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武侠仙侠 > 神医为爱顶罪

神医为爱顶罪

逆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四年前,为了替妻子柳婉顶罪,陈风留下年仅十二岁的妹妹,锒铛入狱。四年后,他出狱归来,为了给两个至亲之人一个惊喜,他没有提前告知,而是独自回了家。结果出人意料,柳婉背叛了陈风,跟他最好的兄弟在一起了,不仅如此,他们还抢走他的家产,欺凌他的妹妹。曾经的天之骄子,一朝沦为人尽可欺的穷光蛋?不,他这四年牢饭不是白吃的,再度归来时,他比当年更为强悍……

主角:柳婉,陈风   更新:2022-07-16 09: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柳婉,陈风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医为爱顶罪》,由网络作家“逆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四年前,为了替妻子柳婉顶罪,陈风留下年仅十二岁的妹妹,锒铛入狱。四年后,他出狱归来,为了给两个至亲之人一个惊喜,他没有提前告知,而是独自回了家。结果出人意料,柳婉背叛了陈风,跟他最好的兄弟在一起了,不仅如此,他们还抢走他的家产,欺凌他的妹妹。曾经的天之骄子,一朝沦为人尽可欺的穷光蛋?不,他这四年牢饭不是白吃的,再度归来时,他比当年更为强悍……

《神医为爱顶罪》精彩片段

江州,郊区!

一栋三层别墅前,缓缓驶来一辆特殊牌照的奥迪轿车!

“大人,到了!”

在司机敬畏的声音中,一个青年手提军绿背包,开门而出!

青年身形颀长,剃着寸头,刀削般的面孔上透着同龄人少有的沧桑。

“四年了,终于回来了!小雨,婉婉,你们还好么?”

看着眼前阔别了四年之久的家,陈风双目微眯,神情感概!

四年前,他留下十二岁的妹妹小雨,为妻子柳婉顶罪入狱。

今日出狱归来,为了给这两个至亲之人一个惊喜,并没有提前告知消息!

“行了,你回去吧!”

冲司机挥了挥手,陈风迈步向前走去!

别墅前的空地上,停了一排五辆轿车!

其中两辆崭新的宝马和奔驰,显得尤为醒目!

“看来,家里人的生活过的越来越好了!”

陈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脚步不由加快了几分!

这么多车子齐聚在此,想必家里有什么事情,难道他们知道自己今天回来?

临近别墅门前,阵阵欢笑之声不断传出!

陈风深吸一口气,上前咚咚叩响大门。

四年时间,久别重逢,哪怕他经历非凡,也难忍心头的激动!

“谁呀?”

熟悉的声音传来,大门应声而开!

一个穿金戴银的中年妇女出现眼前!

“妈......”

陈风面带微笑,开口喊道!

女人是他丈母娘,王丽华!

自从当初父母无故失踪后,他就将妻子一家当成了自己最亲的人!

“陈......陈风,你......你怎么回来了?”

王丽华看着门口的陈风,不由一愣,满脸不可思议!

紧接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向后看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陈风,你......你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也好让我们去接你啊!”

“出狱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我自己回来就好!”

陈风看出王丽华神色有异,又见她拦在门口没有让自己进去的意思,不觉心中有异,抬目向屋内看去!

“嗯?”

当看清门后大厅内的情形时,陈风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

只见宽敞的大厅内,一众亲戚都在!

他们此刻正面带笑容,众星捧月般围在一对年轻男女旁边。

女的身姿妙曼,美艳动人,正是妻子柳婉。

旁边的年轻男子,相貌英俊,穿着一身裁剪合适的西装,白净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顾海,陈风自上高中以来,最好的兄弟!

当初入狱之时,他特意将父亲留下来的公司,交其代为打理。

现在,他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看上去,还与妻子柳婉那么亲近?

陈风脸色逐渐变得冰冷僵硬,心头仿佛被人狠狠割了一刀!

柳婉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两人的感情无可比拟。

否则,他也不可能在柳婉肇事撞死人后,挺身而出去顶罪!

