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其他类型 > 离离逃不掉

离离逃不掉

姜黎司北战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离离逃不掉》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离离逃不掉》小说主要讲述了姜黎司北战的故事,同时,姜黎司北战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姜黎司北战   更新:2022-09-10 13: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黎司北战的其他类型小说《离离逃不掉》,由网络作家“姜黎司北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离离逃不掉》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离离逃不掉》小说主要讲述了姜黎司北战的故事,同时,姜黎司北战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离离逃不掉》精彩片段

我在跟三个小妾打麻将的时候,被丫鬟春兰打断了。

小丫头一脸着急,脸上表情跟死了妈似的。

「不好了不好了王妃,王爷回来了!」

我瞥了她一眼,当时就觉得她特别不懂事。

「我当是谁啊!原来是王爷回来了,王爷回来了关我们什么事?」

「姐妹们接着奏乐,接着舞!」

三个小妾也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就是!王爷回来就回来了呗!」

「王爷他回来了和不回来有什么区别?」

春兰口中的王爷,名叫司北战,是当今战功赫赫的战神将军,年纪轻轻就被封为战王,是当朝唯一的异姓王,很是牛 X。

我们战王府,上到王妃也就是我,下到小妾也就是她们三个,都不得司北战的恩宠。

进府五年,从刚开始的互掐互撕,变成现在这样的相敬如宾,抱团养老。

没事跟她们打打麻将,聊聊诗词歌赋,胭脂水粉,点心首饰,好不快活。

现在,春兰竟然告诉我,几年不见人的司北战回来了?

一边呆着去!

但春兰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和三个小妾,都停下了手中搓麻将的速度。

春兰说的是:

「王妃!王爷他……他带了个女人回来!」

「女人」这两个字,成功的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毕竟,司北战他压根儿就对女人不感兴趣!

也不能说是不感兴趣吧,只能说是他对活着的女人不感兴趣。

因为司北战有个公开公认的秘密,那就是,他有个死掉的白月光。

当年司北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白月光,是当今皇帝最宠爱的小公主萧月儿。

两人情投意合,郎才女貌,一度谈婚论嫁。

没想到小公主是个倒霉催的,一次出行掉下山崖摔了个尸骨无存。

我们几个都是他被逼着娶的。

我是太后赐婚给他的,张侧妃是皇帝送的,李姨娘是故人之女,梁姨娘是他母亲的丫鬟。

总之,我们没有一个是他心尖上的人。

现在春兰竟然跟我们说,司北战带回来一个女人?

「还有这等奇事?」

我一脸八卦的搓了搓手手,朝张侧妃,李姨娘,梁姨娘使了个眼色。

三人也是一脸很感兴趣的样子。

于是我带着司北战的三个小妾,风风火火的往花厅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剧情君它终于上线了!!!

啊对对对,我不仅是个工具人,还是个穿越的工具人。

这其实是我看过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

而我穿的角色,就是男主司北战那不受宠的原配王妃。

身为一个女炮灰,原主相当作死。

因为对司北战爱而不得,所以没事就在家里磋磨他的妾室,搞的王府鸡飞狗跳,天怒人怨。

最后,在司北战的白月光萧月儿死而复生回来之后,讨人厌的原主喜闻乐见的被休弃了。

成了弃妇的原主,离开了王府,给小公主腾出了地方。

因为早年间蹦跶的太厉害,把父母亲人都得罪光了,和离之后穷困潦倒,最后落魄重病身亡。

而我,早在嫁入战王府那天,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这几年来,我在战王府捞的盆满钵满,就差一张和离书,让我离开战王府。

我就能过上幸福快乐的休闲养老生活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跑到花厅,想要一睹白月光的绝美容颜的时候。

因为跑的最快,被一个高大的身影一把捞进了怀里。

我双脚离地,像个葫芦似的挂在他身上。

细腰被他有力的胳膊勒进去,差点断成两截,胸口两个包子被他挤在坚硬的盔甲上,直接变形了,疼的我直吸气。

就听司北战深情的在我耳边道:「黎儿!本王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


这几年来,我在战王府捞的盆满钵满,就差一张和离书,让我离开战王府。

我就能过上幸福快乐的休闲养老生活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跑到花厅,想要一睹白月光的绝美容颜的时候。

因为跑的最快,被一个高大的身影一把捞进了怀里。

我双脚离地,像个葫芦似的挂在他身上。

细腰被他有力的胳膊勒进去,差点断成两截,胸口两个包子被他挤在坚硬的盔甲上,直接变形了,疼的我直吸气。

就听司北战深情的在我耳边道:「黎儿!本王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

我这具身体的原主,闺名姜黎,是相府嫡女,赐婚的太后是我姑祖母。

算起来,也是个京城里名门闺秀中的翘楚。

要不然,也不能被指婚给战功赫赫的战神王爷。

但我可以对天发誓,原主跟司北战他真不熟,我就跟他更不熟了。

我还记得大婚当天,司北战连红盖头都没给我掀,就自己去书房睡了。

我跟他,除了是名义上的王爷和王妃之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啊!

