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富婆辣妈想单身

富婆辣妈想单身

席宝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被继妹和闺蜜联手陷害,唐知夏被一个神秘男人夺走了清白。五年之后,她带着天才萌娃低调回归,发誓要报复那两个恶毒的女人;高贵绝伦的男人闯进他们母子的生活,还扬言要报恩,看着与宝贝儿子如出一辙的脸,唐知夏好像明白了什么。

主角:唐知夏,席九宸   更新:2022-08-22 11:5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知夏,席九宸 的女频言情小说《富婆辣妈想单身》,由网络作家“席宝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继妹和闺蜜联手陷害,唐知夏被一个神秘男人夺走了清白。五年之后,她带着天才萌娃低调回归,发誓要报复那两个恶毒的女人;高贵绝伦的男人闯进他们母子的生活,还扬言要报恩,看着与宝贝儿子如出一辙的脸,唐知夏好像明白了什么。

《富婆辣妈想单身》精彩片段

“知夏,快来救我,我在会所被人非礼了。”

唐知夏一路赶来,满脑子都是好闺蜜电话中绝望无助的声音。

808房。

唐知夏抬头一看包厢门,正是闺蜜宋姗发来的房号,她二话不说就推门进去救人。

刚推开门,入目一片昏暗。

倏地。

一只强有力的手掌猛然扣住她的手腕,把她扯了进去,门砰得关上。

“啊…你是谁,要干什么?”唐知夏惊恐呼叫。

“配合点,我不会亏待你。”男人暗哑的嗓音响起。

下一秒,唐知夏就被扔到了沙发上,紧接着一道强健的身躯欺压而下。

“唔…”她刚挣扎惊呼,带着清爽薄荷气息的薄唇霸道封来。

男人浑身似火,几乎要烫伤她。

唐知夏在崩溃的挣扎中绝望的感受着这个男人的凶猛。

一个小时后。

唐知夏衣衫不整,浑身颤栗的出来,虽然她自己经历了一场恶梦,可她还是担心好姐妹的安危。

她刚拿起手机拨号,就看见身侧大门走出来一群人,有男有女,灯光下,她清楚的认出了其中的两个女孩。

一个正是向她求救的好闺蜜宋姗,而另一个则是她的继妹唐青青,她们手挽着手,感情亲呢的仿佛才是一对好姐妹。

唐知夏看着这两个人,震惊而愤怒。

“宋姗,你给我站住。”唐知夏攥紧拳头怒喝出声。

宋姗和唐青青立即回头,唐知夏脸色惨白瞪着他们,朝宋姗质问,“你为什么要骗我!”

宋姗勾唇冷笑,“唐知夏,谁让你蠢,这么好骗呢?”

“刚才那个牛郎活好吗?”唐青青的脸上布满阴毒笑意。

唐知夏猛地觉悟,原来今晚这一切都是她们设计的,她保留了十九年的清白,就这么葬送了。

宋姗眼底泛冷,“唐知夏,你以为我当你是好姐妹?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就像是绿叶一样衬着你,我恨你,恨不得毁了你这张脸。”

唐青青接过话,嘲讽出声,“我有证据向爸证明,你这段时间在会所接客赚钱,你就等着被赶出家门吧!”

“你们…”唐知夏气得身形摇晃了一下,友情的背叛,继妹的狠毒,破碎的身体,这一刻,她几欲晕倒。

“姗姗,走吧!不用理会她,她今晚可脏了。”唐青青挽着宋姗走向了她停在路边的跑车。

三天后。

唐宅。

“不让你出国留学,你就偷偷去干这种赚钱的勾当?我唐俊怎么会生出你这种不要脸的女儿?”沉稳的男声,充满了怒火。

“爸,我没有…”

“你没有,唐知夏,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我们家缺你穿还是缺你吃了?你竟然去那种地方卖身赚钱?你可不要弄些肮脏的病回家害我们母女啊!”沙发上珠光宝气的女人满脸嫌弃道。

