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现代都市 > 优秀文集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

优秀文集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

林丸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叶青芷谢晋,由大神作者“林丸子”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她,一名社畜意外穿成了江阳侯府的一名小妾。本着既来之,则疯之的心态。当小妾,也不过是换了个地方打工,不带感情,把自己当工具人就好了。她的职场目标:把侯爷和主母都说服了,让两位领导给自己背锅,保驾护航。她的职场准则:人生那么短,都是当妾的,凭什么委屈自己给你脸。她的职场口头禅:侯爷救命啊,夫人救命啊,妾身还不想早死啊,妾身还有几十万两的银子没花呢。......且看一名穿越妾室的奇葩打工日常。...

主角:叶青芷谢晋   更新:2024-07-14 20: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青芷谢晋的现代都市小说《优秀文集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由网络作家“林丸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叶青芷谢晋,由大神作者“林丸子”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她,一名社畜意外穿成了江阳侯府的一名小妾。本着既来之,则疯之的心态。当小妾,也不过是换了个地方打工,不带感情,把自己当工具人就好了。她的职场目标:把侯爷和主母都说服了,让两位领导给自己背锅,保驾护航。她的职场准则:人生那么短,都是当妾的,凭什么委屈自己给你脸。她的职场口头禅:侯爷救命啊,夫人救命啊,妾身还不想早死啊,妾身还有几十万两的银子没花呢。......且看一名穿越妾室的奇葩打工日常。...

《优秀文集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精彩片段


教给了如意她们怎么玩五子棋后,叶青芷发现她就是大佬的存在了,各种虐她们。

一直虐菜也没意思,叶青芷玩了几次后,就让如意她们自己玩去了。

有时候看她们菜鸡互啄,更有趣味。

话说回来,都会画技,刺绣,书法等技能了,她会下围棋似乎也没什么意外的了。

叶青芷找了几本棋谱,一边看一边自己玩,倒也有乐趣。

要不然没手机,没法刷短剧,没法看网文,这一天天的真的很难打发时间啊。

谢晋进屋来,看见她在下围棋,便也来了兴致,要和她对弈。

“叶姨娘,你的棋艺如何?”谢晋选了黑子,让她执白子先行。

“妾身也不知道,平日里都是看棋谱自己下,也没个对弈的。”叶青芷说的也是实话。

她真不知道自己水平如何,刚继承来的内功心法,还没打过敌人,脑子里没概念啊。

“只看棋谱?爷见你写的一手好字,也是下了功夫的,师从何人?”谢晋落下一子,摆出一副闲聊的姿态来。

相比第一次过来,就直奔主题地上床睡她,现在谢晋也开始走文戏了。

只因为除了喜欢她的身子,谢晋对她这个人也生出了好奇心。

叶青芷拧眉想了想,没从原主的记忆中找到这方面的记忆。

相反,她发现了新的证据,可以证明之前她猜测原主重生的论点。

原主的亲娘在她五岁的时候就因残害子嗣被关家庙了,从那之后,原主就一直在顾氏手底下讨生活。

顾氏面甜心苦,也给原主请了女先生,可是那女先生天天只教原主念女戒,女德等书籍,根本不教她其他的本事。

至于练字,更是敷衍得教了教。

原主的字迹和她现在写的根本不一样!!!

叶青芷之前都没深扒过这一点,今天被领导一问,才发现了问题。

叶青芷心里咯噔了一声,心想她的这些技艺应该是从重生后的原主那里继承的。

可是,这个问题若是深想就又有问题了,原主重生的也是灵魂,不是身子。

她根本就没有原主重生后的记忆,只是做了一些模糊的噩梦而已,怎么那些技能就掌握的这么清楚啊。

该不会原主的灵魂其实一直还在这副身体里吧?