司北战一见面,就挤我包子,这是闹哪样啊!

「王爷,你干嘛?」

我被他勒的要断气,不满的瞪他。

意识到了我的挣扎,司北战朝身后一瞥,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道:「王妃别动,那个女人来历不明,对本王纠缠不休,还请王妃配合本王演场戏。」

我被司北战扣在怀里,动也动不了,以极其诡异的姿势扭了扭头,成功的看到了那个一身白衣,泫然欲泣的女人的脸。

下一秒,我心里顿时卧了个大草。

这应该就是司北战死掉的白月光萧月儿吧?

司北战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我忍不住在司北战的胳膊上掐了一把。

「放我下来!」

司北战拧眉看着我,声音里带了一丝前所未有的宠溺:「王妃……」

我见他死活不撒手,气的直接一口咬在了他的耳朵上。

白月光都回来了,他跟我这唱聊斋呢?

还什么来历不明,对他纠缠不清,这话根本骗不了看过原著的我!

司北战被我咬了一口,整个人都愣住了,看向我的眼神暗了暗,但抱住我的动作却是没有松开。

反倒是不动声色的换了个姿势,将我打横抱起。

朝身后的萧月儿道:「公主殿下,内子脾气骄纵,让本王惯坏了,本王先去哄哄她,失陪了。」

然后不顾萧月儿黑成锅底灰的脸,抱着娇小玲珑的我,大步流星的出去了。

张侧妃李姨娘和梁姨娘看着我和司北战,都惊呆了。

「我刚刚看到了什么?王爷抱着王妃?」

「卧槽!姜黎你出息了!竟然拿下了司北战这朵高岭之花?厉害啊!」

「什么什么?王妃跟王爷好了?那我们岂不是失宠了?不行,我要王妃给我月钱超级加倍,以做补偿!」

这会儿,一直站着不动的萧月儿才追了出来,死死的瞪着司北战的三个小妾。

脸色苍白,嘴唇颤抖,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北战哥哥他……真的娶妻了?」

「那个女人真是他的王妃?」

「你们……你们又是什么人?」

三个小妾一点没有失宠的觉悟,看这个女人絮絮叨叨的,还挺把自己当回事。

出身最高的张侧妃忍不住怼道:「我们三个都是王爷的妾室!你是谁啊?」

「该不会是王爷新纳的小妾吧?怎么这么不懂规矩,见了我们也不叫姐姐?」

萧月儿的脸瞬间苍白如纸,身子一晃差点摔倒。

不过下一秒,萧月儿身边的丫鬟就跳着脚叫嚣起来。

「放肆!这是当今的月华公主,你们这些人,见了公主殿下还不下跪!」


身为大雍朝战力第一的战神将军,司北战臂力十分惊人。

抱着我,走路带风,一点不费劲。

「嗖嗖嗖」的,就从前厅到了后宅。

我支棱起来,张望了一下,眼见四下没人挣扎了一下,要从司北战身上下来。

「现在没人了,王爷可以不用演戏了。」

司北战垂眸看着我,额前几缕碎发散落下来,掩映着他潋滟的眸光,带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怎么?王妃不喜欢本王抱你?」

我倒也不是不喜欢这个免费车夫,毕竟有人抱谁愿意自己走不是?

但司北战身上的盔甲太硬了,我这具身子娇生惯养的,硌得我哪儿都疼!

这么没面子的事情我不可能说出来,只是冷淡的道:「妾身以为,只是演戏罢了,没必要做到这个份上。」

司北战皱了皱眉,浓丽的眉眼染上一丝困惑和不解。

「王妃,你是本王的结发妻子,你我情深义重,今日为何对本王如此冷淡?」

我听到司北战的话,愣了一下。

下意识的捏了捏司北战的脸。

成功看到司北战呲了呲牙,才认定自己没有在做梦。

既然我没有做梦,那做梦的就是司北战了。

我试探着问他:「王爷,你是不是赶路太累出现幻觉了?」

「你?我?情深义重?你莫不是在逗我?」

司北战看出我没在开玩笑,脸上的表情有些冷了下来。

他将我放在地上,修长的手指扣住我的下巴,将我的脸抬起来,仔细的观察,仿佛要从我的脸上看出什么纰漏来。

我被他瞧的浑身不舒服。

挣扎着拍开他的手。

「王爷,你到底想干嘛?」

司北战困惑的道:「不应该啊,少萱说你和本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一对神仙眷侣。」

