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带领全集一起种田

带领全集一起种田

囧囧必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到古代成了团宠,为了报答家人的恩情和后爱,陈如意下定决心改变家里人的生活环境;原主因为婚事的关系,名誉扫地,对待渣男贱女就不能心慈手软。惹人怜爱的侄子因天生体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好在陈如意有空间灵泉,能够强身健体;拯救了小侄子的性命。

主角:陈如意,陈大江   更新:2022-07-15 21: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如意,陈大江 的女频言情小说《带领全集一起种田》,由网络作家“囧囧必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古代成了团宠,为了报答家人的恩情和后爱,陈如意下定决心改变家里人的生活环境;原主因为婚事的关系,名誉扫地,对待渣男贱女就不能心慈手软。惹人怜爱的侄子因天生体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好在陈如意有空间灵泉,能够强身健体;拯救了小侄子的性命。

《带领全集一起种田》精彩片段

陈如意躺在垫了薄被却依然硬邦邦的土坯床上,看着木头房梁上的蜘蛛网,闭上眼,再睁开眼……

这个动作,她已经重复了十几次。

然而,眼前的场景并没有什么变化。

唉!

叹了口气,陈如意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她穿越了!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芸芸众生中的一枚社畜,惯常加班的她深夜回到家,洗漱完躺在床上玩着她最爱的单机种田小游戏,玩着玩着就睡着了,再睁开眼,她就到这里了,成了同名同姓却不同时代的陈如意。

好在,身为孤儿的她除了辛苦攒的钱没用完有点可惜之外,也没别的牵挂和遗憾。

虽不清楚穿越的缘由,但是眼下重要的是,弄清楚现状。

她努力回想脑海中的记忆,从一个个片段中,拼凑原主的人生。

她正想得投入,却在此时,一道尖利刺耳的女声从外面传来:

“王氏,你看看你生的好闺女,不知羞耻的脱光了往我儿子床上躺,害得我儿子跟镇长千金的婚事儿泡了汤,我不管,今天你们家必须给我一个说法,要么你们赔我五十两银子,要么让陈如意给我加家秋泽做妾!不然我们就退婚!让你女儿一辈子也嫁不出去!”

王氏简直气笑了!

她撸着袖子就从厨房内冲了出来,气势汹汹的架势把李氏吓了一跳。

“怎么?你家闺女害我儿子的婚事泡汤了,你还要打人?还有没有天理了!”

“就你家儿子那种弱不禁风的样子,我都怀疑他那方面不行呢!我家闺女才看不上你儿子,你赶紧有多远滚多远!”

竟然敢这么说她宝贝儿子!

李氏更生气了!

“你还睁着眼说瞎话呢!你是不知道你家闺女跪着求着我家秋泽,说要嫁给他的时候的样子,有多可怜,多下贱!”

被人戳中了痛处,王氏气得眼都红了。

“你个嘴碎的,还跑到我家来撒野,看我不撕了你的嘴!”王氏磨着牙冲向李氏。

然而还不等她动手,李氏忽然“哎呦!”一声,直直地栽倒在地。

王氏回过头,就见她那卧床几天不吃不喝的闺女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前,一脸凶狠地看着李氏。

“快滚!”陈如意一手撑着门框,一手握着砖头,强打起力气开口,“再不滚我砸死你!”

刚才那一砖头,就是她砸的。

她头部有伤,身体还很虚弱,可既然占据了原主的身体,她就要对原主的家人负责。

这件事情因她而起,她应该出面。

更不要说,捋清了原主记忆的她,对李氏也憎恨至极。

李氏捂着头坐起身,正准备指责,却一眼就对上了陈如意充满寒意的目光。

不知为何,李氏的心头升起惧意的同时,也有些纳闷。

以前陈如意为了嫁给她家秋泽,在她面前最是乖巧讨好,怎么现在……

难不成陈如意知道这一切都是她们算计的了?

见陈如意作势又要扔砖头,李氏容不得多想,连忙爬起来,屁滚尿流地离开。

她只听说王氏为人泼辣,没想到泼辣到了这个程度。

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先回去休整一下,再想对策,大不了,她就以退婚为要挟!陈如意这小贱蹄子痴念秋泽,迟早会听她的话!

