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武侠仙侠 > 顾少的秘宠罪妻

顾少的秘宠罪妻

暮云春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知微爱顾森尧,爱到了骨子里,爱到了心坎里,爱到生命尽头,依旧愿意替他承受所有苦难,哪怕不得好死,哪怕遍体鳞伤,也绝不后悔。在顾森尧看来,沈知薇是这个世界上最卑劣的女人,她满嘴谎话,背信弃义,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后来,她真的因为他死了,不得好死,余生漫长,那个名字,成为男人不敢提起的禁忌,人生若只如初见,他愿意用自己的命去爱她,去弥补她。

主角:沈知微,顾森尧   更新:2022-07-16 12: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知微,顾森尧 的武侠仙侠小说《顾少的秘宠罪妻》,由网络作家“暮云春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知微爱顾森尧,爱到了骨子里,爱到了心坎里,爱到生命尽头,依旧愿意替他承受所有苦难,哪怕不得好死,哪怕遍体鳞伤,也绝不后悔。在顾森尧看来,沈知薇是这个世界上最卑劣的女人,她满嘴谎话,背信弃义,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后来,她真的因为他死了,不得好死,余生漫长,那个名字,成为男人不敢提起的禁忌,人生若只如初见,他愿意用自己的命去爱她,去弥补她。

《顾少的秘宠罪妻》精彩片段

“阿尧,阿尧,求求你借八十万给我好不好?煜煜真的不能再拖了,他马上要手术了。没钱就不能手术,煜煜会死的。”

沈知微冒着淅淅沥沥落下的雨水,一下又一下的拍着顾森尧的车门,声音都哽咽沙哑了。

她已经在他公司门口蹲了一个星期了,今天终于等到他了。

车子没有停,而是继续往前缓慢的开着,正好是她追的上的速度。

她知道,这是在羞辱她、折磨她。

沈知微抓着车门的把手,忍着膝盖处传来剧烈的疼痛,用尽全身力气追赶着。

她前不久刚查出骨癌,唯一的机会便是截肢。

只是截肢也不能保命,只是能让她在这个人世间再多活几年,可如果不手术,等癌细胞扩散整个体内,她就只有二三个月的时间了。

可现在她有更需要保命的人,她顾不得这么多了。

她只想用自己最后的一点生命时光,换煜煜的幸福安康。

“阿尧,煜煜真的是你亲生的儿子!你不救他,他就真的完了。”沈知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只手抓着门把,膝盖艰难的抬起,虽然每一下,都让她觉得骨头好像要断掉似的,但她还是拼命的追上车的速度,她不能停,停了煜煜的手术费就没了。

“嘎吱”一声响,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沈知微身子也随着惯性,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膝盖处突然发出一声异响,她疼得额头上骤然冒着冷汗,五官更是拧作了一团。

地上的污泥都溅到了她的脸上,可她都来不及感受身上的肮脏。

她瘦小的身子也因为无法承受的疼痛蜷缩成了一团,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颤栗着。

车门忽然从里打开,沈知微以为顾森尧愿意见自己了,她忍着身体的剧痛,半撑起身子,“阿尧……”

还没看到里面的人,一只手忽然伸出来抓住自己的手臂,沈知微的身体就被轻松的扯进了车里。

她现在真的太轻了,一米六八的身高,身体却只刚到八十斤,说是皮包骨都不过分了。

“脏死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车里响起,语气里满是嫌弃。

沈知微缓缓的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身着高定的深蓝色西服,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他一双浓密的剑眉下,那双如墨般漆黑的眸子,宛如深不见底的黑洞,让人不敢直视。

他是沈知微法律意义上的丈夫,可也只是法律上的而已。

因为顾森尧只把她当做是人尽可夫的妓女,并不是妻子。

曾经她们也是十分恩爱让人羡慕的一对金童玉女,而这一切在四年前就变了。

“撕拉”

顾森尧的话音刚落下,沈知微身上的衣服,被撕扯掉,嫩白的肌肤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啊,不要!”

