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位神明从不现身 > 第56章 毛有多长
    赵守敬很了解官场的残酷。

    清河郡陷入旱灾这么久,饿殍满地,王庭何曾有人问过?

    这一年来,赵守敬每日起早贪黑,想方设法除掉魃妖,日日派人前往安阳运输生存物资。

    他在想办法让所有人活下去,不用背井离乡。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就算没有人选,空个半个月,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徐夜说道。

    宁可在家躺平,也绝不去当什么官。

    一旦入朝为官,哪还有自由修炼的空间。

    人在官场飘,哪能不挨刀。

    就这样在自己家,种种地,收收果子,卖点钱修炼,就挺好的。

    赵守敬有些失落。

    马车外,传来声音:“赵大人,飞辇已经准备好了,请您上辇。”

    从清河郡到安阳有千里之遥,单纯马车的话,全力奔跑,不吃不喝不休息也得需要两天。转乘飞辇,不到一个时辰便可抵达。

    赵守敬和徐夜下了马车。

    在不远处停放着一艘由异兽牵拉的飞辇。

    两名侍卫静候等待。

    赵守敬看了两名侍卫一眼,又朝着徐夜说道:“此一时彼一时……”

    他稍稍招手,徐夜会意,走了过去。

    赵守敬低声附耳道:“上元那边的情况很严峻,随时都可能波及安阳。有密信透露消息,可能有一部分邪魔,已经渗透安阳了。”

    徐夜露出惊讶之色。

    赵守敬继续道:“一些郡城的坐镇官被妖魔夺舍,控制巡逻队,肆意滥杀城中修士。上元五郡中有三郡的坐镇官成了邪魔。”

    “……”

    “司马长空不敢说,我来说。”赵守敬说道。

    “所以你这是找我当替死鬼?”徐夜说道。

    “怎么可能?”赵守敬颇为认真地道,“我赵守敬问心无愧,还干不出那种下三滥的事。”

    徐夜没有说话。

    赵守敬躬身:“就算不做坐镇官,我想徐兄弟也不愿意看到清河郡毁于一旦吧?”

    官不官的根本不重要。

    如果真有妖魔要荡平清河郡,像上元那样进行一场惨绝人寰的血洗,他会坐视不管吗?

    徐夜沉默。

    赵守敬压低嗓音,颇为郑重地道:“拜托了。”

    言罢,转身上了飞辇。

    徐夜目送其消失在天际,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自他出生起,便是赵守敬坐镇清河郡。

    其实最难当的就是这种地方小官,上到人命的大案,下到街坊邻里搬凳子当街对骂,他都要管。

    从这方面来讲,他的确是一个好官。

    ……

    徐夜唤出古图,确认光点离开了边界以后,才返回徐府。

    接下来一天一夜,徐夜大门不出,只管修炼。

    到了第二天早上。

    清河郡平和的气氛,急转直下。

    也不知道从何处传出的“谣言”,说是妖魔与人类再起冲突,上元死伤千万。

    一时间,人心惶惶。

    有的修士害怕出事,连夜出城,赶往安阳去了,甚至有人不惜花大价钱,去了虞都。

    也有人不相信,该吃吃该喝喝。

    官府为稳定人心,发布通告,将这条消息定义为“谣言”。

    谣言终究还是引起了明显的变化,来打卡的修士变少了,不属于清河郡的外地人,各自返回。

    对于他们来说,安全更重要。

    只有一小部分,认为清河郡有剑仙和神像坐镇,比安阳还安全。逃离,完全没必要。

    第三天早上。

    徐世功叫来徐直和徐夜。

    徐夜一入大厅,便看到爷爷徐世功来回踱步,有些着急。

    “父亲,您找我们有事?”徐直疑惑问道。

    徐世功点了下头说道:“我有一个朋友,从上元逃了出来……上元,已是人间炼狱。”

    “……”徐直怔住。

    徐夜说道:“这么严重?”

    “纸终究保不住火,官府也稳不住民心。”徐世功眉头紧锁,重重叹息道,“我徐家好不容易熬出头,又遇到妖魔乱世,这就是命啊。”

    徐夜见老爷子担心不已,便道:“剑仙坐镇清河,爷爷大可安枕无忧。”

    “我们跟剑仙前辈终究不熟,不能什么事都要依靠他人,况且妖魔比你想的要强大。”徐世功说道。

    人类与妖魔斗了数十万年前,也没能分出胜负。

    徐世功继续道:“我想清楚了,如果清河郡真有难,你们二人就去虞都。”

    “不行!”徐直第一个站了起来,“我宁可与妖魔死战,也不绝不回虞都。”

    徐夜跟着道:“人家把我们逐出族谱,我们怎么回去?”

    “徐子陵……”

    徐世功刚提到这个名字,徐夜便开口道:“爷爷,这个人更不可信。信他,还不如信剑仙。”

    徐世功看向徐夜。

    这时徐夜站了起来,取出两颗元灵珠,往桌上一放。

    徐世功和徐直皆是惊讶道:“元灵珠?”

    “徐子陵用元灵珠,买了我的广寒铁。”徐夜道。

    两人又是一惊。

    徐世功不能理解:“你的广寒铁?”

    “没错,元清山西部的广寒铁矿,被我挖了。”徐夜一副坦诚的样子,“我也只是得到了剑仙前辈的指点。

    “花了一个多月。”

    “……”

    二人还是感到震惊。

    回想起来,这孙子的确有一个月表现比较怪异,原来是去挖矿了!

    “这件事我本不想说,就是怕你们担心。”徐夜拂袖甩出一块巴掌大的广寒铁,“就剩下这么点广寒铁了。”

    “……“

    徐世功和徐直一愣。

    这广寒铁的品质,和那天徐子陵带来的几乎差不多。

    见二人一脸懵逼,徐夜继续道:“我只想说,安阳也好,虞都也罢,那不是我的家。天大地大,人离乡贱。

    “就算没有剑仙前辈,让我相信虞都,相信曾经伤害您的人……呵,我宁可信自己。”

    二人闻言,心中微动。

    是啊,人离乡贱。

    这时,徐来财跑了过来,喘着气道:“少爷,赵大人出事了,请您过去。”

    徐世功和徐直看向厅外。

    赵守敬不是已经去安阳担职了吗?

    “我去看看。”

    徐夜跟着徐来财,离开了徐府。

    徐世功和徐直跟到了大门外,看到徐夜跟着巡逻队的一名成员离去。

    “父亲,徐夜这小子,不对劲啊。”徐直说道。

    徐世功看着赵府的方向说道:“从他回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不再是以前调皮捣蛋的小孩子了。”

    徐直跟着感慨一声。

    徐世功忽然吐槽了一句:“这臭小子,不知道还有什么好东西慢着。”

    “刚才随手就能挥出广寒铁,定是储物的宝贝。”徐直说道。

    徐世功看了下手心里的元灵珠,点了下头道:“回来就把他扒光,我倒要看看,这臭小子毛有多长!”

    “父亲,这个我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