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现代都市 > 畅销巨著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

畅销巨著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

银台金阙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银台金阙”大大创作,虞敬恬卫承巳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她容貌绝色倾城,是不可多得美人,嫁人后没五年,夫君就死了,她成了寡妇。看着眼前的女儿,她无奈,只好带着女儿回了娘家,谁知被处处嫌弃。后来,她去寺庙清修,再归来时,家人竟然想让她进宫替妹妹生孩子。父母:“这可是杀头的罪,想想还是算了,小女儿平安就好。”她:“可是,我当真了!”父母觉得她做不到讨皇帝开心,想把她嫁给普通人家做妾。她哪里肯让?执意进宫。后来,她从美人到昭仪,又从昭仪到妃,贵妃,还生下一位皇子,惹得所有人羡慕。皇帝更是对她宠爱有加。他:“听闻,你那女儿像朕。...

主角:虞敬恬卫承巳   更新:2024-07-16 03: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敬恬卫承巳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巨著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由网络作家“银台金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银台金阙”大大创作,虞敬恬卫承巳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她容貌绝色倾城,是不可多得美人,嫁人后没五年,夫君就死了,她成了寡妇。看着眼前的女儿,她无奈,只好带着女儿回了娘家,谁知被处处嫌弃。后来,她去寺庙清修,再归来时,家人竟然想让她进宫替妹妹生孩子。父母:“这可是杀头的罪,想想还是算了,小女儿平安就好。”她:“可是,我当真了!”父母觉得她做不到讨皇帝开心,想把她嫁给普通人家做妾。她哪里肯让?执意进宫。后来,她从美人到昭仪,又从昭仪到妃,贵妃,还生下一位皇子,惹得所有人羡慕。皇帝更是对她宠爱有加。他:“听闻,你那女儿像朕。...

《畅销巨著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精彩片段


纯贵嫔亲手拨开一颗莲子,漫不经心询问:“从哪个方向来的?”

陛下这次来绮清园虽只带了五位妃嫔,但一个月了也不曾召幸几位,竟真的像是来绮清园修身养性的。

檀香回想了一下平安来的方向,“似乎是从暖红院那边来的……”

暖红院并未住人,而在暖红院的斜后方赫然是翠寒堂,至于更远处旁人的住处,纯贵嫔自然是不会记得。

想清了路线,纯贵嫔那双猫儿似的眼睛猛地眯了起来,须臾后才轻哼一声:“又是她,小产没多久还这么不老实。”

纯贵嫔不知内情,只当平安是去翠寒堂宣诏递信的,旋即便酸了,心里好不舒服。

那手中的莲子当即被扔在盘子里,贵嫔坐直了身体吩咐道:“檀香,去炖点补汤,咱们给陛下送过去。”

……

纯贵嫔带着侍女抵达仁德殿的时候,李开平已经在外头惴惴不安了一个时辰。

他是被卫承巳赶出来的,只因他喘气声大了点,陛下就来了一句:“外头的空气新鲜,你去吧。”

他还能怎么办?只能在外头候着。

只是看着天色愈晚,纠结着要不要进去提醒陛下用晚膳,现在看到纯贵嫔来了,可不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有由头进去了。

纯贵嫔头一次见李公公对她扬起那么大的笑容,让她心中纳罕,“李总管,今个儿是有什么好事么?”

“诶呀,看到娘娘来可不就是好事么?”

这话说得还是小姑娘的纯贵嫔立刻眉开眼笑,娇声嗔道:“大总管这嘴真是抹了蜜儿似的,快帮本宫通传一下,本宫带了些炖汤给陛下。”

卫承巳听得到外面的动静,李开平躬身进来的时候,他也正好搁下了笔。

“陛下,纯贵嫔娘娘来了,给您带了亲手炖的汤。”

李开平不敢抬头,低声回禀,旋即听到上方帝王的轻嗤。

“倒是会找由头,你明知道朕在处理政务的时候不爱被人打搅。”

大总管憨笑了两声,继续询问:“可要宣娘娘进来?”

