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其他类型 > 沈云黛谢伯缙

沈云黛谢伯缙

谢伯缙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相比起小昭的慌乱,沈云黛强装着镇定:“可知道是什么毒,如何解?”“石斛散,此毒乃是西域石斛花所生,长年累月接触,便会中毒。”石斛散……沈云黛只觉得耳中一片轰鸣,死寂。她房中便有一盆石斛花,那是她出嫁之日,母亲亲手送与自己的。可母亲怎么会……

主角:沈云黛谢伯缙   更新:2022-09-10 07: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云黛谢伯缙的其他类型小说《沈云黛谢伯缙》,由网络作家“谢伯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相比起小昭的慌乱,沈云黛强装着镇定:“可知道是什么毒,如何解?”“石斛散,此毒乃是西域石斛花所生,长年累月接触,便会中毒。”石斛散……沈云黛只觉得耳中一片轰鸣,死寂。她房中便有一盆石斛花,那是她出嫁之日,母亲亲手送与自己的。可母亲怎么会……

《沈云黛谢伯缙》精彩片段

“谢伯缙,你我……”她想问谢伯缙,他们当真就不会有感情,恩爱的过一辈子吗?


然而,谢伯缙只是起身打断了她的话:“我还有事,你回府吧。”


话落,便朝堂外走去,没看沈云黛一眼。


夜风呼啸着,吹得檐角的灯笼晃动。


烛光四漫,晃的沈云黛的面容也有些不真切,却还是清晰的瞧出其中的悲伤……


又过了很久,沈云黛才回了萧府。


一整夜,她不得安眠。


吹了一夜冷风,就像是吹走了精气神。


沈云黛从一早就开始咳了起来,起初只当是着了风寒,喝了姜汤,却一直不见好。


小昭看不下去,直接请了大夫来。


探过脉,小昭将沈云黛身上的厚毯往上拽了拽,将人裹紧。


才看向大夫:“我家夫人的病如何?”


大夫没说话,眉头紧皱。


小昭有些着急:“你说话啊……”


沈云黛伸手将人拽住:“小昭!”


随后看向大夫:“抱歉,她只是着急我的身体,您有话可以直说。”


大夫叹了口气:“夫人是着了风寒,只需服几幅药就能痊愈,只是……”


说到这儿,他停顿了瞬,才继续问:“只是夫人体内藏有一毒,日久积累,已经侵入五脏六腑,危及性命了!”


闻言,小昭和沈云黛都是一愣。


相比起小昭的慌乱,沈云黛强装着镇定:“可知道是什么毒,如何解?”


“石斛散,此毒乃是西域石斛花所生,长年累月接触,便会中毒。”


石斛散……


沈云黛只觉得耳中一片轰鸣,死寂。


她房中便有一盆石斛花,那是她出嫁之日,母亲亲手送与自己的。


可母亲怎么会……



沈云黛深吸一口气,压下那些难受,朝小昭吩咐道:“我去做些吃食,你替我送去拱卫司。”


她清楚谢伯缙不想见自己,也不想惹他不悦。


“可是夫人,您的病……”


沈云黛摇了摇头:“没事。”


说着,她看着小昭突然沉默了,片刻后才重新开口:“我得病之事,你不准同任何人说起,尤其是谢伯缙。”


小昭不解:“为什么?”


沈云黛却不再回答,一人朝着门外走去。


等一切做好,已经是一个时辰后的事了。


日头正好。


沈云黛目送着小昭出了门,脑海内又想起今日萧母来时说的话。


她站在桌旁,垂眸看着桌上的宣纸,却怎么也抬不起手去拿那狼毫。


只要想到与谢伯缙和离,往后再无牵扯,心里就像有刀在扎一般。


挣扎了半晌,沈云黛终于抬起发颤的手去拿那笔。


突然,门被人从外推开。


谢伯缙从外走进来,而小昭就跟在他身后。


将手中明显还未动过的食盒放在桌上,小昭便退了出去,带上了门。


卧房内,顿时只剩下沈云黛和谢伯缙两人。


沈云黛收回手,不知松了口气还是什么,她看向谢伯缙:“你怎么过来了?”


谢伯缙只是将那食盒往前推了推:“日后莫要再做这等无用之事,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


沈云黛喉间一哽,说不出话。


掩在袖中的手紧了又紧,她声音沙哑:“我们非要这般生分嘛?我与你,是夫妻。”


“该说的,三年前我便已说清。”


谢伯缙声音冷淡,像对待一个陌生人,“若你不满足,那便自行离去,我可给你一封放妻书。”


放妻书!


听到这三个字,沈云黛眼眶发烫。


晨起,他母亲来逼她和离,如今,他又要给自己放妻书!



