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爱慕

爱慕

小月拾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颜子瑜爱了裴言整整七年,她曾以为她的真心可以换来男人对她的百般温柔,然而最终她得到的只有满目冰冷。为了这场无爱的婚姻,她丢掉了尊严,失去了骄傲,颜子瑜天真的以为她的努力付出终有一天会让裴言爱上她,可她等来的是一纸冰冷的离婚协议。当她满目绝望,再也不爱的时候,男人却又为了心中深爱对她纠缠不休……

主角:颜子瑜,裴言   更新:2022-07-16 02: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子瑜,裴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爱慕》,由网络作家“小月拾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颜子瑜爱了裴言整整七年,她曾以为她的真心可以换来男人对她的百般温柔,然而最终她得到的只有满目冰冷。为了这场无爱的婚姻,她丢掉了尊严,失去了骄傲,颜子瑜天真的以为她的努力付出终有一天会让裴言爱上她,可她等来的是一纸冰冷的离婚协议。当她满目绝望,再也不爱的时候,男人却又为了心中深爱对她纠缠不休……

《爱慕》精彩片段

裴言是我倒追五年得来的老公。

他不爱我,所以我追的很辛苦,不过幸运的是老天没有辜负我的努力。

两年前我们结婚了,一个月前我刚检查出来怀孕。

为了更好的照顾裴言我毅然辞去了律师事务所的工作,甘心在家当一名全职太太。

这日,我照例打包裴言的西装准备送去干洗,忽然一个避孕套从他西装口袋里掉了出来。

我低头看着地板上那个刺目的东西,瞬间鼻子发酸,不争气的眼泪就这么涌上了眼眶。

我努力想给裴言找借口,可是无奈,我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了,眼泪一颗一颗砸在木地板上。

哭了一会之后,我忽然清醒过来,也许这里面只是误会。

裴言这么谨慎的人如果真的在外面有人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地就把蛛丝马迹暴露在我面前。

擦干眼泪,我鼓足勇气给裴言打了一个电话。

“老公,今天能早点回家吗?我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

我撒谎了,因为书上说试探一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爱你就看他会不会关心你的身体。

“没空,不舒服就去医院。”

手机那头的裴言声音不带一丝温度,我站在原地久久不敢放下早已发烫的手机。

后来的几天裴言对我都很冷淡,回家零交流,夜晚不同床,仿佛我只是一缕空气。

再后来他以工作忙为借口直接不回家,终于我还是信了。

跟踪人这事以前我不是没有做过,以前在做律师的那几年偶尔我也会采用这样极端的方式。

但我真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跟踪自己的老公,原因还是他可能偷情。

一路上我开着租来的车小心翼翼地跟在裴言的奔驰后面,最后眼看着他进了云洲最贵的豪华酒店套房。

我在门口等了很久,现在怀孕两个月,再加上之前跟踪消耗太多体力,现在的我早已饥肠辘辘。

为了怕错过,我只能忍着饥饿,好在包里还有半个面包。

我狼吞虎咽地把面包咽下肚,可是这点食物实在不够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充饥。

就在我饿得低血糖即将发作的时候,裴言刚进去的那个房间有动静了。

我躲在角落里扶着墙慢慢起身,一双眼死死地盯着那扇门。

我承认我对裴言是有期待的,我希望只有他一个人从那间房间里走出来。

门越开越大,我屏住呼吸,心,即将跳出喉咙口。

须臾,裴言从房间里走出来,他身姿挺拔,耀眼如星辰,到哪都能成为焦点。

我等一会发现没有人跟在他身后,松了一口气。

只是我还没来得及松绑自己紧绷的心时,另一个娇俏的身影就这么猝不及防地闯进了我的视线里。

裴言转身,眼底是我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看见过的柔情。

只见他将一名女孩紧紧拥在怀里,两人吻的难舍难分,纠缠的身影看起来是那样的缠绵缱倦。

女孩仰着头,双眸紧闭,清秀白皙的脸庞上染上一层薄红。

竟然是她???


我眉头蹙紧,说实话就算想破天我也没有办法猜到会是她。

裴言的干妹妹阮清,今年大四比我小。

以前她总是喜欢学姐学姐地跟在我屁股后面叫。

因为裴言的关系,我对她很好,这次还花了一番功夫帮她引荐毕业导师。

而她对我也不错,就一个星期前她还陪我一起逛母婴店。

滑稽吗?可笑吗?

我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

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愿去相信,我逼着自己镇定下来,让身体不要抖的那么厉害。

我深吸一口气,故意把手轻压在平坦的小腹上,唇角挂着难看的笑意一步一步朝裴言和阮清走去。

“真巧,你们也在这。”

我脑海里里划过千言万语,有质问、有委屈,唯独没有这种滑稽的问候。

我当时就懊悔了,也许裴言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因为我看到了他眼里的不屑。

“都看到了?”