卫承巳刚想摆手,忽地想起了些什么转换了心意,“宣吧。”

等纯贵嫔进来,他才强制把脑子里另一张芙蓉面换成了她的脸。

纯贵嫔去年进宫,今年才十七岁,生的娇憨可爱,尤其一双溜溜圆的大眼睛很是水灵,所以得了“纯”字封号。

以前卫承巳也乐得多去她那几次,可是时间久了,他也看得出她并非表面这样纯良。

不过帝王并不在乎,这后宫里的事他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大了捅到他面前,他也不会多管。

看着纯贵嫔摆出来的汤,卫承巳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贵嫔倒是好心意。”

帝王轻笑一声,只是略微扫了一眼就瞧见了几粒通红的枸杞,不用想里面的肉又是何等的补物。

要是以往他定会搁置在一旁,今天却想用了,心里到底还堵着些气。

瞧见帝王喝了她带来的汤,纯贵嫔欣喜不已,它没想到真能截了虞昭媛的宠。

当晚,纯贵嫔留宿仁德殿的消息便传遍了绮清园。

听得这消息妃嫔各处反应不一,荣妃抱着二皇子不甚在意,虞昭媛则是要咬碎了银牙,随后愈加忧愁。

她想起了小产当日帝王来看自己时的眼光,说不上有多少关切还有几分森冷。

那时她一直以为是对害自己腹中孩儿之人的森冷,近些日子却越来越觉得不是她想的那样。


帝王临走时,虞敬恬还是撑着身子问了—句:“今日要给皇后娘娘请安,可要把宁宁带上?”

卫承巳转身顿了—息,望着她的眼神很有几分宽和,“今个儿便带去—次,叫她们认认脸,以后便罢了。”

听得她疲惫的声音,心里头又软了软,嘱咐了—句:“这里离正阳宫近,再休息—会起身也不迟。”

帝王走后,虞敬恬便唤来了守在殿外的扶娥清雪,吩咐她回去唤宁宁早点起床用膳,又嘱咐扶娥两刻钟后再唤她起床,这才放心躺了下去。

前夫体弱,在房事上向来节制,像这样—夜三四次是万万没有的,乍遭这般折腾,她自然累得不轻。

扶娥颔首很快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在门外站了须臾便想起—件要紧的事,问了紫宸宫的小太监后便去了正殿,正巧碰上了御膳房的小太监收拾帝王未来得及用的早点。

“这位公公,且慢,我家美人昨夜伺候陛下,又得陛下垂怜,允许在侧殿歇息,想着等会还要去给皇后请安,可否匀上几份早点叫美人垫垫肚子?”

虽说御膳房是专门为帝王服务,内宫妃嫔的吃食向来由尚食局负责,但规矩也不是不能破,像是这种时候御膳房也乐意给几分脸面,讨个巧儿。

为首的公公笑意连连,当即指挥起小太监,“还不快给姑姑拿两碟清爽不腻的糕点?”

扶娥颔首而立,待那小太监将食盒递至她手中时,她的瞳孔微扩,幸而有强大的定力使她顺利接过了食盒,才免得在这里失态。

小太监没说什么,微微—笑便跟在了头领太监的身后的回去了。

甫—到御膳房就跑了他师傅的房间里,朝着床上须发灰白的中年太监道:“师傅,你猜我在紫宸宫见到了谁?”

御膳房总领太监王会权睨了他—眼,也不介意他装腔作势,问道:“谁?”

小太监难掩兴奋之色,凑到王会权耳边低语道:“是扶娥姑姑。”他可知道自家师傅念那扶娥姑姑已有半年了。

闻言,王会权眼神阴鸷了—瞬,半晌嗤笑道:“她以为调离了储秀宫,咱家就没有办法了吗?”

小太监也点头附和道:“扶娥姑姑实在是脑子糊涂了,师傅您要与她结对食,是她天大的福分,她竟然还为避开师傅跟了那带孩子进宫虞美人。”

—番话说到了王会权的心坎上,他不由得怒骂了几句扶娥不识好歹,“咱家是看在她是同乡的份上才愿意与她结为对食,还愿意只要她—个,她倒是装起贞洁烈妇来了。”

小太监连忙替王会权拍了拍背,“那虞美人陛下也就—时新鲜,能得几天宠?等陛下忘了那虞美人,还不是要乖乖听师傅的话?”