对于顾海,他更是当成亲兄弟般看待!

这二人,绝对不可能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

“那个......陈风啊,按照习俗你这刚坐牢回来,是要跨火盆去晦气的,你先在外面等着别进来,容我们准备一下!”

见陈风在向门后张望,王丽华神色更慌,快速说了一句后,就要把门关上。

“不用了!我自己的家,何惧晦气?”

陈风面无表情,推门而入!

大厅内,原本一阵喜庆欢乐,其乐融融。

看清进来的人是陈风后,众人神情皆为一滞。

屋内的气氛也随之变得凝固,充满了异样。

特别是柳婉,看到陈风的刹那,眼睛骤然圆瞪,脸上慌乱一闪而逝。

“陈......陈风,你......你怎么会突然回来了?”

“你意思,我回来的不是时候?”

陈风眯眼打量着比四年前多了几分成熟丰韵,更加妩媚动人的妻子,心中撕裂的痛楚更加强烈。

如果说之前他还不愿意相信某些事情,此刻通过妻子的表情变化,心中已经确定无疑。

“不,陈风,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迎着陈风那略带讥讽的目光,柳婉只觉心头发慌,下意识将身体向旁边挪动了几分,与顾海拉开了距离,急忙想要解释。

这时,顾海站起身来,面带笑容,张开怀抱向陈风迎去。

“兄弟,欢迎回家!你说说你,也不早点告诉我们,也好让我和小婉好好去迎接你啊!”

面对热情的顾海,陈风淡淡瞥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抹嘲弄。

“呵呵,兄弟?小婉?”

“是不是我早点告诉你们,就看不到今天这出好戏了?”

他原本想着自己突然出现,能给妻子一个惊喜的!

万万没想到,现在反倒是他们给了自己一个天大的惊喜。

“这......兄弟,你怎么这么说?”

顾海闻言,脸色一滞,张开怀抱的姿势,顿时僵硬在了那里。

“陈风,你这话说的就没意思了!你坐牢这四年,一直都是人家顾海不遗余力的在照顾这个家,现在一回来就对人家这种态度,未免太过分了!”

王丽华此刻已经反应过来,见陈风语气不善,不由快步走过来,满脸不悦。

“你今天回来我们确实没去迎接,但主要原因是你没提前给我们消息,所以现在没必要在这阴阳怪气的甩脸色!”

“不遗余力的照顾这个家?呵呵,当真是照顾的好的很呐!”

陈风冷笑一声,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众位亲戚!

“看样子,你们应该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迎着他的目光,众人纷纷面露尴尬,低下头去!

柳婉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嘴巴动了动,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看着众人的反应,陈风心头一阵悲凉,深吸一口气,再次沉声开口。

“你们人都在这,小雨呢?”

相比眼前这些薄情寡义之徒,妹妹小雨才是他最亲的人!

当初离开时小雨十二岁,四年过去,想必已经变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吧!

提起小雨,整个大厅瞬间陷入一片寂静,几乎每个人的神色,都发生了变化。

尤其是柳婉和顾海,脸色明显一僵,表现得最为明显。

见此情景,陈风心头一沉,莫名生出一丝不好的感觉!

“快说,小雨在哪?”

 


冰冷的话语出口,整个大厅的温度骤然下降,令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

看着陈风那阴沉似水的面孔,不少亲戚心生惊慌,下意识看向了柳婉!

柳婉咬着红唇,美艳的面庞微微有些发白,犹豫道:“陈......陈风,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解释一下!小雨她......她一年前突发怪病,昏迷不醒,现在还在人民医院躺着!”

“什么?”

陈风闻言,只感觉脑袋轰的一声,如被巨锤狠狠击中,近乎一片空白。

妹妹是父母失踪后,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小丫头身体一直都好好的,怎么可能会生出怪病?

“到底,怎么回事?”

紧紧盯着柳婉,陈风牙关紧咬,几乎是一字一顿。

“别忘了,你当初向我保证过什么!”

