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其他类型 > 时吟顾从礼小说

时吟顾从礼小说

时吟顾从礼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自己也一直扮演着这个角色,假装不知道顾从礼根本不喜欢她。听时吟这话,顾从礼挑眉:“这世界上不止你一个天才。”

主角:时吟顾从礼   更新:2022-09-10 07: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时吟顾从礼的其他类型小说《时吟顾从礼小说》,由网络作家“时吟顾从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己也一直扮演着这个角色,假装不知道顾从礼根本不喜欢她。听时吟这话,顾从礼挑眉:“这世界上不止你一个天才。”

《时吟顾从礼小说》精彩片段

一艘伊丽莎白女王号豪华游轮上。


“等游轮靠岸后我们就离婚。”


时吟刚打败一个棋手,从包厢出来,迎面就听到顾从礼说。


她愣了一下,没有问为什么,只道:“马上就是两年一届的国际象棋大赛,你确定要这时候离?”


这明显不符合顾从礼一个商人的利益。


五年来,说两人说是夫妻,但顾从礼不过是把她当成一个赚钱的机器。


自己也一直扮演着这个角色,假装不知道顾从礼根本不喜欢她。


听时吟这话,顾从礼挑眉:“这世界上不止你一个天才。”


话音刚落。


时吟就看到一个长相娇美可爱的女人从远处走来。


她认识这个人,叫林苏念,是前一季度国际象棋华国赛区的冠军,实力还算可以。


林苏念逐渐朝两人走近,最后停在顾从礼身边,伸出手挽住他的胳膊。


“从礼,这位小姐是?”林苏念的目光落在时吟身上,挑衅一笑。


顾从礼轻撇了时吟一眼,满不在乎:“手底下一名员工。”


时吟闻言,心中莫名的抽痛,面色却不改。


林苏念这时朝着她,伸出手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林苏念,一个国际象棋棋手,是棋联大师。”


说完,林苏念有些自豪,毕竟像她这么年轻就到这个段位的人凤毛麟角。


时吟却只是淡漠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往另一个方向离开。


……


此时天已经黑了,时吟回到游轮房间。


打开房内一盏小台灯,摆出一个黑白棋盘。


时吟坐下,一心两用和自己下棋,只有投入棋局,她才能短暂忘却刚才发生的事。


身后的黑暗像是要把她吞噬,整个房内空荡的可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传来“吱嘎”一声。


房门被打开,顾从礼走了进来。


当看到满室昏暗,他不由得蹙眉:“我们果然还是不适合。”


时吟拿着白棋正要往下的手一顿,手中棋子掉落在旁边的位置上,导致本来要将住黑棋的一局瞬间败落,黑棋反胜。


落子无悔,这局棋她输了。


良久,她从棋盘前抬头看向顾从礼:“结婚的时候,你怎么没有说不适合?”


顾从礼一噎,当初他和时吟结婚也不过是看重她国际象棋天赋的身份罢了。


昏暗中他有些看不清时吟的脸,沉默一会儿:“他们都说你是天才,天才就应该懂得及时止损,我们两个这么相处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时吟垂落的手紧紧攥着,指甲快要陷入掌心。


顾从礼对她说过的话一遍遍在她脑海中回荡。


没人知道她脑中装了多少东西,从有记忆开始,她脑海中的记忆就从没有丢失过。


从小见过的每一个人,说过的每一句话,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更清楚的记得当初和顾从礼结婚的时候,他在神父面前许下的誓言,当时的神情。


姑妈说,记忆力这是上帝给她的礼物,可所有人都不知道上帝的礼物是有代价的。


没有收拾棋盘,时吟关上桌前的台灯,在黑暗中向床上走去,顺畅至极。


躺在偌大的床上,她呆呆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过往的记忆如涨潮一般向她袭来,瞬间将她淹没。


手准确地从床旁柜子上拿过一个药瓶,将药尽数倒进嘴里,世界才回归平静。

翌日。


时吟起来时头昏昏沉沉。


她随便穿了一身酒红的长裙,走出房间往游轮甲板而去,海风迎面朝她吹来,红裙飘散。


她看着茫茫大海,眼底却是一片虚无。


林苏念不知道何时站在她的身后:“我知道你,天才棋手时吟,还是从礼隐婚多年的妻子。”


时吟听见声音转过去,目色冷淡:“然后呢?”


林苏念看着时吟清丽脱俗的容貌,心里不由嫉妒:“你知道我昨天为什么在从礼面前装作不认识你吗?我只不过是想让你认清自己在从礼心里的位置。”


此时一阵海风吹过,时吟面色不变,心却打了一个寒颤。


“我对自己身份很清楚,怕是你不清楚自己身份,当备胎也要看自己有没有本事!”