沈知微连忙抬起双手就护住自己的身体,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和无助。

“沈知微现在装什么清纯,你来找我,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说着顾森尧大手轻松的将她的四排扣解开,裤头大了一圈的牛仔裤也被轻松的脱掉。

沈知微想要挣扎,但是膝盖处传来的剧痛,让她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别这样……好吗?车里还有别人。”沈知微虚弱的声音里满是哽咽,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将整个小脸都侵蚀了。

曾经的顾森尧将沈知微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里,自己都舍得伤着半分,更别说会让旁人伤她了。

可是如今,最想要她死的人,就是顾森尧。

顾森尧坐在最后一排,前面的人不会往后看。

但是对于沈知微来说,即便如此,也是耻辱万分的。

而自己越是这样,顾森尧内心就越觉得满足。

右腿患有骨癌的膝盖随着他的动作,一下一下摩擦着车门,那种钻心刺骨的痛,疼的她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沈知微额头竟都冒着细汗出来,虽然她强忍着不发出声音,身体却抖成了筛子。

她紧紧抓着他肩膀,手指深深的陷进了他的肉里。

但是顾森尧好像不觉得疼一样。

好几次沈知微都觉得自己要疼得晕厥了过去。

整个人像是被抽了丝似的,瘫软在了顾森尧的肩头上。

还没有片刻的休息,就被他无情的扔在了地上。

沈知微觉得自己意识都有些涣散,她伸手找到裤子穿上,但是衣服已经被他撕碎了,只能勉强遮掩。

“阿……阿尧……可以借钱给我吗?我真的急需,煜煜他就差这笔钱手术了。”

沈知微此时的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虽然很小,但是车里很安静,顾森尧听的清楚。

“啧啧啧,想不到你为了这个野种还真的是舍得付出,钱,我会给你。”

听到这话,本来暗淡无光的眼眸里,瞬间亮了起来。

“谢谢……”

只见半空中飘下两张红色钞票,沈知微刚说出口的话,也卡在了喉咙里。

沈知微看得眼眶一阵发酸,一垂下脑袋,两滴清泪就跟着落了下来。

可更让她难受的,是顾森尧对自己内心的践踏。

这种践踏,是无论经历过多少次,都无法接受和适应的。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钱。”

沈知微换了个一边,不压着那只疼的发麻的腿,然后小心翼翼的将那两百块钱捡了起来。

“呵,难道你还真的指望我会给你钱,让你去救那个野种?”

顾森尧擦拭干净,将揉成团的纸,砸向了沈知微的脸,满脸的不屑。

沈知微紧咬着唇,深吸一口气,伸出手摸住他的擦的发亮的皮鞋,哑着嗓音道:“阿尧,我需要八十万,你借给我,这个钱,我肯定会还给你,连本带利好吗?”

“八十万,你可真问的出口。就你这身子,一次两百,你要给我多少次才能到八十万?”

他语气里满是嘲讽,一字一句都深深的刺痛了沈知微的心脏。

“我会想办法的,只要你借给了我,我肯定会还给你的,求求你,煜煜真的撑不住了。”沈知微真的是卑微到了骨子里。

而她这个样子,顾森尧看着就觉得厌烦。

“求我?来,跪着求,这样才有诚意不是吗?”顾森尧脸上的表情,宛如一个不讲道理的恶霸。

沈知微收回抓着他鞋的手,眼眸通红得像是嗜血的女鬼。

“我跪了,你就愿意给我钱吗?”