当初他替对方顶罪入狱时,这个女人信誓旦旦的保证过,一定会好好照顾妹妹,而现在却

“这......这......,小雨的事情谁也没料到,本来一直好好的,一年前却突然病倒,意识全无,昏迷到现在都没能查出病因!”

柳婉不敢去看陈风的眼睛,低着脑袋小心翼翼解释道。

“一年时间,久治不愈,就不知道转移到别的医院吗?”陈风冷喝。

“转院有些不太方便,不过这一年来我走东奔西,请了大半国内的名医,只是......效果都不太理想!”

柳婉偷偷看了一眼陈风的脸色,神情显得有些忐忑。

“为了给小雨治病,公司的生意因此耽误,大受影响,加上妹妹的病情需要大量用钱,我就把公司给卖了!”

“公司卖了?”

陈风脸色彻底沉下,目光锐利的几欲将柳婉洞穿。

“卖给了谁?”

公司是父母离开时留下的资产,价值近乎上亿,在自己全然不知情的情况下,竟然说卖就给卖了?

“兄弟,小婉当时急需用钱,准备低价将公司打包出售,我感觉有些可惜,就向银行带了一笔款,把公司盘了下来!”

这时,顾海已经从尴尬从恢复过来,凑上前插了一句!

“嗯?”

陈风额头青筋跳了跳,目光紧盯着柳婉,语气再次冰冷了几分。

“他说的,是么?”

柳婉神色慌乱,急忙解释道:“确实是这样,当时公司业绩下滑,我无心打理,加上又要用钱,就转手卖给他了!陈风,你不要误会啊,我当时是真的急着用钱,没有半点其他的意思!”

“误会么?”陈风嘴角掠过一抹讥讽,不过现在他无心追究此事,冷声道:“现在,立刻带我去见小雨!”

柳婉点点头,一边向门外走着,一边又抛出一件事。

“那个......陈风,咱家的房子也卖了!”

陈风呼吸骤然一紧,哪怕在狱中得了逆天奇遇,心境早已经不同以往,此刻听闻此言,也是怒火直冲脑门。

“房子,又卖给谁了?”

眼下这一套别墅,也是父母当初留下的,虽在郊区,但此地已经规划为新区,四年前就已经价值三百万左右。

“卖给我弟弟了!”柳婉脸色讪讪,解释道:“我弟弟买彩票中了大奖,你也知道,不管是小雨在医院治疗,还是给你打点减刑都需要钱!加上我弟弟结婚也需要房子,就......”

“你弟弟运气真是好啊!”

陈风怒极而笑。

一个整天不务正业的小混混,会有那么好的运气,中几百万大奖?

自己减刑,全是因为突出的表现和特殊的功绩,跟打点有什么关系?况且,也从没听上面的人说过打点之事。

“也就是说,我为你坐了四年牢,现在出来,一无所有了?”

柳婉面露尴尬,硬着头皮道:“都怪我,没把这个家照顾好!”

“呵呵......”

陈风冷笑。

近乎亿万家产,就此一干二净,妹妹又生死不知,说句没照顾好就行了?

“陈风,你不用这样阴阳怪气的,小婉说的都是事实,你以为这四年我们过的很容易吗?为了照顾你那半死不活的妹妹,我们不知花费了多少力气,要不是小婉一直尽心照顾,她早就去见阎王去了!”

旁边的王丽华看不惯陈风对女儿冷嘲热讽,忍不住开口哼道。

“你说什么?”

陈风闻言,眼中寒光一闪,转目看向王丽华,脸上尽是冰冷。

接触到他那恐怖的眼神,王丽华心中不觉一寒,一丝恐惧从灵魂深处浮现,骇的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但紧接着她反应过来,不由恼羞成怒,指着陈风的鼻子破口大骂。

“姓陈的,少在这给我耍横,真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富二代吗?就像你说的,你现在除了身上这个破背包外,就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这栋房子现在是我们的,容不得你在这撒野!”

