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十年相思误成劫

十年相思误成劫

悠芝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古风言情小说《十年相思误成劫》,剧情围绕着杨静乔、凤无殇展开描述,讲述撕心裂肺的爱情,网络作家“悠芝芝”的最新原创作品,完整版剧情描述:心机女冒充杨静乔,承了她对凤无殇所有的恩,抢走了她深爱的男人,还三番五次的挑衅她。身为她的夫君,她深爱到骨子里的人,凤无殇有眼无珠,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假象,不肯用心去看,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杨静乔。深爱一场,她愿意为他付出所有,换来却是一句:你不配。爱至陌路,女人不愿再强求,惟愿此生终了,来世绝不再见!

主角:杨静乔,凤无殇   更新:2022-07-16 00: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静乔,凤无殇 的女频言情小说《十年相思误成劫》,由网络作家“悠芝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风言情小说《十年相思误成劫》,剧情围绕着杨静乔、凤无殇展开描述,讲述撕心裂肺的爱情,网络作家“悠芝芝”的最新原创作品,完整版剧情描述:心机女冒充杨静乔,承了她对凤无殇所有的恩,抢走了她深爱的男人,还三番五次的挑衅她。身为她的夫君,她深爱到骨子里的人,凤无殇有眼无珠,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假象,不肯用心去看,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杨静乔。深爱一场,她愿意为他付出所有,换来却是一句:你不配。爱至陌路,女人不愿再强求,惟愿此生终了,来世绝不再见!

《十年相思误成劫》精彩片段

天空,阴沉沉的,下着小雨,整个王城透着几分压抑。

城北,暗巷。

冰凉的雨水,打在脸上,唤醒了杨静乔模糊的意识。

刚睁开眼,便对上几双充满淫邪的双目。

袖中的手紧了紧,却发现手臂根本用不上力,软绵绵。

糟糕!

她被下药了。

三道黑瘦的身影正对她上下其手,脸上挂着狰狞的笑,眸中全是恶意。

“滚开。”声音透着严重的无力,根本没有任何的威慑力。

根本没有理会她。

凤眸微眯,快速扫向四周。

突然,一辆精致奢华的马车自巷口行来,她双眸一亮,立即挣扎着喊道。

“救我……”

马车缓缓停下,却正好挡在巷子口,隔绝了一切。

一道着雪白绸缎长裙的女子迎着微光,自马车行出,恍若仙子入凡尘,纤尘不染,美的让人窒息。

杨静乔看清女子面容的瞬间,凤眸突然变的异常幽暗。

顾月淑……

顾宰相嫡长女,皇城第一才女加美人,几乎是整个皇城公子哥的梦中情人。

更是她此生最恨的女人。

果然,那张熟悉的面容上,红唇微勾,一双明亮的双眸中正倒影着她的狼狈与不堪。

显然,这是她安排好的。

外衣这时被扯落,一只脏污的大手落在杨静乔如玉的手臂上。

“小姐,王府的侍卫正极速向这边赶来。”守在马车处的车夫却突然开口。

“来了正好,正好可以欣赏一下他们王妃的婀娜多姿的身体,你说是不是啊!七王妃?”

顾月淑看着越来越难堪的画面,眼中的恶意更浓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看着衣衫几乎尽退的杨静乔,嘴角勾出的弧度越发的深了。

眼看就要靠近巷口,却不想,脚步声突然转向,以比刚刚还要快数倍的速度向另一个方向行去。

顾月淑眸光顿时暗了暗。

这时杨静乔突然暴起,右手抓碰上一块尖锐的石头,猛的砸向来人眼睛,鲜红的血液瞬间涌出,洒了她一脸。

“啊……”

疼痛的惨叫响彻暗巷。

杨静乔顺势挣脱钳制,快速爬起,向巷口跑去。

只有出了这暗巷,她才有一线生机。

“找死。”这时另两人反应过来,快速追出。

只跑了几步,她因药力重新跌倒在地,竟不想直直跪在了顾月淑身前。

顾月淑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缓缓抬起脚,猛的踹出。

砰!