见李氏走了,王氏对着陈如意冷哼了一声,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转身去厨房。

松了一口气的陈如意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也软软地倒下。

不过她没有跌倒在地,而是靠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娘。”陈如意睁开眼,对着王氏甜甜地唤出声。

王氏却不接腔,只板着脸扶陈如意回房躺下后,就准备走人。

陈如意忙拉住王氏的手,可怜兮兮地开口,“娘,我错了。”

软软糯糯的声音顿时让王氏的眼眶一红,她背着陈如意擦着眼泪。

注意到这一点的陈如意的心里也不好受。

在原主还小的时候,父亲陈老三跟林秋泽的父亲酒后给原主和林秋泽定了娃娃亲,两人青梅竹马地长大,原主一直都知道,她是要嫁给林秋泽的。

直到原主长至十六岁,本该将两人婚事提上日程的时候,林家忽然悔婚,并直接跟镇长家定下了亲事。

林家早年间就搬到了镇上,两家的条件确实有差距,若是林家人好好登门道歉取消婚约倒也罢了,可他们竟对外说是他们陈家想要巴着林家,才造谣了这桩婚事。

王氏气地去林家大闹了一通,跟林家断绝来往。

偏偏原主不争气。

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要嫁给林秋泽的原主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偷偷溜出去找林秋泽。再然后就是镇长家的千金亲眼看到陈如意在林秋泽的房间里衣衫不整,然后陈如意被林家人用被子包裹着送了回来。

这件事情被传得沸沸扬扬,现在周围几个村的人都在骂陈如意恬不知耻地勾引林秋泽,不要脸。

“现在知道错了有什么用?你的名声都坏透了,怕是没人会娶你了。”王氏带着怒意的声音压抑着哽咽。

“那我就一直在家里陪着娘。”说着,陈如意抱着王氏的胳膊摇了摇,“娘,我真的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宝贝闺女如此撒娇,王氏哪里遭得住,可她仍然梗着嗓子不说话。

接收了原主记忆的陈如意知道王氏为什么生气。

王家的祖上是当过官的,只是后来改朝换代落魄了,王氏也当过几年的官小姐,她最注重的就是脸面,可偏偏嫁给了陈老三。

陈老三为人愚孝又老实,起初那几年,陈老三立不住,撑不起这个家,整日被婆婆和妯娌欺负压榨的她吃了不少苦,后来她放下脸面,不顾一切地闹分家,他们这才过上了安生日子。

虽然沦为一个‘泼妇’,可她的骨子里,依然觉得女孩子应该自尊自爱。

即使家里贫苦,可她一直都把原主当做一个娇小姐般养着,把家里有的最好的,都给了她。

事情闹到这一步,可谓是狠狠地打了她的脸。

想着,陈如意用脸蹭了蹭王氏的胳膊,“可是娘,我没有勾引林秋泽。”

王氏怔了怔,诧异地转头,“此话当真?”

“当然是真的,女儿虽糊涂,可从不说谎,那天我去找林秋泽,不过是想问问林秋泽到底有没有心悦过我,若是有,我便满足了,若是没有,我也彻底死心了。可我记得林秋泽给了我一杯茶水,我喝了之后,就迷迷糊糊什么都不记得了。”

再醒来,原本已经被送回家了。

因为伤心难过,她就饿着赌气不吃饭,然后……自己把自己活活气死。

听着陈如意的话,王氏勃然大怒,“卑鄙的林家人,竟然敢给你下药,我这就去找他们算账!”

“娘,咱们没有证据,以后有的是机会报仇。好在女儿现在还是清白之身,我不需要别人相信我,只希望娘能相信我。”

对上陈如意诚挚的眼睛,王氏又是觉得眼眶一热,她从小捧在手心里的闺女,竟然吃了这么大的苦。

她一把将陈如意揽进怀里,“娘信你。”

 


“你放心,等以后有机会了,娘非撕了李氏那个贱婆娘不可,那一家人都不得好死!”

王氏的话说的陈如意很痛快,但是她的大嗓门也让身体还没恢复的陈如意有些晕。

“娘,我饿了。”陈如意捂着肚子。

“看来我家闺女是真的想通了,不赌气不吃饭了。”

陈如意‘羞涩’一笑。

转而,王氏冷着脸看向门口的位置,“跟个木头似的杵在那儿做什么?还不快去给如意做饭!”

