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流2000创业时代 > 077章 把老板忽悠瘸了
    汪言刚装大方的说自己没事,不一小心动了下,嘴里忍不住“斯”了一声,只觉得背后火辣辣,比别人用火烧着还疼。这可是滚油!

    汪言想想还觉得自己挺爷们,关键时候帮瑶瑶挡了一下,如果一个姑娘身上落下一个疤痕,得哭死。

    “我不要回去,我要留在这里照顾汪言,要不然我内心会一直内疚的。”瑶瑶这会已经变成小哭包了,原本说话还挺硬气的,这会已经哭成了小可怜。

    汪言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便是大手一挥说道:“让你走啊,快走吧,我不会怪你的。”

    “可是我不能走啊,我陈瑶一人做事一人当,再说了,今天你受伤都是为了我。”

    又来了。

    汪言干脆转过脸去看自己的手机,不看她了。

    打开时世新闻,刚翻了两下,大哥汪全的电话来了。

    “喂,哥。”

    “嗯,嗯,你就照我说的做,价格你自己看吧,等我忙好了,我再过去。”

    ......

    “好,你等会把那报价单发给我,那些钢筋的照片你拍几张给我。”

    是大头送钢筋来了,这家伙虽然有点好色,但在正事上倒是不含糊,毕竟汪言跟他画了一个饼,说只要他这边给力,以后江南这边的生意有他的一杯羹。

    要知道做生意只要能在一个地方扎根,有当地的朋友在支持,那生意是很好做的。只要一开始的时候,口碑做好了,技术到位,价格比同行的稍微优惠那么一丢丢,生意自然而然就会越做越好。

    汪言算了日子大头送钢筋来的时间,和他的时间冲突,正好这几天要接待王景越和马倩倩她们,怕自己分心。他想着大哥以后总归要走这一条路的,不如从一开始就让大哥冒充自己的身份和大头接触。

    等他们熟悉了,以后就可以自己联系了,不用通过他。

    当汪言跟大哥这么说的是时候,汪全还没有什么信心,但听他刚才打电话的语气,明显可以搞定。

    这下汪言就放心了。

    挂了电话,汪静正好买药回来了。

    “弟,药买来了。衣服脱下来,我看看你的伤。”

    汪言将衣服脱了下来,看到他背部的伤,陈瑶瑶止不住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只见汪言背后火红色的一大片,百分之六十的皮肤都变红了,其中有两处已经被烫出了水泡。水泡四周的皮肤都被烫坏了,看着就像是两个破损的口袋一般,模样有些下人。如果今天不是汪言替她挡了那一下,后果不堪设想,也许她陈瑶瑶的后半生就要改写了。

    想她如此爱美的人,简直不敢往下想,万一。

    于是陈瑶瑶当时就做了一个决定,在汪言伤势未好之前她绝对不走,打她也不走。

    “对不起汪言,我知道错了,请你让我给你上药吧,这样我心里也会好受些。”

    “倩倩,你带她去休息吧,药我自己会擦。”汪言可不认为像陈瑶瑶这种被家里宠大的孩子,犯过一次错,就会立刻改的。她认错只怕是被吓到了,并不能证明她就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不,我不走。”

    “你想让言哥触情伤情吗,好了,先回去大家都冷静一下。

    最后马倩倩将陈瑶瑶拉走了,那丫头走的时候还哭的挺伤心的。

    “弟,刚才的事情可真够凶险的,不过你做的对。如果要是瑶瑶的脸毁了,或者被烫到了,我们没法跟人家家庭交代。”

    “嗯,所以让倩倩赶紧把这个麻烦精送回去。”

    汪静手上涂了药膏一点点的帮汪言上药。汪言只疼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哎,姐你轻点,痛。”

    ......