说完,时吟打算走下船板离开。


林苏念忽然开口:“如果在国际大赛上,你输给我,就主动离开从礼怎么样?”


时吟背脊一僵,没有回头,继续往前。


在国际象棋上面,她根本不惧任何人,可顾从礼她输不起。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眼帘,林苏念拿起手机拨通顾从礼的电话:“从礼,我刚刚遇见你昨天那个员工了,她说要和我比赛下棋,赌注是你!”


……


时吟去到游轮第二层。


这里整层都是国际象棋棋手的交流地,里面,不少的旗手正在对弈。


这时,游轮上传来播报的声音:“距离本趟旅行的终点站汉特·曼西斯克还有一天。”


两天后就是世界国际象棋杯赛,举行地点也正是在汉特·曼西斯克。


时吟听着广播,穿梭其中,看着那些棋手的路数,不用记,这些画面和后面的走向就在脑海中浮现。


这一天她都在和其他选手比赛,次次都是胜出的一方。


到了深夜,最后一个棋手离开后,时吟才回房间。


一推开门,她就看到顾从礼面色冷峻,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坐在沙发上。


“谁给你的胆子拿我去打赌?”


时吟愣了一下,想说没有。


顾从礼不等她开口,站起身冷漠地道:“滚出去!”


时吟僵在原地,望向他,不敢置信:“现在是在海上,你要我去哪儿?”


顾从礼不耐烦的走近,拽住时吟的手将她直接带到此层的甲板上,后面就是茫茫大海。


此时一个大浪打了过来,掀起很高的浪花,散落在空中的浪花,就像是下了一场小雨。


顾从礼把时吟丢在这里:“你在这里清醒一下。”


说完,转身离开。




以前,她不是没被顾从礼赶出家过,可在外地,这还是第一次。


顾从礼回到房间,不耐烦的处理着公事。


一个小时后。


外面忽然响起一道道惊雷,紧接着便是狂风暴雨。


此时,船上紧急广播播报:“尊敬的各位乘客,前方有台风逼近,轮船将会穿过巨大暴风雨区,请所有乘客待在房间,不要随意走动……重复播报,前方有台风逼近……”


顾从礼听完不以为然,继续处理工作。


然而过了没多久,他渐渐感觉到颠簸。


“嘭!”得一声响,棋盘摔在地上,上面棋子散落一地。


顾从礼心口一跳,抬头扫了一眼时间,五分钟过去,时吟还没回来。


他正要起身,这时船身忽然剧烈摇荡起来。


他赶忙拿过一旁的电话,给船上的负责人打过去。


“查一下这层的甲板监控,看下刚刚在甲板上的人去哪儿了?”


过了一会儿电话里面传来声音:“甲板上的监控刚刚已经被台风摧毁,从室内最近的监控看,船头甲板上没有人。”


闻言,顾从礼手中的电话直接落地。


他没有多想,冲出房间。


此时,外面狂风骤起,“轰隆!”一声巨响,一道闪电从天边划过。


照亮了漆黑的夜色,顾从礼只见船头甲板上空无一人……


顾从礼只觉心口被一块巨石砸中,喘不过气来。


很快,船身安全穿过暴风雨区,船渐渐平稳下来。


顾从礼一步步走上甲板,垂落得手不觉攥紧。


他正要返回让工作人员前来查看,忽然就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顾从礼。”


他僵硬地扭头,寻声看去,就见时吟蹲在不远处的角落,那里是监控死角,所以才没有被人发现。


顾从礼顿时愤怒上前,莫名恐慌质问:“刚刚为什么不回房间,你不要命了?”


时吟听到他的话,眸色亮了亮:“你不是让我清醒一下吗?我很清醒,我蹲着的这里是船体和台风相交的°,根据麦克斯韦方时和欧拉公式,这个角度完全可以避开台风,海浪最远也只能打到我前方一米的地方,我不会被海浪卷走。”


顾从礼看着时吟浑身湿透,在风中瑟瑟发抖,但是一张脸却异常平静,毫无起伏的说着,仿佛刚刚差点历经生死的人不是她。


他眸色微闪:“你真的不正常。”


这话像一根刺扎向时吟,她苦涩道:“这句话,你说了十四次……”


这五年来,顾从礼说爱自己的次数也不过三次。


第一次说我爱你是在教堂,两人结婚的时候;


第二次是她拿到了国际赛事的冠军,顾氏股票大涨;


第三次是顾从礼喝醉了看着她说我爱你,但是眼神却落在了她的身后。


然而他讽刺自己的话,却很多很多,多到她已经不想再记了。


顾从礼愣了愣,最后还是张嘴:“明天轮船就会靠岸,到时,我们去离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