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洪荒裂变

洪荒裂变

落尘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中,一人一狼十分惬意的躺在林中打盹。未料,下一刻天空中电闪雷鸣,发生了异变。少年骑着高大的狼兽打算躲起来避雨,哪知道此时天空却裂开了一道口子!在发生异变之后,洪荒大陆上再也没有安宁。少年秦天在异变中打开了右眼,自此带着狼兽开启了另外一段旅程……

主角:秦天,李熏儿   更新:2022-07-16 02: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天,李熏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洪荒裂变》,由网络作家“落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中,一人一狼十分惬意的躺在林中打盹。未料,下一刻天空中电闪雷鸣,发生了异变。少年骑着高大的狼兽打算躲起来避雨,哪知道此时天空却裂开了一道口子!在发生异变之后,洪荒大陆上再也没有安宁。少年秦天在异变中打开了右眼,自此带着狼兽开启了另外一段旅程……

《洪荒裂变》精彩片段

夜色深沉,厚厚的黑布遮盖了天空,曾经的繁星点点消失得无影无踪。

月亮也变得暗淡,软弱无力地释放着它身上最后的一点光亮,天更黑了!

一阵微风吹过,林中响起了稀稀疏疏的声音,那是树叶在凌乱。

可是让人惊奇的是诺大的原始森林里面竟然听不见一点动物发出的声响,曾经闹得不可开交的小虫子们也停息了战鼓,它们似乎在害怕,小心翼翼地潜藏在某处。

寂静,这片原始森林寂静得让人很是压抑。

不过林中的某处地方,一点火光却在黑夜中灼灼生辉。火光虽然微弱,但是在如此深邃的黑夜中是如此的耀眼。

如果有人恰好出现在这片森林的话一定会非常惊奇,究竟是谁有这个本事在这片森林中肆无忌惮地升起篝火?

要知道火焰虽然能够有效的驱赶走一些猛兽,但是在黑夜之中火焰更是能够作为一个靶子吸引来一些强大的野兽!

毕竟这片看似普通的原始森林其实并不普通!

突然,天空之中爆发出了一阵猛烈的声响,就像是一位巨人在擂鼓一般,响声如雷,气势如虹!

声响毫不掩饰地传向四周,震耳欲聋!

这声响声似乎打破了黑夜本来的寂静,这片原始森林中终于有了动静,或者说是那声响声引起了一阵骚动。

林中的某些地方传出了一声声吼叫,有的像是狮吼,有的像是狼嚎,有的又像是虎叫……不过显而易见的是这些吼叫声中充满了恐惧,它们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恩?”

林中燃起的火堆旁躺着一个人,他猛地睁开了双眼,眼神之中流露出了好奇。

“难道是要来暴风雨了?”

那人慵懒地张了张双手,打了一个哈欠,接着翻过身用手拍了拍身旁的……

恩?那好像是一头野兽!

如果有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讶安分,因为那人竟然和一只野兽睡在了一起!

这实在是一件破天荒的事,试问哪一只野兽不是茹毛饮血凶残万分以人为食的?哪只野兽会这么如此乖巧的与人睡在一起?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的一件事了!

“小风,还睡了?快醒醒,等下可能要来暴风雨了,我们赶紧找个地方躲雨!”

这时那只野兽终于露出了它的面目,它好像是一只野狼,发着绿光的眼眸让人望而生畏,爪子如刀一般锋利在黑暗中闪现着银光,稍微带点绿色的毛发在黑夜中看得不怎么真切。

它从地上爬了起来,接着甩了甩脑袋,抖了抖自己的身体,似乎将一身的慵懒甩得一干二净。

被称为小风的这只野兽的外表和普通的野狼没什么不同,但是它的体型比普通的野狼要大上几分。它的身体充斥着爆炸性的力量,不过身体并不是特别强壮,四肢上的肌肉线条十分自然,或许走的是速度流的路线。