“爸,我真得没有…我…”唐知夏努力想解释。

唐俊却不想再听,他怒道:“你还敢骗我,滚出这个家,我唐俊丢不起这个人,我就当没你这种不知羞耻的女儿。”

二楼的栏杆处,唐青青撑着下巴,看着这一出好戏,一切都如她设计的那样,唐知夏将被赶出这个家,成为一条可怜的流浪狗了。

唐知夏从未见父亲如此愤怒失望,不再说什么,她默默起身,上楼收拾东西。

刚迈上二楼玄关,唐青青抱臂拦住了她,“滚吧!别在这个家碍眼,这个家永远不会有你的立足之地。”

唐知夏攥紧拳头,恨恨的盯着这张得意扬扬的脸。

“你想打我?来啊!”唐青青侧过脸,挑衅起来。

她毫不客气的扬起手掌啪得甩了过去。

“啊!你打我…爸,妈,唐知夏打我。”唐青青发出了惨疼的呼叫声,急步跑下楼去了。

楼下,李婕抱住女儿,气得指着楼上道:“唐知夏,你敢打我女儿,无法无天了是吧!”

唐俊看着二女儿脸上的巴掌印,内心失望到了极点。

什么时候,他这个大女儿竟然如此不知好歹了?

“爸,好疼啊…”唐青青又跑到父亲怀里,故意疼得直抽气。

“唐知夏,给我滚出去。”唐俊朝楼上再度怒吼。

收拾了行李,唐知夏拿起了护照下楼,看着楼下的父亲,把唐青青如宝贝一样抱在怀里哄着,她的心也死了。

他都不问问她昨晚经历了什么,却只听唐青青一面之词,在父亲的心里,她的地位再明显不过了。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这个家里,她就是个外人,父亲把养在外面的小三母女接了回家。

可怜她的母亲,完全不知道父亲在婚姻的背叛。

这个家,她再也不想回了。

唐青青看着她拖行李出门,嘴角阴毒的笑了起来,终于,把这个碍眼的废物赶出去了。

……

五年后。

D国一座公寓里,有人敲门。

正沉浸在设计之中的女人,有些头大的站起身,不满的拉开房门,看着门外两个西装革履的亚洲面孔男人,她以英文寻问,“你们找谁?”

“请问是唐知夏小姐吗?”对方直接用中文反问。

“我是,你们是?”唐知夏再问。

“我们是受人之托来找你的,你的母亲邱星月是我们大少爷的救命恩人,我们老太太希望能见你一面。”

唐知夏皱眉,“你们老太太是谁?”

“席家老夫人。”为首的男人语气恭敬的说。

唐知夏顿时知道了,国内第一财阀集团席氏集团的老太太,母亲当年牺牲自己救下的人正是她的大孙子。

唐知夏母亲是一名伟大的警员,身为她的女儿,她很自豪。

“不好意思,我不想见。”唐知夏直接拒绝,她猜测席家是要报恩,而她完全不想接受。

“妈咪,是谁呀!”一道稚嫩又好奇的声音从房间传来。

唐知夏忙回了一句,“没事。”说完,唐知夏朝门外的人道:“不好意思,我不见客。”

直接把门关了。

国内,半山腰豪华别墅里。

“查到了吗?”

“是的,席少爷,五年前在会所里的那个女孩,刚刚在二手市场买了您的那块表。”

“找到她。”沙发上的男人,语气低沉有力,声线里无声透着威严气息。

“好的!”


