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武侠仙侠 > 萧总追妻路漫漫

萧总追妻路漫漫

夏吱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交往三年,同居两年,易如深爱萧深行,深爱到骨子里,甘愿为他付出一切。她怀上对方的孩子,本打算在他的生日宴上,给他一个惊喜,结果,萧深行的生日宴她没有被邀请,反而意外得知他要跟别的女人订婚了。一个以为自己用心陪伴,会换来对方的回心转意,一个一心以为对方心里爱着别人,把他当成别的男人的影子。一场失忆,让两人不得不重新审示这段关系……

主角:易如,萧深行   更新:2022-07-16 05: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易如,萧深行 的武侠仙侠小说《萧总追妻路漫漫》,由网络作家“夏吱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交往三年,同居两年,易如深爱萧深行,深爱到骨子里,甘愿为他付出一切。她怀上对方的孩子,本打算在他的生日宴上,给他一个惊喜,结果,萧深行的生日宴她没有被邀请,反而意外得知他要跟别的女人订婚了。一个以为自己用心陪伴,会换来对方的回心转意,一个一心以为对方心里爱着别人,把他当成别的男人的影子。一场失忆,让两人不得不重新审示这段关系……

《萧总追妻路漫漫》精彩片段

凌晨三点。

看着包厢里拥吻的那两人,易如脸色煞白。

她最熟悉的萧深行,正搂着别的女人,吻得好不热乎。

“嫂子香嫂子甜,漂亮嫂子美如仙!”

周围人起哄,女人脸红低下头,“别这么叫,还没成呢。”

说是这样说,却看了眼萧深行,期待些什么。

“还说没成啊!明天可就是你们俩的订婚宴,嫂子现在还害羞呐!”

什么...

易如愣在原地。

她谈了三年同居两年的男朋友,明天要订婚?

砰地一声,易如手中的保温杯掉落在地。

刚才萧深行朋友打来电话,说他醉了,她立马马不停蹄赶过来,还带着外套和热水。

现在看来,真像个笑话。

包厢内的人显然也听见了动静,一下子都转过头来。

视线相撞,易如被他那双由笑转寒的眼,狠狠刺了一下。

是很久了,他在她面前都不再笑了。

易如转身就走,堪堪下了楼梯,就被人一把拽住,“站住。”

萧深行永远这么霸道、冷漠,哦不,应该是只在她面前这样。

易如狠狠甩开他,“所以你打算瞒我多久?看我像个傻子一样呆在你身边,很好玩吗!”

尽管易如崩溃到浑身发抖,可握住她手腕的那只手,还是冰冷,无动于衷。

萧深行松开她,“告诉你了又怎样?你又能去哪。”

声音里,似乎带着轻蔑。

是,她一直是他收养的一条狗吧,在他眼里。

她因为他被家里赶出门,他却始终高高在上。

“我是没人要。”易如的声音颤抖,“但我也不会求着你要!”

话罢,易如转身冲了出去,身影决绝又绝望。

可意外就发生在此时,随着一声急刹车的声音,易如的身体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混沌视线中,她好像模糊看到有人追来,高大挺拔的身影像极了他。

病床上,漂亮的女孩闭着双眼,白皙的肌肤近乎透明,嘴角下抿,像是许久没有笑过了。

床边,萧深行看着手里那张孕检表,结果显示流产。

但他视线也只是轻飘飘扫过,又落在了女孩身上,然后,他将孕检表撕碎,扔进了垃圾桶里。

“萧深行!你怎么这么狠的心!你知不知道,她到现在没告诉你怀孕的事,就是为了在你生日这天,给你个惊喜!她害怕,怕你不接受,更怕你理都不理她啊!”

易如最好的闺蜜,林夕夕指着他鼻子骂。

萧深行没说话,她继续说,“她那么爱你,以前多骄傲的一个女孩子,你看看被你折磨成了什么样子!她欠你什么啊?你要这么对她?就连订婚都瞒着她!”