毫无疑问,一只野狼的动作是十分灵敏的,也许这只被称为小风的“狼”也有着不同于其他野狼的优势。

毕竟当那声巨响传来的时候,森林里面的众多野兽都在恐惧的嚎叫,而这只“狼”却没有一点惊恐的感觉。

小风从地上站了起来,那个人也缓缓地伸了伸懒腰,火光将那人的面目照亮,较为清晰的映衬出那人的面容。

那是一个留着一头黑发的年轻人,身高五尺有余,黑发随意披散在双肩上,看起来有点放荡不羁。

一张黑黄相间的兽皮裹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的隐私部位遮得严严实实。他穿的鞋子似乎也是用兽皮做的,不过究竟是什么野兽的兽皮实在是无从知晓。

他的脸像是被刀削过似的,棱角分明,尽显刚毅之色,剑眉星目,漆黑如墨的眼眸中仿佛藏有宇宙乾坤。

刚刚舒展了一下身子的他满脸皆是放松之色,仔细看去他的面容尽管刚毅但是颇有几分清秀,足以说明他的年龄并不是很大。

“小风,快走吧,等下可能就要来暴风雨了,我们赶紧找个地方避雨。”那人又再次重复了一遍。

随即名叫小风的“狼”来到那人的身边,那青年一个翻身,整个人便骑上了小风的身上。

刹那间小风迈开了步子,四只狼爪在地上摩擦,它载着那青年犹如一阵风向着未知的方向前进。

突然之间,天空又响起了一阵沉闷的声响,随即轰轰轰的响个不停,没过一会儿几条电蛇出现在了空中,尽情地摆动着它们的身体。

电闪雷鸣,仿佛一场暴风雨真的要来袭了!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这种状况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雷声退去,闪电也消失不见了,世界又重新恢复了宁静。

“小风,停下来!”

那人突然喝住了小风,表情变得紧张了起来,他开始向着四周张望,眼神闪烁,目光之中充满了迷茫。

小风回过头看了看那人,眼神之中虽然疑惑但是行动并没有迟疑,立马停在了原地。

那人向着四周搜索了一会儿后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不过当他抬头向着天空看去时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惊奇。

此时一条裂缝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出现在了天空之中!没错,天,开裂了!

顺着那人的视角看去,黑色的天空像是被锋利的刀刃划过似的,在黑幕上留下了一条更为黑色的划痕,仔细看去,那道划痕宛若一只闭着的眼睛。

突然之间,那条裂缝又扩大了几分,就好像一只眼正在缓缓的睁开,裂缝中不断涌现出更为浓郁的黑色。

那人见到天上的情景不由得莫名的毛骨悚然了起来,他能够感受到身上的所有汗毛都立了起来,双腿不由自主的开始瑟瑟发抖。

被称为小风的那只狼的双眸之中也充满了警惕,它察觉到了危机感,一种深入骨髓的危机感弥漫在了四周。

这片原始森林中所有的野兽似乎都慌乱了起来,无论它们有多么强大,在天威面前都是如此的弱小。

走兽不安的嘶吼着,飞禽也到处乱窜,整片天地似乎都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

终于,那只眼彻底地睁开了!

无穷无尽的混沌气息从裂缝中涌现出来,那是比黑夜更为浓雾的黑色!

“天真的开裂了吗?”

秦天惊讶万分的观望着天空,他实在是难以置信,眼前的场景可谓是万年难遇。

没错,刚才那个骑在小风上的青年便是秦天,他那失踪的师傅给他取的这个名字,秦天!

天空中的那只眼,仿若神灵的眼睛俯瞰着整片大地,它的瞳孔中充斥着深沉的黑色,散发着强烈的洪荒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秦天努力地注视着裂缝之中的场景,那只眼中尽管满是黑色但是好像又有星辰在闪烁。

“那是天外的场景吗?”

秦天自语,不过双目始终没有离开那道裂缝,他仿佛从裂缝中看到了万古,岁月在眼眸中流逝!

他又好像看到了无数的星辰,群星荟萃,壮丽万分,就像是在观看宇宙一样!

