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其他类型 > 爱情不永恒

爱情不永恒

宋起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林舒入职场四年多了,总不可能被一个刚20岁的小丫头唬住,她很快稳住心神吃早餐,她吃好时,宋起川刚好换了一套衣服从楼上下来,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白衬衫纽扣扣到最上面一颗,身形颀长,神色冷淡,浑身透着优雅的禁欲气息,目光扫过餐厅后,对许咚咚说:“待会让司机送你去学校。”随后便收回目光往外走。一早上,没跟林舒说一句话。林舒气不过,起身追出去,他坐进车里时,她顺势拉开副驾驶也坐了进去。

主角:宋起川林舒   更新:2022-09-10 04: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起川林舒的其他类型小说《爱情不永恒》,由网络作家“宋起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舒入职场四年多了,总不可能被一个刚20岁的小丫头唬住,她很快稳住心神吃早餐,她吃好时,宋起川刚好换了一套衣服从楼上下来,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白衬衫纽扣扣到最上面一颗,身形颀长,神色冷淡,浑身透着优雅的禁欲气息,目光扫过餐厅后,对许咚咚说:“待会让司机送你去学校。”随后便收回目光往外走。一早上,没跟林舒说一句话。林舒气不过,起身追出去,他坐进车里时,她顺势拉开副驾驶也坐了进去。

《爱情不永恒》精彩片段

林舒拧眉,“什么意思?”


许咚咚一脸高贵地抬了抬细长的脖颈,“你一个毫无背景的乡下人,能做川哥哥三年女人已经够看得起你,难道还妄想嫁给他?他跟你谈过结婚的事吗?”


林舒心里一刺,这三年来,哪怕宋起川在床上最动情时,都未曾承诺会娶她,其他时间更是只字未提。


面对他时,她始终是仰望的,也心知有很多比她优秀的女人爱慕着他,总不自觉带了讨好的心态,便不可能主动提出让他娶她。


现在被许咚咚一针见血的点出,心里禁不住难受。


许咚咚见她脸上有些绷不住,得意地弯了弯唇角,“老祖宗说嫁娶讲究门当户对,尤其是我们豪门,都是强强联合,要是娶你这种的,跟扶贫有什么差别?你觉得川哥哥会这么糊涂?”


“识相的,早点搬走,别在这丢人现眼。”


林舒入职场四年多了,总不可能被一个刚20岁的小丫头唬住,她很快稳住心神吃早餐,她吃好时,宋起川刚好换了一套衣服从楼上下来,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白衬衫纽扣扣到最上面一颗,身形颀长,神色冷淡,浑身透着优雅的禁欲气息,目光扫过餐厅后,对许咚咚说:“待会让司机送你去学校。”


随后便收回目光往外走。


一早上,没跟林舒说一句话。


林舒气不过,起身追出去,他坐进车里时,她顺势拉开副驾驶也坐了进去。


他偏首,眼含等待地注视着她。


林舒深吸一口气,认真地开口:“许咚咚图谋不轨,难道你看不出来?”


哪家妹妹会拿充满爱意的眼神看哥哥?


会对着哥哥撒娇卖萌,还暗搓搓排挤哥哥女朋友?


她实在不想因为许咚咚跟宋起川吵架,只想跟他说清楚。


“林舒,咚咚不是你想的那样。”宋起川眉目间露出不悦,原以为林舒追出来是跟他认错的,没想到是来诋毁咚咚。


林舒抿唇,摸出手机,调出刚刚录到的话:


“林舒,你怎么还不搬走?”


“你一个毫无背景的乡下人,能做川哥哥三年女人已经够看得起你,难道还妄想嫁给他?他跟你谈过结婚的事吗?”


“老祖宗说嫁娶讲究门当户对,尤其是我们豪门,都是强强联合,要是娶你这种的,跟扶贫有什么差别?你觉得川哥哥会这么糊涂?”