出乎意料,裴言的语气风轻云淡,毫无波澜,一点都不像网上那种出轨被抓包慌的六神无主的男人。

我竟无言以对。

是啊,这就是我爱的男人。

我爱他那份骨子里透出来的沉稳,那是一种经过岁月磨砺后的含蓄。

也许是真心愧疚,又或许只是绿茶的一种手段,阮清见我半天不说话竟然上前一步来安慰我。

“子瑜姐姐,你没事吧,对不起,但我和言哥是真心相爱的。”

真恶心。

这是我脑海里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事实上我的行动也跟上了。

我扬手给了阮清一记不算响亮的耳光,礼尚往来,几秒后我收到了裴言的“馈赠”。

我的脸颊瞬间升起火辣辣的疼,裴言这一巴掌抽的我神经都麻木了,有那么一瞬间两眼一抹黑,大脑一片空白。

“清清,疼吗?”

那声“清清”真扎心,为什么裴言不问问我这个正牌妻子疼吗?

我慢慢回正被打偏的脑袋,眼里全是泪水。

当着我的面裴言温柔地把阮清搂进怀里,那心疼的眼神仿佛是心爱的珍宝被人毁坏。

我承认我酸了。

但心酸之余更多的是如刀绞一般的疼。

我爱了五年的男人现在竟然因为一个小三打了我一巴掌。

我很想撒泼,但我的性格不允许我这么做。

我努力把眼泪咽进肚子里,忍着喉间的酸涩缓缓对裴言问道:“你怎么不问问我疼吗?”

“裴言,我是你的妻子啊。”

“离婚。”

几乎是同一秒,裴言紧跟着我的话说出了他心中的想法。

我如遭雷击,痛彻心扉随之而来。

“凭什么?裴言,你凭什么把这两个字说的这么轻松?你有没有想过我有多珍惜这段婚姻!”

裴言松开阮清,看着我,他的眼里没有一丝怜悯。

“颜子瑜,我没有爱过你,相反,和你在一起的这几年我过的很痛苦。”

听这话,我不禁歇斯底里地怒吼着:“很痛苦?所以,这就是你出轨的理由吗?”

“没有出轨。”裴言否认。

“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清清,在我心里她才是我的妻子。”


闻言,我强忍着泪水,五指攥成拳头,力道大的几乎将指甲镶嵌入肉里。

我忍不住上前逼问裴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是时,阮清站出来阻止:“子瑜姐,你要怪就怪我吧,都是我的错,不要伤害言哥,好不好。”

阮清抓着我的手腕,那力道和外面看似柔弱的她完全不相匹配。

“放开。”

我用力推开阮清,裴言紧张地将她揽进怀里,“清清没事吧,不要理这个疯子。”

阮清楚楚可怜地摇了摇头:“言哥,我没事,我理解子瑜姐。”

闻言,裴言重新把视线看向我,用谈公事的口吻对我说道:“颜子瑜,我们离婚是必定的事。五年前我就告诉过你,我不会喜欢你,这个南墙是你非要撞的,所以今天这个局面你怨不得任何人。”

说完,裴言牵着阮清就这么大大方方地从我面前离开了。

在他们走后不久我也失魂落魄地逃离了那个让我耻辱感满满的地方。

冲出酒店,我忽然发现自己无处可去。

我是一个孤儿,从小无父无母,在荆棘与逆风中成长,所以在遇到风浪时我没有可以避风的港湾。

我站在马路上,整个人像是被吸走灵魂的木偶,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马路上的车默默吞泪。

裴言的出轨成了压倒我的稻草,有人说在一个男人身下跌倒就要在千万个男人身上爬起。

可是我不会。

于是,我开车去了以前自己从小待的孤儿院,现在这里已经废弃了,但对于我来说很有安全感。

我推开破旧的铁门,熟门熟路地找到了自己以前住的房间。

我坐在锈迹斑斑的铁床上哭的泣不成声。

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裴言刚才说的那些话,语言这把刀,不破皮肉便能剜去了心灵。

我把手伸进嘴里牙齿紧紧咬着,很快我就尝到了一股血腥味。

就在我哭的撕心裂肺时,耳旁忽然传来一个女人凄惨的叫声,瞬间我的心警惕起来。

我慢慢起身轻手轻脚地寻着声音找去,当看到眼前骇人的一幕时我不禁捂上了自己的嘴。

一名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捏着一个女人的后脖颈用力地将她重重地往墙上撞。

顷刻间的功夫女人便头破血流地倒在了地上。

旁边一名清瘦的男子立刻递了一张湿纸巾给黑衣男人。

“说吧,是交人,还是给命?”

黑衣男人一边擦手一边对躺在地上的女人问道。

此时,我的注意力不自觉地被那个黑衣男人吸引引。

他拥有一副无可挑剔的皮囊和完美无缺的身材。

只是我觉得他身上的痞气太足,给人一种危险的窒息感,尤其他的眼睛,里面藏着的几分邪气,攻击性太强,看一眼便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此时,躺在地上的女人缓过了神。

只见她慢慢起身,跪着一步一挪来到黑衣男人面前,满是鲜血的手小心翼翼地捏着他的裤脚:“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黑衣男人性感的唇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他眯了眯眼,从旁边一名胖子手里接过一把匕首。

看着这一幕,我的心砰砰地跳着,就在我思索是悄悄离开还是选择正义报警的时候。

突然,那个男人缓缓举起拿着匕首的那只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