沈云黛就这么呆坐着,直到夜色侵袭,白雪倾盖了大地……


“砰!”


屋内被人大力推开,谢伯缙脸色冷峻,挂着冰霜,张口就是质问:“我说过,不准你去找她的麻烦!”


迎着他深邃眸中的怒火,沈云黛解释的话堵在了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


最后只化作了一句:“所以呢?”


谢伯缙从袖中掏出一张纸,甩在了她面前。


“这是放妻书,你自行离去,往后好自为之。”

纸,轻飘飘的落在黑玉砖石上,白的刺眼。


沈云黛紧掐着掌心,愣是没有捡。


辛冷的空气从敞开的门外吹进来,呛的她忍不住想咳。


但谢伯缙在,沈云黛生生忍下,哑声开口:“谢伯缙,是不是在你心里,我就只会任性,只会欺负人?”


谢伯缙皱了下眉:“你有什么话,可以直说。”


直说什么呢?


难道要在明知他心里没有自己时,还要去自讨苦吃,问他对她可曾有过片刻心动?


沈云黛做不到。



气氛慢慢回暖,一切好像回到了沈云黛还未出嫁的时候。


然而眼见着天色暗下,她也不得不回萧家了……


沐家门前。


沈云黛抬头凝望着那块匾额,微微失神。


跟在身边的小昭看在眼里,刚要开口说些什么。


突然一阵马蹄声。


两人回头看去,就见一个小太监从马上下来:“沐小姐,贵妃娘娘请您,入宫一叙。”


第七章


锦华宫。


沈云黛跪在地上,看着眼前一身华贵宫服的女人。


她,便是自己的生母吗?


她此次唤自己来,可是知道了真相?


沈云黛胡思乱想着,神情有些恍惚。


而后就听高位上的贵妃开了口:“本宫听闻,谢伯缙回拒了陛下赐你们和离的圣旨,此事你可知晓?”


沈云黛怔了下,随即顿首:“是,此事……”


然而,她话刚冒头。


贵妃便直接打断了她:“此事已是定局。”


“无论谢伯缙也好,你也好,待你们和离之后,嘉宁会嫁进萧府,与谢伯缙成夫妻之美。”


沈云黛怔愣了半晌。


所以她召自己进宫,便是为了告知此事无从更改吗?


她是为了叶芷吟吗?


可明明,自己才是她的女儿!


但是这些话沈云黛不能说,最后只问:“如此强拆他人婚事,贵妃娘娘于心可愧?”


“棒打鸳鸯是错,可据本宫所知,谢伯缙并不喜欢你。”


贵妃一句轻飘飘的话,沈云黛却听的脸色煞白。




“谢伯缙……”


她伸出手轻轻去推他。


下一秒,手腕却被谢伯缙一把抓住。


与此同时,男人温柔的声音响彻耳际:“芷吟,别闹!”


第八章


“轰!”


明明是冬日,沈云黛却感觉如夏日雷鸣!


她大脑一片空白,怔怔看着软榻上的男人,久久不能回神。


刚刚,谢伯缙的语气那般亲昵,像极了宠溺!


可他唤的人,却是叶芷吟!


“谢伯缙,你睁开眼看清楚,我是谁!”


沈云黛声音有些尖锐,谢伯缙紧闭的眼也慢慢睁开。


瞧见沈云黛,他皱了下眉:“你喊什么?”


沈云黛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她的夫君,在睡梦中,唤着其他女子的名字!


他究竟将自己置于何地?!


沈云黛只觉得眼眶一阵阵发烫,喉咙里也哽着些嘶哑:“谢伯缙,你就这般喜欢叶芷吟吗?”


谢伯缙眸色深邃:“与你无关。”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撕扯啃咬着心,沈云黛疼得脸色煞白!


沉默在两人间蔓延。


片刻后,谢伯缙坐起身,按了按眉心:“听说你今日不仅回了沐府,还进了宫去觐见贵妃娘娘?你同她说了什么?”


“你希望我说什么?”沈云黛声音沙哑。


谢伯缙久久看着她,最终开口:“此事我自有考量,你别做多余的事。”


说完,他就要转身就走。


掩在衣袖里的手还在死死的攥着那把贵妃赐下的匕首。


沈云黛不知怎么想的,拉住了谢伯缙的衣袖:“你有什么考量?”


谢伯缙回头看来,没有说话。


就听沈云黛又问:“与我和离,娶叶芷吟,这就是你的考量,对吗?”


谢伯缙将手抽回:“你不必知道。”


扔下这话,他大步离去,再没给沈云黛开口的机会。


门外,连日的大雪久违的停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