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位神明从不现身 > 第25章 挖矿使我快乐
    PS:云阳道长与妖皇的约战改成了一个月后,使得本章挖矿更合理,不影响阅读和跨度。

    ————

    引荐?

    徐夜打量着白楠。

    看着面前的茶水,说道:“安阳第一剑,白前辈?”

    白楠一听忙摆手道:“徐兄真是折煞我了,前辈使不得,我就是会点剑术,第一剑都是吹出来的,不能信。”

    “我记得,你不是打算挑战剑仙前辈?”徐夜说道。

    “……”白楠尴尬不已。

    徐夜笑着道:“家师说了,你在他手下顶多走三招,你连家师都不是对手,还敢挑战剑仙前辈?”

    白楠自掌了下嘴巴,说道:“尊师说得对,我顶多走一招。”

    徐夜端起茶水轻抿了一口,这八境高手也是人,能屈能伸,还真不是好对付的那种人。

    “我的确认识剑仙前辈,引荐就免了,你有什么事,跟我说一样。”徐夜说道。

    白楠这两天马不停蹄,来回赶路,一路上就猜测徐夜跟剑仙关系匪浅。

    “这……”

    “你不信?”徐夜笑了一下,又道,“以前辈的本事,我敢胡乱说话?”

    白楠点了下头,觉得有道理,于是他取出了一个红色的锦盒,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

    整个人变得严肃起来,说道:“此物名为袖里乾坤,是混元山不可多得的一件至宝,请徐兄弟将此物转交给前辈。”

    徐夜早就想好措辞,说道:“你真以为前辈稀罕此物?”

    “这……”白楠有些担心。

    徐夜将盒子打开,里面躺着的是一个精致小巧的袋子。

    “不过你放心,我会转交给前辈的。”徐夜拿起袖里乾坤,触手冰凉,能感觉到袋子上附带的神奇力量。

    白楠拱手道:“有劳徐兄。”

    “小事。”徐夜将其揣入袖中,回去就把它给炼了。

    白楠看着徐夜继续道:“另外……我想请教一下,那天在双云峰,是徐兄拿走了内丹吧?”

    徐夜眉头一皱,也不隐瞒,说道:“是又怎么了?”

    “难怪。”白楠恍然大悟,“那天我在你背后追了许久,没能追上你,这内丹我用不着,想送你来着。”

    他取出九首灵蛇的内丹,推给徐夜。

    徐夜:?

    “你不是要杀人越货?”徐夜疑惑道。

    白楠笑了笑,说道:“我要是想杀人越货,那天我就回清河郡守株待兔了,何必回安阳。”

    “也幸亏你没有这么做。”

    “是啊。”白楠事后一想,到现在还有些心悸。

    徐夜收好袖里乾坤,问道:“你在安阳担职?”

    白楠点了下头,笑道:“徐兄弟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已是封侯,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向巡天监举荐你。”

    徐夜摇头道:“我不喜欢当官。”

    当官的话,束缚太多,很多事情没法做,也不自由。徐夜有了古图傍身,目标是星辰大海而非眼前的小官,而且官场复杂,他不认为自己能驾驭得住。

    白楠也不多劝,说道:“那真是可惜了。”

    “安阳最近有什么风声?”徐夜问道。

    白楠知道他的意思,便道:“太虚剑仙前辈的名号,已经传遍了安阳。不出我所料的话,再过几日,只怕会传遍整个大虞修行界。”

    徐夜低声叹了一下。

    早知道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就该低调一些了,自获得古图以来,徐夜的确有些招摇了。

    而且还引起了少许的副作用。

    稳住发育,才是王道。

    “巡天监最先派宁姑娘过来调查,其次就是我。我估计,清河郡以后会越来越热闹。”

    白楠压低嗓音道,“据说虞都的世家已经盯上了清河郡。”

    徐夜心中微怔,若有所思。

    虞都的家族和十八行省是完全两个档次,清河郡比这两者都要低一大截儿。

    “为了拜访前辈?”徐夜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白楠摇头叹息,“无利不起早,这些世家大族,他们会拜访前辈?呵……”

    徐夜点了下头,看了眼窗外,时间也差不多了,便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白楠连忙道:“徐兄,内丹!”

    “赏你了。”徐夜转身离开。

    白楠喜道:“多谢徐兄。”

    ……

    回到徐府。

    徐夜便迫不及待将取出了空间至宝“袖里乾坤”。

    他将袋子往桌上一放,单掌拍了过去。

    稍稍感知,兴奋道:“还真是道兵。”

    整个安阳能拿出的道兵,屈指可数,可见有多珍贵。

    徐夜默念神咒,一团火焰将其包裹,再拍出两滴精血……

    袖里乾坤化作一道光华,飞入徐夜的袖中,像是手腕的护具似的,紧贴手臂。

    云阳道长很讲究,原主人的一切气息已经被洗掉了。

    袖里乾坤很顺利认了徐夜。

    徐夜的意识,进入了袖里乾坤,一方天地,呈现在脑海中。

    确认了方圆千米空间,徐夜退了出来。

    “不错。”

    徐夜心情非常好。

    当天夜里。

    徐夜趁着夜色,离开了徐府。

    在离开之前,他使用古图,检查了下方圆百里内的情况。

    他来到了广寒铁矿附近,确认四周无人,便开始挖矿。

    “想我堂堂封侯境修行者,居然挖矿。”徐夜自嘲了一句,怎么有种原主中二属性。

    好在他是修行者,体力活对他来说太过简单。

    时不时用低级的五雷掌,将遮挡的土壤和石块轰开。

    每当挖出一大块的广寒铁,徐夜便收入袖中,速度飞快。

    就这样,一直持续到早上,就这也只占袖里乾坤的一点空间。

    “一个人,还是太慢了。”

    不过,徐夜也不着急。

    他将土壤重新填满,又用树叶盖好。

    此后徐夜每天坚持通宵挖矿。

    足足持续了大半个月,才将那广寒铁矿挖得差不多了。

    这天早上。

    徐夜抻掉身上的灰尘,长出了一口气。

    “剩下的不要了。”

    这条矿脉本身就不大,徐夜专挑核心好的寒铁挖,其他的质量不好的,一律不要。

    普通工人挖矿,没三个月挖不完。

    没办法,正经的封侯不干这活。

    是什么驱使徐夜这么卖力?

    是勤劳,是热爱吗?

    待差不多了,徐夜才将矿坑填平,离开了元清山。

    回到徐府。

    徐夜换了一身衣服,简单洗漱,就去吃早饭了。

    席间,徐夜从二叔徐直那里了解到龙须草在十天前种植完毕。

    吃完饭,徐夜去了东部平原,逛了一圈。

    确定没有问题,回到房间内,将古图唤了出来。

    PS: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