终于,萧深行神情出现了丝裂缝,“告诉她又怎么样,她会伤心?”

林夕夕瞪大了眼睛,“你在说什么?你到底了不了解她啊!”

萧深行再没说话,不了解吗?

一直以来,所有人都说易如有多爱多爱他,可在他眼里,她从没说过爱这个字,甚至连房事上,她也不愿看他。

她爱得并不是他,她之所以对他这么好,也只是因为另一个人罢了。

床上,易如慢慢终于睁开沉重的眼睛,她隐约听到了些话,感受到了女生暴怒的火气,却也意外感受到了男人浓重的痛苦,低落得仿佛能让旁人都感同身受般。

“你们在吵什么啊?”久睡后,声音都有些沙哑。

易如看着眼前两个陌生的人,眨了眨眼,心里感叹一句,好好看的人啊。

“易如你醒了!”林夕夕扑过来,“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看着女孩激动的表情,易如一时间有点不好意思,挠挠脸,“我很好,没什么不舒服的。”

只是啊,易如心里欲哭无泪道,只是我好像什么都记不得了啊!

他们都是谁啊!

正想着,一道视线突然投来。

易如看去,是那个清冷的男人。骤然,心尖钝痛传来,脑子里也好像有无数根针,在同一时间狠狠扎进去,搅合翻滚。

瞬间,她满头冷汗淋漓,她捂住心口,许久才感觉到呼吸。

男人走来,按住她肩膀,还迫她抬头,“我问你,我是谁?”

易如这下真要哭了,疼哭的,她泪眼汪汪地看向男人,心口钝痛更加猛烈。

林夕夕见此,立马推开萧深行,“你有病啊!谁管你是谁,你爱谁谁!别折磨我家易如!”

“我...我没事。”易如努力深呼吸,好像只要不看见他,也就不那么痛了。

她低下头,坦诚道,“抱歉,我记忆应该是出了差错,什么都不记得了。”

一番检查后已经到了傍晚。

这下子,易如身边围了一圈人,兄弟姐妹表的堂的都来了。

林夕夕大咧咧地给她一个个介绍,最后又问,“还有我,林夕夕,多多的那个夕夕,怎么样?有没有想起来什么?”


“唔,还没有,抱歉啊。”易如挠挠脸。

虽说失忆了,但能有林夕夕这样的朋友在身边,真的好幸运啊。

易如想着,男人又看了过来,好奇怪啊,每次她心里想事的时候他都看过来,就好像他能听见一样。

易如感受到视线,但没看过去,怕心口又疼,便拉了拉林夕夕的袖子。

林夕夕刚才把所有人都介绍了一遍,唯独没介绍那个男人。

而那个男人,也只是站在门口,似乎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但他却一直都在。

“夕夕啊,那个,他是谁啊?”易如手指着门口。

一下子,全场似乎都静了。

易如不明所以,眨眨眼,想看过去,又有点害怕。

良久,林夕夕摸了摸她的头,似乎叹息了一声,“他啊,他只是你远房表哥,萧深行,他不重要你不要管他。”

小如,别怪我狠心,但你既然已经想不起他了,就正好别再想起了吧,就当过客一场,缘散缘去吧。

“不重要......吗”

萧深行......

可为什么仅仅是想了遍这个名字,心口就又是一疼。

易如伤了条腿,虽说没有伤筋动骨,但医生还是给她右脚腕缠了绷带,让她最近不要走动。

当晚,林夕夕留下来陪床。

“你是说我和家里闹了矛盾,我父母还在生气,所以才没来看我吗?”易如问。

但她能看出,林夕夕有所隐瞒,或许比较难说出口吧。

“那我现在住哪呢?工作什么的在哪?请假了吗?”易如问。

“额。”林夕夕知道绕不开那个男人,只好说了,“你住在萧深行家,你父母暂时也有事,让他帮忙照顾你。工作...萧深行以前因为工作常酗酒晚归,为了照顾他,你就辞了工作。”

全都是因为那个男人!