“是么?”

陈风眉毛一挑,看着这个前一刻还在喊妈的女人,心中只有悲哀!

当初因为柳婉的原因,他一直将眼前这个女人当亲妈看待,甚至让他们一家全都般此居住。

没想到一朝撕破脸,对方竟露出如此丑陋的面孔!

她难道就没想到,自己入狱四年,都是为了她女儿吗?

至于自己身上的破背包,里面厚厚的一叠证书和银行卡,是他入狱四年来最为珍贵的东西。能够证明在这期间,他的经历是多么莫测离奇,热血激昂。

那些银行卡存着他这几年每一次任务的报酬,加起来几千万?几个亿?连他自己都忘了到底多少。

本来这些东西是他给柳婉准备的礼物,现在看来,倒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行了!陈风,你不是要去看小雨吗,现在就走吧!”

眼见双方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重,柳婉及时开口,岔开了话题。

陈风冷冷扫了一眼众人,面无表情,转身离去!

算账的事,倒也不急于一时,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算。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尽快见到小雨,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江州第一人民医院,三楼病房。

病床上一动不动躺着一个枯瘦如柴,眼圈发黑,大概十五六岁的女孩。

陈风站在病床前,看着妹妹这般模样,心如刀绞,鼻头发酸,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滑下。

四年前,妹妹是何等俏皮活泼?

当时父母失踪,她还小大人般劝解自己要坚强。

而现在,却

亿万家产被人败坏也就算了,悔不该当初,冲动顶罪,因此害了妹妹。

事到如今,陈风如何不知,妹妹的病倒,事非偶然?

“你就是陈雨的哥哥?”

这时,负责病房的吴医生闻讯赶来。

“陈先生,你妹妹的病情我们实在无能为力,因为拖欠医疗费过多,加上柳小姐的意见,我们准备停止供氧,放弃治疗,不知你有没有什么异议?”

“嗯?”

陈风闻言,目中骤然一凌,看向柳婉。

“拖欠医疗费?你还想,放弃治疗?”

 


接触到陈风那森寒的目光,柳婉脊背不由生出了一丝寒意,满脸慌乱。

“陈风,你......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只是我......我现在实在没钱了!而且小雨这样子太痛苦,我......我就想让她......”

因为太过紧张,她解释时,说话都有些结巴。

“是吗?那我倒是要替小雨谢谢你了!”

陈风瞥了她一眼,冷笑连连。

“我那么多资产,到你这里竟然连医药费都掏不起了?要不要去收费处核实一下清单,看看小雨到底花了多少钱?”

“还有,你刚开的宝马车是新提的吧?如果没猜错,应该价值百万左右,这就是你所谓的没钱?”

“我......”柳婉脸色涨红,咬着嘴唇,不敢接触陈风的目光:“那车子,是......是顾海买的!”

面对夫妻二人的斗嘴,站在旁边的吴医生有些尴尬,忍不住提醒道:“陈先生,令妹这种情况,你是准备继续治疗,还是......?不管怎么样,都要把之前欠下的医疗费给结了,金额数目有点大,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金额有点大?难不成以前的医疗费一直没付过?”

陈风冷目看了一眼柳婉,而后上前探手翻了翻妹妹的眼皮,又搭在其脉门闭目感应了片刻。

“小雨这种症状,你们医院确实治疗不好,继续呆下去无益,就此出院吧!”

“出院?”

柳婉顿时一愣!

在她看来,陈风必定会因此事找她麻烦,逼她出钱继续给小雨治疗,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直接让小雨出院!

“怎么?你不是提议放弃治疗吗?现在出院,岂不是合了你的心意?”陈风面露讥讽。

“我......我哪有......”柳婉脸色僵硬。

对于陈风提出的出院之事,吴医生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自从小雨住院以来,陈风这个做哥哥的一直没有露过面,今天第一次出现,只是看了一眼就决定出院,行事太出人意料了!

难道是因为医疗费的问题?