“识相的,早点搬走,别在这丢人现眼。”


如果许咚咚不是对宋起川有意,为什么要这么针对她?明明就是想把她赶走,好跟他在一起。


原以为宋起川听了这些话后,会相信她,然而,他剑眉微挑,淡淡开口:“咚咚年纪还小,有点皮而已,你却背后偷录她的话?”


林舒微微撑大眼。


许咚咚私下里直言不讳地赶她走,说她配不上他,这些他都不提,却来指责她偷偷录音?


原以为这次是证据确凿,却不料他的反应出乎预料。


一股隐痛,在心口蔓延开来。


她又惹他不悦了。


他冷冷驱逐,“下车。”


她不自觉颤了一下,怔了几秒后,在他冷若冰霜的目光中推门下车。


下一秒,车子轰鸣着离去,留下一地尾气。


许咚咚背着包兴致高昂地走到她身边,一脸幸灾乐祸,“怎么被川哥哥赶下车了呀?”


“关你屁事。”尽管心里难受至极,林舒佯装若无其事地怼许咚咚。


许咚咚不屑地哼了一声,招呼司机开车,“我去上学了,你只能坐公交咯。”


林舒赶到公交站台时,热的汗水直流,远远的看到她要乘的公交车来了,连忙上前几步招手,却不想一辆黑色宾利停到了她的面前,车窗半降,露出宋起川的脸,“上车。”


林舒看他一眼,没理他,绕过车身熟练地上了公交车。





被分手第一天,宋起川满不在乎,倒头就睡。




被分手第一个月,宋起川跟人打赌:“小姑娘爱死我了,早晚得乖乖回来。”




被分手第三个月,宋起川慌了。




被分手第十个月,公司年会上,宋起川当着所有人的面,搂住她的腰,




他难得放下一身高傲,沙哑低喃:“我要想你想疯了。”




“起川哥,别墅供电不足,空调不能全开,你为了让我睡个好觉断了二楼的供电,林舒姐会不会怪你呀?”




“放心,她没你娇气。”




刚走到门口的林舒怔住,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为什么?”




宋起川走过来,目光满是威压地注视着林舒,“不要凶她。”




林舒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




“她故意的,她不像你看到的那么单纯。”




“你住嘴!”




宋起川目光冰冷地睨着林舒,“眠眠比我小八岁,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你让着她点。”




他语气冰冷,听得林舒心尖一颤,双目中涌出不可思议。




她没想到宋起川不分青红皂白地护着许眠眠,连句重话都不能对她说。




一年前,他把她带到这栋别墅,说这里以后就是他们俩的家。




可不过半年,许眠眠来了,而且来的愈来愈频繁,私底下总会内涵她高攀宋起川,摆出自己才是别墅女主人的样子。




她心里不高兴,不止一次跟宋起川提出别让许眠眠来了,但他总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




反倒觉得她小题大做,强调许眠眠是世交家的小公主,他看着长大的妹妹,没理由不让她来串门。




或许就是他这样纵容的态度,让许眠眠越来越得寸进尺。




林舒气到浑身发抖,还没来得及开口,又听见宋起川说,“你要是觉得眠眠碍事,以后我们就约在酒店。”




听到他这话,她犹如兜头被浇了一盆冷水,“你把我当什么了?”




她是他正正经经的女朋友,凭什么跟他亲热还得躲着他的小青梅?




她怎么觉得这么别扭?




宋起川皱眉,“是你觉得眠眠打扰到我们俩了,而且之前你没搬到我这儿,不一直在酒店?”




林舒紧盯着宋起川黑曜石般的眼睛,在他的眼底深处,她读出了自己的廉价。




这样的爱情,她宁愿不要,也要争一口气!




“要不你让她搬进来,我们以后约会的时候她去住酒店,而我住家里,怎么样?”




宋起川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去,紧皱着眉,眼含不满和警告“林舒,做人最重要是拎清自己几斤几两。”




他这话什么意思?




是说她对他而言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人?




