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重生2004从负债逆袭成首富

重生2004从负债逆袭成首富

弃天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李旭有幸成为全世界最成功的商人之一。虽然发迹的手段不光彩,最鼎盛时,他足以只手遮天,但也留下了无穷的遗憾。且最终还是败了家产,醉酒后落水身亡。如今重生回二十年前,他要挽回妻子和孩子,要以家庭为重,弥补前世的遗憾。他有信心重做首富,今生一定会让妻女过上最好的日子!

主角:李旭   更新:2022-07-16 00: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旭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2004从负债逆袭成首富》,由网络作家“弃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李旭有幸成为全世界最成功的商人之一。虽然发迹的手段不光彩,最鼎盛时,他足以只手遮天,但也留下了无穷的遗憾。且最终还是败了家产,醉酒后落水身亡。如今重生回二十年前,他要挽回妻子和孩子,要以家庭为重,弥补前世的遗憾。他有信心重做首富,今生一定会让妻女过上最好的日子!

《重生2004从负债逆袭成首富》精彩片段

傍晚,一道惊雷从天空划过,躺在床上的李旭猛地惊坐而起。

他望着四周空荡荡的老旧房间,感觉一切似曾相似,好像是自己二十年前的出租屋!

随即他看了一眼墙上泛黄的挂历,目光死死落在日期上面,2004年6月1日,儿童节!

自己重生了?

李旭有些不太相信,直到看见一道消瘦的倩影出现,将一纸离婚协议书扔在他的面前。

“李旭,我们离婚吧。”

女人身材高挑,双腿修长,一身碎花的长裙显得十分清纯,宛如邻家碧玉般的少女。

可是声音十分冷漠,犹如晴天霹雳,李旭当场愣在原地,死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老婆明明在十五年前就已经跳楼自杀了,怎么可能出现在他的面前?

随着一段段记忆疯狂拥入,李旭脑海中的记忆变得越来越清晰,逐渐将他拉回现实当中。

上一世他有幸成为全世界最成功的商人之一,发迹的手段说不上光彩,最鼎盛时,可谓是手眼通天,但也留下了无穷的遗憾。

可惜天道好轮回,人做个多少孽,就得还多少债,最终还是败了家产,落得个醉酒落水身亡的结局。

虽然出卖他的人,也没得个什么好下场,但人死如灯灭,一切早已成为过往云烟。

没想到一觉醒来居然来到了十七年前的今天!

难道这是老天给自己重头再来的机会?

此时的他与妻子陈梓涵刚刚结婚没几年,两人生下孩子没两年,就经历了02年的非典事件,身上的积蓄早已所剩无几,只能依靠老婆微薄的工资,勉强度过日子。

可能是常年身兼多职的缘故,陈梓涵的身体比正常人明显瘦弱不少,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

此刻陈梓涵脸上布满了冰霜,一字一句地说道:“李旭,昨天我好不容易托关系给你找份工作,结果你今天一去就把人家领导打了。”

“你难道指望我养你一辈子吗?”

李旭看着眼前日益憔悴的女人,喃喃道:“老.老婆。”

却不料,陈梓涵失望地摇了摇头:“别叫我老婆,我在你身上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了,思思下个月就要上小学了,你连学费都拿不出来,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

此刻的李旭还尚未发迹,仅仅只是个平头百姓罢了。

闻言,他心头一震,连忙说道:“老婆,对不起”

听到这话的陈梓涵眼神更加厌恶,咬牙道:“李旭,够了,你每次都是这句话,从来没有付出实际行动。”

“家里每个月的支出从不过问,就知道跟你几个朋友鬼混,昨天把人打进医院赔了一千多块,最后还要我去执法局把你接回来。”

“我本以为你会有所悔改,可是你连女儿的生日都记不住,这种日子我实在是受不了!”

“但凡你稍微上进一点,我们家也不至于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们离婚吧,我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就是跟你在一起!”陈梓涵大吼着,发泄着心中的委屈。

她承认自己还爱着李旭,但她无法容忍这种生活!

没人知道她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带孩子,白天在外面累死累活,晚上回来还要伺候李旭。

换做是别的女人可能早就跑了,而她却坚持了这么多年!

面对陈梓涵的数落,李旭低着头没有说话,心中愧疚无比。

没错,上辈子,从发迹前他就是这么个混蛋。

宁愿有钱拿去吃喝玩乐,也不愿意给母子俩多花一分钱!