「你对本王情深义重,本王对你痴心一片。」

「看你这样子,不像啊……」

我看着司北战一脸认真的样子,和他略显离谱的话,一个没忍住喷了出来。

「我?跟你?青梅竹马?」

「噗——」

喷了司北战满脸。

我笑的前仰后合,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司北战拿手抹了把脸,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一脸怨念的看着我。

「王妃何故如此发笑,难道本王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事情吗?」

我一手撑在他的肩头,越发控制不住,要不是司北战好心站着给我扶,我肯定会笑得滚到地上去。

不过笑着笑着,我就有些笑不出来了。

因为司北战全程都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仿佛不明白我在笑什么。

我终于觉察出一丝不对劲。

缓缓收起脸上的笑容,直起腰正色道:「你莫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我这么问,其实不大礼貌。

因为这话基本上和你丫脑子是不是有病没什么区别了。

没想到司北战却并没有生气,反而很认真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之前打仗的时候不小心坠马,磕到了脑子,很多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但少萱与本王情同兄妹,数次救我性命,她是不会骗本王的!」

我先是一脸震惊,随即一脸愤怒。

破案了!

竟然是少萱那家伙搞的鬼!


少萱本名叫秦少萱,是司北战的同门师妹,兼贴身护卫,又兼他的副将。

总之是个武功很高,功能很多的女人。

正如司北战说的那样,秦少萱和他情同兄妹。

而我跟她关系也不错,因为她也是我的牌友之一。

我一直认为,秦少萱是我的好姐妹,为此我对她特别宽容。

她打麻将欠了上千两,我都没有叫她还,还让她一再拖欠。

没想到她竟然在背后说我的坏话,诬陷我跟司北战有私情???

我超级生气,踮起脚揪住司北战的衣领子,拽的他一趔趄。

「秦少萱那个女人在哪儿!」

司北战不知道我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气,不过还是指了指秦少萱所在的方向。

我甩起袖子,风风火火的朝着秦少萱的院子冲去。

刚到院门口,就看到背着包袱准备跑路的秦少萱。

我怒吼一声:「站住!」

秦少萱转身想翻墙溜走,我猛的扑过去,抱住了她的腿,将她拽了下来。

原本准备飞檐走壁的女侠,紧急迫降,跟我一起摔在了草地上。

秦少萱很是委屈。

「王妃!您这是干什么啊?」

我爬起来一截,直接把她按在了地上,将手伸到她眼前:「还钱!」

秦少萱在我手心拍了一下,翻身坐起来,一副脸皮很厚的模样。

「还什么钱?就我那点俸禄,哪有钱还你?」

她还有脸说?

身为司北战的左膀右臂,一人领好几份俸禄,逢年过节还有节礼赏赐,她竟然跟我说没钱?

我继续追问。

「那你说清楚,王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好端端的怎么失忆?」

「还有,他为什么说我跟他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跟他青梅竹马的人不是萧月儿吗?」

秦少萱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尴尬的笑意。

「是!可是她不是死了好几年了吗?」

「王爷他总不能老是活在回忆里,走不出来吧?」

「既然老天爷让他失忆,就是给他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啊!」

我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然后呢?你做了什么?」

秦少萱羞涩的勾了勾唇角。

「我看你这个人还不错,我欠了你这么多赌债你都没让我还,打算给你个机会。」

我万万没想到,秦少萱会这么离谱。

趁着司北战失忆,竟然篡改和编造他的记忆。

在她编造的故事里,我和司北战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恋人。

长大一点,就被陛下和太后赐婚结为夫妻,鹣鲽情深,羡煞旁人。

我们成婚五载,聚少离多,但是感情深厚。

家中虽有三位小妾,但司北战的心里只有我一个!

她还画了我的小像贴在司北战的床头,让他日夜看着。

将我和司北战的「爱情故事」编纂成册,让司北战反复阅读。

如今,司北战已经把她编纂的故事当做是真实的了。

对我这个结发妻子一心一意,一往情深,且忠贞不二。

秦少萱深吸了口气。

「我也没想到萧月儿能回来啊!我当时整个人都麻了。」

我:「呵呵,我也麻了。」

我忍不住扑过去,掐她的脖子。

「现在该怎么办!」

「王爷跟我说萧月儿对他图谋不轨,怀疑她没安好心啊啊啊!」

秦少萱被我掐的翻白眼。

「呃……啊!王妃别掐了。」

「我也怀疑,介娘们儿不像是好银啊!」

我一愣,掐在秦少萱脖子上的手松了松。

「怎么回事?」

秦少萱道:「我怀疑她不是真的月华公主,而是假冒的。」

「目的是为了蛊惑我们王爷,乱我大雍军心,窃取我们大雍的军事布防图!」

我有些不信任的看着她。

「这不能吧?」

原剧情我可是看过的啊,根本不是她说的那样!