秦天还没有从裂缝中的美景回味过来,一道猛烈的金光突然从裂缝中爆发出来。

秦天赶紧移开自己的视线,那道金光太过猛烈,如果不迅速离开的话双眼都有可能会被亮瞎。

“那是什么?”

突然,几件物品从那道裂缝中冒了出来,它们散发着金色的光芒,一般人根本就无法看清!

那光芒不知道是它们本身携带的还是由于与空气高速摩擦而成,那几件物品就那么从裂缝中射出,以超快的速度射向四周。

秦天的双眸发亮,双眼中爆发出奇异的光彩,像是两幅阵图刻印在了双眸之中!

秦天想将那几件物品看清,他觉得从天外而来的东西肯定不寻常,于是他下意识就动用了体内的力量!

不过天外而来的物品岂是凡物?它们怎么可能这么轻而易举就让秦天见识到自己的真实面目?

秦天的双目发亮,仿佛马上就要喷出火来了,但是那几件物品的速度实在太快,只一刹那秦天就失去了它们的踪迹。

“啊……”

秦天痛苦的嘶吼了起来,他紧紧地闭上了双眼,右手捂住眼睛,表情痛苦万分,额头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然后秦天直接从小风的身上掉了下去……

天空的异变自然也惊动了别的人,许多强者一直在暗地观察天空中的奇景。

在那几件物品从裂缝中冒出飞向四周之后,几道身影突然从不同的地方飞起转而迅速迎向那几件物品!

其中最为耀眼的是从一座大山之中窜出的火红色身影!

那人所过之处在天际留下了一道火红色的痕迹,人们皆能感受到那人所散发出来的强大的力量!

那人伸出了他的大手,天空之中顿时涌现出一张火红色的手掌,在黑夜中格外耀眼,像是一轮小太阳!

那手掌猛地迎向其中的一道金光,他想抓住那道金光中所蕴藏的物品!

“这怎么可能!”

那名强者惊呼,他着实感到不可思议,因为那张火红色大手迎向那道金光的时候那道金光直接射穿了他以力量凝聚而成的手掌!

那名强者悬浮在空中,他的眉头紧皱,因为刚才与那道金光近距离接触的时候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

那是一种能够毁灭他的危机!那道金光之中的物品蕴藏着极其强大的力量!

足以毁天灭地!


那名强者在空中悬浮了许久,他的眉头紧皱,皱纹仿佛干涸的大地上浮现的沟壑。

那道金光冲破了他以力量凝聚而成的手掌后就不知道飞去何方了,踪迹全无。

他的双眼之中跳动着神秘的火焰,摄人心魄,他向着四周眺望,强大的气息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他想找寻到那道金光!

又或者说他想发现那道金光之中蕴藏的物品!

可是他失败了,那件物品仿若石沉大海,音讯全无,无论他怎么寻找也感受不到一点那件物品的气息。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后他只能够将目光移向天空,那道裂痕并没有封闭,只是又重新回归了深邃无比的黑色。

“嗡!”

剑鸣声响彻在天空之中,一道白色的身影不知道从何处而来,那道身影降落到了那名强者的身旁。

“冥火,有何发现没有?”

白色身影直接对着那名双眼跳动着玄奇的火焰的强者问道。

冥火四肢发达,身体健壮,一席火红色盔甲披在他的身上,使得冥火更加威风凛凛。

他留着一头火红色的短发,发丝坚韧,根根立在他的头上,显得冥火精气神十足。

他的眉心有着火焰的标志,那标志时不时会闪现出火红色的光芒,似乎强大的力量在其中潜藏。

冥火的双眼之中始终跳动着神秘莫测的火焰,他淡然的摇了摇头,并没有过多言语。

白色身影似乎很了解面前这人的性格,因此也并没有再次询问。

他白衣飘飘,英俊潇洒,气度不凡,一头黑色长发随风而动,整个人既有书生之气度又有侠士之风骨,他名曰落尘,可是整个人却出于凡尘。

落尘英俊的面庞之中也带上了一点疑惑,他伸出了右手,顿时天空之中剑鸣声回转不停,一道白光极速而来,并且向着他的右手飞去。

那是一把剑,样式平淡无奇,可是剑身却泛着白光,和落尘的气质很是相符。

“竟然没有找寻到那道金光的踪迹!”

