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武侠仙侠 > 聿先生你别套路我

聿先生你别套路我

宴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结婚当天,温安笙被最好的闺蜜抢走了新郎,新郎的哥哥聿斯墨是个腹黑总裁,代替自己的弟弟将她娶回家。结婚后,两个人日久生情,她以为自己误打误撞,反而嫁给了爱情,遇上了对的人,却不料,一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她不过是一个替身,聿斯墨心有白月光的。某人的白月光回国,温安笙带着肚子里的孩子悄悄跑路。经年后,再见面时,聿先生说什么都不会再放手!

主角:温安笙,聿斯墨   更新:2022-07-16 05: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安笙,聿斯墨 的武侠仙侠小说《聿先生你别套路我》,由网络作家“宴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当天,温安笙被最好的闺蜜抢走了新郎,新郎的哥哥聿斯墨是个腹黑总裁,代替自己的弟弟将她娶回家。结婚后,两个人日久生情,她以为自己误打误撞,反而嫁给了爱情,遇上了对的人,却不料,一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她不过是一个替身,聿斯墨心有白月光的。某人的白月光回国,温安笙带着肚子里的孩子悄悄跑路。经年后,再见面时,聿先生说什么都不会再放手!

《聿先生你别套路我》精彩片段

身着米白色风衣的美丽女人一步步的走在这英伦街头,充满东方风情的美丽令不少外国男人都朝着她挥手示意,温安笙知道这都是属于他们的示好方式,她并没有觉着厌恶,反而很自在的颔首微笑。

推开其中一栋独门小院的门,客厅里有个小女孩

正抱着娃娃在玩,回头看见温安笙,马上露出了天真的笑容,“妈妈——”

温安笙低身就将妤妤抱起,在她的鼻子上轻轻捏了下,“妤妤最近乖吗?”

“乖的。”温妤妤漂亮的大眼睛水光潋滟,她双手环抱着温安笙的脖子,“舅舅在做饭,舅舅在做妤妤最喜欢吃的芙蓉鲜贝。”

“嗯。你都不想妈妈,一来就说舅舅。”温安笙抱着女儿往厨房门口走,刚到门边就看见系着围裙做中饭的温安歌。

“哥。”温安笙绽颜一笑,将妤妤放下,自己走进去接过温安歌手里的工具,“你去陪妤妤玩吧,这里交给我。”

温安歌松了口气,其实每天做饭对他来说都是件煎熬的事情,但碍于他要亲自照顾自己的这个小侄女,也就不得不强迫自己做这事情。

不过温安歌抱着妤妤没走,站在旁边看温安笙做这做那。

“你这次准备待多久。”温安歌问。

“一个礼拜吧。”温安笙笑了笑,“想妤妤了,就把手里的事情放了放。”

妤妤挨着温安笙挺近,凑到她脸颊上亲了亲,“妈妈我也想你。”

温安笙目光柔和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那一刻忽然间滑过一丝伤感,温安歌弯腰让妤妤先到客厅自己去找kitty玩,他则和温安笙聊了起来,“安笙,四年了,从你到英国来把妤妤生下已经四年,什么时候把她接回去和你一起生活。妤妤这么小,一直丢在国外,就算有我随身照顾着,也不是办法。”

温安笙双目微沉,她何尝不想把妤妤带在身边,可是当年她对聿斯墨撒了个弥天大谎,说自己把孩子打掉了,后来去到陆子赫那边,和他达成协议,自己远赴英国,把妤妤生下。

生下妤妤,温安歌的事情也成功解决,温安笙把妤妤带到一岁多,便开始了国内和国外往返的生活。

四年的时间,她知道聿斯墨恨她,所以她也不会自找没趣的去找他,这四年她一直都挺关注他的动向,毕竟他是妤妤的爸爸。

“妈妈,爸爸出现了!”妤妤忽然间在客厅里喊了出来。

温安笙苦笑了下,把铲子交给温安歌,擦了擦手走出去。

妤妤正趴在壁挂电视旁边,小小的头扬着,葡萄般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电视上的两个男人。

财经新闻——陆子赫和聿斯墨居然同时出现在国内的新闻当中。

两大集团阔别多年的再度合作,本身就是财经界的一个比较大的新闻,所以这件事在国内的报纸上以至于国内的新闻上,都是大书特书。

原本这个合作,温安笙身为温氏集团的执行总监,也应该到场的,但她选择请假离开,出国看妤妤,虽然过去这么长时间,她也觉着天大的仇恨,也应该烟消云散,可她总觉着自己不知道该和聿斯墨如何见面,用什么样的方式见面。