室内的灯光泛着一丝暖色,男人英俊的面容,无可挑剔,就像上帝偏爱的宠儿,质地绝佳的手工衬衣,隐约衬出男人紧致强悍的肌肉线条。席九宸眸底散发着深不可测的寒光,脑海里响起奶奶格外坚决固执的声音,“九宸,你必须娶唐知夏为妻,这席家,我只认她一个人做我的孙媳妇。”

可此刻,席九宸脑海里却是另一道身影,那个他在黑暗之中疯狂占有的女人,那一夜他喝错了东西,意识不清,他只记得她在他的身下,破碎的低泣,绝望的求饶。

事后,他解下手表交到她的手里,晕过去了。

如今,五年过去了,他一直在找她,就在上个星期他得知当年那块手表被卖入二手市场,奶奶却让他娶另一个女人为妻。

这时,他的电话再度响起,他伸手接起,“喂!”

“席少,找到那个女孩了,她叫宋姗,手表正是在她的手里交易出去的。”

“把她地址给我,我去找她。”席九宸目光闪过惊喜,那夜神秘的女人,终于出现了,他一定要找到她。

补偿那一夜欠下的债。

女装店,宋姗在一年前盘下来接手的,可最近生意越发不景气了,她实在交不出房租了,只能想各种办法搞钱,最后,她试着把手里的一只手表卖了,没想到,竟然卖出了五十万,简直令她欣喜若狂。

这只手表也不是她的,是五年前会所联系到她,说在她订得包厢里捡到的表,让她去领,宋姗一看是高级男表,二话不说便领回来了。

在她的柜子里一呆就是五年,也就上个星期她才打算拿到二手市场去卖,没想到一块旧表,卖家给了她五十万。

正开心的盯着手机上的转帐金额,宋姗开心的想,她又可以挥霍一段日子了。

倏地。

她的店门被人推开,她赶紧起身招呼,“欢迎光…”

后面的话,直接惊得她忘说了。

只见门外踏进来的男人,修长挺拔,俊美不凡,举手投足间散发着尊贵气场。

宋姗直接惊为天人,结巴的问,“先生,您…您找谁?”

她是女装店,进来的却是一个穿着顶级高定西装的男人,绝对不可能是买衣服的,男人一米九的身高,气场凛然,浑身透着威压气息。

“你就是宋姗?”席九宸眯眸锁住她,急切的想要寻找五年前的影子。

“我…我是!您是…”宋姗在他的目光里,忍不住结巴。

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手表递给她,低沉再问,“这只表一直在你的手里?”

宋姗看向他手中的表,立即吓得缩了脖子一下,有些心虚的眨着眼睛,“对,这只表是…是我的。”

“五年前,永夜会所808房的女人也是你?”席九宸盯着眼前的女孩,内心怔鄂,那一夜真得是她?

宋姗立即思绪电转,五年前808房,那不是她订下用来陷害唐知夏的房间吗?眼前这个男人问这个干什么?

不多想,宋姗直接大方承认道:“当然是我。”

“把这块表好好收着,别再卖了,那一夜发生的事情我会补偿你的。”席九宸说完,把表交到她的手里,“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席九宸。”

宋姗震惊的抬头,席九宸,席氏集团大财阀的太子爷?

“你…你是席九宸?”宋姗激动得快晕倒了。

旁边有一个男人递上了名片,“宋小姐,这是我们少爷的名片,您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找我们少爷。”

宋姗颤抖的接过名片,看着金色的名片上那震憾人心的名字,她的内心更是震惊失措,难道那一夜包厢里睡了唐知夏的,不是他们安排的牛郎?

而是眼前这个俊美不凡的席家太子爷?