没钱就去外面借,借了就拿去赌,家里债务筑成高塔,每天都有人上门不停催债。

后来陈梓涵为了出去赚钱还债,结果被一群地痞流氓盯上了,将她拖进巷子里进行猥亵!

这也成为了李旭一辈子无法释怀的遗憾,如果当初他能够拿出这笔钱,或许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悲剧!

现如今失而复得,再次看到她们母女俩的模样,李旭感觉自己当年真是猪狗不如!

然而就在俩人吵破天际的时候,旁边探出一个小巧玲珑的脑袋瓜,稚嫩的脸上挂着一行泪珠:“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架,好不好?”

“思思不过生日了,求求你们不要吵架了”

听到这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俩人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巴,低头看着娇小可爱的女儿。

精致的五官,水晶般的眼睛,陶瓷般的脸蛋,宛如上天派来的天使。

李旭看着自己乖巧的女儿,再也忍不住了,滚烫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思思.”

李旭想要尝试拥抱自己的女儿,却被思思拉开距离,下意识地躲在了妈妈的身后。

“坏蛋,走开!”

这一刻,李旭心如刀绞,他上一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能让一个孩子这么害怕自己?

李旭想要靠近一步,但却被陈梓涵拦了下来,站在原地说道:“思思别怕,爸爸以前不该对你那么凶,从今以后爸爸再也不打你了,原谅爸爸好吗?”

思思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弱弱地说道:“我不信!你经常半夜打妈妈,我都听到了!”

李旭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只能说道:“爸爸错了,以后再也不打妈妈了,好吗?”

“真的?”思思眨了眨大眼睛。

“当然是真的,爸爸怎么会骗思思呢?”

随即李旭紧握着陈梓涵伤痕累累的纤手,“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老婆,对不起。”

“以前都是我的不对,辜负了你的期望,这些年让你们跟着受苦了,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但我想说的是,过去的李旭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全新的我。”

“从今天开始,女儿的学费我会去挣,房子我会买,车子也会有的,别离开我好吗?”李旭双眼通红地说道,每一句都发自肺腑。

见状,陈梓涵娇躯微微一怔,她实在不敢相信,这话居然是从李旭嘴里说出来的!

这还是她老公吗?

不过陈梓涵很快回过神,决断地摇了摇头:“李旭,你现在说这些有意思吗?”

“市区最便宜的一套房子也要十二万块钱,而你连一份稳定工作都没有,拿什么去贷款?”

“女儿一年的学费就要一千块钱,还是靠近市郊的公立幼儿园!”

李旭深吸一口气:“一个月,我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我会让你看到翻天覆地的变化!”

年的房价虽然没有迎来黄金时代,但是对于工薪阶层来说还是有不小的压力。

特别是对于落海市这种沿海城市来说,光是一平米就要九百块钱,而她一个月的工资才七百块钱!

短短一个月时间凑够一套房子的首付,可能吗?

显然不可能!

陈梓涵冷笑一声,这种话她已经听了无数次了,每一次都失望而归,这一次她说什么也不会再相信李旭!

陈梓涵捂住耳朵,沉喝道:“够了,李旭你到底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家里的积蓄已经被你掏光了,外面还欠了两万块钱,后天就是催收的日子,如果我们再不拿出钱,他们就要把思思带走!”

“你是想让思思成为别人的孩子吗?”

当时的两万块钱可是一笔巨款,足够压垮一个底层家庭!

闻言,李旭似乎想到了什么,上一世的今天陈梓涵无法忍受自己女儿在这个世界上受罪,打算服毒自尽。

而两万块钱就是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先是从农贸市场买了一瓶烈性农药,在当晚的饭菜里面下了毒,毒性当场发作!

等李旭赶回家里的时候,母女俩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口吐白沫,不停抽搐!

好在后来医院抢救及时,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但是思思却因为年纪太小,不幸中毒身亡!

这件事情也成为俩人心中的隔阂,陈梓涵无法接受自己害死了女儿,被诊断出精神问题,最后在两年后夜晚选择跳楼自杀!

随即李旭猛地抬起脑袋,字字如灼地说道:“老婆,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肯定拿出两万钱!”

上一世,他能有所顿悟,白手起家,最终成为所有人眼里的成功人士,何况这一世还带着上辈子的记忆和见识。

他有信心,一定会让妻女过上最好的日子,弥补原来对他们的亏欠。


说完,李旭一个翻身从床上站了起来,摸了摸思思的小脑袋:“思思不哭,爸爸这就去赚钱,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吃肯德基,好不好?”

