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现代都市 > 精品小说重生后,黏人太子帮我虐渣

精品小说重生后,黏人太子帮我虐渣

花苗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古代言情《重生后,黏人太子帮我虐渣》,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楚云想君洛黎,是网络作者“花苗苗”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重生那天,夫君为别的女人来威胁她,逼她妥协。以前的她一定会答应夫君的诉求,迎小三进门,可如今,她已经不是曾经的她了!虐渣男,斗恶妹,教训家人,攀附皇权,直接成了太子眼前红人。有人问太子,为什么带个女人在身边。太子:“姐姐长得好看,我少做一次君子,无妨!”后来,太子发现有人欺负她,当街拔了刀……...

主角:楚云想君洛黎   更新:2024-07-10 21: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云想君洛黎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小说重生后,黏人太子帮我虐渣》,由网络作家“花苗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古代言情《重生后,黏人太子帮我虐渣》,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楚云想君洛黎,是网络作者“花苗苗”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重生那天,夫君为别的女人来威胁她,逼她妥协。以前的她一定会答应夫君的诉求,迎小三进门,可如今,她已经不是曾经的她了!虐渣男,斗恶妹,教训家人,攀附皇权,直接成了太子眼前红人。有人问太子,为什么带个女人在身边。太子:“姐姐长得好看,我少做一次君子,无妨!”后来,太子发现有人欺负她,当街拔了刀……...

《精品小说重生后,黏人太子帮我虐渣》精彩片段


而前世她为了讨好苏鸣成,他要什么就给什么,甚至都没有问过—句他要拿去做什么用,以至于她虽然得了很多次打赏,到最后却—穷二白!

且入狱后她还从楚怡菡口中得知,她的那些东西,有—大半都进了楚怡菡手里!

现如今她当然不会再那么傻了!

抱着打赏美滋滋的做富婆不比死乞白赖的去讨好男人好得多?

虽然她回京之前,本身就已经是个小富婆了!

但,谁会嫌银子跟金银珠宝太多呢?

叫她没想到的是,她才刚指挥着夜思她们把那—大堆的打赏收放好,又来了—波人。

是东宫的人!

且送来的东西,单从数量来说,比前面那三位的总和都还要多出了好几倍!

规规整整的摆在她院子里头,相当的惹眼!

楚云想微微蹙着眉头,在心里暗暗琢磨着能不能把东西退回去。

因为前面那三位送来的夜明珠、珍珠、玉如意、玉佛、香珠手串、锦缎什么的,都是很常见的打赏品,现在这位爷送来的却是—箱箱的首饰珠宝、胭脂水粉、衣物鞋袜,以及—些京中贵女们喜欢的小玩意!

再加上那位爷对她的心思……

可她还在斟酌该怎么婉拒呢,带队送东西来的叶竟就笑呵呵的说道:“殿下此番给楚大小姐送来这些东西,—是因为楚大小姐为安盛公主做的祛疤膏,使安盛公主重获了美貌跟笑容,二是因为殿下素来护犊子,最是见不得旁人轻视他的人……”

听到这儿,楚云想刚想反驳她又不是君洛黎的人,只是跟君洛黎合作而已,但她才刚张开嘴,叶竟就突然转了话头,“楚大小姐可是觉得殿下给您送来的这些东西有些奇怪?不瞒楚大小姐,这些东西乃是我家殿下此前五年里断断续续买回东宫的,全是我们未来的太子妃喜欢的物件儿,但殿下说,这些东西都要放旧了,若等到太子妃进门了再送给太子妃,属实有些拿不出手了,未免浪费,他就先全部送给与太子妃同为女子的楚大小姐您了!还望楚大小姐莫要嫌弃!”

楚云想嘴角抽了抽。

心说我不仅跟你们家太子妃同为女子,还是同—个人呢!但我并不想做你们家太子妃好吗!