一想起这个,林夕夕恨得咬牙切齿。

易如眨眨眼,“原来我和他的关系这么好吗。”

为了他,连工作都舍得辞了。易如难以想象,她觉得自己应该是个事业心很重的人。

林夕夕怕她动容,连忙又道,“不好不好,你们关系一点也不好!他那个人坏透了,天天欺负你打压你!你不要再想起他了!”

“啊,这么惨啊。”易如笑笑,转开话题,“也还好我爸妈没来,不然我还真没脸见他们,混得太不像话了我。”

闹了矛盾,又暂住在远方表哥的家,连工作都没有,真不知道失忆前的自己在想什么啊。

林夕夕顺势提出,“小如,要不你明天出院去我那住吧,我也是一个人住,方便得很。”

林夕夕本来只是试探问一句,要是以前,易如绝对不可能会答应,别说出去住,她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黏在萧深行身上。

但现在,易如想也没想就点头了,笑得温柔,“好啊。”

第二天一早,林夕夕出去买早饭,病房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女人素净的白裙,长发飘飘,浑身仿佛裹着仙气,但眉眼间,尤其是在看到床上的人后,那股戾气骤然升起。

细长的指尖直接揪住易如的头发。

“贱人!老娘好不容易要和他订婚了,你突然来失忆这一出?你以为这样就能让他回心转意了吗!做梦!有我在的一天,就不可能有你登位的一日!”

苏静越说,手上的力气越重。

易如刚朦朦转醒,头皮就一阵发麻地疼,当即反手先是握住对方的手,拇指逼着她小指狠狠往下压。

迫得她松开手后,易如另只手抄起林夕夕刚为她倒好的热水,直接全泼了上去。

精致的浅妆此时也因水,而露出了斑斑裂痕。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推开,林夕夕和萧深行站在门口,他们都看见了她泼苏静的那一幕。

视线对视,易如疼得呼吸一顿,立马扯开视线,也收回了手。

苏静见萧深行,转身两行清泪就落了下来,原本的戾气丝毫不见,全变成了娇柔模样,“深行,我真没想到她会突然对我动手,我没想到她失忆了还对我恶意这么大。”

林夕夕听见这话立马不开心了,冲上前挡在易如面前,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别说刚才,就算以前,易如也从没为难过你,她根本都不认识你好吧!再说了,刚才谁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别把屎盆子往易如身上扣!”

“大家亲眼所见的事,你还偏袒她?林小姐,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要污蔑我?我身上这满身的水,你是看不见吗?”

苏静哭腔哭得人更娇弱,小脸惨白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但这话确实把林夕夕堵得死死的,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苏静更加猖狂起来,拉住萧深行的胳膊,哭得更纤柔,“深行,你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

正说着话,突然,苏静尖叫起来,“啊——”


林夕夕也吓了一跳,只见身后伸来一只手,猛地抓住苏静的长发,狠狠一拽,苏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头被拽地磕在了床边。

林夕夕回头看去。

见易如正唇角勾着冷笑,抵在苏静耳边,一时仿若鬼魅浮身,气场瞬间压了全场,尽管额间还裹着纱布,但丝毫不影响她那双眸的威慑。

用周围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她说,“有什么事冲着我来,找别人告状算怎么回事?都是成年人,谁还能管得了我么?”

霎时,一屋子人都震惊了,向来唯萧深行是从的易如,竟然还能有这么强硬的一面?

但也谁都没拦着。

直到易如推开苏静,厌恶地拿水洗了洗手,众人才反应过来。

林夕夕激动到哭,看着易如泪眼汪汪,“回来了,我骄傲的大小姐终于回来了啊!”