杨静乔直直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顾月淑弯腰,俯身道。

“放心,我暂时不会杀你,所以你还是乖乖享受我精心为你准备的盛宴为好,如此至少能让王妃少受点苦。说不定,王妃事后还会感激我,求我再给你来一场。”

用最轻柔的嗓音,面不改色的说着这世间最恶毒的话语,不愧是顾月淑。

她不能就这么认输。

这个恶毒的女人,先是冒充她,承了她对凤无殇所有的恩。后又三番五次挑衅,公然抢夺她的夫君凤无殇。

现在竟还要用如此恶毒的方式毁她清誉。

她不能让她就这么得逞。

浓烈的恨,支撑起了她的身体,猛的跃起。

颤抖的双手,牢牢的捏住顾月淑的脆弱的脖颈:“让他们退下,否则我杀了你。”

“杀我,看来我对王妃还是太温柔了。”

话落,一道黑影突然出现,一把抓起杨静乔的头发将她提起。

啪!

顾月淑转身,素手扬起,重重的甩了杨静乔两耳光。

这时巷子外再次传来一阵极促的脚步声。

顾月淑掩下眸中的恶意,不紧不慢理好杨静乔的衣衫,黑影随之消失。

杨静乔被放开,再次本能的掐住顾月淑。

顾月淑不怒反笑,轻声戏谑道。

“杨静乔,你说无殇哥哥会信你害我,还是信我害你,又或者是信我,但为了你父亲手中的兵权还是会假意救你了?”


杨静乔脸色不自觉变了变。

顾月淑趁其愣神之迹猛的挣脱挟制,顺势袭向杨静乔。

杨静乔凭借本能,双掌向前推出。

顾月淑应声倒地,面露惊恐的喊道。

“不要杀我,不要过来,无殇哥哥,救我,王妃姐姐,求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奢求无殇哥哥的爱了,只要你放过我……”

“杨静乔……”

熟悉的冰冷声音,带着无尽的愤怒与杀意袭来。

同时落下的,还有一倒凌厉的掌风。

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拍飞,砸在墙上,强烈的疼痛让她几乎晕厥。

可她却倔强的睁着眼,看着他轻易的将三个证人打杀,再轻柔的抱起来她缓缓离去。

从始自终,未曾看她一眼,也未曾听她一言。

这就是她深爱到骨血,让她恋成痴的男人,七王爷凤无殇。

为了他,她不顾父亲的意愿,以父亲的赫赫军功,换了一旨婚约。

满心欢喜的嫁于他。

结果,新婚之日,他却请命出征剿匪,让她一人独自成婚,成了全皇城的笑话。

可她了?

她不但不恨,却还在次日追了上去。

然而,她却连告诉他真实身份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在暗中卑微的守护。

此一行,她为他身中巨毒,差点命丧黄泉。

他不知。

为他以身犯险,险些被匪徒污辱。

他还是不知。

就算如此,她还是无怨无悔,默默付出。

可,到最后,她成了恶毒妇,顾月淑却成了救他之人,这让她如何能忍。

当怀着满心的愤怒,找到顾月淑与其对质时。

他却责斥她满口谎言。

最终又让她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想到此,她终是支持不住。

噗嗤!

仰天喷出一口逆血,直接陷入昏迷。

……

意识再次恢复,她仿若至身地狱,正被业火炙烤。

热!

好热!

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每一块血肉,都仿佛在燃烧,她迫切的撕开衣袍,还是不够。

谁,谁来救救我!

我好热。

她努力的睁大双目,可眼前一片漆黑,她努力的撑起身子,可四肢酥软的像是面条,根本难以支撑她整个人的重量。

她只能再次跌倒在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

她感觉到意识都快被烧没时,隐约间传来一阵对话声。

“如何?”

“媚无双加上软经散,再加上她身体中的原本的毒素,三向结合,药性增强十倍,她能撑到现在还没爆体而亡,已是奇迹。”

“可能解?”