落尘见到自己的爱剑无功而返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结局,不过他还是很是疑惑。

要知道之前他也碰到了一道金光,瞬间他就将自己的意志力注入金光体内,随即让自己的佩剑出鞘去追寻那道金光。

现在兵器回归却没有带回一点信息,着实让落尘惊讶!

无语之下落尘只好松开了右手,他的佩剑传回一阵剑鸣,随即自动飞回到了他背负的剑鞘之中。

此时冥火开口了,淡淡的声音却又有着让人心惊胆战的力量。

“追影剑也没有追寻到那道金光?”

落尘点头,眉头微皱,寥寥几字从他的嘴中说出:“那东西很不凡!”

冥火见状也不再继续询问。

很快,又有两道身影从莫名的地方涌现并且迅速来到了冥火与落尘的身边。

“风老,您不是在灵山吗?为何今日会出现在此处?”

落尘直接对着一个人言语,不过语气十分恭敬。

那人白发苍苍,胡须发白,然而整个人的面目却又光滑得如同婴儿一般,没有一点皱纹。

俨然鹤发童颜,一副仙风道骨!

他来自于灵山,法号清风,众人尊称为清风老人,一般以风老称呼。

清风老人和颜悦色道:“灵山灵气十足,但是老夫我不可能一直都待在灵山吧?人老了也应该四处转转,这样才有益于突破,我可不想一直待在灵山上颐养天年。”

“风老说笑了,敢问风老也看见了一道金光吗?”落尘再语。

“正是,不过那道金光强横无比,我施展浑身解数也无法将之拿下,反倒还弄伤了自己,实在是惭愧啊,人老了果然不中用了。”

落尘注意到清风老人的面目似乎有点苍白,看来刚才阻挠那道金光时应该被金光里面的物品所弄伤。

除了清风老人落尘冥火外这里还站了一人,那是一个女子,岁数无法知晓,但是颜值颇高。

她发丝轻柔,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宛若天女下凡。

不过在场几人却并不敢小瞧面前这位貌美如花的女子,更不敢以貌取人,简单认为此人只是绣花枕头。

该女子来自于王乌山,人虽美但内在其实心狠手辣,人送外号毒娘子,常常杀人于无形之中,一身毒术不说天下无双也是名列前茅。

此时毒娘子娇笑,一黑色蜘蛛毛茸茸的,时而出现在毒娘子的玉肌上,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哎哟,落尘小哥也来了啊,既然今天有缘,何不去我王乌山上游玩一番?小女子必当全身相陪。”

毒娘子说着说着还对着落尘眨了眨眼。

落尘一阵尴尬,不过虽然毒娘子现在搔首弄姿,没准下一刻就翻脸不认人了,再者落尘为人正直,岂会被毒娘子所吸引?

深知毒娘子厉害的落尘自然不愿与毒娘子过多接触,于是落尘只得委婉拒绝。

“哎呀,难道落尘小哥看不上小女子吗?”

毒娘子可不乐意了,嘟囔着嘴十分不开心。

“行了,毒娘子,你也是遇见了一道金光才来这里的吧?”

冥火一发话毒娘子身上的那只黑色蜘蛛立马缩进了她的衣服里,显然那只蜘蛛似乎对冥火的力量有着天生的恐惧。

其实事实也是如此,毒物属于阴寒之物,天生对冥火至热至强的力量存在着恐惧的心理,不过毒娘子也不是好惹的,真实交战毒娘子自问自己并不一定会落败。

不过此刻她还是正经了起来,因为冥火提到了那道金光。

“不错,天空出现了异变,我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后来一道金光向我袭来,我也尝试过去抓住金光内的物品,但是和清风老头一样仍旧失败了。”

