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谢先生请止步

谢先生请止步

嗜甜如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经历了一段失败的感情之后,江嬛回到自己生活了十七年的小县城,跟自己的爸妈生活在一起,过上了简简单单的生活。她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谁成想,谢燕沉居然又出现了,他还成为她们厂子的新厂长。曾几何时,江嬛多想跟他结婚生子,厮守一生,他却转身跟别的女人订了婚。她曾经抛却尊严,不顾一切去挽回谢燕沉,换来的却是一句嘲讽。

主角:江嬛,谢燕沉   更新:2022-07-16 01: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嬛,谢燕沉 的女频言情小说《谢先生请止步》,由网络作家“嗜甜如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历了一段失败的感情之后,江嬛回到自己生活了十七年的小县城,跟自己的爸妈生活在一起,过上了简简单单的生活。她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谁成想,谢燕沉居然又出现了,他还成为她们厂子的新厂长。曾几何时,江嬛多想跟他结婚生子,厮守一生,他却转身跟别的女人订了婚。她曾经抛却尊严,不顾一切去挽回谢燕沉,换来的却是一句嘲讽。

《谢先生请止步》精彩片段

昏暗逼仄的房间里,燥欲氤氲。

女孩儿一头黑发如黑瀑般披散在削薄的肩背。

男人立体的面容隐在灯光下,晦涩不明。

修长粗粝的手指扣着年轻女孩儿莹润的下巴,带着些强迫逼着女孩儿有些艰难的扭过头来,手感好的像是剥了壳的白水蛋,紧致细腻。

“我是谁?”

男人望着女孩儿迷离的双眼,她眼尾偏长,所以这个角度看他的时候,泛红的眼尾媚态横生。

女孩儿眉心皱了皱,额头周围浸出了细密的薄汗。

她抓住男人的手腕,想要拉开男人的手,不知道是她使不上力,还是男人扣住的力气过大。

最后,她难受的张了张嘴,说:“谢燕沉……”

男人嘴角弯了弯,松开了钳住下巴的手。

.

熟悉的铃声在房间响起,江嬛一身微汗从梦境中醒来。

她伸手拿起床头放着的手机关了闹铃,坐在床上愣了会儿神。

都已经过去半年了,江嬛仍觉得那晚的事情过于荒唐。

今日周一,八点上班,现在已经过了七点了,没时间给她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江嬛很快将这个梦抛之脑后,洗漱换衣服,连妆都不用画,快速的吃完母亲准备的早餐,便骑着小电驴赶去了厂里。

到厂里,打卡时间为7:50分,骑车花了十分钟。

八点上班,十二点下班,中午休息俩小时,两点上班下午六点下班,周末双休,加班时间不多不少,但是按国家规定给加班工资,一个月能拿四五千。

这便是江嬛做了两个月的的工作,再有一个月她便能转正了。

江嬛坐在位置上,想着转正时间。

回到她生活了将十七年的偏远小县城已经半年了,住自己家里,早晚有爸妈做饭,中午吃厂里的食堂,工资不高但小县城消费也够,一切看起来都很完美。

但江嬛总是会生出一种错觉,她偶尔看到厂里某个四五十岁的同事,就会忍不住想,他们的现在就会是她的未来。

“在想什么呢?”

江嬛正出神,肩膀忽然被拍了下。

是她的上级领导,人事部主管张澜,比她年长六岁,目前已婚且儿女双全。

“澜姐。”江嬛跟她打了声招呼,“大概昨晚没睡好,现在有点犯困,我去冲杯咖啡。”

说完,她拿着杯子去茶水间冲了杯咖啡。

回到位置,见张澜和人事部其他几个同事正在说着什么。

江嬛多数时候对这些事是没兴趣的,即便是工作,她也是按部就班的完成自己的,其他事一概不操心。

不过张澜却很喜欢拉她一起,见她回来,回了位置,凑过来跟江嬛道:“听说新来的厂长待会儿就到。”

新来的厂长?

江嬛想了会儿,才想起前段时间听人说过,之前的厂长生了重病,现在在医院治疗,估计以后都不会回来了,总公司会安排新的厂长过来接手。

见江嬛并没有多少兴致,张澜问:“你就不好奇吗?”

江嬛怔了下,“好奇什么?”

