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一夜成瘾霸总成了我靠山

一夜成瘾霸总成了我靠山

鸭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嫚烟嫁给了本不该招惹的顶级大佬秦跃苍,开始了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当初说好,只要她拿下三座演员奖项再还给他一个亿,她随时可以提离婚。现在,她已经拿下两座奖杯。因为知道他不爱她,所以她想离开。岂料,事实并非她认为的那样。秦跃苍爱她不自知,却双手奉上所有娇宠,对她死不撒手!

主角:沈嫚烟,秦跃苍   更新:2022-07-16 01: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嫚烟,秦跃苍 的女频言情小说《一夜成瘾霸总成了我靠山》,由网络作家“鸭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嫚烟嫁给了本不该招惹的顶级大佬秦跃苍,开始了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当初说好,只要她拿下三座演员奖项再还给他一个亿,她随时可以提离婚。现在,她已经拿下两座奖杯。因为知道他不爱她,所以她想离开。岂料,事实并非她认为的那样。秦跃苍爱她不自知,却双手奉上所有娇宠,对她死不撒手!

《一夜成瘾霸总成了我靠山》精彩片段

凌晨,豪华私家别墅。

幽暗的卧室,只有浴室的灯还亮着。

“啪——”秦跃苍按下了开关,一室瞬间通明。

入目的是地板上的一双女人粉色的水钻高跟鞋,再往前是一套华丽的金色礼服,以及胸罩、内裤……还有沙发上那只限量版的女士包包,和一樽耀眼的奖杯。

秦跃苍深眸巡视了一番,继续踏步向前,一把推开了浴室的门。

水雾氤氲中,白瓷的进口浴缸里正半躺着一抹身影,曲线盈盈袅袅,白色的泡沫在她周身化开,乌黑的长发如瀑般倾斜而下,散落在后背上,几丝细碎湿润的发丝贴在脸颊,性感又撩人,一股玫瑰的清香,混合着微凉的水汽在空气中弥漫。

“沈嫚烟!”秦跃苍紧抿着薄唇,半眯着眼眸盯了她一会,终是出声唤她。

沈嫚烟长而卷的睫毛微微扇了扇,却始终没有其他动作。

秦跃苍沉呤片刻,眉眼深沉,又喊了她一声:“沈嫚烟!”

女人还是毫无动静。

眉心轻拧,几秒之后,秦跃苍干脆伸手去扯她,“起来,水都凉了!”

沈嫚烟这才睁开了眼,眼前渐渐出现一个男人的英俊深邃的轮廓,待到她看清楚是谁后,一双潋滟的眼眸里难免现出几分惊讶。

“你怎么回来了?”她怔了一下,问道。

“这里是我家,我难道不能回来?”秦跃苍俊脸沉了几分,语气带着不悦。

沈嫚烟黛眉蹙了蹙,毫不客气地回道:“今天又不是初一,你回来干什么?”

他们自从结婚后就一直分居,只约定了每月初一回来见面。

“那你呢?你今晚怎么有空回来?”秦跃苍一双漆黑幽邃的眼眸注视着她,俊脸上依然没有太多的表情,不答反问道。

沈嫚烟轻轻抬起头,眉眼一扬:“这里也是我家,我回来需要理由吗?”

秦跃苍的黑眸里瞬间浮现一丝令人看不懂的情绪,死死地盯着她,笔挺的身姿在浴室里微暗的光线下,染上一层淡淡地冷凝。

“出来,水已经凉了。”他又与她对视了几秒,硬冷的嗓音,带着浑然天成的威严。

“我累了,不想动!”沈嫚烟身体向后一仰,靠回到浴缸边上,声音慵懒地说。

秦跃苍直接倾身过去,伸手将她从浴缸里抱了出来。

“喂,你干什么?”沈嫚烟心下一惊,下意识地挣扎。

可她还没来得及从他的怀里挣脱,一张宽大柔软的浴巾将她整个娇躯包裹住。

秦跃苍将她裹了一圈,牢牢抱在怀里,居高临下地冷觑着她:“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在浴缸里睡觉。”

“管你什么事,我爱在哪睡就在哪睡。”沈嫚烟杏眸瞪了他一眼,颇有些倔强的语气。

“我现在好歹还是你名义上的老公,我不管你谁管你?”秦跃苍幽深地目光直锁住她,抱着她走出浴室,低沉霸道的嗓音道。

沈嫚烟不以为然地撇唇,低声道:“很快就不是了!”

