了叶言,深深的鞠了一个躬,然后说:“救神医出手救救我母亲,事成之后,我张百川愿奉上现金千万作为酬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