要知道,2000年每个月人均工资才几百块钱,吃一顿肯德基就要花几十块,在当时算得上是为数不多的高档西餐厅。

从小到大思思只吃过一次,从那以后就天天念叨着要吃肯德基。

思思一听到这话顿时破涕而笑,高兴地手舞足蹈:“真的吗?太好了!”

“耶~我要吃肯德基咯!”

小孩子总是这般天真无邪,从来不会把难过的事情放在心上。

看到这一幕的李旭心中涌过一道暖流,回想起自己上辈子的经历,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有这么可爱的女儿老婆,居然还不珍惜!

真是该死!

现如今他好不容易重活一世,他一定要好好把握现在,弥补当初的愧疚!

想到这里,李旭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老婆,我先出门了,你们就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吧!”

说完,李旭换上一身当时流行的破洞牛仔裤,穿着几十块一双的皮鞋就出门了。

如果是放在以前,李旭绝对不会穿上这一身衣服,实在有些掉价。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这身衣服是陈梓涵花了一个月工资才买下的,在他看来饱含了妻子的爱意。

跟重要的是,一次重生,他算是洗尽铅华,很清楚外在的东西,不过过眼云烟罢了。

看着李旭离去的背影,站在原地的陈梓涵有些愣愣出神,她总感觉李旭今天有些不太一样,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不过根据陈梓涵这么多年的了解,她可不相信李旭会突然转性,更不相信李旭能够在一天之内赚到钱。

年,华夏刚刚加入世贸不久,经济还处于萌芽时期,尚未完全与国际接轨,十个里面九个都是穷人。

就是想赚那么多钱,市场条件恐怕也是不允许的。

想到这里,陈梓涵绝望地轻笑一声,走进厨房拿出事先买好的农药,准备在今天晚上做出了断。

她已经受够了李旭的谎言,与其让女儿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受罪,不如带着女儿一起走。

“思思,妈妈晚上带你去另外一个世界玩,好吗?”陈梓涵笑着说道,笑容十分苦涩没有一丝血色。

很难想象,究竟是多么绝望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思思并不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拍了拍手:“好啊,只要跟妈妈在一起,去哪里都可以~”

出了门,李旭站在大街上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时不时还有几辆三轮车朝他招手,处处透露着生活的淳朴。

年是一个百花待开的时代,各个行业都在整装待发,清楚未来风口,是李旭最大的优势。

俗话说,风口之上,猪都能飞翔起来。

而且相比起数年后互联网腾飞的时代,这个年代更加具有商业发展的潜力!

这一次他要牢牢抓住这个年代的红海机遇,争取早日摆脱生活的困境!

算算时间,距离老婆服毒自杀还有五个小时,他必须要在六点之前凑够思思的学费!

对于一个身无分文的人来说,五个小时之内赚这么一笔钱。无异于天方夜谭!

但李旭很清楚,所谓生意,无非就是买和卖,只要掌握了供需两方的信息,作为中间商将会无往不利。

他记得此刻的落海市的小家电产业,算是全国出名的。

他也知道,多数小厂,在销售渠道的多元化的方面还是一片空白。

想到这里,李旭打算到落海北市区的小家电市场碰碰运气先。

抬手招了一辆三轮车,直奔火车北站去了。

这里还没有二十年后的繁华,多数人都是靠卖个中小家电为生。

“电饭锅、电视机”

“来来来,电磁炉,微波炉,便宜卖了。”

“燃气热水器,过水就热啊!”

喧闹的人群充斥着各种吆喝声,鱼龙混杂的市场,到处都是贩卖电器的路边摊。

想在这种地方发财,没有一双火眼金睛是万万办不到的。

李旭在市场里漫无目的的闲逛了半个钟头,看别人做买卖,来回砍价。

他大概已经清楚了市场的基本环境。如果说李旭还有什么天赋的话,那一定是他作为一个投机商人的敏感!

最终他锁定了角落里一个守着成堆箱子,时不时叫卖两声,却根本无人问津的摊位。

摊主是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卖的是市场里很常见的食物搅拌机。

李旭走上前去,拿起一个搅拌机的电机部分,端详了片刻。

开口问道:“你这东西怎么卖?”

