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位神明从不现身 > 第76章 阴谋
    “多谢徐道友关心,此行也算是为天下做表率,剑仙前辈不计较个人得失,以大手段斩杀妖皇。如今妖魔乱世,我辈岂能坐视不管。”聂伯远大义凛然道。

    白楠点头附和:“聂师叔说得好!”

    徐夜对此深以为然,

    “你们先聊,元清山西部,还需要清理一下,我就不多待了。”聂伯远说道。

    “好。”徐夜点头。

    聂伯远率众离开了赵府,去了元清山以西。

    徐夜去了赵守敬的棺材旁,看着前方一个大大的“奠”字,不由叹息了一声。

    此情此景倒是让他想起了死去的父母,以及兄弟。

    曾经的清河徐家,人丁兴旺,因为一场战争,致使家道中落。

    与其相比,赵守敬的一生亦是让人嘘唏。

    赵守敬五十年前统招入朝为官,王庭便派了他来到清河郡坐镇,这一守便是五十年。五十年来,孤单一人,无父无母,无儿无女。

    若说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纯粹的坐镇官。

    赵守敬算一个。

    徐夜想起了赵守敬恳求他的话,便拱手道:“走好。”

    白楠叹息道:“我本来很讨厌这些坐镇官的,所以才去了巡天监。赵大人改变了我的看法。”

    徐夜回头看了白楠一眼,便朝着府外走去。

    来到外面,看到收拾东西的巡逻队,便问道:“新的坐镇官还没有来?”

    那巡逻队摇了摇头。

    白楠说道:“估计没人敢来。之前有剑仙的传闻,又有灵田,清河郡是香饽饽。很多坐镇官巴不得走马上任。现在上元战事临近,谁还愿意来?”

    “也有些道理,照你这么说,王庭真打算放弃清河郡了?”徐夜道。

    “不好说,按照以往的经验,若是能压得住的战事,会派修士过来。若是战事太大,这里可能会作为防御据点,同时也会要求全郡的百姓搬离。”白楠指了指外面的城墙,“清河郡的城墙实在太老旧了,强大的妖魔放个屁就能把它给崩了。”

    “……”

    比喻有些粗俗,但不得不说是这个理。

    徐夜深吸一口气:“接手清河这份差事,果真不轻松啊。”

    “什么?徐兄,等等我啊!”

    白楠见徐夜离开了徐府,连忙跟了上去,一路上就像是个小跟班似的。

    徐夜忽然停住脚步,说道:“白楠,你是不是特别闲?”

    “是啊,怎么了?”

    “……”

    徐夜露出无语的表情,随即又很认真地道,“那就继续帮我徐家守地?”

    “额……”

    白楠摇头,笑嘿嘿道,“徐兄弟,我好歹是安阳第一剑,巡天监年轻一代佼佼者,杀鸡焉用牛刀,有神像在那就够了。有没有好一点的活儿?”

    “没有。”

    徐夜继续前行。

    神像不就是我自己。

    徐夜一边走一边说道:“其实留在清河郡也好,或许以后这里比虞都还要好。”

    白楠只是笑笑,觉得他在开玩笑,便跟着开玩笑道:“格局小了,会成为一方界域。”

    “……”

    其实徐夜压根没往界域这方面去想,白楠这一说反而让徐夜愣了一下。

    界域的形成得天独厚,真正达到一定层次,可以利用空间规则,将界域隐藏世界的某个角落中。

    所以大虞王朝看似十八亿人口,实际上在长久的岁月长河里,那些已经去往其他界域的人类,多不胜数。

    ……

    回到徐府。

    只瞧见一女子在府前等候,见徐夜归来,便欠身道:“徐公子,我家小姐邀请您去做客。”

    徐夜微微皱眉:“你家小姐?”

    白楠这时不停地用胳膊肘捅徐夜,还眨眼间。

    “我家小姐姜月然。”女子说道。

    “我没空。”徐夜说道。

    “她说有要紧的事情跟您谈,关于上元的。”女子说道。

    此言一出,徐夜不由狐疑,问道:“徐子陵呢?”

    “他去安阳了,暂时不会过来。”

    “去吧去吧。”白楠笑嘿嘿道。

    徐夜白了他一眼,朝着那女子道:“我一会儿过去。”

    徐夜先是回府和爷爷二叔打了声招呼,便去赴约了。

    ……

    藏春楼。

    烟花之地。

    这是徐夜第二次来到藏春楼。

    跟着婢女来到二楼,能看到不少不怕冷的妖艳女子来回走动,还有人扭着小蛮腰,朝着徐夜使眼色。

    “徐公子,请进。”婢女拉开一扇门。

    徐夜走了进去。

    雅间内,十分安静。

    姜月然穿着半露裙装,一丝不苟地沏着茶。

    旁边放置着檀香,香烟袅袅。

    “徐公子,请坐。”姜月然浅笑道。

    看她的妆容,应该是精心装扮过的。

    精细的面容配以淡淡的红妆,不浓不腻,恰到好处,红唇白齿和白皙的皮肤都是女人嫉妒的对象。

    长裙落地,端坐在茶几前。

    就连徐夜这样眼光极高的人,都不由多看了两眼。

    徐夜径直坐了过去,说道:“姜姑娘,你了解上元的事?”

    姜月然点点头,笑着道:“徐公子不用着急,来,先喝杯茶。”

    她的五指像玉一样,将茶水端了过来。

    徐夜看了一眼,不懂茶,像红茶似的,端起来,喝了一口,略苦,之后微甜。

    “好茶。”不懂不重要,会夸就行。

    姜月然笑了起来,说道:“你是第二个能喝到我亲手沏茶的男人……”

    “哦?那第一个是谁?”

    “第一位是我父亲。”

    “徐子陵都没有?”徐夜有些不信。

    姜月然从他的眼神里察觉到了另外一层意思,微笑道:“你误会了,奴家在藏春楼,只卖艺不卖身。沏茶不属于卖艺的部分,只有最亲近的人可以享用。”

    “看来我还挺幸运。”徐夜笑道。

    姜月然又将茶杯倒满,继续道:“奴家知道一旦入了烟花之地,想要清白就不可能了。”

    “说出去也没人信。”徐夜点头附和。

    “徐公子信吗?”姜月然期待地问道。

    “不信。”

    “……”

    徐夜迎上姜月然的双眼,说道:“当了那啥还要立牌坊。”

    “徐公子嘴真毒。”姜月然竟然没有生气,反而笑道,“徐公子不相信,那想亲自验证一下吗?”

    “验证就不必了。还是说说上元的事吧。”徐夜说道。

    好无趣的男人。

    姜月然点了下头,道:“上元苍梧郡的战事,是一场有计划有组织的阴谋。”

    徐夜眼睛一亮,看着淡淡笑意的姜月然:“说来听听。”

    姜月然说道:“苍梧郡和清河郡一样,是个偏僻的地方,这样的郡城,往往不会有强大坐镇官。

    “南荒妖族和魔族以前吃过人类大修士的亏,不敢再像以前那样,正面进攻,而是选择了从内部腐化。”

    “适当之时打通界域通道,强势占领苍梧,再由苍梧直取整个上元。前后不会超过半年。等王庭反应过来,妖魔联军已经在那里建立了强大的防御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