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含恨九泉后医妃只想当咸鱼

含恨九泉后医妃只想当咸鱼

南方姑娘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书,顶级女医生苏怡情成为了暴躁王爷身边的炮灰女配,而且还是一个作天作地的丑女配。开局原身含笑九泉却又死不瞑目,当她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众人皆嘲讽她嫌弃她,不过没关系,她有逆天医术在手,一边治病救人,一边虐渣斗白莲,还一不小心成为了病娇王爷的心尖宠……

主角:苏怡情   更新:2022-07-15 08: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怡情 的女频言情小说《含恨九泉后医妃只想当咸鱼》,由网络作家“南方姑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书,顶级女医生苏怡情成为了暴躁王爷身边的炮灰女配,而且还是一个作天作地的丑女配。开局原身含笑九泉却又死不瞑目,当她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众人皆嘲讽她嫌弃她,不过没关系,她有逆天医术在手,一边治病救人,一边虐渣斗白莲,还一不小心成为了病娇王爷的心尖宠……

《含恨九泉后医妃只想当咸鱼》精彩片段

哗啦!

带着冰碴子的水迎面泼来,冷得苏怡情一个激灵,猛然睁开了眼睛。

红烛高照,八宝桌子雕花椅,发髻高盘轻烟罗,赫然就是古装剧里成婚的场面。

生生吓得她猛坐起来!

不等她回过神来,一道听不出喜怒的男声响起:“拖出去,乱棍打死。”

话音刚落,两个凶神恶煞,膘肥体壮的婆子就气势汹汹地向她走来。

被男人的话吓得一个激灵,苏怡情来不及多想,翻身跃起,一脚一个,直接踹飞两个婆子。

扑通两声,两个身材健硕的婆子就狠狠摔在了地上,疼得龇牙咧嘴。

“很好。”

清冷的男声再次响起,苏怡情这才注意到门口站着,不,坐着一个身穿古时候的红色喜服的俊美男子。

剑眉星目,双眸深邃如古井,肤色透着淡淡的,病态的白,双手随意地放在轮椅的扶手上,即便坐在轮椅上,也完全不影响男子的帅。

这画面,怎么莫名有点熟悉?好像她刚追完的小说啊!苏怡情暗道不妙。

“苏怡情,看来本王真是留你不得了。等你死了,本王会让人立刻去请丞相把你带回去,免得脏了本王的地儿!”

苏怡情顿了顿,彻底认了,她是真的穿书了,还成了小说里的炮灰丑女配,胆小懦弱,无权无势。

按照现在的局势,她正处在被人诬陷找人玷污男主表妹,进而男主找她报仇的局面!

想她这顶级医学世家最有天赋的继承人,一手医术能跟阎王爷抢人,也没做什么坏事,怎么就穿书成了这么悲催的女配呢。

不行,她必须改变这样的局面!苏怡情定下心神,冷静下来。

“王爷,身为丞相之女,我苏怡情还是有点底线,清白对于女子而言最为重要,怎么可能让人去毁了青小姐的清白?”

她定定地看着云墨尽,眼睛里没有半点畏惧。

“底线这玩意,隔着人心可以看到吗?”

云墨尽微眯着眼睛,看着苏怡情脸上紫红色的胎记,真是丑人多作怪,临死还生出这些没用的言论!

他和苏怡情的婚礼还未开始,卿若勋就险些被混进来的小流氓辱没了清白,抓到歹人后,那两人就承认受了苏怡情的指使,可不等他多问,两个歹人就服毒自尽了。

苏怡情心里翻了个白眼,她当然有底线。

“歹毒之人多聪明,就算我要杀人灭口,就该在他们开口之前弄死他们,他们招供之后才动手,难道真是活腻了想找死?”

见苏怡情说得言之凿凿,云墨尽眸底寒冰化去,他倒是没发现苏怡情这么能言善辩,不过她说得不无道理,若真要杀人灭口,理应被抓到的时候就该把人弄死了,偏偏在两个歹人承认之后……

云墨尽心中有疑,却没给苏怡情半点好脸色,“你若死了,对谁都好。”

苏怡情:“……”

她看过小说,根本没人指使小流氓伤害卿若勋,而是卿若勋自导自演,为的就是让原身在瑾王府无处容身,甚至被云墨尽弄死。

小说中,卿若勋一直都想嫁给云墨尽,帮他登上皇位,甚至为了他学习医术,只为治疗他的双腿,最后也如愿以偿地嫁给了云墨尽。

可这一切,都是踩着原身尸体往上爬的。

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卿若勋!

她心底涌出浓烈恨意,或许还带着原身的残念,她在心底默默说道:你且安心去吧!你的仇,我一定为你报。


很快,满腔恨意就渐渐散去,她也觉得胸中舒畅不少。

对上云墨尽深邃的眸子,苏怡情眼底闪过一抹森冷,既然卿若勋想在云墨尽双腿上下功夫,那她就从根本上断了卿若勋的念想!

见他生得清风霁月,芝兰玉树,又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贵妃之子,当初在边境一战成名,有了“战王”美誉,却一朝被人构陷,落得双腿残疾。

天子骄子如云墨尽,又怎会甘心?

“闭上你的狗眼!”

察觉到她目光落在自己的双腿上,云墨尽本能地想要遮掩,双手不自觉地捏成了拳头,脸色越加难看。

他与苏怡情的婚事是太子提议,还说他与苏怡情是天下绝配,一个双腿残疾,一个貌丑无盐,这根本是太子对他的羞辱!