老板见有生意上门,立刻喜笑颜开的介绍道:“七十块钱一套,用的是最新的无刷电机!都是出口转内销的产品。”

李旭一听大致明白这些货物的来源了,恐怕是厂里接了国外的订单,结果被毁约,造成货物堆积,才拿到这里来摆摊售卖的。

这情况在04年很常见,当时最好的产品都是销售到国外,而国内只能用上二线产品。这也是当时国产让人觉得不靠谱的主要原因。

而且七十块钱一套的进货价,着实不低,零售最少也要二百块才有足够的利润。

这年头很少有人愿意用十天半个月工资买这么个东西。捣个蒜,磨个肉,砧板加菜刀也挺好使。

难怪这个摊位门可罗雀了。但是李旭却打定了主意。

“无刷电机?你可别忽悠我,国内什么时候能把无刷电机做这么小了?”

说起来这无刷电机也算是段创奇了,1995年被一个还有两天就执行死刑的死囚发明出来,换了个死缓,但是做到这么小,在国内还是罕见技术。

卖东西的中年人一看是个行家,立刻大吐苦水:“说起来也是惭愧,这电机是我们厂为了一笔国外订单,专门引进的技术,专利费就花了不少,可惜东西生产出来了,国外销售商却毁约了,厂里二百多口人等着吃饭呢,我这个厂长也只能带着东西来这里碰碰运气了。”

二百多人?那也不算小厂了,李旭点点头。

“你们就没想过出售技术?这东西可比你一件件卖货,来钱快多了。”

“哎,怎么没想过啊,只是这东西制造成本高,虽然比有刷电机工作寿命长得多,但是不划算啊,你想啊,别人买去的产品装了这种电机,老是用不坏,这不是断了自己生意么,所以落海这边多数电器厂,要么不看好这东西,要么就是嫌价格太高。”

这个厂长,也是个自来熟,没说上两句,就跟李旭像熟人一般。

竹筒倒豆子一样的,把情况说了个清楚。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老兄,我看你这摆一天摊也卖不出几台去,不如我给你出个主意怎么样?”

李旭的主意,就是做资源整合,这也是他上辈子最擅长的手段之一。

“好啊!你说来我听听。”

“你把无刷电机小型化的技术资料准备好,咱们两个小时候在这里见,我到时候给你带几个客户过来,不成的话我分文不取,成了的话,每个客户,你给我三千块钱茶水费如何?”

中年厂长一脸疑惑的看着李旭:“小伙子,只要能救厂子,钱不是问题,可是落海市大大小小的电器厂家我都去找过了,没人会要的,你可别白忙活了。”

“放心吧,我自有我的办法,那就说好了,两个小时候以后,咱们还在这儿见。”


一件商品,是需要把他放在最合适的位置上,才最有价值的!

无刷电机小型化技术,只用来做搅拌机这样的小电器,实在是有些屈才。

这种东西,相比传统的有刷电机,有耗能低,寿命长等优点,在调速方面,因为是数控,也有着不可替代的优势。

所以在工业控制,汽车,航空,自动化系统等等领域,都有着非常良好的前景。

既然卖家找到了,那李旭接下来的人物,就是寻找买家了。

时间还有四个小时,有些紧迫。

但是李旭丝毫不慌张,到火车北站的公交车站,找了辆去往落海北郊的车,扬长而去。

十多分钟后,便来到林立着各种小工厂的落海市北部郊区。

这里的厂家虽然多数是生成小电器的,但也有很多新型产品行业。

比如,电动摩托车!

这种产品,在国内还没有普及,但是低廉的使用成本,促使其在未来十年内,遍布国内大街小巷!是最好的代步工具。

寻找了一番,李旭终于找到了一家认为合适的厂家,叫做绿铃。

十年之后,这个厂家已经成为了电动车行业的巨头之一。

按照他们当时的广告词,全国每十辆电动车,就有一辆是绿林,品质有保证!

能把生意做到这个份上,这个厂的领导人,眼光绝对不会短浅的。

李旭一摇三晃的往厂里走。

刚要进门,却被保安拦了下来。

最近厂里老是有人来偷材料,李旭立刻引起了保安的怀疑。

“谁啊,有什么事儿?看不到厂区闲人免进的牌子么?”

一个穿着绿色警服,带着大檐帽,乍一看还以为是正规执法人员的高大汉子,拦住了李旭的去路。

李旭瞥了他一眼,就看到他臂章上保安两个大字。这时候执法人员制服还没有出台相关规定。

多数物业,厂房等地的保安,还会穿上和执法人员相似的制服,用于威慑宵小。

当然也有些披虎皮,扯大旗的意味。

“有事儿找你们领导谈,你们厂领导办公室在哪里?”