秦少萱信誓旦旦的道:「怎么不可能?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你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咱们王爷被坏女人欺骗,犯下不可挽回的大错,被满门抄斩吗?你忍心吗?」

我语塞。

「我……我忍心啊!」

我跟司北战不过是塑料夫妻好吗?

只要我跟他和离的速度够快,司北战的满门里就没有我!

秦少萱反过来握住了我的肩膀,拼命的摇晃。

「你这个女人,你怎么这么狠心?」

「这几年你吃他的,喝他的,用他的。」

「现在只是叫你配合一下,试探一下敌人的底细你都不愿意。」

「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我想了想,好像有点道理。

最重要的是,我不是秦少萱的对手,她掐着我的脖子,我不敢不答应。

于是,我只能委曲求全的,配合司北战继续演戏。

不同的是,刚才我是配合司北战演戏骗萧月儿。

现在我是配合秦少萱演戏,骗司北战和萧月儿两个。


按照秦少萱的要求,我在这段日子要和司北战一边扮演夫妻情深,一边观察试探那个萧月儿,让她露出马脚。

我一再跟秦少萱确认,这是假的,只是配合演戏,才咬牙答应。

晚饭的时候,我在府里设宴为司北战接风洗尘。

目的嘛,自然是为了在萧月儿面前秀恩爱,观察她的反应。

我想着,我一个人跟司北战秀恩爱,怎么有我们四个人跟司北战秀恩爱效果好?

当即就通知了他那三个小妾,让她们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来进行才艺展示了。

张侧妃出身名门,那一手书法写的惊天地泣鬼神,堪称当世闺阁书法第一人。

上来就给司北战表演了个挥毫泼墨,看的司北战叹为观止。

很快,张侧妃就拿着「精忠报国」四个大字,来到我和司北战的面前。

「妾身祝王爷武运昌隆,战无不胜!」

司北战坐在我边上,看的眉头紧皱,手扶在大腿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小声在一旁提醒。

「王爷,张侧妃是当世书法名家,一字千金……」

司北战看了我一眼,愣了一下。

「这么值钱?」

我点了点头,司北战笑了一声。

「张侧妃有心了,坐吧!」

下一位表演的,是李姨娘。

李姨娘生的纤细秀美,体态婀娜,一曲胡旋舞反弹琵琶,配上烛光舞美,简直惊为天人。

「妾身祝王爷事事如意,心想事成。」

我兴奋的揪司北战的袖子。

「李姨娘跳舞超美的嗷!我最喜欢看!快鼓掌快鼓掌!」

司北战犹豫了一下,抬手鼓了鼓掌。

「跳的不错,下去休息吧。」

梁姨娘也不是吃素的,有张侧妃和李姨娘珠玉在前,梁姨娘不走寻常路,给司北战表演了一段家传的枪法。

那身手,英姿飒爽,那气势,巾帼不让须眉,那眼神,杀气腾腾。

这要是放在战场上,不得杀千八百个敌人?

我忍不住站起来鼓掌叫好。

「好!」

「有赏,通通有赏!」

三个小妾全都面露喜色,娇滴滴的行礼。

「多谢王妃,多谢王爷。」

「愿王爷和王妃,琴瑟和谐,恩爱百年。」

整个过程,萧月儿都坐在不显眼的角落里,咬牙切齿的看着三人的才艺展示。

望向我的眼神,更是带着幽怨和憎恨,恨不得把我给撕了。

我看的有些不对,小声凑在司北战的耳边道:「这个月华公主真是假冒的吗?为什么我感觉她挺在乎你的。」

司北战扣住我的腰,把我往怀里带。

「这真的是给我接风洗尘的吗?为什么我觉得是王妃你自己想看?」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颈侧,让我有些僵硬。

「这怎么可能?当然是为王爷您准备的。」

我伸手指了指那三个千娇百媚的小妾,笑着道:「表演王爷已经看过,天色不早,王爷您该休息了。」

「不知王爷今晚想睡在哪位侧室的房里,抑或都要……」

我的话,顿时让萧月儿的脸色变得黑沉黑沉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