    没想到后面她的动作果然轻柔了许多。等擦完药,汪言站起身时,才发现给她擦药的竟然是瑶瑶。

    他当即就愣住了,不过一句话都没有说,冷着脸,站起来准备穿衣服了。

    “暂时别穿衣服,虽然药上好了,可是还要等干了才行,不然就白涂了。

    瑶瑶的目光不敢和汪言对视,这会说话就跟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似的,说完,又低下头说:“虽然我知道你一定会怪我,甚至会恨我,可是不亲自看到你的伤好,我于心难安。”

    “不用了,我伤的是背部又不是胳膊。我已经说了,不怪你,你该去哪就去那吧。”

    汪言说完,拿了件姐姐给他刚买的宽松的套头衫,大步朝外面走去。身上前面穿的衣服背后面已经有两个大洞了。汪言让把你衣服扔垃圾桶里,随便去街上买件宽松的。

    “汪言,我不是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没理她,汪言继续往前走去。因为这会他觉得头有点晕,身上的温度似乎越来越高了。看来因为天气炎热的关系,他有些感染了,得赶紧吃消炎药才行。前面汪静没有买,汪言准备去街上透透气,顺便将药买了。

    “瑶瑶,让他去吧。”马倩倩是个心软的人,看到瑶瑶一直哭着求自己帮忙,无奈之下只能点头。所以后面才有,给汪言涂药的人不是汪静却换成了瑶瑶。

    不过看汪言的样子,显然对陈瑶瑶不大待见。

    都说上帝给你关了一扇窗,也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汪言这几天一直都想着遇到,却没有遇到的人,竟然在去药店的路上竟然碰到了。就是汪言一直想盘下的那个炒菜店的老板。

    “哎,小伙子,咱们又见面了啊。”

    “咦老板是你啊,生意兴隆!”汪言故作惊讶道。

    听到生意兴隆几个字,炒菜店老板的面色,从绛紫色变成了尴尬的白色。看到他的神色,汪言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古人诚不欺我,果然这天下的倒霉蛋不止他一人。

    “好什么好啊小兄弟,你是不知道啊,前几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个汪记小食。这店没开的时候,我这一天还能做上一两笔生意。等他们一开,好吗,我这都连续三天白板了。”

    “那个汪记小食这么神奇啊,我这几天也听到一些消息,他们做了好多广告,遍布整个镇呢。还有外送业务,确实做的不错。”汪言自吹自擂,面部红心不乱跳。

    汪言听这老板这么说,一定不知道汪记小食的老板是他,因为最近他很少在小吃店那待着。

    “可不是吗,这生意本来就难做,再被他们这么一弄,哎真的是没有活路了。”

    “怎么着,你想转让店啊,我听说那汪记小食,已经看中一个很好的店,准备搬过去自己开店了。位置好像就是在你这店附近啊。”

    “什么?怎么会这样?”炒菜老板听了汪言的话,顿时有些欲哭无泪。

    想了想,他忙问道““小兄弟,你上次的话还算数不?你要不要租我的店。我连襟让我和他去上海做生意,我准备将这个店盘了。”

    “租你的店,你这店生意这么差,我要是盘下来岂不是也会赔本。”

    “这每个人做生意的气运不同,再说了,我懂得几分看相,我看小兄弟的面相就像是个大富大贵之人啊。”

    我去,这为了将店抵押出去,三观都不要了吗,连会看相这种话也能说出口。不过这样一来汪言心里有底了。老板想尽快将这个店脱手,那么可以还价的空间就很大。于是他故意说道:“哎,现在生意难做啊,你这店一年的租金我看顶多就值得四五千的样子。”

    “什么,你直接砍了我一半的价格,兄弟,生意不是这样做的。”炒菜老板这下真的想哭了,他就知道这个孩子说的话不靠谱。

    汪言已经知道这老板想把这个店转让出去了,那他着个屁的急啊。

    慢慢磨呗。

    再过几年,这里的西面一条街以后会建成XC区的街,菜场会搬到后面去,菜场一圈全部都建立经济小区房,正好需要经过这条主路,所以这个店的位置做生意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其实呢,我很想把你这个店买下来,无奈我这手上的钱不够啊。老板你这店也不大啊,也就二十来个平方不到点。”