还是说她根本不配跟许眠眠相提并论,所以没有把许眠眠赶走的资格?




林舒瞬间觉得爱了这么多年,就是个笑话。




浑身发冷,甚至没有质问他的力气,她一言未发,转身摔门离开。




宋起川却丝毫没有追出去的打算,他就是要晾着她,让她认清自己的位置。




她那么爱自己,一直毫无怨言地待在他身边。




他就不信她明天不回来……




次日,晚上。




宋起川早早回家,但并没在家里看到林舒,甚至发现属于她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他立刻询问王姨,“林舒的东西怎么都不见了?




王姨不由惊讶,“林小姐没跟您说吗?林小姐说跟先生结束了,让我把她的东西全都打包扔掉。"




大暑天,半夜。




林舒浑身是汗地被热醒,下意识咕哝,却没人理她,伸手摸了一下边上,没了宋起川的身影。




她奇怪地起身,想着先去卫浴间洗把脸,结果脚下踩到疑似玻璃渣样的尖锐物体,疼的她嘶嘶吸气,伸手开照明灯,发现停电了!



明明是她男朋友,却对另一个女孩子这么好,而且一点都不避嫌。

她心里觉得膈应,没理会许咚咚,径直朝厨房走去。

两人吃的西餐,而她早上喜欢吃豆浆油条,这会儿杨姨正在做。

杨姨见她进了厨房,笑着撵她,“林小姐你去餐厅等,马上就好了。”

她又顺嘴念叨,“要不是许小姐嚷着饿了,我就先给你做了。”

林舒恍神,突然发觉只要是许咚咚来了,家里无论是吃食还是物品使用权,都先紧着许咚咚,而她总是被排在第二位。

像今天早上这种情形,已经习以为常了。

许咚咚不是先比她饿,就是急着去上学。

哪怕她起的比她早,也还要等,她等不及便只能亲自动手到厨房做。

杨姨见她愣怔,也意识到这一点,忙拿眼去偷看宋起川和许咚咚,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宋先生之前对林小姐明明很好,自从许咚咚来了后,林小姐明显越来越受冷落。

刚刚她下楼时,宋先生连句招呼都没有。

林舒端着豆浆油条到餐厅时,宋起川已经不在餐桌边,许咚咚歪着脑袋一脸纯真地注视着她,“林舒,你怎么还不搬走?”

林舒拧眉,“什么意思?”

许咚咚一脸高贵地抬了抬细长的脖颈,“你一个毫无背景的乡下人,能做川哥哥三年女人已经够看得起你,难道还妄想嫁给他?他跟你谈过结婚的事吗?”

林舒心里一刺,这三年来,哪怕宋起川在床上最动情时,都未曾承诺会娶她,其他时间更是只字未提。

面对他时,她始终是仰望的,也心知有很多比她优秀的女人爱慕着他,总不自觉带了讨好的心态,便不可能主动提出让他娶她。

现在被许咚咚一针见血的点出,心里禁不住难受。



许咚咚见她脸上有些绷不住,得意地弯了弯唇角,“老祖宗说嫁娶讲究门当户对,尤其是我们豪门,都是强强联合,要是娶你这种的,跟扶贫有什么差别?你觉得川哥哥会这么糊涂?”

“识相的,早点搬走,别在这丢人现眼。”

林舒入职场四年多了,总不可能被一个刚20岁的小丫头唬住,她很快稳住心神吃早餐,她吃好时,宋起川刚好换了一套衣服从楼上下来,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白衬衫纽扣扣到最上面一颗,身形颀长,神色冷淡,浑身透着优雅的禁欲气息,目光扫过餐厅后,对许咚咚说:“待会让司机送你去学校。”

随后便收回目光往外走。

一早上,没跟林舒说一句话。

林舒气不过,起身追出去,他坐进车里时,她顺势拉开副驾驶也坐了进去。

他偏首,眼含等待地注视着她。

林舒深吸一口气,认真地开口:“许咚咚图谋不轨,难道你看不出来?”