毒娘子对于清风老人的称呼可就不怎么礼貌了,不过清风老人也并不在意,在一旁依旧和蔼可亲着,甚是平易近人。

“也就是说我们每人都见到了一道金光,那么从裂缝中至少冒出了四件物品。”落尘开口,话语清新。

“上前去看看吧!这次天空的异变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刚才捕捉那道金光时我从中感受到了一种毁灭性的力量……”

冥火的表情变得郑重,眉心的火焰标志也开始跳动了起来。

于是四人便向着天空飞去,越往上飞四人感受到的压力就越大。

仿佛有一只神灵之手压住他们的身躯,四人的呼吸都变得紧凑了起来。

期间飞行了许久,逐渐接近天空的最高点,四周传来了无与伦比的压力,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拼命地挤压着他们的身体。

清风老人的面容变得更加苍白,落尘见状不由得询问道:“看来刚才阻挠那道金光时风老受伤颇为严重,风老可还能坚持?”

清风老人摆了摆手苦笑道:“无妨,人老了就是这样,后劲不足,哪像你们这些年轻小伙生龙活虎。”

毒娘子掩嘴一笑:“呵呵,人老不中用了,那还不赶紧回你的灵山颐养天年,不然死在外面可就不好了。”

落尘无语,九大山看似相安无事其实经常针锋相对,灵山被尊为九山之首,其余山自然会有人有所不服。

毒娘子来自王乌山,再加上毒娘子这人一直尖酸刻薄,于是只要遇上灵山之人毒娘子都会调侃一二,于是落尘自然不好言语。

不过清风老人倒也和气,并没有对毒娘子的言语有所生气,毒娘子又念了几句见清风老人无动于衷自然也不愿意再自讨没趣了。

四人来到了天的最高点,此时天上的裂痕更为清晰更为巨大的呈现在四人的面前,不过四人都很有默契的悬浮在离裂痕还有一大段距离的地方。

因为越接近那处裂痕时四人越感受到了一种危机,四人觉得只要自己稍微接近那道裂缝可能就会被那道裂缝所吞噬。

至于被吞噬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等待他们的定是死亡。

“天真的裂开了吗?”

更为近距离的目睹到那道裂缝时四人不由得心生疑问,裂缝中传来了古朴的气息,那气息伴随着危机。

“那是天外吗?”毒娘子惊呼,因为她从裂缝中看到了繁星。

不同于从地面上观看天空,毒娘子透过那道裂缝看到了真切的星星,它们是一个个发光的球体,符文闪烁在它们的身上,充满着神秘!

不过眨眼之后之前那些四周围绕着符文的星星毅然消失无踪,裂缝中又重回了混沌,黑暗而又深邃!

清风老人也看见了裂缝中转瞬即逝的景象,他脸上布满了惊喜,话语变得紧促:“那真的是天外?难道说这次的天裂是个契机?我们也许可以到达天外从而实现突破!”

清风老人越说越激动,因为现在的他长期处于某一境界下而止步不前,如若再不实现突破的话他可能就会寿终正寝了!

而境界高深的人知道修行中有一种境界能够破碎虚空羽化成仙,从而达到与世长存的地步!

而这个境界正是所有修炼者梦寐以求想要达到的境界!

如今天裂了,似乎并不需要打破虚空了,难道这真的是一个契机吗?


“契机吗?”冥火自语,他的目光不断闪烁,眼中的火焰在猛烈地跳动。

“可是我怕这其实是一个危机!”落尘开口,将冥火未说的话抢先说出了。

落尘稍微向前飞行了一段距离,他更加感受到了裂缝之中散发出来的恐怖的气息。

尤其是那不断从裂缝中涌现出来的不明物质,更为浓郁的黑色在不断侵蚀着周围。

那不明物质似乎来自于天外,看似普通,其实蕴藏杀机!

落尘敢说如果他不小心沾染到了那种物质的话他很有可能就小命不保了,足以说明裂缝中的物质是有多么的强横!

