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顾总的白月光醒悟了

顾总的白月光醒悟了

砂糖橘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慕卿卿最讨厌的人就是顾斯年,那是她退而求其次嫁的老公。甚至在作天作地后,她终于和他离婚。本以为好日子要来了,殊不知,她真心喜欢的男人是渣男,害了她全家。重生归来,慕卿卿终于明白谁对她才是真心,她要跨越阻碍,再次回到顾斯年身边。她要爱他,要抱这条能护她一生的金大腿!

主角:慕卿卿,顾斯年   更新:2022-07-16 01: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卿卿,顾斯年的女频言情小说《顾总的白月光醒悟了》,由网络作家“砂糖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慕卿卿最讨厌的人就是顾斯年,那是她退而求其次嫁的老公。甚至在作天作地后,她终于和他离婚。本以为好日子要来了,殊不知,她真心喜欢的男人是渣男,害了她全家。重生归来,慕卿卿终于明白谁对她才是真心,她要跨越阻碍,再次回到顾斯年身边。她要爱他,要抱这条能护她一生的金大腿!

《顾总的白月光醒悟了》精彩片段

身下的薄毯光滑柔软,慕卿卿整个人都被他笼罩在身体里,他们严丝密封地在一起。

慕卿卿咬住嘴唇,才让那些呻吟不从嘴里溢出。

“还逃吗?”顾斯年的大手拖住她的后脑勺,逼迫她直视他的眸子。

“不逃了,再也不逃了。”慕卿卿在刚接受自己重生了的事实就晕了过去。

顾斯年以为他在幻听。

他把她当做金丝雀养在笼子里,她一直不顾一切想往外飞,殊不知,外面多少人等着要她的命。

“顾总。”门外的周越年已经在等候。

“谁伤的她?”

“是林殊。”周越说,“早年,慕传雄混道的时候,害他断了一条腿。”

“给两边放话下去,我要林殊的另一条腿。”顾斯年拨了个电话,修长的指节握住手机。

挂断电话,抬眸就看见,慕卿卿的长发垂着,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下面汲着双粉红色拖鞋,圆润的白皙脚趾露在外面。

顾斯年看她的时候,慕卿卿也在看他。

恃宠而骄,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几个字可以完美总结慕卿卿的前半生。她知道,顾斯年喜欢她。只是她不喜欢顾斯年,前世,在慕卿卿作了无数次妖后,顾斯年给了她一封休书,并且A市所有人都知道,以后慕家的事与他顾斯年没有任何关系。

慕卿卿的人生从那时候开始走下坡路的,她才知道,她弟弟根本没有办法支撑起慕氏。她弟弟自顾不暇,而她也迅速被季城抛弃。后来,她弟弟为慕氏奔波,后来为苏晚顶罪入狱。慕卿卿再去求顾斯年的时候,他身边已经有了别人。他的身边站着苏晚,慕卿卿没有勇气上前求他帮忙,毕竟之前是她不要他,说了那么多绝情的话,做了那么多绝情的事,回去的路上,死于车祸。

这一世,她不能离开顾斯年。她的弟弟不能再像前世那样,成为苏晚的棋子。还有,她成为明星的梦想……

所以,首先要做的是,抱住顾斯年的大腿。

但是,她其实是有些怕他的。

“三哥。”慕卿卿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她是这么喊他的。只是后来,顾斯年强娶了她后,很多事情都变了。

她是见识过他厉害的一面的。

顾斯年宠一个人的时候,能把你宠到天上去。对付一个人的时候,也能把你踩进泥里。

顾斯年握手机的手顿了下,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喊他。

“三哥。”慕卿卿上前,手里试探地拉住了他的手臂,“我想喝水。”

他以为她醒来会闹,却没有想到,是这样安静地想要喝水。

顾斯年去了茶几那边给她倒了杯水。

慕卿卿接过水,喝了一口。

“三哥,我想见我弟弟,可以吗?”慕卿卿安静地看着顾斯年,说道。

顾斯年骨节修长的手指按住了她的额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了个吻,他说,“我待会儿让他过来。”