宋姗立即伸手抓住了席九宸的手臂,强行红了眼眶,悲怨道:“席九宸,你一定要对我负责,你知道那一夜之后,我的心里受了多大的伤害吗?”说完,便低下头眼泪哗啦直掉。

佯装出一副她是真正的受害者的模样。

宋姗此刻只有一个想法,她要顶替唐知夏成为那一夜的受害者,她要席九宸负责,她要获取很多很多的好处,最好嫁给这个男人,成为席太太。

“放心,我会负责的。”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充满了安定人心的力量。

“宋小姐,席少为您置办了一套别墅,您随时可以入住,你今后的一切生活需求,我们大少爷为您负责。”身边的特助楚皓出声道。

宋姗的眼睛一睁,快要乐晕过去,荣华富贵的生活在她眼帘招手。

“我还有事,先走了。”席九宸说完,深邃的目光看了宋姗一眼,转身离开。

宋姗拿着那块表,激动得眼泪都出来了,“我要发财了,我要发财了。”

她的内心恶毒的诅咒着唐知夏最好死了,不要再出来碍事了。

低调豪华的车内,席九宸闭目养神,五年前的女人,真的是这个宋姗吗?

为什么给他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还是五年过去了,她有所改变了?

傍晚的阳光洒进车窗,在男人深邃立体的面容上切割阴影,俊美的像是珍藏的艺术品,无懈可击。

他是席氏集团当之无愧的继承者,接管家族事业五年,将席氏集团的市值翻了几番,瞬间挤身全球名列榜之首。

五年前那一夜,是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次翻船,被对手用药控制想要毁掉他的名声,他逃进了那间包厢,在他药性最强烈之际,一个女人出现解决了他的困境。

毁了一个女孩的清白,他的内心一直是愧疚的。

他之所以确定那是一个清白之身的女孩,因为他醒来时,灯光下的沙发上,落下了一丝血迹。

脑海里回忆着那凌乱的包厢,席九宸不再纠结对宋姗的印象,他有责任对她负责。

国外某公寓里。

唐知夏接着电话,“好,最迟三天后我会回国做赛前准备。”

“妈咪,我们要回国了吗?”一个小不点从她的身后走出来,蓝格子衬衫,配牛仔休闲短裤,精致漂亮的五官,透着孩子稚气,才不过四岁的样子,却已经散发着无以伦比的贵族气质。

唐知夏微笑点点头,“那你想和妈咪回国吗?”


“想啊!妈咪去哪我去哪!”小家伙弯起大眼睛,漂亮得像过水的黑宝石。

唐知夏不由看得呆了,每次看着儿子这张脸,她都打心底幸福,她竟然生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家伙。

“好,那我们收拾东西,明天下午去机场。”

“嗯!”小家伙用力一点头,便去房间收拾他的衣服了。

唐知夏叹了一口气,自从五年前被父亲赶出来之后,她就一直呆在国外生活,不是不想回去,是那个家早就容不下她了。

即便她在国外生下了孩子,她也没有告诉父亲一声,如今,因工作原因,她必须回国发展,她还是会回去看他的。

毕竟是她的父亲。

三天后的傍晚,国际机场,唐知夏推着推车,小家伙淡定的坐在推车上的箱子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左顾右看,对国内的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

唐知夏刚出来,突然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礼貌上前,“唐小姐,我们是席家老太太派来接您的,车子安排在门口,请…”

唐知夏清眸流转,非常客气道:“席家的好意,我不需要,谢谢。”

“唐小姐,老太太希望见您一面。”中年男人恭请她。

唐知夏也知道席老太太一番好意,可是她根本不想接受这份好意。

“替我转告席老太太,我母亲救人是她职责所在,不需要报恩于我。”唐知夏说完,推着推车往大门口走去。

身后的男人拿出手机,朝那端道:“大少爷,唐小姐拒绝我们接送。”

机场门口停着三辆清一色黑色劳斯莱斯,神秘严实的车窗拒绝一切窥视。

中间后座位置上的男人,放下手机,盯着门口处,就看见一个推着车子出来的年轻女孩。

她穿着一件白衬衫配简单牛仔裤,长发挽在脑后,露出一张清纯饱满的精致脸蛋,肤白若雪,姿态悠然,绝对是人群里亮眼的存在。

席九宸的目光倏地被什么吸引了,那是推车上跳下来的小男孩,大概四五岁年纪,灰色的卫衣配球裤,浓密柔软的发丝覆盖她的小额头,小小的五官已见立体,可爱又软萌。

唐知夏蹲下身,替小家伙整理着衣服,眼神说不尽的温柔宠爱。

这孩子是谁?难道唐知夏结婚了?