“我这就,这就去。”对着王氏讨好地笑了笑,陈老三快步往厨房走去。

王氏却仍然觉得不解气,她跟了出去。

“要不是你,喝了几泡猫尿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随随便便把如意的婚事定下来,如意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吗?我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窝囊废,要本事没本事,要钱没钱……”

在王氏的骂骂咧咧中,鸡蛋面做好了。

一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面条下肚,陈如意觉得浑身都舒坦了不少。

困意来袭,她沉沉睡去。

梦中,她依然在玩她穿越前玩的那款种田小游戏,只是不知为何,她已经快要升满级,应有尽有的灵泉空间忽然恢复成了最初了模样,只有一块四方形的小土地、一个小泉眼,还有初始种子地瓜,以及一些基础的农作物工具。

陈如意习惯性地将地瓜种下。

……

陈如意再次醒来,是被大嫂苏氏唤醒的。

陈老三和王氏一共孕育了二子一女,陈如意最小。

老大陈大江跟大嫂孕育一子,老二陈二河还没成亲,平日里在镇上做些零工。

陈如意来到客房的时候,木桌上放着一碗蛋花面籽汤。

金黄的蛋花混合着浓稠的面籽,香气四溢。

在现代吃惯了的美食的陈如意此时格外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

“爹娘和哥哥呢?”

“我跟你大哥从镇上回来后,爹娘就去地里插秧了。”苏氏的声音又小又细,神情也唯唯诺诺的。

这几天正是农忙的时候,家家户户都趁着天气好赶紧把秧苗插完,因为担心原主,他们家耽误了几天进度。

得知缘由,陈如意的心头微暖,她坐下准备吃饭。

蛋花面籽汤还没送入口中,她就察觉到了一双炙热的目光。

她抬头,就对上了一张瘦巴巴的小脸,那双脸上的眼睛格外大,鼻子和嘴巴以及脸型呈现出一种不太正常的发育不良的形状。

那是大哥和大嫂的孩子小福贵,看起来最多一岁,还无法下地行走,只能抱着,可是实际上,他已经三岁了。

因为生下来就先天不足,被大夫断言活不过五岁。

陈家的条件并不好,日常吃的都是只有几颗米的稀饭和杂粮馒头,家里喂的倒是有两只老母鸡,不过老母鸡下的蛋都给小福贵吃了。

陈家的饭桌上还从没出现过这么浓稠的蛋花面籽汤。

感受到陈家人对自己在意程度的陈如意感动的同时,也无法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些东西。

她端起面籽汤,走到苏氏的面前,将盛着面籽汤的碗放在小福贵的嘴边,“小福贵乖,喝汤好不好?”

见此,苏氏满脸惶恐,“如意,福贵不吃……你吃就行了,不用管福贵。”

这可是婆婆让她专门给小姑子准备的,独一份儿。

陈如意坚持喂小福贵,小福贵根本就没有反应,可他凭着本能,嘬着面籽。

“吧唧吧唧……”

面对陈如意的亲近,忐忑不安的苏氏也有些疑惑。

平日里家里的好东西都是紧着小福贵和陈如意的,最近陈如意的状态不好,吃食比大家好,她可以理解。

不过以前小姑子从来不会把好东西让给别人。

她白日里跟大江去镇上给小福贵拿药,晚上才回来。刚才喊陈如意起床的时候,她也没有跟往常一样对她发起床气。

怎么感觉经过这次的事情,陈如意好像变了不少?

不过看着怀中轻飘飘没有分量的孩子喝地香甜,很快,苏氏的心里只剩下感动。

苏氏心里复杂的活动陈如意并不知道,她专注地给小福贵喂着面籽。

近距离观察之下,她发现小福贵的脸上毛细血管都看的很清楚,皮肤也很薄很嫩,仿佛轻轻一触碰,就会破碎。

陈如意心疼极了。

“嗝……”

小福贵很快就饱了,可蛋花面籽汤只下去了浅浅的一点,说明小福贵的胃也很小。

这个饭量,甚至不如刚满月的婴儿。

端着面籽汤重新坐在饭桌前,陈如意却全然没了胃口。

她忽然想到了她在现代玩的那款空间种田小游戏中的灵泉,那灵泉的功效就是调养身体,如果游戏里的东西真的存在,小福贵就能被治好了。

正想着,陈如意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块土地,土地的附近,是一个巴掌大的泉眼,缓缓往外冒着灵泉。

这正是她玩的灵泉空间游戏的一开始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她眼花了?