慕卿卿再见到慕北的时候,几乎要湿了眼眶,“你来了。”

她弟弟现在还风华正茂,不像后面天天喝酒,每天颓靡不振。

“叫我过来干什么?”慕北耸耸肩,拉了椅子坐下。

室内只有他们两个人。

“现在你在公司和谁学?”慕卿卿问。

“和堂叔。”

前世他们落魄,而堂叔家里忽然崛起,要说其中没有猫腻,是不可能的。

听见这个称呼,慕卿卿的眼神更是一暗,“你不能跟着他学。以后你就跟着你姐夫学。”

听见这话,慕北惊讶地看了他姐一眼,“你没病吧?你不是讨厌死他了么?”

“我讨厌或者不讨厌他,他都是你姐夫。我待会儿跟他说,你必须跟着他学。”

“我无所谓,能学到东西就成。”慕北说,“没有事情的话我先走了,我很忙。”

“过来。”慕卿卿手里往她的方向招了招。

慕北便朝着她走过来。

慕卿卿的手指摸了摸慕北的脑袋,这么真切,真好,他现在还没有被毁掉,还没有学会喝酒,被药物折磨,还没有入狱。一切都来得及。

“干什么?”慕北问,“今天怎么这么矫情?”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往慕卿卿那边靠了靠。

慕北离开后,慕卿卿便走出了房间,看见了顾斯年正在打商业电话。

慕卿卿手里揪紧了裙子,在他身边坐下,顾斯年正在说话,“你再让百分之三个点。”

察觉到了慕卿卿正在他身边坐下,身上的衣服和他的西装有摩擦,他晃了下神,电话那头连问了两遍,“顾总,你觉得怎么样?”

顾斯年才说,“好,成交!”

挂了手机,就听慕卿卿迅速开口,“三哥,我有事请你帮忙。”

“你说。”

“我想让我弟弟去你身边打个杂,怎么样?”

“打杂?”顾斯年的唇角带了点笑容。

慕卿卿禁不住顾斯年这么笑,便马上说,“我想让你教教他。”

“你怎么知道我愿意,”顾斯年修长的手指夹着手机问,“带着他?”

“三哥。”慕卿卿握住了他的手,“求你帮帮我。”

顾斯年安静地看着她,他只能看见她的后脑勺,他知道她心里只有季城。帮她把她弟弟培养出来,然后让她尽早离开他么?

“好。”

慕卿卿笑了,“谢谢三哥,我就知道三哥最好了。”

顾斯年看着她明媚的笑容,忽然想起,那时候,她穿着一袭白色的婚纱,脸上是清纯的笑容,本来是和季城举办婚礼。她笑着喊他三哥,我好看吗?

他后悔了,他应该把她抢回去,抢回去,就是他一个人的。

“好看。”

那场婚礼,因为慕传雄忽然身死而戛然而止。慕卿卿主持办完了慕传雄的后事。

慕卿卿又来找他,那天晚上,她穿着一袭红色的裙子,喝了点酒,“三哥,季城爸爸不同意他娶我。你帮帮我,好不好?”

她离他近,他闻得到她身上的酒气。

他给季家施加压力。

结婚当天,季城还是没有出现。


慕卿卿在沙发上睡了一觉,再回去的时候,就看见房间里面的窗户被木头封地死死的。

她的目光落在了旁边仆人身上,仆人马上低下了腰,“是先生吩咐的。”

慕卿卿问,“能拆吗?这样我不舒服。”

“这您要去问先生。”

这窗户被封的原因,慕卿卿当然知道,因为她上次逃跑就是从窗户上跳下去的。

她约好了和季城私奔,但是季城没有出现。

换做以前,慕卿卿肯定以为,季城真的是被别的东西耽误住了。

可是前世她真的和季城在一起后,才知道,原来季城一直有别的女人,他连名分都没有给她。

想到了这里,她的眸子带着寒意。

“卿卿。”外面有一个女孩子走了进来,握住了慕卿卿的手,“我听说你被顾总抓回来了,马上就来看你了。”

但是当苏晚看见了慕卿卿脖子上的痕迹的时候,她呀了一声,“你们昨晚……”

从慕卿卿的眼神中,苏晚得到了答案,“卿卿,你怎么能这样,你不是心里只有季城的吗?你这样做对得起季城吗?”