易如冲她笑笑。

苏静捂着被撞的头,瞪大了眼睛,戾气也再忍不住,露出了些,“你竟然还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苏静用气声在易如耳边说,“你不过就是萧深行养的一条狗,你惹得起我吗?”

后面的话林夕夕没听见,但见苏静靠近易如,她刚想去拦,就见易如已经有了动作。

易如偏过头,目光直视过去,语气淡淡,却说着让苏静彻底愣在原地的话,“为了照顾我失忆,怕病房有我不认识的危险人走动,我特意让人装了监控,你想看看吗?”

苏静一下子不说话了。

林夕夕也没想到,立马说,“看!当然得看!我倒要看看向来文静的苏小姐,做出什么事来能让我家易如都发火!”

苏静没说话,眼里的泪都生生逼了回去。

见此,易如一时都有些不忍心了,心里笑笑,哪有什么监控啊,只是吓唬苏静罢了。

一进病房就来揪她的头发,恶狠狠警告她这这那那,现在又在大家面前哭哭啼啼,这个苏静也太两面派了,该好好惩治惩治!

不知是不是错觉,易如这么想着,却听来自门口的一声笑。

易如下意识看去,就见萧深行嘴角那抹还没散去的笑意,像是被什么逗笑了。

果然,苏静终于承认了,“我......我是说话凶了点,可能易如理解有误,所以才一时气极,泼了我。”

“你是在说我误解了你吗?苏小姐,能再重复下您当时到底说了什么吗?”易如看着她,轻飘飘问道,语气里含着威胁。

“我...我说你的失忆是装的......”苏静浑身一抖,头皮下意识发麻。

“还有呢。”易如问。

“我说你装失忆是为了骗深行回心转意。”苏静咬牙,转头望着萧深行,渴求他能帮自己一下,“是我不懂事,冒犯了易小姐,深行......”

但萧深行并没有什么态度,只是静静地看着,目光无实感地落在易如身上。

“萧深行是我哥,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再怎么着也比你这个外人亲厚,我需要装失忆来骗什么吗,回心转意?别说得像乱伦一样。”

易如给自己倒了杯茶,再抬起头时,就发现每个人脸色各异,尤其是萧深行,感觉他眼神都沉了下去。

怎么,她说错什么了吗?难道她和萧深行的关系并不好?可昨晚听林夕夕说,她不是为了照顾他都辞职了吗?

奇奇怪怪。

顷刻,林夕夕先站出来,“就是,需要你这个外人插什么手。”

苏静手一紧,又喊了遍,“深行......”

“我先带苏小姐下去,稍等。”说完,萧深行就离开了。

林夕夕帮易如打包行李的功夫,萧深行就回来了。

林夕夕刚要扶易如下床,萧深行就过来说,“我来吧。”

“不可能!”林夕夕如临大敌,“我不可能再让你把易如带走!易如自己也答应跟我住一块了!萧深行,你如果还有心,就放过她吧!”

然而萧深行只轻飘飘说了句,“她腿有伤不能走,那你背她?”

一句话把林夕夕的气全堵在了嗓子眼,恨不得银牙咬碎,“啊——萧深行,我要跟你拼命!”

“反正我换洗衣服也都在他那,先去他那收拾也行。”易如笑笑,替林夕夕说了句话。

见男人嘴唇抿了抿,似乎要说什么,但易如没来得及看,就低下了头。

感受到男人一步步走向自己时,她低着头,感觉自己呼吸都停滞了。

空气中飘散着浅浅的薄荷香,围绕在她鼻息间,逼走了原有的医院味,似乎有根记忆的神经牵连着这气味,易如当即感到一阵眩晕,脑仁隐隐发张。

但幸好,并不大碍,她也只是皱皱眉头,便面不改色。

萧深行看着她的脸,皙白得近乎透明,耳根发红,鼻尖也在红着,秀长的眉因他的靠近而微微蹙了下,随即又恢复正常。

她不抬头,应是在怕疼,而他,还没怎么见过她低眉顺眼的模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