“你说什么?”秦跃苍脸色一变,直接将她抛在了大床上。

沈嫚烟优雅的一个翻身,以妩媚的姿势半躺在大床上,红唇虚勾,笑看他一眼:“看到那座奖杯了没?我又获奖了!”

“那又如何?”秦跃苍面色冷峻沉静,深邃的眸光微冷地凝向她,磁性地嗓音,压的低低的。

沈嫚烟眼神直勾勾地瞧着他,微扬起下颚来提醒道:“你之前说过我若是能拿全三金奖杯,把我爸欠你的那一个亿还上,我们就两清了。”

“你倒是很有自信,不过迄今为止拿全三金奖杯的影坛女艺人也不足五人,你现在不过才捧得第二座奖杯而已,还有一座……是不是得意地太早了?”秦跃苍神色依旧淡淡的,深深看了她一眼,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冷笑。

“至少胜利在望了不是吗?”沈嫚烟红唇轻牵而起,面容明媚潋滟:“很快我这个秦太太的位置就可以让贤了!”

“你好像很希望摆脱我?”秦跃苍神色不禁有些幽暗,低沉的嗓音仿佛染上了一层冰渣。

沈嫚烟轻挑眉梢,笑吟吟地反问道:“难道你不希望我早一点离开,好给你外面的那些女人腾位置吗?”

“……”秦跃苍双手下意识地攥紧,一双漆黑的眼眸格外深沉了起来,像是无底旋涡,蕴藏着他所有的情绪,冷硬而刚毅的脸让人看不懂他此刻的表情。

“坐好!”突然他冷着脸,命令了一句。

接着便取来吹风机,将她扯到自己的身前。

“你干嘛?”沈嫚烟看清楚他的动作,本能地想要挣扎。

“别乱动!”秦跃苍没好气地觑了她一眼,打开吹风机,低沉的嗓音,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下次再让我发现你睡浴缸,你就死定了。”

沈嫚烟本想反驳他,可吹风机的热气正对着她,一转头全都喷薄到她脸上来了。

她索性扭过头去,不再理会他,他要做什么也都随他去了。

耳边传来了吹风机嗡嗡的轰鸣声。

秦跃苍就站在她身侧,亲自帮她吹头发,细心地将热风口避开她的脸。

他修长完美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那样地温柔……

沈嫚烟能够感觉到他的指腹摩挲着她的头发,甚至能够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的发丝之上。

渐渐地,她闭上双眼,不再动弹。

看着她此时乖巧的模样,秦跃苍不动声色地勾了一下唇角,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他一遍又一遍、小心翼翼地吹着她的长发,直到她的头发吹得有七八分干了,他才关掉吹风机,随手放在一边的床头柜上。

卧房里突然一下子变得异常的安静,静的几乎可以听到他们彼此的呼吸跟心跳声。

秦跃苍目光凝视着她娇美的侧颜,突然俯下身子,从后面缓缓环住了她的腰身,低头吻上了她柔顺的发丝。

沈嫚烟的身子本能地轻颤了一下,立即睁开了眼睛:“你……”

“烟儿……”秦跃苍低沉磁性地嗓音,轻喃着她的名字,灼热的吻持续落下,带着令人遐想的难耐:“给我好吗?”


沈嫚烟瞬间瞪大双眼,用力地推开了他。

“你疯了?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秦跃苍眼眸炙热,嘴角边蔓延开一抹幽深地笑意,“我们之前并没有约定我不能碰你!”

沈嫚烟表情微愕,怔怔地盯了他一会,迟疑地问道:“你今晚是不是酒喝多了?”要不然怎么会说这样的胡话?

