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位神明从不现身 > 第45章 潜伏者
    徐子陵倒也不意外,笑道:“虞都徐家和清河徐家同属一脉,就算没有特别的事,作为同族,也应该上门拜见。”

    这话听着便有些笑话了。

    徐夜跟着笑了下,说道:“高攀不上。”

    徐来财看到这一幕,立刻跑了回去,将这件事汇报给了徐世功。

    不一会儿,徐来财跑了回来,道:“少爷,老爷说了,让客人进去。”

    徐子陵听到少爷二字,朝着徐夜点了下头,以示礼貌,说道:“原来是堂兄。”

    徐夜的态度不冷不热,说道:“请吧。”

    徐子陵进入徐府。

    若是以前,徐夜可能将徐子陵撵走了,但今时不同往日,很多事情都不需要像以前那样了。他依然记得徐老爷子的遗憾,以及落叶归根的期望。

    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尊重老爷子。

    大厅中。

    徐世功和徐直都在场。

    徐子陵一入大厅便客气地朝着二人见礼:“五爷,二叔,徐子陵特地来请安了。”

    徐子陵果真正儿八经地行了礼。

    倒是让徐世功和徐直受宠若惊。

    “子陵,你怎么来清河了?”徐世功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

    徐子陵说道:“哎,老祖宗这些年时常惦念着你们,老是催我过来看看您。”

    徐世功可不是小年轻,又岂会被这种花言巧语所骗,说道:“说吧,什么事?”

    徐子陵说道:“我是真心来看望五爷爷的,老祖宗亲自发话。”

    “老祖宗?”徐世功的眼皮子动了下。

    徐直轻哼道:“徐子陵,休要在我面前假好心,你这点把戏骗得了谁?”

    徐子陵忙道:“冤枉!!二叔……为表明诚意,我特地带了点礼物,还请笑纳。”

    起身拂袖。

    哗啦!

    一堆黑压压锃亮锃亮的广寒铁掉在地上。

    徐夜:???

    徐世功和徐直何曾见过这么多的广寒铁,一时有些惊讶。

    “广寒铁?!”

    徐直离开座位,拿起一块广寒铁,检查了下,确认是真的。

    徐子陵笑道:“老祖宗说了,让我带点礼物,我实在不知道您喜欢什么,还望您不要嫌弃。”

    徐世功毕竟见过大世面,面色很快平静下来,说道:“无功不受禄,这些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五爷,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清河郡这几年很难,又遭受旱灾,日子不好过。”徐子陵说道。

    这时,一旁沉默的徐夜开口道:“这个你就错了。”

    “?”徐子陵疑惑地看向徐夜。

    徐夜从袖里乾坤中掏出之前剩下的三万多银票,往桌上一放,说道:“这点钱虽然不多,但要过个普通日子,还是够的。”

    徐子陵看到那一沓子银票,亦是有些惊讶。

    这点钱的确不多,而且在修行大家族里,银子反而有些俗气。

    徐子陵惊讶的不是银票,而是徐夜凭空掏出银票的手段……

    这意味着,对方的手中拥有一件储物的宝贝。

    徐子陵不动声色,说道:“好吧。”

    他拂袖收起广寒铁。

    徐直虽有些不舍,还是瞥过了头。

    不是自己的东西,拿着必然烫手。

    “说吧,你来这什么事?”徐世功问道。

    徐子陵说道:“最近清河郡发生了一连串的怪事,各方势力,都潜伏在清河郡。听说堂兄见过剑仙前辈?”

    徐世功看向徐夜。

    徐子陵继续道:“那神像是用广寒铁打造,能在剑仙前辈的眼皮子底下放置神像,不太可能。所以,神像应该就是剑仙前辈。”

    “我也如此想过,只是从未有人见过剑仙前辈,不能下定论。”徐世功挥挥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人族有这样的大能,是幸事。但对于妖魔而言,只怕是坏事。”徐子陵语气一顿,“我得到消息,魔族的潜伏者已经抵达清河郡。”

    “……”

    此言一出。

    徐世功和徐直眼睛睁开,有些惊讶。

    “魔族潜伏者?”徐夜锁眉。

    “没错。”徐子陵说道,“所以老祖宗让我过来看看五爷,如果五爷愿意,老祖宗会在虞都划一处立身之所!”

    徐世功猛地抬头,眼中闪烁光华。

    那不是兴奋,而是愤怒。

    啪!

    一巴掌拍在卓上,站了起来,道:“你在羞辱老夫?!”

    徐子陵被这眼神下了一跳,摆手道:“子陵不敢!”

    “说出去的话,便是泼出去的水。断了就是断了,我徐世功还轮不到你这矛头小子怜悯!”徐世功底气十足。

    “送客!”

    徐世功负手转身,大手一摆。

    徐子陵的表情终于有些挂不住了,眉头微皱。

    徐夜在这时起身道:“请。”

    徐子陵叹息了一声,没有多说废话,朝着徐世功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来到徐府外,上了马车,回头道:“堂兄。”

    “注意你的用词,我不是你堂兄。”徐夜淡笑道。

    “清河郡始终太危险了,跟我去虞都吧……我是真心实意想帮你,也不想看到徐家分崩离析。”徐子陵说言辞诚恳地道。

    “帮?”徐夜笑了下,说道,“纠正你一下。清河郡比虞都安全得多。”

    徐子陵叹息道:“上一辈的事情,不应该延续到我们这一辈。堂兄,时局纷乱,如果需要帮助,随时找我。保重。”

    他随手丢出一快玉,进入马车。

    徐夜接住那块玉,看了看,上面有一道法术印记。

    徐夜掌心一拍。

    嗖!

    那块玉飞了回去。

    马车里,徐子陵一把接住。

    坐在他身边的,竟是一位绝美的女子,藏春楼头牌,姜月然。

    姜月然接过那块玉,放在鼻尖,闻了闻,笑道:“公子猜得没错,广寒铁的卖主,是他。”

    徐子陵看起来并不太高兴,说道:“猜这个并不难。”

    “那您还打算拉拢?”姜月然也知道两家关系。

    “你错了。”徐子陵说道,“我真正想见的是他背后的那位。”

    姜月然说道:“这恐怕就难了。听说,巡天监少监宁素,司辰官陆不执,以及安阳第一剑白楠,都在清河郡。他们查了这么久,还是一无所获。”

    “去神像那里看看。”徐子陵下令道。

    “是。”

    马车掉头,朝着城东跑去。

    ……

    与此同时,回到房间的徐夜。

    唤出了古图。

    他检查了一遍清河郡的情况,并无异常。

    “潜伏者?”

    他想起在元清山以西,留下的警告,轻轻摇头:“看来,真是一点没把我放在眼里。”

    他滑动地图。

    轻点右边云阳道长的名号。

    一个四四方方的地图出现在面前。

    俯瞰混元山,云雾缭绕,富有仙气。

    “云阳。”

    二字唤出。

    在混元山一带却是雷霆之音。

    道场中正在休息的云阳听到呼唤之声,喜出望外,大腿来了!

    迅速掠向天际,回应道:“剑仙前辈!”

    PS:周一,求推荐票。追读和数据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