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流2000创业时代 > 05章 酒肉穿肠过【已改签,求打赏】
    汪言一点不让的反驳说:“你这是在说你自己吧,用地沟油不说,菜还敢收那么高的价格,也不怕砸了自己的招牌。”

    马老板气的恨不得去打汪言,恨恨道:“鬼才会买你的菜方子呢,我除非脑子进水了,我疯了我才会花几千块买你的菜方子。”

    见马老板放出狠话了,汪言也不和他辩解,朝他看了眼说道:“OK,那你好自为之了,我吃完饭就走,你的饭钱我一分都不少。”

    马老板这会不理睬汪言了,正在和他的那两个厨师,嘀嘀咕咕的说什么调料方子之类的。汪言不听也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前面汪言在做菜的时候,也没有特意的避嫌,那两狗厨子眼睛一点都没有错开,不过要想就这样就把他的方子偷师拿走,做梦去吧。

    菜房子没买成,汪言也不气馁,他算是找到了一条快捷赚钱的办法,做菜是他的长处,他何不好好利用利用,赚一笔再说。等他手里有资金了再做他以前想过无数遍,却没有办法实施的事情。

    忙了老半天,他做了一桌子好菜,怎么也得好好的享受一番,就当庆祝自己重生,开始新生活吧。

    让汪言哭笑不得的是,等他再次出去时,自己的桌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汪言走到自己的位置上,便见在他座位旁边四平八稳的坐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模样的男子,看着文质彬彬的不像坏人,桂英的神情又没有任何异样他才放下心来。这老头是邻桌的,刚才看到他坐那边,这会那边有了一个空位出来。他便是问道:“这位先生是?”

    那老头见汪言来了,忙站起来朝他看了眼,笑着说:“这位小哥,自我介绍一下,免贵姓王,你叫我王大哥也行。我坐在隔壁,从来没有闻到这么香的菜,听刚才这丫头说,是你亲自做的,我便想着咱们能不能搭个伙啊,你这桌的饭钱算我的。前面我也和这个小姑娘说过了,她说听你的。”

    还带这样的?汪言不由看了桂英一眼。桂英知道自己有些生气了,便是拉着他的衣角,在他耳边小声说道:“言哥,我看着老头是真心实意的,他似乎很欣赏你做的菜呢?他提出帮咱们付饭钱,我想着咱们可以省一点,便就。”

    “便就是什么?哥我像是吃不起这顿饭的人么。”汪言说完,瞪了丫头一眼,显得有些生气的样子。他倒是不心疼自己的这点菜,关键是这丫头在外面太没有防备心理,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见汪言一副凶巴巴的,眼睛都瞪圆了,显然气的不轻,丫头顿时着急了。忙道:“言哥你别生气吗?我也是无心的,要不我这就叫他走吧。”说完,便是眼圈儿也跟着红了。

    老头见小情侣之间闹别扭了,便是不好意思道:“要是不方便就算了,今儿个也是我唐突了。”

    看他要走,汪言便是一把将他的胳膊拉住了。忙道:“没事儿,小丫头闹别扭而已,不用管她。”

    桂英在一旁不由目瞪口呆的看着汪言,手下的拳头的微微紧了紧。

    王景越笑着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汪言也四平八稳的坐了下来,朝里面一招,大声道:“伙计,再给我上三瓶三得利。”

    王景越看汪言叫酒的架势,心里顿时打了个突,心道,这小子不会是个能喝的吧,他可是冲着菜来的,不是要喝酒啊。似乎看到王景越脸上奇怪的表情,汪言道:“老哥,天气太热了,我也没啥招待你的,啤酒配龙虾,你吃了还想吃。”

    这边桌子上的人,看到汪言的架势,便是准备过来劝说,被王景越用眼神制止了。

    “来干杯,一口闷!”

    碰了杯后,汪言脖子一仰,一杯酒直接下肚了,而王景越的酒才喝了一口,随即汪言又将自己面前的杯子满上,要王景越喝,王景越只能将杯子里的酒也干了。

    “好,够意思,吃菜!”

    几杯酒下肚后,两人的话,才开始多了起来。

    这就是汪言的小道道,不管你是啥人,端着架子的也好,心怀鬼胎的也罢,只要几杯酒下肚后,基本上自己的本性也暴露出来了。

    汪言一看这王景越的装扮,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大热天的还穿着长袖衬衫,衣服口袋上别着一支派克钢笔。一支派克少说也得三四百块,这时候舍得花几百块买一支笔的人可不多。脚上穿的皮鞋却是奥康的。奥康皮鞋一双也是小几百。要知道奥康可是有名的温州皮鞋品牌,有着几十年的悠久历史。后面直接打入北上广,江浙沪遍地开花。不但有了上市公司,也将皮鞋事业做到了国外很多国家。

    若是汪言没有记错,奥康董事长王震滔,是个十分有魄力和眼光的人,在19年因为劣质皮鞋问题,他在杭州在大众面前焚毁几千双劣质皮鞋,也让他大家改变了温州劣质鞋的印象,让奥康一炮而红,大家都记住了这个品牌。而此事发生后不久,王震滔就将眼光放在了国内各个发达城市。若是他将这个机会抓住了,打通物流之类的,也是一条发财的路子。几年后,奥康轰轰烈烈的上市,后面还开了子品牌,然后让他的儿子做了行政董事,让他弟弟做了董事长。王震滔则和自己的妻子退到幕后,享受天伦之乐。

    想到这里,汪言看着王景越,心道,这人的身份不简单啊,宣州这边很少有这种品牌的皮鞋,他脚上却穿了最新一款的。他脚上穿着这双时髦的鞋子,莫非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朋友送的,还有一种就是他到专卖店去买的,或有自己的渠道。不要问为什么汪言对这个品牌如此熟悉,因为他一直穿的就是这个牌子的皮鞋,因为这个牌子的皮鞋,质量过硬,穿了脚不臭,很是跟脚。于是他十几年就没有换过其他皮鞋牌子。运动鞋则是穿天美意,也是质量非常好的休闲鞋品牌。

    王景越身上的衣服少说也是几千块,加上他的行头。那桌上的几人对老头的态度也可见一斑,想必他的身份很是德高望重。王景越竟然压着自己的面子,和他这个小朋友拼桌,可见他对吃的东西十分敏感。大有不吃到不罢休的架势,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