“酒?我倒是没有喝,不过我早就已经醉了!”秦跃苍挑了一下剑眉,重新凑近她,呼吸粗重,意味深长地说道。

沈嫚烟目光闪烁,心中更是不解。

她正想再说些什么,秦跃苍刚毅俊美的脸庞已经直直地朝她压了下来,准确无误地覆上了她的红唇。

“唔唔唔……”沈嫚烟本能地挣扎,试图闪躲。

秦跃苍却箍住了她的后脑勺,牢牢地将她扣在自己的胸怀里,不让她动弹。

他的吻如暴风骤雨般落下,霸道地掠夺者她的甜美气息,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吞下去。

“不……”沈嫚烟长长的睫毛颤抖着,手抓住了他衬衣的衣襟,拼命地抗议。

可秦跃苍依然没有松开她,今晚的他似乎有些失控,不似往常那个温雅矜贵的他,他的力气大的吓人,整个人也格外的癫狂,几乎与他平日里斯文有礼的行径大相径庭。

沈嫚烟被他吻的几乎喘不过来气,一时眸光炫目迷离,脸颊不知是因为恼还是羞,越发的娇艳绯红了起来。

秦跃苍漆黑的眼中倒映出她此时的模样,心跳不由地加速跳动,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在急速攀升,整个人似乎都快要燃烧起来了……

他压住了她的娇躯,近乎狂乱地吻着她,带着满满地侵略跟占有,从未有过如此的失控过。

沈嫚烟反抗无效,无论如何也推不开他,情急之下,她齿关一合,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秦跃苍“嘶”地吃痛了一声,猛然顿住了动作。

不过他并没有就此放开她,而是就这样压着她,一双深沉地眼眸与她对视着。

沈嫚烟的唇已经被他吻的红肿,发丝凌乱,眉眼朦胧,整个人就像暗夜的妖姬一般。

秦跃苍黝黑的眼眸盯住她,额头抵着她,鼻尖几乎要挨到鼻尖,属于他的男性气息将她包围了。

“竟然敢咬我?”秦跃苍修长的指尖蹭过自己的唇,上面留有丝丝缕缕的血迹,不过他并未就此生气,反而用一种宠溺的口吻,缓缓勾起了薄唇:“一点都不乖!”

沈嫚烟瞪了他一眼,表情冷淡,羞愤地命令:“你放开我!”

“不放!”秦跃苍不紧不慢吐出两个字。

沈嫚烟皱起秀眉,咬咬牙问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想要怎么样,你不知道?”秦跃苍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娇媚的容颜,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声音沙哑不已。

沈嫚烟怔了一下,突然无奈地笑了笑,嘲弄地反问道:“你爱我吗?”

“……”闻言秦跃苍幽深地眼眸眯了眯,与她对视了半响,俊脸变得更加高深莫测起来,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你觉得呢?”

“不爱!”沈嫚烟扬扬脸,毫不犹豫地回答。

秦跃苍眼底仿佛埋着一团幽暗的火,深凝了她半响,嘴角忽然弯起一抹讽刺地笑:“你还真是聪明!”

“既然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我跟你的婚姻只是各取所需而已,你没理由要求我必须要履行妻子的义务。”沈嫚烟挑起眉梢,直视向他。

秦跃苍脸色沉了几分,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颚,冷言质问:“你不愿意给我碰?”

沈嫚烟回望向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那阴鸷深沉地视线,瞬间如暴风骤雨一般,落在她身上。

他在生气?!

可是他有什么好生气的,除了她这个名义上的老婆,外面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可多了去了,他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何必非要她不可?

“当然不愿意!”沈嫚烟打开他的手,不耐烦地回答。

“你现在怎么说也是我老婆,竟然不愿意给我碰?”秦跃苍眉头狠狠地一皱,脸色刚硬着,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凛然的戾气。

“只是名义上的!”沈嫚烟平静地凝视向他,忍不住提醒道:“别忘了你当初为何要我嫁给你?你就不怕你外面那些女人们吃醋吗?”