同在一个城市,这几年都没有碰见一面,显然也是她刻意为之的结果。

妤妤趴的是陆子赫的方向,在温妤妤的心里,这个总是会和妈妈一起到英国来看她的男人,就是她的爸爸,当妤妤这样喊的时候,温安笙心里却是一痛,从后面将女儿搂住,指着陆子赫身边的聿斯墨,柔声说:“乖妤妤,你又认错人了,这个才是你爸爸。”

因为聿斯墨总是不出现,温安笙每次有机会,就会让妤妤看聿斯墨的照片,又或者是他的影像资料,然后告诉她,她不是没有爸爸的孩子,她有爸爸,她的爸爸叫聿斯墨。

“哦!那子赫爸爸什么时候来看妤妤呢。”妤妤直接忽略了聿斯墨,跳到了对她好的那一个,温安笙有点点恼火,可却不能和自己的女儿较劲。


妤妤顺着温安笙跪在地上的腿往上爬,爬到她怀里,又是一把抱着她的脖子,撒娇说:“妈妈,这次你去哪里能不能带妤妤一起啊。”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大眼睛里都是可怜巴巴的意味,温安笙看着好心软,她何尝不想和自己的女儿天天呆在一起,把她放在国外本来就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或许,只有等到自己真正的解脱的那天,才能把女儿带在身边。

温安笙轻轻的叹了口气,“妤妤,不是妈妈不带你,妈妈也......也没有办法。”

妤妤转着圆圆的眼睛,反而摸着温安笙的脸安慰她,“妈妈不为难,妤妤就是随便问问的。我去找舅舅玩去——”

妤妤说完以后,从温安笙的身上爬下,蹬蹬蹬地跑向厨房。

听见厨房里传来温安歌和妤妤的笑声,温安笙的目光却已经挪向电视上,正迎着媒体而行的聿斯墨。

他看起来比四年前更成熟了。

也是,34岁的男人,又是事业的巅峰期,怎么会不志得意满?

他比以前看起来似乎更加冷漠,虽然也和媒体一答一问,可脸上再也没有当初应付式的笑意。

“聿董事,听闻最近您婚期将近,这是真的吗?”

聿斯墨先是一愣,而后微微蹙眉,“小道消息?我暂时没有成家的打算。”

其实媒体都是非常敏锐的——小道消息里,这位聿氏集团现任董事长虽然好似花边新闻很多,从最早的栗城街头亲挨,到聿氏内部的一些明争暗斗,聿斯墨最后稳坐聿氏的董事长位置,而渐渐的,其他人也挖出了一些聿氏的秘辛,比如聿斯墨当时的妻子温安笙,原本应该是聿二公子聿斯宵的妻子,没想到结婚当天闹出乌龙,温安笙被小三挤掉,自己当场嫁给了聿斯墨。

原本以为温安笙和聿斯墨会将这场商业联姻走到底,谁能想到温氏集团会突然间一落千丈,温安笙聿斯墨转头离婚。

聿斯墨宣布与栗城芮欢订婚,没过多久这订婚便不了了之;再之后公司里又出现了一个姓任的女人,据说将会成为聿氏集团下一个夫人人选。

这样清冷而又洁身自好的男人,短短一年间,居然绯闻都铺满了整个嘉平城的名流贵族当中,许多人都还在观望,说聿斯墨到底最后会牵手谁。

这一猜测,便是四年。

四年之后,却又是迎来温氏集团与聿氏恒远的再度联手,这说明两家已经尽释前嫌?还是有什么别的意味。

“那能请问聿董事,你们这一次的联合,是否说明其中有你前妻温安笙的功劳,而您这几年一直未婚,且没有再传绯闻,是不是就想通过这次合作,来表达您其实和前妻温安笙藕断丝连,要再复合?”

温安笙被气笑了,这件事和她有半毛钱关系吗?其实聿氏恒远要和温氏再合作,打的什么算盘她都不清楚,甚至于只觉着聿斯墨这次合作,恐怕是蓄谋已久的要向她施压。

所以她才会想办法离开国内,到国外来看女儿。

谁知道聿斯墨还没有回答,陆子赫却含笑回答:“我想诸位都错了,温安笙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怎么还会和聿董事有什么瓜葛。”

温安笙愣住,她甚至没有忽略电视机里聿斯墨那双赫然间冰寒的眸子——四年了,这么长的时间,他还是没有原谅她吗?