如果是这样,那他就不必完成奶奶的愿望,娶她为妻了。

席九宸望着的士离开,他的车队也启程了。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伸手接起,“喂!姗姗。”

“九宸,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啊!我很想见你。”宋姗的声音娇俏的传来。

“我最近比较忙,等我忙完去看你。”席九宸低沉回答。

“那你一定要来看我哦!”宋姗撒娇道。

“嗯!”席九宸拿出耐心回答她。

席宅。

沙发上的银发老太太正喝着茶,听着手下的汇报,她惊讶的抬头,“什么?唐知夏有个孩子了?她结婚了吗?”

“据我们调查,这个孩子的生父一直没有出现,大概是未婚先育生下的。”

“真是可怜的孩子,这么年轻就做了单亲妈妈。”席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脑海里想到那被歹徒捅了十八刀凄惨离世的女警官,内心说不出来的愧疚。

就在这时,大厅外面迈进来一抹俊雅高挺的身影,席九宸回来了。

“九宸,过来。”席老太太朝孙子招手。

席九宸坐到她的身侧,“奶奶,唐知夏一直拒绝我们,我想…”

“我刚刚得知唐小姐是未婚先育的单亲妈妈,九宸,你必须照顾她们孤儿寡母。“

席九宸:“…”

他以为奶奶放弃了,没想到奶奶竟然更执著了。

“奶奶,我不一定非得娶她,我们可以用其它方式来报答她,补偿她。”席九宸冷静启口道。

他希望奶奶能明白这一点。

老太太一听,目光扫了过来,一口否认他的提议,“不行,你必须娶唐知夏,这辈子照顾她,保护她。”

席九宸眉心微拧,娶一个没有感情的女人,这对两个人都没什么好处,无奈奶奶把报恩这件事情看得太重,他根本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你不知道邱星月警官为了保护你,被捅了多少刀,那场面触目惊心,血淋淋…”

老太太目光悲怆的说着,倏地,抬头盯向孙子,语气坚决道:“别说让你照顾她女儿一辈子,就算生生世世照顾她,也报答不完这份恩情。”

席九宸默然的点点头,“好,我会娶她为妻。”

可他这五年里,他的心里一直放不下另一个女人,他同样需要弥补对方,这件事情,他还没有考虑要和奶奶提。

他深知提不提,都改变不了奶奶要他娶唐知夏这个事实。

“唐知夏有个孩子。”他提了一句。

“是啊!是个男孩,三四岁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没有良心的负心汉抛弃了他们母子,九宸,你可不许嫌弃那个孩子。”席老太太反而格外喜欢。

席九宸:“…”

他这是赶上了娶一送一的活动吗?

宝瑞阁百年珠宝店,这是一家被唐知夏的老板收购的国内知名老店。

为了拓展这个品牌,作为女王玫瑰QR全球钻石品牌首席设计师,唐知夏被调派回国内发展。

在宝瑞阁公司安排下,唐知夏住进了一栋公寓里,儿子在睡觉,她忙着收拾,不到两个小时,这已经是一个温馨甜蜜,适合她和儿子生活的小家了。

看着儿子的睡颜,她再累,也没有睡意。

五年前在这座城市发生的事情,令她依然心绪难平,好闺密的背叛,继妹的狠毒,父亲的驱赶。

这五年里,她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她一个人带儿子,学设计,进入公司一步一步成为公司首席设计师,她除了比别人更加努力,上天也在眷顾她。

让她幸运的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有存款,有儿子,还有一份自由的工作。

她拿起的手机,看着父亲的号码,几次想要拨下去,却又犹豫了。

五年了,父亲还在不在生气?

算了,她叹了一口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