    炒菜老板听汪言说想把这里买下来,他更是有几分心动了,这个店虽然耗费他大量心血,却也是他的伤心之地,卖了之后,眼不见心不烦,有了这笔钱,再做其他生意,语气好的话,做个一两笔就能把这里亏的赚回去了。

    听到汪言有想买的意愿,他当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胡说,我这个店总面积五十几个平方呢,上面还有一层可以住人的,再上面还有个阁楼,天窗还能晒东西。要不是我要做别的生意,我才舍不得卖呢。

    其实这个老板说的,二层上面的阁楼和天井,汪言早就看到了,故意这么说的。他以前就是做这一行,什么房型,适合怎样的改建,他一看就已经在心里打了样了。这个房子将天井彻底打开,在上面再盖个一两层,做个三四层的小洋楼完全没有问题,站在顶楼视线很好。上面若是做个敞开式的客厅,四周的墙面全部用钢化玻璃墙面。最上面一排全部用通风窗。到了晚上把窗户都打开,四周灯火通明,人站在高处的凭栏上,或和朋友聊天,喝酒,听音乐开派对都没有问题,那个场景一定十分的惬意。

    “喂,你到底考虑清楚没有,我可是特意先照顾你啊。”汪言都打听过了,这个店除了他大概没人敢买,因为人家怕买了这里,生意和他一样也做不出。做生意的人,都是很讲究迷信的,他们宁愿相信所谓的风水,也不相信自己的眼光。

    而汪言就是那个另类,他不相信这个。所谓房子的风水学,其实一半都是假的。但人家都是宁愿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谁会和钱结仇。

    “那要不你说个价格,我考虑考虑。”

    “一口价五万。”

    汪言一听立马转身。“你还是去大街上去抢钱吧。”

    “哎,小兄弟有话好说,你说多少钱吗?”

    “两万一口价。”

    “三万。“

    “一万五。”老板加价,汪言故意继续压低价格就是在心里战胜老板的意志力。让他以为自己的店实在是没人要了,只有他会买。

    只见老板的脸都垮了,微微一跺脚:“两万五,跳楼价格。”

    “成交!”说完汪言脸上神情一松,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这个小洋楼装修一下,就非常漂亮了,两万五真的是赚到了。

    “你,故意炸我的?”老板见到汪言脸上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笑意,顿时有些后悔了。

    “我没有啊,你要是觉得不划算,你到路上随便拉个人问问,有没有人愿意花两万五买你的破房子。我买过来,光是装修,维护都要花不少钱,两万五其实我挺亏的。”

    “那咱们明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何?”

    “这么急啊,等我可以买了,我会打电话给你,反正你先把自己的东西理一理,就这两天。”

    “那你电话给我啊,不然我去哪里找你去。”

    “行。”

    买完消炎药,汪言就地打开药盒,往嘴里喂了一粒药,喉头一滚,药就下去,连买水的钱都省下了。卖药的小姑娘都看呆了。

    长得这么帅也就算了,连喝药的姿势都这么有型。要是她有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

    嘤嘤嘤!

    汪言根本不知道自己买个药,都能被妹子YY,这世界果然还是颜狗多啊。

    接下来就是要弄一笔钱了,卖歌的事情可以去催一催了。

    汪言现在受了伤,暂时不能做其他事情,谈判加动嘴皮子做这事儿最适合。

    “喂,王导,今天有空吗?”

    “啊汪老师,现在有空。”

    “我这会在街上正好有个一两个小时的时间,那天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谈到一半因为有事就没有谈下去。不过既然我答应了你们,肯定要把这件事情做完的。”

    “那是那是,我们求之不得。汪老师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让你接我多不好意思。不过呢我很愿意承你的情,不然你多失望啊。”王导在电话那么听得,只觉得牙齿疼。

    尼玛,明明你自己心里这么想的好不,怎么莫名的安在我头上,还我自愿的。

    脸皮有够厚!

    不过他喜欢,这样就能拉近和汪言的关系,从他那多拿几首金曲,年度的颁奖典礼上有他一个席位,也不无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