不过好在尽管裂缝中涌现出来的不明物质拥有着极其强大的破坏力,它所侵蚀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冥火四人向着天空高速飞行许久才达到天的顶点,以目前所看见的不明物质侵蚀的速度来看,这些物质要完全侵蚀到地面的话恐怕需要成百上千年的时间。

而且冥火四人发现那些不明物质越往下侵蚀速度也就越慢。

就像是给一个本来充满着气体的容器打气,如果这两种气体不相容的话打气是越来越困难的。

而且这些不明物质只是在自由流动,当它们不断向下侵蚀时也许它们永远都无法达到地表。

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不明物质和天地之中存在的气体也许会达到某一平衡,到那个时候不明物质就不会再继续向下侵蚀了。

想通了这点后冥火几人的表情仍然没有放松,尤其是冥火,他深切地感受到了那道金光之中蕴藏着的强大的力量。

在那一刻他甚至都以为自己快要死亡了,那道金光之中蕴藏的物质所拥有的力量已经超越了他目前所达到的这个层次。

这无疑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

如果那件物品被有心之人得到后用以作乱的话那么世界上还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

那时世界上定会生灵涂炭!

而且照目前来看从裂缝中窜出的物品不只一件!

想到这里冥火也有点不淡定了,他想要去寻找那四件奇异的物品,以免落入坏人之手进而产生不可预测的后果!

而落尘只是让自己的武器去追逐自己所看到的金光,因此目前他倒没冥火想得那么多。

落尘主要思考的就是裂缝中不断涌出的不明物质,尽管照理论来说这些物质还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时间才能够侵蚀到地面,甚至说它们可能永远都达不到地面。

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因此落尘希望能够关闭天上的裂缝。

落尘的眼神发狠,无形的力量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哪怕现在身处于天空的最高点四周也刮起了狂风。

那是由于落尘本身的力量而带动的气流的涌动!

冥火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落尘,随即迅速后退,表情之中多了一些兴趣,冥火也想知道那道裂缝究竟能不能重新愈合。

不过见落尘开始动用自己的力量后清风老人却开始着急了,连忙问道:“落尘小友,难道你想毁灭这道裂痕?”

“正是,裂痕之中涌动的物质具有极其强大的力量,如若放任不管若干年后洪荒大陆必当遭受危机。风老麻烦您暂且移步,我先尝试一番。”

清风老人还想再说些什么,一旁的毒娘子数落道:“哎哟,难道清风老头你还真以为天裂了修行就更加容易了?”

“或者说难道你真的命不久矣急需突破吗?”毒娘子双眼中猛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似乎将清风老人看得清清楚楚。

清风老人怎么愿意将实情告诉外人,于是微笑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怕落尘小友攻击该裂缝后反而会扩大此裂缝,再者裂缝中的物质来自于天外,极其神秘,我们都不知攻击它结果如何,如若让不明物质飞溅至地面那么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风老所言甚是,不过我还是想尝试一番,麻烦风老离远一点。”落尘目光闪烁,思考了一会儿后还是如此说道。

至此清风老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只得与毒娘子冥火他们远远悬浮在空中从而观望。

剑鸣声响起,追影剑身上白光浮现,进而光芒四射!

落尘持剑向前砍去,一道硕大的剑影浮现,直奔天空上的裂痕。

可是当那道剑影触碰到裂痕之后落尘所释放出来的力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裂痕中的不明物质将落尘的力量吸收了,又好像落尘的力量石沉大海,泛不起一点波澜。

落尘皱眉,接连释放自己的力量,可是天空中的裂痕一点动静都没有,最终落尘也只得无奈放弃。

清风老人见状目光之中的庆幸一闪而逝,不过他还是做出了悲天悯人的模样道:“可惜了,落尘小友力量非凡但是也无法触动裂痕一分一毫,但是幸好裂痕并没有继续扩张,里面的不明物质也没有莫名涌现。”

后来冥火与毒娘子也尝试了一下,可是所有的方法都宣告失败,天空中的裂痕依旧完好无损,既没有继续扩张,又没有愈合的倾向。

此时落尘也只好向清风老人请教一二:“风老,您来自于灵山并且经验丰富,定当见多识广,不知您有何对策?可有方法使该裂痕封闭?”