可是温安笙忽然间想起刚才陆子赫说的话,她直接抓起手机要给陆子赫打电话,结果想了想还是收了手机。

算了,等回去再和他理论吧。

————————————

“和陆子赫合作,聿斯墨你什么时候这么胡来了?”沈至谦靠在聿斯墨办公室的桌子边,颀长的身姿沐浴在初晨的阳光下。

聿斯墨低头翻着手中的文件夹,忽然间手机响了,他低头看了眼,眼底一片冷然,他随手将文件夹扔回桌上,起身拿起车钥匙,淡淡的对沈至谦说:“我回家一趟。”

沈至谦挑眉,“那行,正好我也要......”

“自己走。”聿斯墨扔下三个字,便离开了办公室。

沈至谦眉眼微动,很是无奈的勾唇一笑,这个聿斯墨,自从和温安笙分手以后,变得越来越生人勿近,连他这认识了数十年的损友,都快被他时刻冷冰冰的状态给不小心误伤到。

聿斯墨开着车一路上了山,半山腰上繁花朵朵,正是一年春,和风之中送来淡淡的暖意。

他把孟孟又带回了这个家。

温安笙和他彻底分开以后,他一时间也不想回那个小复式,便搬回了聿家。


温妤妤今年4岁,属兔,妈妈说她长得就和小兔子一样可爱,她还有个最喜欢的毛绒玩具叫kitty,其实就是只小兔崽。

此时此刻,温妤妤正趴在妈妈的房间里,看她和爸爸的合影,圆圆的有如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牢牢的盯在爸爸的脸上:这个爸爸有点吓人呢,为什么看起来好凶好凶。可是妈妈说,这个才是温妤妤的爸爸,还不许她喊别人爸爸。

温妤妤歪着头想,为什么妈妈总不在自己的身边,可是爸爸却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呢。

温妤妤好可怜哦......温妤妤想爸爸呢。

忽然间门被打开,一个十五六岁眉清目秀的少年走了进来,温妤妤回头,忽然间大声笑了起来,“小叔叔!抱抱!抱抱!”

被温妤妤一把抱住小腿的少年晃了晃,才低身将温妤妤给抱起,这少年长得一副慈悲相,肤色白皙,双唇红润,眉宇之间还嵌着一颗淡红朱砂,单仅仅是个少年便已经长出了天人的长相。

温妤妤还不会品鉴美人的趴在他的肩头流口水,“哦不对,妈妈让我喊你小师叔。”

小师叔周子彧,是温安笙在英国的同门师弟。

说是师弟,实际上两个人也没有一起学习过,只是曾经幼年时候都拜过同一个师傅,那位国学大师柳拂风。

温安笙学的是茶道,借此来养心养性;至于周子彧,学的是另外一门高深的学问,风水。

风水在国内以及港台地区都非常的流行,近几年也漂洋过海到了国外。很多楼盘门市开业,都要请风水大师过目查看,周子彧年纪轻轻,在香港也博得了一点小名声。

周子彧将温妤妤抱在怀里,低头看了眼床上的照片,“妤妤在看什么?”

“看爸爸!”温妤妤一手抱着kitty,一手环在周子彧的脖子上,“小师叔,妈妈为什么不让我回去啊。”

“我不知道。”周子彧是真不知道。

他来英国留学学习建筑理论,现在的风水同样也要和一些科学结合,他没想到温安笙也在英国有家,后来就搭伙住在温家,没事蹭蹭饭,看看妤妤。

但是对于温安笙的感情经历,她又为什么要把这么可爱的女儿藏在国外,周子彧是真的不清楚。

温妤妤掰着指头给周子彧算,“妈妈说,下次来就是一个月以后了。一个月有30天,今天刚过去一天......”

说完温妤妤的小嘴就嘟了起来,大眼睛里开始涌出泪花,看起来又可怜又可爱,“小师叔,我想妈妈......”

周子彧愣了下。

温妤妤又抱住周子彧的脖子,小声的哀求着,“小师叔你那么有钱,你带我去找爸爸好不好?”