沈知微的声音颤抖,她紧紧的捂着自己疼的发麻的膝盖,内心绝望又痛苦。

有的时候,你明知道他的行为就是在侮辱你,可你却无力反抗。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你不跪,这个钱,我肯定不会给你。”


顾森尧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嘴角还勾着戏谑的笑,眼底更是不屑。

沈知微看着顾森尧,完全没有办法将他与当年那个翩翩少年联想在一起。

她内心挣扎着,心底一阵苦涩,看着眼前相爱的人,却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人了。

看沈知微久久没动,顾森尧脸上也没了耐性,“不想跪,就滚下去吧,不然看着你,我就觉得恶心。”

“我跪。”

沈知微唇瓣都咬得有些发肿了,她双手撑在地上用着力,才勉强艰难的翻身跪起来。

只是膝盖一着地,她的身体就用不上力,瞬间倒地。

而这一幕,让顾森尧看得满心的厌烦,抬起脚就往她肩上一踢,言语里满是厌恶,“别在我的面前给我上演这出苦情戏,我看着作呕!”

“我没有,阿尧,我真的生病了……”沈知微哽咽的委屈说着。

“那可真是太好了,最好和你那个野种一样,得个癌症,要死一起死了!”

要死一起死了……

沈知微看着顾森尧的眼神里,真的没有一点的怜悯和心疼,只有嫌弃和厌恶,好像她是个多么令人作呕的东西一样。

沈知微心里最后那一点的柔情,也在这一刻被碾碎了。

她重新从地上爬起来,忍着膝盖传来的剧痛,跪在他的面前。

顾森尧盯着衣不着体的她,眼神闪过一丝凶狠。

看到沈知微如此的卑微,他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开心,反而还觉得胸腔里燃烧着一股怒火。

他忽然俯下身子,伸出手就掐住了沈知微的下颌,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道:“你为了和宋明华的野种,可真是下得了脸面呀。当初你为了跟他在一起,毫不犹豫的将我的孩子打掉了,你说说看,我今天又有什么理由去救你和别人的孩子?”

“煜煜是你的孩子,他真的是你孩子,当初我没有打掉我们的孩子……”

“沈知微!”顾森尧忽然厉声叫住她,脸上满是怒气和不耐烦,“你再敢说他是我的儿子!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他死!”

她抬起手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卑微的朝着他又挪动了身子,现在不是说这个事惹怒他的时候。

“你不借我钱也可以,但是两百太少了,玉虹街随随便便一个年轻一点的站街小姐,都要八百起步,你刚刚没经过同意强要了我,起码要给我一千块。”

曾经的沈知微不是这样的,她温软乖顺,笑起来的时候,好像空气都是甜的。

可如今,为了煜煜的救命钱,她低到了尘埃里,尊严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啪啪!”

顾森尧冷哼一声,拍起了掌,“沈知微啊沈知微,我可真是低估了你的不要脸。今天我高兴,钱我给你。”

顾森尧说着,就钱包里抽出一打钱,全数砸在她的脸上。

脸上传来生疼感,可她连矫情都来不及感受,便快速的一张张将钱捡了起来收好。

这些钱,也够昊昊买一支特效药了。

“滚吧。”

顾森尧往椅背上一躺,看着宛如一只路边捡垃圾的狗似的沈知微,他语气满是嫌恶。

助理此时也将车门一把拉开,外面刺骨的寒冷灌进车里,沈知微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阿尧,你外套可以借给我吗?我衣服坏了。”沈知微拢了拢衣不遮体的衣服,硬着头皮问着。

“你这样的女人需要什么衣服?也许你这样走街上,还能多接几个客人,钱不是凑的更快?滚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顾森尧对自己的厌恶真是到了极点,他的言语里没有一丝的情感,只有嫌恶,完全没有当年的一丝丝的情分。

沈知微望着顾森尧的面庞,不禁想起曾经他连自己洗个碗都不舍得的人,光着脚在家里走,他都担心自己会感冒生病,然后立马将她抱起,贴心的给她穿上鞋,温柔的叮嘱着她必须穿鞋。

可就是这个人,现在让自己下跪,让自己滚,当着外人的面羞辱她……

她微颤的伸出手,抓住他的衣角,“阿尧我们不要这样好不好,五年前的事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们之间误会了,当初都是童鸢她骗我,骗我说有个局,只要我去了,就能帮你拿到那个项目,我去了,然后就被迷晕了……”

“唔”

沈知微话还没说完,脖子就被顾森尧一把擒住。

他没有丝毫的手软,力道大到她后面的话全部卡在喉咙里。

“沈知微你是想死吗?居然敢这样诬陷鸢儿!四年前你为了嫁给宋明华找人砍断的小指,打断我的腿,如果不是鸢儿出现,我现在就是个废人!”