“软经散过了时辰,自然会解。体内的毒素,我可以暂且压制,不过媚无双却不行,必需尽快与人结合,不然她会直接被撑爆,身死魂消。”

“除了结合,再没有其它办法?”

“没有。”

“……”

对话远去,床边似乎多了一道清凉气息。

模糊的意识中,她似乎闻听到那个让她烙入灵魂的冷香。

她下意识开口。

“凤无殇,救救我……”

回答她的是一双抚上她脸庞的冰冷手指与带着淡淡冬雪气息的吻。

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只余沉浮,再无其它。

长夜漫漫,春宵苦短。


翌日。

清晨。

天空依旧下着小雨,阴沉沉的,房间也因此显得异常昏暗。

杨静乔缓缓睁开双眸,下意识向身旁望去,空空如也。

仿佛昨夜的一切,都只是她的一梦。

可身体的疼痛却在告诉她,不是梦,是真的。

她终究还是没有逃过顾月淑的算计。

只是不知,昨夜之人究竟是谁?

是不是他?

压下身体的不适,她缓缓起身,扫了一眼床单上的一点落红,心里五味杂全。

三年了!

她嫁与他三年了,他却从未碰过她。

如此想来,昨夜之人根本不可能是他。

想到此,心顿时痛如刀缴,让她几乎快喘不过气,一滴滴晶莹的泪珠顺着脸庞,缓缓滑落。

她却紧咬着唇,一声未发。

隐约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她快速抹去脸庞的泪痕,在房门敲醒前,将自己收拾妥当的同时,也将一夜的不堪掩埋。

“咚咚!”

“王妃,快开门,不好了!”

嘎吱!

门被从里打开,露出杨静乔略显苍白的脸庞。

“何事如此慌张?”

杨静乔扫了眼青玄,这个她从将军府带来,一直视为亲妹妹的丫环。

她突然很想知道,她昨夜在哪?

不过,也只一瞬,她便放弃了。

这可是七王府,若没有那人同意,谁又敢在他府中,谁又能在他府中,与他的王妃一夜苟合后,还安然离去。

“您昨日是不是伤了顾小姐,顾小姐刚醒来,王爷便要拿你去问罪,您快回将军府避避吧!”

“顾月淑醒了?”

“是的,听说王爷守了一夜,今早刚醒。”

“他真守了她一夜?”

“是呢!奴婢听说,王爷整夜寸步不离,一直守在床前,心疼的很。”

守了一夜!

寸步不离!!

本就苍白的脸色,在这一刻,血色尽退,身形微微颤抖,几乎直接跌倒在地。

青玄立即上前扶住杨静乔,安抚道:“王妃别怕,有将军在,她们也不敢真拿你如何!”

“……”

杨静乔没有应声。

只是一双漂亮的凤眸,渐渐变的暗淡。

只到一阵脚步声传入耳中,她才恍然醒神。

……

青竹院。

凤无殇的起居之所,除了打扫的奴婢,他从不允许任何女人踏入。

却不想,她竟会沾顾月淑的光,此生也能来此走上一糟。

眸光变的越发的幽深,未发一语。

刚踏进门,就听到一阵对话声。

“无殇哥哥,我并无大碍,你等下就不要再为难王妃姐姐了好不好。”

“做错了事,就该接爱惩罚。”

“王妃姐姐她只是太爱你了,爱你又有何错。”

“爱本王,她不配!!”

她、不、配、!!!

三个字,如利剑直直插入她的心房,让本就鲜血淋漓的心,彻底成了一瘫血肉。

袖中的手指几乎陷入肉中。

刺骨的疼痛,让她勉强保持沉静,没有在这两人面前露出狼狈不堪的一面。

她压下所有思绪,缓缓走向两人,嘴角甚至还挂着一抹浅笑。

“王爷此言差矣,我可是皇上亲赐的七王妃,我若不配,那这世间又有何人能配?何人敢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