“新厂长啊。”

江嬛笑了笑,“有什么好好奇的,能当厂长,年龄嘛肯定和陈厂长差不多,就算稍微年轻点儿,也不会差多少岁。”

难不难相处也跟她没多少关系,毕竟她的工作内容跟厂长没什么接触。

然而,两个小时后,江嬛被打脸了。

她站在厂门口,看清从车上下来的男人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江嬛怎么也没想到,在距离深市十万八千里的小县城,还能遇到谢燕沉。

新厂长就是谢燕沉。

江嬛一直到午饭前都是恍惚的,脑子里,半年前那晚的事情和今天见到谢燕沉那一幕不停的交织闪现,连带着工作都进不去状态,出现好几次失误。

她索性停了下来,靠着椅子闭眼休息片刻。

直到跟着部门同事一起去吃了午饭回来,上午的工作没弄完,江嬛吃完独自先回了办公室,忙完正要休息的时候,想起回来忘了打卡。

打卡机在一楼,办公室在三楼。

江嬛下楼打卡,到二楼楼梯的时候,江嬛眼神忽然一顿,落在迎面上楼来的谢燕沉身上。

江嬛僵了几秒,脑子里闪过直接走过去的念头,但很显然谢燕沉也看到了她,也停了下来,视线就落在她身上,根本避不过。

她对谢燕沉点了点头,喊道:“谢厂长。”

打完招呼,江嬛便打算快速从谢燕沉身旁过去,脚步有些急乱的往楼下走。

刚从谢燕沉身边经过的时候,突然听他声音中夹着温笑说:“叫谢厂长了?”


谢燕沉的话,让江嬛险些踩空滚下去,还好及时扶住了楼梯扶手。

她稳定后,只稍稍停顿了两秒,便挺直着背脊坦然自若的走了下去。

若不是刚才那一下露了破绽,还真装的像那么回事儿。

谢燕沉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转角,接着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他低笑了声,迈开长腿上了楼。

江嬛到了一楼打卡点,心脏狂跳,她就知道不该抱着侥幸心理,谢燕沉怎么可能不记得。

她在心里默默骂了句谢燕沉大傻逼。

打了卡,江嬛没马上上楼,在楼下绕着一栋厂房转了两圈才上去。

后面几天,江嬛和谢燕沉倒没单独打过照面,平时在厂里遇到,也是见他和其他部门的领导在一起,他刚过来,需要了解的情况不少。

很快到了周五,没等手机闹钟响,她就醒了。

母亲陈晓莹准备好了早餐,父亲江禹谦因半年前那场车祸,伤了腿,现在还在床上没起。

吃早饭的时候,陈晓莹剥着鸡蛋壳,问:“明天你不用加班吧?”

听到这话,江嬛心里咯噔一声,有了不好的预感,突然嘴里的小笼包有些咽不下去了。

她自小性格就柔顺,极少违逆父母,更别说撒谎,所以她即便心里不情愿,还是如实道:“嗯。”

陈晓莹将博客的鸡蛋递给她,说:“我们学校的付老师给你介绍了个对象,你明天去见一见吧。”

付老师是陈晓莹的同事,江嬛母亲是小学老师。

江嬛闷闷应道:“好。”

陈晓莹看了她眼,说:“他叫杨晋龙,比你大三岁,今年25岁。他的电话号码我发你微信上了,也是微信号,你待会儿加他一下,和他确定下明天见面的时间。”

江嬛:“嗯。”

吃完早餐,江嬛回房间拿了东西走到门口换鞋,陈晓莹跟了过来。

她说:“嬛嬛,你年纪也不小了,我们家条件就这,别挑东捡西了,差不多得了。条件太好的,你也够不上。”

江嬛低头穿鞋,不知怎么回事,平时脚一伸就能穿上的鞋,今天怎么都穿不上,她最后蹲下去用手指才勾上。

穿好后,她也没理陈晓莹的话,拉开门便走了。

去厂子的路上,骑着小电驴,风阵阵的刮来,虽然带着头盔,但身上还是有些冷。

不知不觉已经快十一月了。

她毕业已经快一年半了。

22岁,年纪大吗?

想起陈晓莹的话,江嬛嘴角讽刺的勾了勾。

是啊,条件太好的,她确实够不上。

到了厂里,江嬛看了陈晓莹发来的微信。

她没回,也没加那位即将相亲的对象。

大概因为早上这一出,江嬛整天都提不起什么劲儿,连话都不想说。

周五下午有例行周会。

江嬛来了俩月,对这种例会已经很熟,所以整个流程下来,既不出挑也挑不出差错。

会议结束的时候,罗总说:“小王在华庆饭店订了位置给谢厂长接风,晚上七点,除了值班的人员外,其他人不要迟到。”

罗总这话,根本没打算给其他人拒绝的余地。

快下班的时候,外面下了雨,江嬛的小电驴没装雨棚没法骑,她是坐张澜的车去的华庆饭店。

两人六点半才从厂里离开,周五,晚上吃饭的人多,到了县中心车流量较大的地段,堵了一阵,到华庆饭店已经过了七点。

其他部门的同事基本都到了,见张澜和江嬛进来,罗总立即朝他们招了招手。

“张澜、小江,来这边坐。”