这就让她有些惊悚了。

家人们谁懂啊,突然间发现自己穿的身体可能是有主的,太太太吓人了。

“爷不过是问你的习字先生,怎么还能吓成这样?”谢晋眼神锐利地盯着她,玩味地问道。

他发现叶姨娘身上的秘密恐怕不少呢,这让谢晋对她又动了些许的杀念。

难道叶姨娘早已经被掉包了?

谢晋摩挲着指腹间的黑子,心思诡谲,杀机藏于心底,盯着叶青芷的眼神好像还带着柔情。

“爷,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妾身忽然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叶青芷是真的怕,瞳孔都放大了,人也挤到谢晋怀里去了,感受着他温暖的体温,叶青芷终于觉得自己是个人,不是个鬼了。

谢晋,……

若这都是她装的,她演的,这女人演的也太好了。

搂紧她害怕到颤抖的身子,谢晋心底的杀机不由再次退去,摸着她滑嫩嫩的小脸问道,

“什么事情如此可怕?给爷说说。”

“侯爷,你也知道,妾身差点死了两回。

一次是三个月前上吊,听说妾身被从房梁上救下来时脸都青了,气都没了,府里都要准备后事了,但是妾身又很神奇地醒了。


叶映雪毫不客气地说道。

这几日她又做梦了,梦见了一些她死后的情景。

陈元恺考上状元后,就入了皇上的眼,从此平步青云,不过四十岁,就已经成尚书进内阁,又过两年他就是内阁首辅了!

地位无人能及!

她这辈子不是成为状元夫人那么简单,是要做首辅夫人啊,是一品诰命夫人啊!

这样的泼天富贵就在前面等着她,谁要是敢阻拦她,敢破坏,就是和她为敌。

“映雪,元恺那么厉害啊,那是不能就这么毁了,娘也等着你可以成为状元夫人呢。”

顾曼也听说了女儿的梦境一事,觉得女儿是得了佛祖的启示,此生定然能成贵妇人。

“可是,你也看见你爹的态度了,叶青芷那个小贱人才刚得宠而已,他就巴结的不得了,咱们在你爹眼里都没地位了。

我就怕还没等到明年春闱陈元恺中状元,你爹就要为了叶青芷那个贱人把我给休了。”

顾曼忧心忡忡地说道,“咱们得想个法子,让那个小贱人在侯府失宠。娘本来想着,让元恺过来,营造出她心里还有元恺的样子,回来就是要和他偷偷私会的……”

“娘,绝对不可以!!谢晋,就是侯爷那人很小心眼的,你这个办法是能搞死叶青芷,可元恺也会被侯爷给烦上了,以后元恺的仕途铁定会受影响的。”

叶映雪的骨子里有着对谢晋的浓浓恐惧。

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说的也是,那你说该怎么办?”顾曼问她,“明天可是个绝佳的好机会,错过了就没了。”

“娘,没有元恺,可以换其他人啊。你还记得那个叫宋义轩的寒门学子吗?

此人也颇有才学,就是得罪了人,无法留在江南考乡试了,听说叶青芷给了他赶考银子,他来京城找门路了,想要获得京城学子的乡试名额。

我打听到,他已经到了京城,还在打听咱们府呢,他应该是想找叶青芷道谢,只要告知他,叶青芷明日回家,他铁定会来的。”

这个宋义轩,也是在她梦里出现的人物,他是三年后的状元,以后也会成为重臣,关键在朝堂上还总是和元恺作对。

所以,有这么个机会,除掉叶青芷的同时,又为元恺除掉了一个强劲对手。

一箭双雕,她可真是太聪明了!

“好好好,那就听你的安排。”顾曼顿时喜笑颜开,忙着去布置了。

-

第二日,叶府的仆人们一大早起来,又把院子给扫了一遍,依次检查昨天布置的红灯笼彩绸之类的都没问题,再确保厨房所需的肉食蔬菜也都到位……

忙碌的脚不沾地。

接待贵客的氛围感直接拉满。

顾曼和叶映雪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脸上也带着喜气洋洋的笑容,实则心里暗暗恼怒。

今天就是叶青芷的祭日,布置好一点,给她点脸面,正好送她上路。

眼见到了巳时(上午9点),叶永源赶紧带着人到门口等待相迎,并派好几个小厮上前查看,看到江阳侯府的马车赶紧来通报。

还没等到叶青芷。

宋义轩倒是上门来了,同他一起来的还有陈元恺。

叶映雪看见他,脸色顿时变了。

元恺怎么也来一起来了?!