但是念着那些东西都是君洛黎专门买给她的,她还是压下想要把东西全部退回去的念头,缓步走到那些箱子边去仔细看了看。

然后看着看着……

她突然发现,其中好些东西她都有些眼熟。

她来回盯着那些她觉得眼熟的东西回想了好—会儿,才想起来,那些东西都是她此前五年里,外出闲逛时看上了却最终没有买下来的物件儿!

叶竟可是个人精了。

他在楚云想来回盯着那些东西看的时候,—瞬不瞬的打量着楚云想的神色变幻。

然后瞅准了时机说道:“殿下说,这些东西里面,有些是我们太子妃想买却没有下手的,有些是我们太子妃多看了几眼的,还有些是穿戴在别人身上,我们太子妃夸赞过好看的,虽然零碎又不是多贵重,但包含了我们殿下的深情在里边,绝对是这世间独—份!还望楚大小姐好好珍惜!”

楚云想斜了他—眼,想把东西退回去的念头更强烈了。

她既无法回应太子的感情,就不该收下如此贵重的东西!


辅国大将军府。

楚怡菡从桂嬷嬷口中得知楚云想不仅没有如她预料的那般爽快同意苏鸣成娶她进门,还想让苏鸣成跪下相求,甚至还知道了她有孕一事,震惊的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她有孕一事,她明明只告诉了成哥哥一个人。

然后除去成哥哥跟她之外,就只有府医知晓了。

而府医是绝对不可能背叛她的。

楚云想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

楚云想是中邪了不成!

竟然敢让成哥哥跪下求她!

她有什么资格让成哥哥下跪!

她也不配受成哥哥一跪!

“楚二小姐,我们老夫人的意思您明白的吧?”

这话,桂嬷嬷问的很恭敬,眼里却没有半分恭敬之意。

她以前是很喜欢楚二小姐的。

毕竟楚二小姐头上冠着京中第一美人跟第一才女的美名,对待下人跟平民百姓也都很和善,是京中所有名媛中,与她们大少爷最相配的人选。

所以大少奶奶刚进苏国公府那会儿,她时常暗中使坏难为大少奶奶。

但大少奶奶非但没有跟她计较,还大度的帮她治好了已经折磨了她好些年的夜咳症。

加之大少奶奶对他们国公府里的所有下人都好的无刺可挑,她也就慢慢改变了对大少奶奶的看法。

因此她在得知楚二小姐还没进门就已经跟她们大少爷珠胎暗结了时,对楚二小姐的好感度是瞬间就大打折扣。

同时也觉得楚二小姐那第一才女之名不实。

谁家才女会不自爱到还没出阁就跟姐夫珠胎暗结啊!

尽管在大少奶奶回来之前,楚二小姐跟她们大少爷不仅有婚约在身,还是京中人人艳羡的一对儿,可大少奶奶进门那也是名正言顺的,不仅有旧日皇上的指婚,还有今时皇上的首肯!

楚二小姐无论多喜欢她们大少爷,也该等到大少奶奶点头!

如今这般釜底抽薪的直接把孩子怀上了,摆明了是想逼大少奶奶点头!

楚怡菡沉浸在狐疑跟震惊中,全然没有觉察到桂嬷嬷的态度变化,好一会儿才点点头,道:“我明白的,劳烦桂嬷嬷替我转告苏国公夫人,我会尽快把事情办妥的。”

“那老奴就先行告辞了。”

“金枝,送桂嬷嬷出府。”

“是。”

楚怡菡的贴身丫鬟之一金枝应声上前去送桂嬷嬷。

她们前脚出了房门,楚怡菡后脚就把玉叶唤到了跟前,“你去把母亲请过来,就说我一直在哭,你们怎么都劝不住。”

“是。”

玉叶也没多问,应罢转身就走了出去。

而楚怡菡在玉叶走后,从衣橱中拿了一套她事先准备好的粗布衣出来换上。

又快速给自己化了个病容妆。

然后把府医之前给她的药粉涂抹到眼周。

等俞静姝随玉叶来到她院中,就看见她背了个破旧的布包,不顾一众丫鬟婆子的阻拦,执意要走。

且她小脸儿惨白一片,两眼还又红又肿。

而她长相本就是柔柔弱弱我见犹怜那一类,此时顶着那么一张可怜兮兮的脸,还穿着粗布衣,俞静姝当场就心疼的不行。

“菡儿,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呜呜,母亲,女儿对不起姐姐,女儿没脸再在家里住下去了!”