“是他对不起我在先。”慕卿卿说,“那我对他也不用再留情面,至于顾斯年,我本来就是她的妻子,做这种事也很正常。”

苏晚听见了妻子两个字,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嫉恨。

“要不下次我再帮你约季城吧!这次他真的是有事耽误了。”苏晚又问,“这窗户怎么被封住了?”

“他封的。”

“那下次你怎么逃跑去和季城见面呢?”苏晚出谋划策道,“卿卿,下次要不你直接在浴室割腕吧,去了医院就很好逃跑了。”

苏晚安静的眸子看着她,慕卿卿却觉得背部爬上了股寒意。那是后怕。

她前世确实这么做了,苏晚说来救她,但是最后却没有出现,她能感受到血液从手腕里汩汩地淌出来。

她想活着,却濒临死亡。

还好,顾斯年恰好回来了,不然她会死在那天。

“那要是我死了怎么办?”

“怎么会呢,卿卿,我绝对会救你的。”

慕卿卿拒绝道,“不了,我怕死。”

“这样啊!”苏晚惋惜道,“那要不你再上一楼,从上边的窗户跳下去吧!”

“我怕瘸。”

苏晚不高兴了,“晚晚,那你说怎么办啊!你一点都不想出去,一点都不想和季城见面,我也只是爱莫能助了。”

而苏晚是知道,盛夏的存在的。

“我确实不想见他。”

“为什么?”苏晚见慕卿卿这样说,觉得着急了,“是不是因为上次他没有来见你的事情,他上次真的是有急事,卿卿。”

慕卿卿知道,苏晚和慕北的纠葛,所以,她现在肯定不能和苏晚真正决裂。

“消停这阵子吧!”慕卿卿往床后靠了靠,“我累了。”

“好。”苏晚忙说,“那卿卿,你早点休息。”

苏晚离开后,慕卿卿打了个电话给顾斯年。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

“怎么了?”顾斯年问。

似乎慕卿卿每次打电话给他,都是有事情找他帮忙。

“我想问你,”慕卿卿小声地说,“可不可以,别把窗户锁死了,我看不到花园里面的花了。”

“嗯,我会吩咐下去。”

“谢谢三哥。”慕卿卿说完,挂了电话。

而顾斯年挂了电话,满屋子开会的人才敢有动静。大家都知道,顾斯年有妻子,宠爱有加,金屋藏娇。

顾斯年是晚上回去的,他和慕卿卿自从结婚后,一直是分房睡。

上次发生,也是因为他气极了。

他进房间要经过慕卿卿的房间,要经过时,就见房门打开了,慕卿卿身上穿着粉色的真丝睡衣,又长微卷的头发垂在胸前和背后,她头发多,喊他三哥。

“你回来了。”

“嗯。”顾斯年问她,“怎么还没睡?”

慕卿卿说,“睡不着。总是做噩梦。”

“什么噩梦?”

“我梦见三哥不要我了。”慕卿卿抬起眸子看着他,“我被人欺负了。”

她垂着眸子,一副好欺负的样子,顾斯年的声音微哑,“我怎么会不要你?”

慕卿卿上前,抱住了他的腰,将脑袋埋在他怀里,“那三哥不要扔下我好不好?”

顾斯年低下头在她的头发上落下一个吻,“乖,去睡。”

“我一个人睡不着,有点怕,我想和你睡。”慕卿卿抬眸,认真地看着他。

顾斯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打开了房门。

顾斯年去洗澡,慕卿卿就坐在他的床上,被子上有他的气息。

她脱了拖鞋,将脚藏进了被子里。

顾斯年出来的时候,身上穿着一袭白色浴袍,微湿的头发还在滴水,头发上的水顺着脖子流向了腹肌,再顺着人鱼线流向了不知名的角落。

他擦拭着头发,视线落在了慕卿卿身上,她钻进了被子里,似乎睡着了。

他拿着吹风机出了房间的门,吹完了头发才进来。

床垫是灰色调,被子是白色的。

顾斯年一进被子,慕卿卿便伸手抱住了他的腰,脑袋也往他这边靠。

他伸出手将她揽进怀里。

一夜好眠。

慕卿卿醒来的时候,顾斯年已经离开了。

傍晚的时候,她出去荡秋千。

就看差觉有人出现在她身后。

“卿卿,你是怪我了吗?”