“这关其他人什么事?”秦跃苍俊美的五官覆上一层浓浓的阴霾,眼底寒光乍现,沉声问道。

“女人的心可是很小的,你若是有了其他女人,她们可是会很敏感就察觉到了,到时候万一闹得要跟你翻脸就不太好了。”沈嫚烟耸了耸肩,语气淡淡的,居然带着一抹真诚。

“你以为我在乎?”秦跃苍深邃的眼眸瞟过她,锐利深沉,他整个人的心情就更加阴霾了。

“你不在乎吗?”沈嫚烟眉眼一扬,有些惊诧地反问。

“……”

“就算你不在乎那个秦家给你安排的未婚妻白悦心,茵茵你总该是在乎的吧?”沈嫚烟见他沉默半响不说话,主动出声,镇定地问道。

“恐怕在乎她的人是你吧?”秦跃苍深眸讳莫如深,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低凉磁性的嗓音反问。

“我?”沈嫚烟一怔。

秦跃苍眸子更加犀利了起来,表情沉郁,哑声切齿说道:“她以前可是你的闺蜜,你一直不愿意给我碰,是不是跟方茵茵有关?”

“我跟她早就已经不再是闺蜜了!”沈嫚烟神情微微幽暗了下来,叹了口气。

“你最好别忘记了,你现在是我的秦太太,她不可能再把你当成闺蜜了。”秦跃苍深邃如渊的目光复杂,像是在压抑着某种情绪。

“那又如何?”沈嫚烟面无表情地直视向他,声音冷淡,透着一丝疏离:“不管我跟她还能不能再做闺蜜,我都只是你名义上的太太,你外面有多少女人都与我无关。”

“沈嫚烟,你!”秦跃苍俊脸黑沉,眸色有些猩红,拳头狠狠地攥紧了。

“你要想要女人,就去找其他女人吧,别来烦我!”沈嫚烟眸光清冷,甚至看都不再看他一眼,就摆了摆手。


“你要我去找别的女人?”秦跃苍眼底掀起一阵暗潮汹涌,难以置信地瞪着她,表情阴沉慑人。

“别告诉我,你跟我结婚后外面一个女人都没有!”沈嫚烟美眸睨向他,嘲弄地冷笑。

反正她是不信的!

除了茵茵外,他们秦家还给他安排了一个未婚妻白悦心,一直催着他们结婚呢。

“那如果我说我就只想碰你呢?”秦跃苍漆黑的眼眸里翻涌着复杂的情绪,嗓音暗哑无比。

“你说什么?”沈嫚烟心下一怔,有些惊诧地看向他。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娶你?”秦跃苍眸子极其深邃,在暗夜里闪闪发亮,紧紧凝视着她。

沈嫚烟双眸静静地与他对视,毫不犹豫地开口:“不是为了拿我当挡箭牌,对抗你们秦家给你安排的联姻,好让你跟茵茵在一起吗?”

“方茵茵,你以为我真的喜欢她?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秦跃苍俊脸再度阴郁了一下,俊逸的唇间掠过一丝不屑,深黑色的目光直锁住她,声音哑若沙砾。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秦跃苍本不想理会,可他的手机铃声一直响个不停。