清风老人摇了摇头,遗憾万分道:“这涉及到了空间的力量,老朽我对此也毫无头绪。”

“不过……”清风老人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落尘赶紧追问。

“世上有一人应该能够使裂缝愈合,他所掌握的功法具有移山填海之能,但是他在二十年前便失去了踪迹,想找到他实在是很困难啊。”

就在这时冥火开始发话了:“你说的可是临阵吧?”

清风老人点了点头。

冥火话语一出落尘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他,三十年前突然冒出的绝世强者,一身功法诡异莫测,与人打斗时星图闪烁,传闻他似乎掌握了失传已久的绝世阵法。”

毒娘子也感慨道:“不错,可是纵横江湖十载后那人却在声名鹊起之时突然消失在红尘之中,实在是让人遗憾啊!当初小女子修为不够因此并没有机会见识到那位强者的身影,现在又重新听闻心中不免遗憾万分!”

“是了,掌握了失传已久的阵法的他也许能够使天空的裂痕闭合,不过不知到他是否还在人世……”落尘低语。

冥火双眼放光,雄浑的声音传来:“那么到此我们就散了吧,金光中的物品颇为奇特,力量也超越了洪荒大陆现有修行者的最高层次,我怕那些物品会落入奸人之手,因此现在我要赶快去寻找那些物品。”

“至于这天空中的裂痕……”冥火看了看那道裂缝,不明物质依旧在尽情涌动,不过吸收了众人的力量后它也没有爆发的迹象。

“如果临阵还存活于世见到天上的异变之后他定会现身,反正我们现在也拿它没有办法,因此我们还是先散了吧。”

在四人的一番商讨之下最终四人不得不先暂时离开此地,天上的裂痕对于他们来说甚是无解。

于是沉寂了许久的洪荒大陆在天裂之后,在四强聚集之时便展开了一篇新的篇章。

新的世界由此开始,未知的旅途由此启程!

……

“我去,真疼,以后还是不能够轻易动用体内的力量。”

秦天睁开了他的双眼,一阵疼痛感突然来袭,像是被火烧了似的,眼睛火辣辣的疼。

秦天的泪水都要被痛出来了,目光之中星图闪烁。

休息了一会儿后秦天惊呼道:“诶,小风,你别乱舔,我脸上全是你的口水了,真恶心啊!”

原来见秦天醒来后小风就兴奋地用舌头在秦天的脸上一阵摩擦,口水布满了秦天的面颊。

此时的场景甚是逗人,秦天的两只手掐住小风的脖子,拼命地向前推,小风伸出了它的舌头,尽情的在秦天的脸上肆虐,弄得秦天一阵无语。

现在已经是白天,红日当空,阳光金灿灿的从天空射下,透过稀疏的树叶照射在秦天的身上,暖洋洋的感觉顿时布满秦天全身。

昨晚秦天昏迷后小风就一直守候在秦天的身旁,寸步不离,因为现在已经处于丛林的边缘因此昨晚也没有遇见什么野兽。

秦天用身上的兽皮衣擦了擦脸,随即站起来伸了伸懒腰,不过当他向着天空看去的时候不由得一阵惊讶。

此时一道黑色的裂痕十分清晰的呈现在天上,裂痕比昨天晚上小了许多,显然在不知不觉中那只眼睛又重新闭合了。

“原来昨天晚上见到的情景果然是真实的!”

秦天眼神闪烁,眉头紧皱,昨天晚上的异变很不寻常,特别是他用功法去凝视金光中的物品时感受到了那些物品中蕴含了强大的力量。

秦天努力思索,他在回想:“昨天晚上我好像从金光之中见到了一块碑,一块陨石……好像还有几样东西,不过记不清了……”

思索了许久后秦天也只得放弃回想,然后骑在了小风的身上。

“走吧小风,出去寻找师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