李旭很清楚,阎王好请,小鬼难求的道理。

顺手递上一根烟,满面笑容的看着那个保安。

谁知那保安压根儿不吃这套,一摆手,说了句:“不会。”

然后像盯贼一样,上下打量起面前的李旭。

看他这身打扮,哪里像谈事儿的,妥妥的无业游民啊,真放进厂里,领导不得把自己撤职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得,这保安真把自己当成正牌的执法者了,连他们的经典名言都用上了。

李旭无奈的摇摇头,所谓狗眼看人低,也就这保安这样了。

“真有事儿找你们领导,这样,我看你保安室里有电话,你打个电话问问,就说有人上门谈生意,问问你们领导接不接待?”

好言相说之下,保安依旧不依不饶,直说厂区内闲人免进,领导也不再厂里。

两相拉扯之下,时间过去了大半个小时,李旭也有些急了。

“我说你这人怎么油盐不进啊!就打个电话的事儿,这么不懂得变通!活该一辈子当保安。”

“当保安怎么了!当保安俺光荣!只要厂长要俺,俺就给他做一辈子保安!”

李旭被这话搞得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这个小保安究竟是喝了他们厂长什么迷魂药了。

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一辆普桑往厂里从大门口驶来。

保安一见,立刻立正,向着车辆敬礼。

李旭立刻反应过来,这是要找的正主到了。

立刻冲上前去,拦住了那辆普桑。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车刚刚挺稳,司机立刻伸出头大骂道:“不要命了!连车都敢拦?撞死你都是多余的!”

“保安!保安,怎么回事儿?什么人都能放进厂里来?”

那个被司机训斥的保安,低下头,有些脸红的跟司机说明情况。

然后又过来拉扯李旭,要把他拉到门外去。

“等等,就两句话,说完就走。”李旭一把甩开保安,快步走到普桑后座的玻璃窗前,敲了敲玻璃。

“您好,您是这家电动车厂的领导么?我有事儿想跟你谈谈?”

车窗缓缓降下,是一个双目炯炯有神,剃着平头的中年男人。

“小伙子,你这么到我厂门口拦车,究竟是什么事儿?”

这人声音浑厚,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

“是这样的,我打听到,您这家厂主要是生产电动摩托车的,我这里有一种新的技术,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新的技术?什么新的技术。”这个厂长到没有像保安和司机一般以貌取人,反而是温和的问起了李旭。

“电机,无刷电机!这是电动车的核心部件,不知道你们厂有这样的技术么?”

李旭一看有戏立刻问道。

“小伙子,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么?无刷电机?那东西一个有电动车两个车轮这么大,你让我装电动车上?”

厂长满脸问号,绿铃作为业界的领军龙头,自然清楚行业发展的走向。

无刷电机的确是电动车未来最好的驱动器,但是这种技术还尚未醇熟,他也是清楚的。

“不,是小型的无刷电机,现在已经可以做到只有拳头那么大了,我想调整一下功率,绝对是能够应用在电动车上的,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这么一说,厂长眼里满是震惊!他根本不知道无刷电机已经发展到了这样的程度。

隔行如隔山。信息封闭,历来是生意人用作发财的手段之一。

有时候,一条信息的价值,就可以做到真正的一字千金!

“是这样,我有个朋友,厂里是做小家电的,为了国外的订单,他们厂已经突破了无刷电机小型化的技术难关,包括数控调速在内的技术现在打算一并打包出售,如果您有兴趣的话,可以跟我走上一趟,保证您不虚此行。”

看着厂长的样子,李旭对促成这笔交易的有了绝对的信心。

“上车,你说地方!咱们去看看。”果然这个厂长没有丝毫的犹豫。

甚至放下了手头上的事物,跟着李旭直奔北市区小家电市场。

普桑从新启动,疾驰而去,只留下刚才那个保安,还在风中凌乱。

他这时候才明白,以貌取人,是会显得自己多么的无知。

到了市场,电器厂的厂长,早以准备好了所有资料,就等着李旭带人过来。

不得不说,这年头的人做生意,还是挺讲诚信的,说定了的事儿,那就是风雨无阻,不见不散。

买家和卖家都到齐了,李旭真正的表演才刚刚开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