不用转身,慕卿卿也听得出来,这是季城的声音。

“我上次真的有急事。”季城说。

慕卿卿往身后看了眼季城的脸,是一张极好的脸,他还肯哄她,由不得慕卿卿不步步沦陷。

“你来干什么?”慕卿卿十分冷淡。

季城问,“卿卿,你是生气了吗?”

而另一边,总裁办公室里面。

顾斯年的电脑上正在播放着他们对话。

“卿卿,你是生气了吗?”

顾斯年身后的助理周越站在他背后,也能察觉到顾斯年愈发坚硬的肩胛骨。他为屏幕里面的两个人捏了把冷汗。

“对,我是在生气,生气你为什么在这里,这是三哥的别墅。你凭什么出现在这里?”

“卿卿,你生我气了对不对,所以要说这样的话来气我?要不是他,我们已经结婚了。”

慕卿卿露出了个嘲讽的笑容。没有了顾斯年,她只会沦为全A市的笑柄而已。季城压根不想娶她。

“但是我现在已经和他结婚了,我现在是三哥的妻子,我心里也只有三哥,所以,麻烦你离我远一点。”慕卿卿冷冷道。

“卿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你再不走,我叫人了。”慕卿卿说,“你应该知道,这栋别墅的安全系统有多好,只要我喊一声,你说会不会有大狗来咬你。”

季城确实知道,顾斯年有养狗的癖好,并且那狗的体型和人差不多。

季城听到这里,似乎真的听见了狗叫,马上飞也似的逃了。

而办公室里,周越则是松了一口气。


顾斯年再次回了别墅,慕卿卿在别墅里百无聊赖。

她发现,如果不想着和季城私奔的话,真的无聊到不行。

于是,慕卿卿就给慕北拨了个电话过去,“来看我。”

“姐,我很忙的。”慕北说,“你知不知道我每天要修多少课,还要去姓顾的公司呆一呆。你无聊的话,就去找你那个好友,叫什么来着,苏晚,或者找你老公。你老弟我很忙,就这样,挂了。”

说完,慕北挂了手机。

慕卿卿望着挂了的手机,沉默了会儿。

恰好,这个时候,顾斯年回来了。

于是,慕卿卿抬起了眸子,看向他,眼神幽怨地喊了声三哥。

顾斯年穿着一袭笔挺西装,外面下大雨了,他的西装湿了一点。

本来可以住公司,他想回来。

“三哥。”慕卿卿上前说,她手里拿着一片白色毛巾上前,“外面下雨了吗?”

“嗯。”

顾斯年本来以为她要递给他毛巾,却见她拿着毛巾给他擦拭头发,擦得很认真。

因为身高原因,所以顾斯年微微垂着脑袋,慕卿卿的力道不轻不重。

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

顾斯年听着雨声,望着她,没有忍住,手里揽住她的腰,攥住了她的唇。

慕卿卿被亲得腿软,差点站不住,还是靠着顾斯年支撑,才勉强站住。

本来想再进一步,顾斯年忍住了,没有再进一步。在一个正好的节点停住了。

“今天做了什么?”

慕卿卿的唇被亲得有些红,她往顾斯年那边靠着,“今天好无聊的。我感觉什么也没做,不像三哥,在公司能处理一堆事情。

“你在家里可以学些东西。”

“三哥。”慕卿卿抬眸说,“可是我不想在家里,我可以出门吗?我快要闷死了。”

“不行。”没有想到,顾斯年没有留余地就拒绝了。

“好吧!”慕卿卿瘪瘪嘴。

吃完了饭,回到房间,慕卿卿打算上网查一查。

“请问,老公不让你出门怎么办?”