“与此同时的那天夜晚,你在干什么?嗯?我没记错的话,你那晚应该和宋明华琴瑟和鸣醉生梦死吧?”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沈知微疯狂的摇着脑袋,嗓音哽咽而沙哑,脸上挂满泪水。

“都是童鸢做的……”

“闭嘴!到现在你还想欺骗我!你觉得你现在说的话,我会相信吗!”顾森尧的眼神透着极寒的冷,指甲都抠进了她脖颈处的肉里。

“你就是个满嘴谎言的女人。”顾森尧最后一点耐性没有了,“董勋,把她扔下去!”

“不用扔,我自己走。”沈知微抬声打断,声音里满是绝望。

她错了,顾森尧不会相信自己的了,他再也不会相信自己了。

她艰难的转过身体,右腿膝盖已经麻了,尝试了几次,才站起身子。

只是刚要下车,余光突然就被副驾驶前的贴纸给吸引了目光。

“狗婊子专座。”

沈知微动作僵住,仿佛自己是坠入了冰雪极地,整个人瞬间被冰封了。

这辆车,是曾经顾森尧开车专门接她的。

副驾驶之前的贴纸是,“宝贝老婆专座”。

所以他今天会开这辆车出来,是早就知道自己在等着他了。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他故意为了当着这些人的面羞辱自己的。

沈知微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狠狠的掐住。

疼得她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着转。

她收起目光,转过头,深深的望了一眼顾森尧,什么也没说,就下了车。


四年多前,沈知微的父亲突然欠下巨额欠款,而当时的顾森尧公司刚起步就惹上走私毒品的嫌疑,被抓进了警局拘留,并且同样面临着各大公司的违约合同和银行贷款的问题。

就在沈知微走投无路特别无助的时候童鸢出现了,她告诉沈知微这一切都是她做的,如果不想要她爸坐牢不想顾森尧枪毙,就去医院打掉跟顾森尧的孩子。

童鸢是沈知微高中时就特别好的朋友,知道这些的沈知微根本就没办法接受。

但是当时除了信她,沈知微又什么办法都没有,只好到医院去。

但是醒来的时候,自己却不是在医院,而是在一个密不见天的房间里。

童鸢没有打掉她的孩子,还软禁了她。

沈知微起初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是童鸢每次拿着关于她的新闻过来的时候,沈知微崩溃了。

半个月后的新闻上,沈知微为父还款,打掉了跟顾森尧的孩子,只为色诱当时南城首富之子宋明华。

童鸢还找人模仿她的字迹,签了一份离婚协议给了刚出狱的顾森尧。

顾森尧不肯,童鸢又以沈知微的名义找人将顾森尧打了一顿,还砍断了他的小指,打断了他的腿……

抓着他的手硬生生的签下了那张协议,以血按下了指印。

顾森尧最喜欢的两件事,一件是弹钢琴,一件事踢足球……

全在那晚,再难实现了。

而一个月后,新闻再度报道,沈知微为嫁给宋明华不顾身体危害怀孕,两人出国保胎的消息。

而就在顾森尧一蹶不振之时,童鸢像是一束光一样出现在了顾森尧的生命里,将他从无边的黑暗中救赎出来。

半年后,顾森尧以黑马之姿在南城崛起,成为了整个南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叱咤风云的人物。

而在他身边的女人,却是童鸢。

再知道这些的沈知微,痛苦的恨不得将童鸢碎尸万段了。

她不是没想过死,但是被童鸢救回来了。

两年后,宋家经营不善倒闭了,沈知微也被放了出来,她带着孩子找到顾森尧的时候,却早已经物是人为。

回忆涌上心头,无论沈知微怎么跟顾森尧说起那年的事情,他就是不信她。

不过也是,要是换做自己,一张张报道摆在面前,恐怕也无法信服吧。

——

沈知微拖着残破的身躯,落魄的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她一打开门,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看到客厅茶几旁倒地的一个小小身影。

“煜煜!”