哪家妹妹会拿充满爱意的眼神看哥哥?

会对着哥哥撒娇卖萌,还暗搓搓排挤哥哥女朋友?

她实在不想因为许咚咚跟宋起川吵架,只想跟他说清楚。

“林舒,咚咚不是你想的那样。”宋起川眉目间露出不悦,原以为林舒追出来是跟他认错的,没想到是来诋毁咚咚。

林舒抿唇,摸出手机,调出刚刚录到的话:

“林舒,你怎么还不搬走?”

“你一个毫无背景的乡下人,能做川哥哥三年女人已经够看得起你,难道还妄想嫁给他?他跟你谈过结婚的事吗?”

“老祖宗说嫁娶讲究门当户对,尤其是我们豪门,都是强强联合,要是娶你这种的,跟扶贫有什么差别?你觉得川哥哥会这么糊涂?”

“识相的,早点搬走,别在这丢人现眼。”



如果许咚咚不是对宋起川有意,为什么要这么针对她?明明就是想把她赶走,好跟他在一起。

原以为宋起川听了这些话后,会相信她,然而,他剑眉微挑,淡淡开口:“咚咚年纪还小,有点皮而已,你却背后偷录她的话?”

林舒微微撑大眼。

许咚咚私下里直言不讳地赶她走,说她配不上他,这些他都不提,却来指责她偷偷录音?

原以为这次是证据确凿,却不料他的反应出乎预料。

一股隐痛,在心口蔓延开来。

她又惹他不悦了。

他冷冷驱逐,“下车。”

她不自觉颤了一下,怔了几秒后,在他冷若冰霜的目光中推门下车。

下一秒,车子轰鸣着离去,留下一地尾气。

许咚咚背着包兴致高昂地走到她身边,一脸幸灾乐祸,“怎么被川哥哥赶下车了呀?”

“关你屁事。”尽管心里难受至极,林舒佯装若无其事地怼许咚咚。

许咚咚不屑地哼了一声,招呼司机开车,“我去上学了,你只能坐公交咯。”

林舒赶到公交站台时,热的汗水直流,远远的看到她要乘的公交车来了,连忙上前几步招手,却不想一辆黑色宾利停到了她的面前,车窗半降,露出宋起川的脸,“上车。”

林舒看他一眼,没理他,绕过车身熟练地上了公交车。


第04章  居然要偷

宋起川透过后视镜看着林舒目不斜视上公交的背影,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想到她上班快要迟到,特意折回来载她,没想到她居然不领情。

这天宋氏集团大厦内,无论大会小会,只要有宋起川在,都一屋子的低气压,特助沈修注意到宋总频频拿起手机,好像在等什么人的信息,又像是要自己发消息,但好几次他手指搁在屏幕上,过了五分钟,硬是一个字没打出来。

会议结束,汇报的人无不捏着汗离开,那些被骂的惨的,统一询问地看向沈修,沈修也是一脑门子问号,直到晚上宋总授意他约林舒到酒店见面才明白过来。

敢情是这两人吵架了?

吵架了约到酒店见,宋总还挺浪漫的。

而且去酒店前,还特意去了珠宝店,把之前订制的项链给带上了。

……

林舒把当天工作全部做完,又把明天的业务整合一遍才打车去宋氏旗下的君洋大酒店,里面有间房是宋起川长期使用的。

她进门时,宋起川正坐在沙发上一边看文件一边等她。

一旁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且都是她爱吃的菜。

“先吃饭。”他放下文件,徐徐起身,目光朝她看来时,一片清浅,不复早上的冰冷。

林舒确实饿了,洗了手后,跟他一起吃饭,他没吃几口就戴了手套给她剥虾,一个个的沾了酱放到她面前的盘子里。

她吃着虾肉,心头又喜又酸,他还是在乎自己的。

饭后,他拿出一个月前订制的项链,项链吊坠是他花了千万拍来的粉钻,项链的设计和雕刻,他都花了心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