周子彧想了想,倒也没有犹豫很久,重重的点了下头,“好。”

————————

周子彧要带妤妤出门,好在他现在十八岁成年了,虽然外表看起来就像是十五六的小嫩草,不至于不能出行。

温安歌出去工作的时候,温妤妤就这样被周子彧给顺走了,临了,温安歌在家里看见一张字条,上面狗爬一样写着几个字:我去找baba啦~。

温安笙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她简直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拼命打周子彧的电话,却又联系不上这个家伙,因为周子彧在国外和国内的手机根本不是一个。

温安笙早就从手机里把聿斯墨的手机号删掉了,他之前的手机号她其实一直都记在脑子里,后来有一天她真的太想他,半夜睡不着就给他打电话,却发现手机已经是空号,从那天起,温安笙就知道,聿斯墨是要彻底的和自己断了。

聿斯墨曾经和她说过,就算再生气,也不会断了彼此联系的平台。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关掉手机,不让她找不到。

那天晚上温安笙蹲在院子里,拿着手机打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第二天才从沈昕眉那里得知,聿斯墨换了手机号,却独独没有通知她。

后来,温安笙因为要去国外,索性也就换了自己的手机号。

她暂时是联系不上聿斯墨的,原本打算给沈昕眉打电话,可又觉着既然周子彧帮着妤妤找爸爸,估计也就是往聿斯墨那里去。犹豫了很久,温安笙果断起身,和秘书说了声自己要出去一趟,今天就不回公司了。

她开着车到聿氏集团下面,高约30层的大楼全部都是聿氏集团的员工,这是聿氏集团新的辉煌,她知道如果周子彧要带妤妤来找聿斯墨,估计还是会先到公司,所以她只能守在这里。

结果守到晚上10点,也没有看见聿斯墨的车出来,更没有看见周子彧和妤妤的出现。

温安笙感觉到手心有点汗湿。

周子彧才十八岁,妤妤也才四岁,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她真的会崩溃。

她宁肯妤妤已经找到聿斯墨,至少说明妤妤是安全的。

温安笙刚要发动车子,忽然间从楼里跑出个小男孩,和妤妤差不多年岁,虎头虎脑的,特别可爱。

小男孩跑在前头,后来

又往回跑,直接牵住聿斯墨的手,将他拉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突然而来的感觉,聿斯墨的目光直接看向温安笙的那辆车。

聿斯墨牵着小冬瓜的手走到了这辆车旁,从正面他已经看见了温安笙那张有点苍白也有点紧张甚至于不知所措的脸。

温安笙一抬头,正好撞到聿斯墨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只刹那,她就慌了。

她硬着头皮推开车门下车,舌尖似有一股淡淡的气在上面缠绕,以至于良久她也只是艰涩的说出几个字,“好久不见。”

聿斯墨“嗯”了声,声音也冷然而又凌冽,仿佛初春忽然间降下的冬雪,“有事?”

看见他这样问,温安笙就知道女儿还没来,她急的眼泪险些都要落下,可是她却不能和聿斯墨说这件事,只好摇了摇头,“没有,我就是正好路过,正好......”

聿斯墨淡淡的“哦”了声,话锋却是一转,“你不是从来都要躲着我,今天为什么凑巧?”

温安笙被这句话顶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小冬瓜有点奇怪的扯了扯聿斯墨的裤脚,然后再用眼神询问着他。

聿斯墨低身将弟弟的儿子冬冬抱了起来,声音也变得温柔了很多,“冬冬,这是爸爸以前的一个朋友。”

小冬瓜有点蒙,怎么叔叔变成了爸爸?

但是小冬瓜实在聪明,聪明到一点就透,那一刻他很配合的歪着头问了句,“爸爸,这阿姨好漂亮。”

温安笙被那个“爸爸”打击的有点回不过神,好半天她才挤出几个字来,“你......你有孩子了......不是前几天还在电视上说......说还没成家么?”