骨节分明的手悄无声息地捏紧了轮椅的扶手,云墨尽心中的恨意风起云涌,几乎要喷薄而出。

当初若非太子,他怎会落得双腿残疾!

“看一看又不会死,说不定我还能帮到王爷什么呢!”苏怡情话有深意。

却只听云墨尽嗤笑一声,道:“你死了,就是对我最好的帮助!”

苏怡情嘴角抽了抽,一口一个要她死,她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她后退一步,认真严肃地看向云墨尽,道:“难道王爷不想重新站起来?”

这话戳中了云墨尽的软肋,可就算他要站起来,也用不着她苏怡情。

他眼神一凛,黑衣人伸手就要抓她。

说时迟那时快,苏怡情身子忽然一弯,像个泥鳅似的躲开了黑衣人,顷刻间就来到了云墨尽的身边。

哗!

她小手一掀,撩起了云墨尽的裤腿,露出他的小腿,不敢放弃的云墨尽一直在寻找神医治疗他的双腿,所以残疾许久,他的双腿也没有出现萎缩的状态。

很好。

她嘴角扬起一抹笑,灵活的指尖飞快在云墨尽的腿上按摩,手法诡异变化。

“你想……嘶!”

早已没有知觉的双腿猝不及防地传来一阵尖锐痛意,打断了云墨尽的话。

他的腿,有知觉了?!

刹那间,几乎要放弃希望的云墨尽心底再次迸发出浓烈的希望,身体微微颤栗着,看向苏怡情的眼神,也满是复杂。

“王爷,是不是有感觉?”苏怡情停下动作,仰头对上云墨尽的双眸,眼神里带着丝丝骄傲。

云墨尽不敢置信地捏着自己的双腿,可刚刚转瞬即逝的痛意就如同他的错觉一般,他的腿,还是没有任何知觉。

他拧紧眉头,审视地看着苏怡情,见她笑靥如花,脸上的胎记如同活了一般,颜色越渐深沉,沉声问道:“你对本王做了什么?”

苏怡情莞尔一笑,“一些我自创的按摩之法,对王爷双腿恢复有所帮助,不过……”

她话锋一转,云墨尽立刻沉声发问:“不过什么?”

“不过王爷的双腿要想彻底好起来,还需要施针用药,按摩药敷,过程繁琐的很……”

对上苏怡情灿若星辰的眼睛,云墨尽下意识捏紧了她的下巴,沉声问道:“你觉得我会信你的鬼话?”


他寻边天下名医,几乎每一位神医都说他今后几乎没有重新站起来的可能,唯独眼前的苏怡情,说只是有点麻烦。

有点麻烦吗?若真能治好双腿,就算特别麻烦,他也不在意。

可是,苏怡情无颜无才,又是何时学会了医术?

云墨尽心生警惕,除了这张脸,眼前的苏怡情跟传闻中的苏怡情没有半点相似,莫非是人假扮的?

他眸色一沉,手指在苏怡情脸颊边缘划过,并没有带面具。

下巴被捏得生疼的苏怡情对上他打量的目光,一巴掌打开了他的手,“王爷的伤,只有我能治。当然,治不治随您。”

她虽言语轻松,却更让人不自觉多信了几分。

“你何时学的医术?”云墨尽没有恼怒,目光深沉地看着苏怡情。

若她一直都在伪装,那她的城府未免太过深沉,这样的人,决不能掉以轻心。

见他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苏怡情淡淡一笑,“光芒太盛只会引来杀机的道理,我以为王爷明白。”

这话一出,云墨尽目光一凛,正如当初的他光芒太盛,才让太子按捺不住,对他下手。

可苏怡情一个没了生母的丑八怪,又是谁教她这些?

重重疑惑犹如一团团迷雾萦绕在他脑海中。

“如何?王爷考虑的怎么样,是否愿意让我助王爷重新站起来?”苏怡情转身坐在床边,气定神闲地看向云墨尽,心中早已笃定他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一个月,本王若是没有看到成效,就将你乱棍打死,挂在城门口示众!”云墨尽阴气森森地看着苏怡情,眼底尽是威胁。

一个月看到效果,这没有给苏怡情带来丝毫压力,甚至很轻松,她快步走到云墨尽的面前,一巴掌拍在云墨尽的手心上,“击掌为盟,希望王爷未来一个月好好配合。”

云墨尽抬头,看着她脸上紫红色胎记,心底竟觉得她好像也不是那么不堪入目,不过这念头立刻被他收回,面色冷冷地点头,“需要什么,你就吩咐长影,明日进宫谢恩,你最好也老实点。”

苏怡情神色淡淡,在房间里翻出纸笔,刷刷写下自己需要的东西,随后递给了云墨尽身边的黑衣人长影。

“把上面的东西都备齐,之后还需要什么,我会告诉你。”

话音落下,长影点了点头,便推着云墨尽出去了。

轮椅轧在地上的声音渐渐远去,一直紧绷着的苏怡情关上房门,这才放松下来,倒在床上。

好险!小说里说云墨尽因为双腿残疾,性格大变,喜怒无常,今日她算是见识了,动不动就要把她乱棍打死,的确喜怒无常。

放松片刻,苏怡情想到正事,就爬起来,坐在梳妆镜前。

“嘶!”看着镜中那张脸上,占据了半张脸的紫红色胎记,苏怡情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胎记未免也太大了,比她记忆中的胎记还要大一点。

小说里说过,原身脸上的胎记并非是天生的,而是在娘胎里中了毒,原身的母亲血崩而死,也是因为中了毒。

背后的始作俑者,正是相府如今受宠的萧姨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