陈如意揉了揉眼睛,眼前果然什么都没有。

鬼使神差地,她在心里默念了一句:灵泉。

刚才的场景再次出现。

这下,陈如意确定,她玩的灵泉空间游戏真的跟随她过来了,只是里面的东西,依然是游戏,还是说……是真实存在的。

这个大胆的想法一浮现,陈如意的心就“砰砰砰……”狂跳不停。

她用意念试图去抓那个她种下的地瓜,忽然,她的手中一凉,她一低头,手中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个连根拔起的地瓜。

地瓜上的泥土都还是湿润的。

而灵泉空间中,那块土地上只剩下了一个洞。

陈如意伸手掐了一下大腿,疼!很疼!

这一切都不是做梦!

虽然灵泉空间恢复成了初级的状态,但是从游戏变成了真实的事物。

升到满级的灵泉空间内应有尽有,足以陈如意在任何时代生存。

想到这里,陈如意陷入了狂喜之中。

察觉到陈如意状态的苏氏小心翼翼地问道:“如意,你怎么了?”

“没事。”用意念收起地瓜,陈如意快速吃完饭后回房。

一回房,她就准备取出灵泉,有了灵泉,她的小侄子就不用死了。

然而泉眼却忽然变灰变暗。

 


呆滞了片刻,陈如意这才想起,是了!要等灵泉空间升到二级的时候,才会解锁灵泉。

而升到二级的途径就是:种地。

地瓜已经收获,陈如意又种下了系统送的小白菜的种子。

空间内的速度是现实世界的很多倍,不出意料,明天她就能收获了。

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她就可以解锁灵泉了。

压下心里的激动,陈如意再次走出来,就见院子内亮着灯。

陈家三房由正房和东西厢房组成,正房的中间是客厅,左边杨老三和王氏在住,陈如意住在右边。

院子的西厢房陈大江和苏氏在住,东厢房一分为二,一间是厨房,一间是陈二河的房间。

此时亮灯的,是厨房的位置。

陈如意走出去,就见厨房内,苏氏用一根布条子将小福贵背在身后,艰难地洗锅洗碗。

“大嫂,我来吧!”说着,陈如意就要接过抹布。

苏氏惶恐地连连摆手,“别,你歇着就好,要是让婆婆知道……”

后面的话苏氏没有说下去,陈如意却知道什么意思。

被王氏当做娇小姐养的原主从小到大什么活儿都没做过。

别人家的闺女早早都下地干活儿了,洗衣做饭样样精通。

所以原主在这贫穷的山村,多少有些显得格格不入。

看出苏氏的局促,索性陈如意没有坚持,“不如我抱小福贵吧?”

“这……”苏氏很是迟疑。

小姑子从来没有抱过小福贵,以前也不喜欢小福贵,现在却忽然要抱……

原主为人处世确实不行,陈如意知道要想改变别人对她的印象,得慢慢来。

于是陈如意对着小福贵伸出手:“小福贵,姑姑抱抱好不好?”

见此,苏氏面色发苦。

小福贵根本就听不懂人说话。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下一刻,小福贵竟然真的往陈如意扑了过去。

苏如意连忙解开布条子,抱过小福贵。

直到看到陈如意抱着小福贵去正房,苏氏都还回不过神。

等到洗完碗,苏氏就连忙去陈如意那里抱走了小福贵。

天色渐晚,王氏等人却仍然没有回来。

怕是要很晚才回来了。

略微琢磨了一下,陈如意去了厨房,坐在灶膛前。

她准备给爹娘和哥哥烧点热水。

她用打火石对着干枯的树叶打了几次火都没着,便拿起一根木棍往灶膛内戳了戳,果然,苏氏做饭的柴火还剩些火星。

她把枯树叶放进去使劲儿吹,草木灰糊了陈如意一脸,但是火花成功燃气。

……

王氏等人是在深夜回来的。

陈如意第一时间给他们送上热水,感动的几人泪眼连连。

王氏拉着陈如意的手,哽咽出声:“咱家闺女长大了。”

只是如果成长需要经历那种事情,她希望陈如意永远都不要长大。

想着,王氏又不免黯然。

陈如意也老大不小了,她的婚事……

唉!