聿斯墨扫了她一眼,唇角勾起一丝笑意,“你不愿意生,自然有人愿意生。没什么事,那走了。”

温安笙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聿斯墨毫不留恋的转身,她张了张口,却并没有再说什么,聿斯墨走了也好,她决定先守在这里等女儿,如果再过两天这两个人没出现,恐怕她就只能报警了。

小冬瓜特别乖巧的趴在聿斯墨的肩头,正好能回头看见温安笙,他小声的说:“叔叔,那个阿姨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聿斯墨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冬冬很聪明。”

“为什么叔叔要让冬冬喊爸爸啊?”小冬瓜满脸的疑问。

聿斯墨温声回答,“谢谢冬冬帮叔叔这个忙。以后需要的话,可能还需要冬冬帮忙,好不好。”

“好啊!”小冬瓜昂首挺胸,表示只要大叔叔需要,他一定随叫随到。

聿斯墨带着小冬瓜回家,聿家的老宅在山上,开车的话需要绕山路,因为聿斯宵和周容容最近旅行结婚,所以小冬瓜就送到老宅子这边,小冬瓜和聿斯墨关系一向好,今天他吵吵着要和聿斯墨一起上班,才出现了晚上拉着手出来的这幕。

只是聿斯墨的情绪有些低落。

眼底不断的浮现温安笙的容貌,和四年前相比,她似乎变得更雍容了一些,年近30的她,比那个时候更多了成熟美艳,但这种变化,却令聿斯墨更加恼火,因为这四年,温安笙一直都不在自己的身边,而是在别人身边。

聿斯墨零零散散的也知道些温安笙的情况,她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是在国外度过,最近一年才回到国内,在温氏集团上班。

那么长的时间在国外做些什么,聿斯墨不知道,但是她和夏梦联手推出的香料达到了一定的成绩。

或者,是在忙事业上的事情。

聿斯墨听说陆子赫基本上已经在温氏集团中执掌大权,温安笙后来又回到温氏,恐怕和陆子赫有关。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她居然答应了要做陆子赫的未婚妻。

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聿斯墨心头的火又默默燃起,连车子前方的路都没有看清楚。

周子彧是抱着妤妤往山上走的,他知道唐突的抱着妤妤去聿氏集团,估计也不可能见到聿斯墨董事长,就算守在那里,谁知道人家会从哪里出来,去聿氏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但周子彧很聪明,他只是和自己家的长辈打听了下,就知道聿家老宅的路怎么走。

一向信仰天人合一的周子彧,虽然天色有些晚,他还是信马由缰的抱着妤妤往山上走。

妤妤都已经困了,趴在他的肩头睡着觉。

忽然间,身后一辆车嘎然而止,周子彧双眉微蹙,及时后撤几步,靠在山壁上,一双温润的眉眼静静的凝视着那辆车。

聿斯墨推开车门下车,“你没事吧?”

眼前的少年和女童,就像是方外人士,突兀的出现在山路上,而当那少年和他四目相对的时候,少年猛地一愣,“聿斯墨?”

聿斯墨没想到他居然认识自己,“你是?”

周子彧刚要将妤妤给他,忽然间瞥见坐在副驾驶上正探头看他们的小冬瓜,眉眼同样有些像聿斯墨,这样的意外令周子彧微微蹙起眉,选择先观察观察再说。

周子彧自报家门,“聿先生是吧?你好,我是周吾正的孙子。本来是想出来踏青的,结果天色晚了又找不到路,不知道能不能帮个忙......我想,您应该和我爷爷认识的。”

聿斯墨本想说直接送他们下山,回头看了眼已经趴在副驾驶上有点犯困的小冬瓜,他索性开口,“周老爷子我当然熟悉,周少爷如果不介意的话,今晚可以暂时在我家住一晚上,等明天我再给你们送过去。”

“好。”周子彧笑了。

这笑容令聿斯墨愣了下,他着实没想到,周吾正的孙子居然是这样的风姿,有些出尘却又有些不凡。

上车以后,周子彧一直都抱着妤妤,身姿挺拔,有如松竹一般,聿斯墨随口问:“这小丫头几岁了?”

“四岁。”或许是触动心神,周子彧眼中滑过一丝怜悯,他轻声说:“妈妈总不在身边,爸爸也一直不出现,小可怜虫一个。”

聿斯墨心头滑过一丝熟悉的感觉,从后视镜里下意识的多看了眼周子彧抱得女童——她就像是个洋娃娃一样窝在周子彧的怀里,粉雕玉琢很是可爱,粉嘟嘟的小嘴噘着,不时的似是嘟囔着听不懂的呓语。

聿斯墨的心都在瞬间软了。

车子停在老宅外,聿斯墨下车把小冬瓜抱起,才对周子彧说:“周少爷,到了。”

下车的微寒令妤妤动了动,她揉着眼睛慢慢的睁开,忽然间聿斯墨的身影没入了她的眼帘,妤妤瞬间愣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