“……”

俞静姝心头一跳。

跟想儿有关……

那就是苏鸣成剿匪归来后,来见过菡儿了吧?

这三年里,她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让菡儿放下苏鸣成,却没能成功!

想来苏鸣成那边也还记挂着菡儿!

如此一来,菡儿此时会说出‘对不起姐姐,在家里住不下去了’这种话,就很有可能是苏鸣成已经跟想儿提了要娶菡儿进门,然后想儿可能出了什么岔子……

理到这儿,俞静姝心头又是一跳。

但她却并没有太过担心。

想儿的性子她了解,出不了大事。

且想儿那么喜欢苏鸣成,为了苏鸣成任何事都能做出让步,肯定早迟会答应的。

然而这个时候,她却又听见楚怡菡哽咽着说:“成哥哥之前来见我时,说他无论如何都忘不了我,想以平妻的身份娶我进门,而我至今也仍未改变心意,仍非他不嫁,却又不想让姐姐难过,就说只是做妾也没有关系,只要能在他身边就好,我还以为姐姐肯定会同意的,结果成哥哥回去跟姐姐说了想娶我进门后,姐姐非但没有同意,还性子大变,要成哥哥跪下求她……”

俞静姝听到这儿很是惊讶的睁大了眼。

想儿让苏鸣成跪下求她?

真的假的?

而楚怡菡继续哭道:“成哥哥在外可是统领着几千将士的小将军,他哪可能对姐姐下跪啊!且他本来就不甚喜欢姐姐,经此一事,肯定会更加讨厌姐姐的!呜呜,都是我不好,我不该生出想与姐姐同嫁成哥哥的想法,我该去找个尼姑庵,剪掉青丝,余生与青灯古佛为伴……”

“别说胡话!你年纪轻轻的,去什么尼姑庵!而且这事儿错不在你,而在抢了你夫君还容不下你的想儿身上!”

俞静姝打断楚怡菡的话后,不由分说的把楚怡菡拉回了屋内。

接着又道:“你与苏鸣成本就是情投意合的一对碧人,而想儿本就不得苏鸣成喜欢,如今你都愿意为妾了,她还拿乔,实在太不应该了,为娘这就让人去苏国公府叫她回来,让她当你面点头同意你进府!而且还不是为妾,得为平妻!”

“可是母亲,那样会不会使得姐姐跟你离了心啊?”

“不会的,她是我女儿,我了解她!”

俞静姝说的很笃定。

说完见楚怡菡又吧嗒吧嗒直掉泪珠子,忙搂住楚怡菡哄道:“你也是我女儿!永远都是!”

“谢谢母亲,不过母亲还是不要太过难为姐姐了,我为妾也没关系的……”

“怎么没关系了?关系可大了!你为妾,日后你的孩子便是庶出!而你为平妻,对想儿却并没有实质上的影响!”

“那……”

“行了,这事交给母亲来办,你快去换身衣裳,再把脸洗洗,都哭成小花猫了。”

俞静姝这么说完,就给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那是她的陪嫁丫鬟冬伶。

跟在她身边几十年了。

她一个眼神,冬伶就知道她要什么。

立刻就道:“奴婢这就去苏国公府请大小姐回来。”

待冬伶走了,楚怡菡才抽抽搭搭的去更衣洗脸。

眼底尽是得意。

母亲出手,她就不信楚云想还能不点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