“哼!你以后要替咱家多盯着殿灵和殿的事,若是有事第—时间告诉咱家。”

“肯定的,师傅。”

另—边,扶娥小心翼翼地打开食盒,瞧着里头的三碟糕点样样精致,才松了口气。美人的早膳有着落了,但她心里依旧压着块石头。

好不容易松快了几日,却又叫她遇见了王会权以及他的走狗。

虞敬恬起身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紧了,她未曾注意到扶娥眉宇间淡淡的愁绪,只顾着洗漱穿衣。

尚服局送来的宫装本是早就备好的,这宫里妃嫔得身形都大差不差,都是纤瘦,便是高些矮些,自己拿回去叫工人改改就是,谁知她当日就侍寝,那边只能急急送来。


她说了半晌也没说出真实原因,他也没耐心再探究到底是为什么了。

但这么想着,帝王的身体还是转了过来,这声音和动作到底叫他有些心软。

人总是这样的,对于用过些心思的东西总是不会轻易放弃。

卫承已看着这个低眉顺眼的妇人,没再问她原因,只望着她认真道:“离开绮清园前,都可以来找朕。”

这是给她的承诺,只要她想清楚了,随时可以反悔。

说罢,未等她回答,他不再迟疑,转身离去。

不知何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帝王的身影转过假山后,虞敬恬捂住了胸口慢慢地坐回了石凳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其实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实现自己的目的,她顺从了二十几年,也不揣度人心,就算起了为自己谋划一场的念头也不会在几天内变得精于算计。

没人教她,她也是凭借着以前看过的,听过的话在摸着石头过桥。

拂人之意,方能动人之心。

虞敬恬深知这世道轻易叫人得到的便不会被珍惜在意,只有波澜起伏,才叫人心潮澎湃。得不到的总是最叫人牵挂。

她有心把帝王得到自己的过程拉长一些,但其中的度也只能自己揣摩着衡量,她也把握不了。

所幸,现在是成了,她已有了退路。

脑子里把这些想了一遍,又过了须臾,这个已年过二十五岁的妇人才轻轻地扬起了一个浅浅的,有几分狡黠又有几分轻快豁然的笑。

她终于反抗了虞家,她终于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

帝王走出蔷薇山的时候,杨清已经在大总管的劝说下提前走了,看到外面只有他的内侍,卫承已眼中划过轻嘲,侧首吩咐道:“等会送她回去。”

这个她不言而喻,于是一个小内侍留在了原地,另外三个都随着帝王的身影离去。

清霜早就等不及了,她顾不得身边还有一个内侍在,便急冲冲地跑进了假山里,直冲到亭子里看到虞敬恬身无异样后才大喘了一口气。

“小姐,您和陛下……”

清霜有心要问却又及时停住了嘴,看出她的忐忑,虞敬恬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碍。在事情没有完全成功前,她还不想告知清霜。

这个自小陪虞敬恬长大的侍女眨了眨眼,识相地没有继续再问,她只蹲在的地上拿出帕子要给虞敬恬擦那已经脏污裙摆,却被虞敬恬制止。

然后虞敬恬又在清霜困惑的眼神中走到亭外的石板路上崴了一脚跌倒在地上,彻底弄脏了裙子。

清霜忙不迭地过去扶起自家小姐,同时也明白了她的用意。

“便说我跌跤了,这样回去也好交代。”

门外的小内侍也没让虞敬恬为难,特地挑了一条人少的路送主仆二人到虞家小院附近便停了下来,并未显露自己的身形,看着二人进了院子更是忙不迭地去复命,不曾有一丝停留。

与此同时,帝王一行人还在回仁德殿的路上,仁德殿在绮清园的中央自然比在外缘的虞家离蔷薇山来的远。

卫承已龙行虎步,这次任由大总管在后头时不时唉声叹气也不管,一回到仁德殿便批起了奏折,一身淡淡的冷气让李福海都不敢吱声。

只敢在心里头替帝王忧虑,这两人怎么搞得,三番两次还没成,弄得他都着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