沈知微大脑嗡的下就炸了,鞋子刚脱一半,她都没来得及反应,就飞快的跑过去。

家里是木地板,她脱了一半的鞋子瞬间一滑,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膝盖传来剧烈的疼痛,差点让她一口气缓过不来,

她忍着身体和膝盖传来剧痛,她爬到煜煜的身边,将他抱在怀里。

“煜煜!”

她喊了好几声,煜煜都没醒。

知道又是晕厥过去了,这不是第一次了,沈知微快速的抱着他从地上爬起来,膝盖的突然的一下刺痛,疼得她腿瞬间一软,整个人再次跪在了地上,脸色惨白,只是怀里抱着煜煜的手,却没有松懈半分。

她调整了一下姿势,撑着一旁的沙发艰难的站起,用自己能使出最快的速度跑出家里。

开着那辆从二手市场淘来的一辆老老旧旧只要几千块钱就能买到的车,连忙往医院的方向开去。

这是她专门为了送煜煜去医院买的车。

“煜煜,你撑住,妈妈马上就送你去医院了。”

她一路疾驰,脚踩着油门都不带松的,眼看着就要到医院了,就在最后一个拐角处,忽然一辆粉色的奔驰毫无征兆的快速开出来。

这一切丝毫不像是意外,而是蓄谋已久。

沈知微瞳孔瞬间放大,她快速都打着方向盘,踩着刹车,但还是离那辆车越来越近。

“砰”的一声,她还是狠狠的撞上了那辆粉色车的屁股。

耳边响起剧烈的轰响,沈知微的身体弹起,膝盖的狠狠的撞在了方向盘上,“咔”的一声……骨折了。

她骨癌,膝盖处本就是最脆弱的地方,没发生病理性骨折都算是她情况还好的了。

喉咙突然一阵血腥火辣。

“噗”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沈知微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似乎要炸裂里一样。

可是她都没有管顾自己膝盖传来裂骨般的疼痛,第一反应就是在后座的躺着的煜煜。

沈知微浑身颤抖的瘸着一只腿,忍着剧烈的疼痛从车里爬出来,将满身血渍的煜煜抱了出来,脑袋嗡嗡的响着,心脏恐慌的要死。

“煜煜,妈妈不会让你有事的,你一定要坚持住!马上就要到医院了。”

她话音落下,就听到粉色车里传出嘶吼的哭喊声,“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痛!”

沈知微抱着煜煜脚步顿住,扭头看去,就看到是童鸢坐在驾驶位上,捂着肚子痛苦的哀嚎。

她的心猛然的一颤,胸前更是一股怒火燃起。

而这个时候童鸢也扭头看到她,“沈知微!你为什么要害我!你为什么要害死我肚子里的孩子,快给我叫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和阿淮的孩子。”

沈知微身体顿住,定睛看着她,就见她的双腿间,确实流出鲜红的血来。

她……和阿尧的孩子……

他们两个的孩子?

沈知微的心好像被什么钝物重重一锤,瞬间将她的心脏给震得四分五裂。

“妈妈……疼……”

煜煜昏迷中喊着她。

一下将沈知微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她不再想他们两个的事情,现在必须马上送煜煜去医院。

“煜煜不疼!妈妈马上送你去医院!”

沈知微收回目光,抱着沈书煜忍着膝盖骨折传来猛烈的疼痛,一步步艰难的往医院走去。

常人连普通的骨折都受不了,更何况她患有骨癌。

“沈知微……救我……救救我的孩子……别走……别走……”

童鸢的声音还在后面喊着,但是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她必须要先救自己的孩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