他只能暂且放开沈嫚烟,拿起手机接听。

秦跃苍一边与对方通话,漆黑如渊的眸子却始终落在沈嫚烟的身上。

沈嫚烟想要回避,却避无可避,因为他的一只手捏住了她的手腕,让她不得不正面对他。

借着卧房里昏暗的光线,她能够感觉到他凝在她身上的视线滚烫炽热,像是有一个黑色的漩涡,要将她吸附进去。

沈嫚烟本能地别开脸,避开他这种异样的眼神。

过了一会儿,秦跃苍结束了通话。

他直接倾身过来,板过她的脸颊,吻上了她的红唇。

沈嫚烟瞪大了眼眸,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他。

可他这个吻极其的强势霸道,根本不容她拒绝。

甚至还带着一些恶意的啃咬,像是有心在惩罚着她。

沈嫚烟被他吻的喘不上来气,又推不开他。

正羞恼之际,秦跃苍突然稍稍松开了她的红唇。

但他的额头依然抵着她,薄唇也抵着她的红唇,彼此呼吸不过寸厘,他笑容里带着些许的恶意。

“我今晚突然有急事,要出去一趟,你乖乖留在家里,等我回来!”他幽深的目光凝视着她,整个人大半个身子挡住了头顶光线,压迫感十足,声音却异常的温柔。

“我……”沈嫚烟本能地皱眉,刚想要说什么。

秦跃苍再次袭上了她的红唇,将她即将要说出口又堵了回去。

“要是我回来,看不到你在家里,下次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了。”他兴致勃勃地睨着她,轻轻将她脸颊边的发拨开,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饶有深意地告诫。

沈嫚烟眨了眨眼眸,回望着他,能够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就在她面颊边上飘荡。

他眼中过分浓烈地渴望,犹如熊熊燃烧的烈火,让她难以直视。

这种时候她还是不要再招惹他为妙。

沈嫚烟沉默着,静静地别开眼,既没有点头,却也没有再出声反对。

秦跃苍以为她是乖巧地答应他了,心中愉悦,看向她的眼神里溢满了情愫。

不过沈嫚烟并没有看见,也没有察觉。

秦跃苍大手揽过她纤细的腰身,情不自禁地又吻了吻她,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

“等我!”他耐心又温柔地哄慰,留下这最后一句话,倏地放开了她。

站直了身,微微抬起下颌,秦跃苍重新束了束西装领口,转身离开了这间卧房。

很快带门声传来,室内又恢复了宁静。

沈嫚烟愣坐在床边,晃了一回神,然后有些疲惫地躺倒在大床上,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是被一道手机铃声吵醒的。

沈嫚烟在睡意迷蒙中接起电话,是她的经纪人陈辰打来的。

“嫚烟,你昨晚上哪去了?一领完奖就不见踪影,后面的庆功宴都没有参加,害我一个人既要帮你应付高层,还要搞定那些记者。”陈辰一番数落,疑惑地问道。

“谢了,辰哥!”沈嫚烟打了个哈欠,坐起身来。

“你先别谢我,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昨晚你领完奖以后去哪了?”陈辰继续追问。

“啊,我突然想起来我今天上午还有一个通告,不跟你说了,马上要迟到了,我得赶过去。”沈嫚烟下意识地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匆忙找了个借口,然后便挂上了电话。

她上午的确要去电视台录制一个访谈,眼瞅着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沈嫚烟掀开被子下床,直冲进洗手间里,匆忙洗漱了一番。

以最快的速度化了妆,换了衣服,戴上墨镜出门了。

一直到沈嫚烟离开别墅,她都没有看见秦跃苍的身影。

昨晚秦跃苍不是一再地嘱咐她,叫她在家里等他,他处理完急事就回来?

结果她都在别墅里留宿了一夜了,也没有等到他。

沈嫚烟不禁讽刺地笑了笑,正打算开车下山,突然被另一辆豪车在别墅门口拦住了去路。

豪车后座的车门打开,走下来一抹雍容华贵的身影,身后跟着一个撑伞的黑衣保镖。

此人正是秦跃苍的母亲,也是她名义上的婆婆朱秀华。

只见朱秀华气势汹汹地踩着高跟鞋来到她的车前,不悦地敲了敲她的车窗,命令式地语气:“下来,我有话问你。”

沈嫚烟深吸一口气,不得不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

“妈……”她僵笑着,恭敬地问候了一句。

话还没有说完,朱秀华就劈头盖脸地扔过来一本杂志,隐忍着怒气质问道:“这上面的女人是谁?”

沈嫚烟低头扫了一眼杂志,映入眼帘的杂志封面上,正是她名义上的老公秦跃苍,跟另一个风头正盛的女模特出入酒店的身影。

女模特的手挽住了秦跃苍的胳膊,脸上带着娇羞地笑容,两人看起来亲密无间,想让人不误会都不行了。

这一幕恰好被有心的记者拍了下来,登载至这本娱乐杂志的封面以头条上。

“问你话呢?这个女人是谁?”朱秀华见她不说话,又扬声质问了一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