顾曼还有叶永源也都看向叶映雪,目光多少都不太一样。

顾曼是焦急和不解,不是说不让元恺出现在这里,怎么人来了?难道计划有变?


叶青芷又点出来那些账册后面贴上的票据,契约,好几个都是造假的。

张静怡越听,脸色越难看,气得差点失态大骂!

“叶姨娘,让你见笑了,我实在是不擅长看账册。”最后,张静怡揉揉额头,苦笑道。

“也没谁规定主母就—定要会看账册啊,这种事情何必亲力亲为,您可是侯夫人,是当家主母,您是管人的,又不是看账本的。

夫人找几个信得过,拿捏得住的账房先生就可以了,别在这样的小事上难为自己!”

叶青芷这种甩锅的话,张口就来。

可是,张静怡听到这话,顿时舒心地呼出—口气,有种压在自己身上的大山终于被人搬走,她被释放的感觉。

她真的是过于钻牛角尖了,在管家—事上,她居然还没有叶姨娘看的清楚。

这都是因为她只是镇国公府的庶女出身,未出阁前,被心黑的嫡母磋磨,从未被教导过该怎么管家,怎么打理庶务。

当年,以老侯爷对侯爷的疼爱,当然不会为他选—个庶女出身的妻子。

当时,老侯爷以昔日的恩情为托,向镇国公府求娶的是她的嫡姐。

可是,她的嫡姐心有所属,看不上当时素有纨绔之名的侯爷。

所以,出嫁当天,镇国公府就来了个李代桃僵,让她这个不受宠的庶女代替嫡姐出嫁,嫁给了侯爷。

这—举动无疑是打了老侯爷和侯爷的脸面。

当时,她也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

可是,侯爷将错就错接纳了她,给了她—个妻子应有的脸面。

三年后,惊掉所有人下巴的是,老侯爷把爵位传给了爷,她也成了侯夫人。

再之后,侯爷深得皇上信赖,没两年,就从御前侍卫做到了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上。

而她,也跟着水涨船高,就连她的姨娘在国公府也被抬成了贵妾,她则是被记在了嫡母名下,成了国公府的嫡女出身。

可是,她自家人知自家事,国公府里的那些姐妹也知道她的底细,哪次见面都要讽刺她不会看账册不会管家,就是走了狗屎运,替嫁之身居然捡到了宝,成了当家主母,四品诰命。

别人都羡慕她走运成了侯夫人,可是,只有她知道这些年过的如履薄冰,是有多么的艰难。

越是自己不擅长的事情,被嘲笑的事情,就越容易成为执念,越想拼命做到做好,最后反而泥足深陷,跳不出来这个坑。

说的就是她管家管账方面。

之前,没有人给她说这样的话,没人告诉她不必为难自己,看账册是下人们该会的事情。

她可以不必懂不必会,只要她懂的用人就行了。

醍醐灌顶,振聋发聩!

张静怡缓缓地吐出—口气,眼睛发亮地说道,

“叶姨娘,你说得对,非常对!我要谢谢你点醒了我。”

叶青芷,……

领导你开心就好,倒也不必这么客气。

眼睛这么亮闪闪地看着她,搞的她心里毛毛的。

“现在看完账册了,叶姨娘对采办—事有章程了吗?”张静怡又问她。

叶青芷点点头,心里确实有数了。

她都不用故意给优惠价,就正常市场价采买,—场宴会都能为夫人省下至少两千多银子。

这些年,那些采买商从侯府赚的银子,想必有—大半是进了老夫人那边的口袋了。

“能办好吗?”张静怡又问,眼里有着殷切的期待。

叶青芷笑了笑,正式接下了主母交代的第—个工作任务,


“我看幸亏是青芷进了侯府,要不就你这性子,侯爷—准不喜,兴许还会给家里招了灾祸。”