看出王氏心里的想法,陈如意抱着王氏的胳膊,“娘,我都这么勤快了,你就不要急着把我嫁出去了好不好?”

“好好好。”

另一边,泡完热水澡的陈大江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睡在小福贵的另一边。

“江哥,如意她……”

“她是不是又欺负你了?”陈大江的心一紧,睡意全无,他拉住苏氏的手,“跟着我你受委屈了,如意是我妹妹,她最近又遇到了这种事情,你先忍忍,好不好?等她过段时间恢复好了,我……我定好好说她。”

陈大江的性子随了陈老三,呆板木讷,不过他是真的关心在意苏氏。

苏氏红了脸,连忙解释,“不是的,她今天抱小福贵了,还给小福贵喝面籽汤呢!我觉得她比以前好了不少。”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今天晚上我的洗澡水都是她烧的呢!”

……

次日一早,醒来的陈如意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收获前一天种下的小白菜。

小白菜收获,她的升级进度条更近一步,她将收获的地瓜和小白菜在系统商城内卖掉换成金币,又用金币买了点土豆的种子种下。

不同的农作物能带来的经验不等,越高级的农作物越贵,同时收获的经验越多。

目前灵泉空间内的土地是最初级的泥土,只能种些蔬菜,到后面还需要升级土地,需要的金币很多。

不过前期升级快,照这个进度,再有一周,她就能升到二级,解锁灵泉了。

到时候她不仅能给小福贵续命,还能改善一家人的体质。

伸了个懒腰,陈如意起床,就见院子内,爹娘和大哥大嫂围在一起剥花生。

陈家统共才两亩地,一亩地才插上秧苗,一亩地花生才收获,两亩地收成的农作物连一家几口的温饱都无法满足。

王氏让陈老三在院子内开了块地,种了点白菜和萝卜。

青菜是够吃,粮食却很紧张。

花生是新帝登基后从番外引进的弄作物,因为稀缺,价格比一般的农作物要贵一些。

别家都是成袋成袋带壳儿直接把花生卖了,他们家用钱的地方太多了,便剥好了到镇上散卖。

镇上的有钱人家不在乎钱,就嫌麻烦。

如此看来,陈家三房是真的穷,穷的叮当响。

“如意醒了。”看到陈如意,苏氏忙起身,背着小福贵去厨房给陈如意端了碗稠乎乎的稀饭和两个鸡蛋。

陈如意的心里有数,估计一家人早上都只喝的清汤,才留下了这一晚稠稀饭。

看着小福贵的大眼睛,陈如意从苏氏的手中接过他,放在自己的腿上,就剥开一个鸡蛋,掰下来一点喂小福贵。

见陈如意又要跟昨天晚上一样喂小福贵,苏氏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王氏,就要从陈如意的手中接过小福贵。

“大嫂,两个鸡蛋我也吃不完,小福贵不是最爱吃鸡蛋吗?”

“这……”小福贵太瘦弱了,苏氏也不敢使劲儿去抢,她不安的目光在王氏和陈大江两人之间徘徊。

前者是害怕,后者是求救。

没等陈大江开口,王氏抢先一步:“吃就吃吧!”

她板着脸,满脸不悦。

她最烦的就是自己大儿媳妇一脸唯唯诺诺的样子。

当初分家,家里欠了一屁股债,老大年龄大了,一直娶不到媳妇儿,前几年闹水荒,有不少逃荒过来的,没钱,就卖身。

当时瘦的跟棍儿一样的苏氏跪在路边,在地上写着卖身葬父,卖身的钱正好是她手里的余钱,她就买回来给老大当媳妇儿了。

买回来才知道是这么个性子。

老大本就是个闷葫芦,她原本还以为老大会不喜欢,没想到这两人闷到一块了,夫妻感情和睦。

只是苏氏的身体太差了,身下来的孩子竟然……

王氏的目光都不敢在小福贵的身上停留,多看一眼,她都觉得心痛无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