那桌除了罗总和其他部门的几个老总还有谢燕沉,他们部门的吴梦琪和张雪琴也在。

江嬛心里是不想去的,但是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张澜过去。

运营部的陈总说:“张澜、小江,你们可是迟到了,得自罚一杯才行。”

说着,他便起身给两人面前的酒杯倒上了酒,白的。

张澜笑着道:“我自罚一杯没问题,小江就没必要了,她不会喝酒。”

谢燕沉听到这话,掀起眼帘看着江嬛。

若是以往听到张澜的话,江嬛自然面不改色,但是谢燕沉在这儿,她便有种撒谎被揭穿的羞耻感,耳尖红了起来。

陈总虽然爱开玩笑,但也不是酒桌上那种无耻之徒,非逼着小姑娘喝。

于是,他给江嬛换了个杯子,倒了杯豆奶,说:“既然这样,小江就以豆奶代酒。”

江嬛说:“谢谢陈总。”

张澜喝了酒,江嬛喝了豆奶,两人才坐下。

吃饭的时候,几位老总和厂长谈笑风声,推杯换盏,部门其他几个同事,也都很善交际,在领导面前说说笑笑,只有江嬛闷不做声的吃着饭。

吴梦琪问:“谢厂长,听说你之前在深市?”


大概是吃饭的时候热,谢燕沉脱了外套搭在身后的椅子靠背上,身上只穿着白衬衣,衬衣袖子挽了几转,露出一截手臂,小臂肌肉线条流畅,青筋凸起,看着就十分有力量感。

谢燕沉脸上噙着笑意,说:“是。”

吴梦琪说:“我以前也在深市工作,前两年才回来。”

谢燕沉笑道:“是吗,那还挺巧的。”

吴梦琪看着他脸上的笑,心里好像有只小怪兽要蹦出来,脸霎时就红透了。

罗总突然插话道:“要这么说,谢厂长和小江也挺有缘的,小江之前就在深市念的大学。”

“哦?”

谢燕沉朝江嬛看了过来,问:“小江是深市哪所大学的?”

一直没有存在感的江嬛突然成为话题中心,她顿时不自在起来,抬头看着桌上朝她看来的各位,只觉得头大。

谢燕沉就是故意的。

他会不知道她是深市哪所大学的?

不等江嬛回答,罗总便抢先一步说:“我记得小江是H大的吧?当时来面试的时候,我还问过小江这学历,怎么会来我们厂子应聘。”

H大,国内排面前五十的院校,虽然江嬛的专业在H大一般,但H大毕业,专业其实也没那么重要了。

谢燕沉眉梢微微挑了下,随即从江嬛身上转开了视线,“H大是挺不错的学校。”

吴梦琪脸色微沉,冷飘飘的扫了江嬛一眼。

江嬛来之前,她是部门最年轻漂亮、学历最高的,罗总平时有什么事也是找她,江嬛来了之后,江嬛就成了最年轻漂亮的那个,罗总有什么好事,就会找江嬛。

连新来的谢厂长都是如此。

这顿接风宴吃到了晚上十点过才准备散场,外面雨已经停了。

张澜喝了酒开不了车,叫了她老公来接,江嬛不好麻烦别人,打算打车回去。

谁知道,到门口的时候罗总忽然叫住了江嬛。

“小江,我记得你有驾照吧?”

江嬛不太懂罗总问这话的意思,迟疑的点了点头,“有。”

大二的时候考的。

罗总说:“小江,今晚就你没喝酒,刚好你家和青湖国际酒店在一个方向,这样,你顺道开谢厂长的车把谢厂长送回酒店。”

江嬛:“……”

江嬛想拒绝,但找不到理由。

她确实有驾照,而且之前开过张澜的车,若她拒绝,多半会引起张澜和罗总的猜疑。

另一方面,她家和青湖国际酒店确实在一个方向,而且离的很近,两者间步行不会超过十五分钟。

谢燕沉的视线,隔着镜片落在江嬛身上,说:“小江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叫代驾。”

迎着几位领导的目光,江嬛僵硬的牵了牵嘴角,“没有不方便。”

罗总满意的笑了笑,“小江,那我就把谢厂长交给你了,你务必把他安全送到酒店!”

“好的,罗总。”

大概是下雨的缘故,晚上十点过街上就没什么人了,连车辆都很少,路面湿滑,路灯映在上面,显得有些斑驳。

上车后,江嬛安静开车,谢燕沉坐在副驾,取了眼镜拿在手上,另一只手则摁着眉心的位置。

谢燕沉晚上喝了很多,不仅几个部门的领导给他敬酒,连其他部门胆子大的普通职员也跑来给他敬了不少。

从饭店出来,他还能稳稳站着,言语清晰,江嬛着实有些佩服他的酒量。

前方路口红灯,江嬛缓缓停下车。

她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身旁的男人突然开口了。

“什么时候回青湖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