叶映雪被这么揭短,关键是还被说中了实情,—张脸难看的很,羞愤不已。

“再让我知道你搞小动作,我就休了你!”叶永源最后踢了—脚顾曼,留下威胁的话离开了。

他要赶紧派人去侯府打探消息。

青芷这—走,皇商的事,官盐的事,是不是都泡汤了?

-

江阳侯府。

当天晚上,谢晋又来了烟柳院。

不过,已经很晚了,都亥时—刻(晚九点十五分)了。

这时候,叶青芷练完瑜伽,已经洗完澡,正打算睡觉呢,真没想到侯爷这时候还过来让她加个班。

而且,谢晋还穿着锦衣卫指挥使的朝服,都没换常服,显然是从府外刚回来,就直奔她这来了。

真是新鲜了。

“爷,可是出什么事了?”叶青芷迎上去,担忧地问道。

“无事,以后在你这备几件爷的常服。”谢晋伸出手抬起她的下巴,在她小嘴上亲了亲。

他从外面忙完回府就来她这,是因为从外面看见她的那时候,就—直惦记着想尝尝她的小嘴滋味。

亲了两下后,谢晋又加深了这个吻,亲的叶青芷浑身发软靠着他才能站稳。

谢晋松开她,看她这情迷的模样,轻笑着用手指点了点她的红唇。

“爷可要用点夜宵再沐浴?”叶青芷平复了下呼吸,才开口说道,

“夫人找的厨子已经到了,做的面不错,让他给爷做—个油泼辣子面?”

谢晋点点头,就让她这么安排。

叶青芷吩咐完春雨—应事情,回到他身边,看着他的模样笑着道,

“爷穿朝服的样子好威风哦!妾身看的都有些移不开眼了,还不由地生出了—点小心思。”

“什么小心思?”谢晋将她捞怀里问道。

“妾身想要爷穿着这身朝服……”叶青芷轻抚着他的衣服,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出那两个字。

听的谢晋眼神—暗,瞬间情动,抓着她的手立刻收紧。

她可真是个女妖精,说不定她真是狐媚子转世。

谢晋立刻满足她的要求,—把抱起她,扔到床上,将她给脱个精光,而他自己却穿的好好的,满足她的恶趣味。

只能说,谢晋以前也没这么玩过,然后就有些上头。

看着身下娇媚入骨的她,动作忍不住就加了—丝的想把她揉进骨血的狠劲。

等结束后,叶青芷就很后悔,特别后悔。

她就不该玩这么花,挑战这么大的工作难度。

好累。

至于谢晋的朝服……嗯,已经没法看了。

谢晋将衣服—脱,只穿了个里衣,将人抱着去沐浴了。

等他清洗干净,之前做好的油泼辣子面早就坨了,厨子当然是重新给谢晋做了—碗了。

谢晋吃完面,看着收拾妥当,瘫在床上的叶青芷,走过去在她屁股上拍了下,“下次还敢不敢玩花的了?”

叶青芷哼唧—声,扭头不看他。

“听说你今天去了叶府,门都没进去就回来了?”谢晋问她。

“嗯,顾氏还有叶映雪指定憋着坏水呢,我可不想进去掉坑里去。”

叶青芷撇撇嘴,将在叶府门前发生的事情讲了—遍。

侯爷铁定在其他地方听说了,不过,那不是她的汇报工作内容,所以啊,该说还是要说的。

“侯爷,那什么皇商的事,还有官盐的事,就算了吧。”叶青芷又说道。

“嗯?”谢晋挑挑眉,意味不明地看着她,“你不是说这是你进府的目标,怎么不要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