“诶呦!这都21世纪了,不会吧?不会还有老公真的不让出门吧?”

“请问楼主你老公为什么不让你出门啊?是有什么捆绑禁忌之类的事情吗?”

“楼主,刺激吗?”

慕卿卿,“……”

她觉得她的问题,别人不能体会,于是想删除。

这个时候弹出了一个新的评论,“楼主,你是不是没有给你老公安全感啊?”

慕卿卿删除的手指一动,确实如此,于是她回道,“应该是。”

“那你必须给你老公安全感。这样才好让他放你出门。”

“那怎样给他安全感?”

“表现出你很爱他。离不开他,譬如在床上。男人嘛,你在床上把他哄开心了,什么都可以。”

“我建议你买……”

于是,慕卿卿当天在网上下单n件产品。

陆随进别墅的时候就看见了门口一箱子的东西,上前一看,他三哥开窍了?

不过这东西在外面不太好,于是喊了人把这箱子东西拉进去。

“三哥。”陆随穿着白色的西装,头发打理地十分好看,他五官端正,在外面受无数人追捧。

顾斯年坐在沙发上,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出宽阔的肩膀和精瘦的腰身。外面的阳光在他脸上落下角度适当的阴影。

他察觉到他的视线,抬眸向陆随看了过来。

“咳咳。”这样看着一点也不像不行的样子啊!但是那个箱子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顾斯年自然能够察觉等到陆随的不同寻常以及外面正往里搬的一箱子东西。

“三哥,”陆随斟酌措辞,“你和慕卿卿那个什么了?感觉不好?”

顾斯年的神色迅速冷了下来,“你想说什么?”

“三哥,其实你要那种东西,我可以帮你的。国外这种东西很普遍盛行的。国内的可能效果还不够。”

正在陆随绞尽脑汁地想,如何不伤害他三哥的自尊心并且同时能让顾斯年用他推荐的产品的时候。

慕卿卿穿着一袭白裙,下了楼,看了大厅里的那一箱子东西,心里想着,顾斯年应该没有看到。于是放心地把那箱子东西往楼上搬。

顾斯年看着慕卿卿小小的身体正拉着一大箱的东西往楼上艰难爬行,而她察觉到了顾斯年的视线,只是拿背正对着他。别看到我,千万别看到我……

“呀!”见慕卿卿把东西提上了楼,并且迅速关了门,陆随恍然,“是三嫂买的啊?”

“什么东西?”顾斯年问。

“就是一些关于那方面的情趣用品。”陆随稍微尴尬开口。

“不过,三嫂买那东西想让你发现,是想和别人用,还是和你用,你们那啥过没有?”陆随抬起八卦的目光。

他三哥从小性子冷,身边追求他的女人如过江之鲫。除了年轻时候一段算是无疾而终的恋爱之外,就只有慕卿卿了。

“闭嘴。”顾斯年开口,“滚出去。”

陆随,“……”

怪他太八卦。

怪他地位低。

“好嘞。”陆随离开地很坦然,放下了保姆刚刚端过来还没有尝上一口的咖啡,“那我走,下次再来看你啊!三哥。”

楼上,慕卿卿正打开了箱子,看见里面的那些衣服,不是这里一个洞,就是那里镂空。

她拖着腮,想象了下,要是她穿成这样,顾斯年的反应。

会……

这个时候,房门被打开了。

慕卿卿吓了一跳,手里的几件情趣内衣就掉在了地上,往门口一看,站着的正是顾斯年,她感觉她说话都不利索了,“三,三哥……”

顾斯年的视线落在了那几件情趣内衣上,场面一度静止,他的手里还有一件,zhuangyang那方面的东西,“你的。”

还好,慕卿卿反应够快,迅速拿过他手里的东西并且把东西捡进了箱子里,把箱子迅速盖好,喊了声,“三哥,你怎么上来了?想喝点什么吗?我去给你端。”

说完,慕卿卿就迅速逃离了现场,路过顾斯年的时候差点摔跤,还是顾斯年扶住了他。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好尴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