想到这里,吴医生不由下意识看向了柳婉。

这个女人整天衣着鲜亮的,据说是个富婆,背后掌控着一个大公司,不然医院也不会任由她欠下那么多医疗费!

如果因为医疗费的事情而对小女孩放弃治疗,这女人心肠未免太坚硬了些。

接连迎着陈风以及吴医生的目光,柳婉心头一阵慌乱,犹如锋芒在背。

“那......那个陈风,要不你现在这等着,我去筹集医疗费,随后再过来!”

干笑着说了一声,不等陈风回答,她便逃也似的仓惶离去!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陈风冷冷一笑,翻手从背包里随意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吴医生!

“吴医生,还请你代为帮忙结账,办理一下出院手续,顺便给我借包银针来!

“陈先生,这卡......”

看着手中的银行卡,吴医生一怔。

就见这张卡,通体暗黑,上印金龙,栩栩如生!

活了这么多年,一般的银行卡他基本上都见过,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类型的。

最重要的是上面连具体银行的名字都没有,只有一连串数字!

这家伙,莫不是用这假卡来诓骗他吧?

“无需担心,这卡没有密码,你去一刷便知!如果钱不够,再来找我!”陈风淡淡道!

吴医生点点头,临走之时,又疑惑的问了一句。

“不知陈先生,要银针何用?”

“治病!”

陈风长吸一口气,语气深沉。

吴医生犹豫了一下,嘴巴动了动,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去。

他实在不明白,连现代科技都没办法查出来的病症,用银针能行吗?

再说,这个年轻人会医术吗?

片刻之后,吴医生再次归来,看向陈风的目光已经全然发生了变化。

本来他担心银行卡是假的,没想到一刷之下,竟然成功了!

好奇使然下,他顺便查了一下卡中的余额,结果那一连串的数字,几乎闪瞎了他的双眼!

这一年来,他对柳婉的行为,多多少少有些耳闻!

之前见到陈风,他还在为这个男人感到悲哀!

没想到

真不知道柳婉如果知晓这张卡的存在,会作何反应?

“陈先生,出院手续已经办好,这是所有的清单和你要的银针!”

来到陈风跟前,吴医生将手中的东西恭敬奉上。

“多谢了!”

陈风点点头,接过缴费清单看了一眼,足足一百五十多万,果真已经欠了大半年!

“这个女人......”

心中冷笑一声,陈风深吸一口气,待心境平稳后,取出一根银针,轻轻捻动着刺进了小雨眉心之中。

吴医生实在怀疑陈风有无治病能力,站在旁边紧紧盯着,深怕出现什么差池!

病房内的小护士见此情景,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在二人关注的目光下,陈风手指捏出一个奇异的姿势,对刺入小雨眉心的银针尾部轻轻一弹。

嗡!

一声令人心神震颤的奇异颤鸣响起!

就见银针在高速颤动下,一抹淡淡的光辉凭空浮现,散发着奇异的纯净光晕。

见到如此奇异的景象,吴医生眼睛瞪的浑圆,满脸诧异。

从医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玄奇的针法。

更重要的是,就在下一刻,原本银白色的针,竟然从根部向上,迅速变的一片漆黑,幽光泛亮。

“银针遇毒则黑,病人竟然是中毒了?”

看着这一幕,吴医生脸色骤然大变,失声开口。

陈风眯眼盯着漆黑的银针,目中迸射出一抹凌厉到极点的寒芒。

妹妹无故病倒,果然不是偶然!

下毒之人,当真是好手段,竟然连这种世俗难见的奇毒都能找到,难怪医院查不出来。

如果不是在狱中得了番奇遇,妹妹恐怕只能含冤而终了!

银针此刻已经黑到了极致,甚至开始散发出些黑气。

陈风目光一闪,急速探手,保持着原本的奇异手势,捏住针尾闪电提起。

噗!

一滴米粒大小,漆黑发亮的液体随之被带了出来。

紧接着,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长达一年,经过无数人诊治的女孩,竟然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