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轮回造化丹

轮回造化丹

开门迎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天涯本是丹圣的唯一传人,本是地位尊崇备受敬仰的存在,却栽在了感情这件事上。被自己的挚爱墨莲师姐背叛算计,被九品神丹吞噬。只剩下废驱的林天涯,因祸得福,苟活在青阳城叶家之中,后来轮回神魂之后,通过废驱之身征服了废星,还寻找出了身世之谜。

主角:林天涯,墨莲   更新:2022-07-15 21: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天涯,墨莲 的女频言情小说《轮回造化丹》,由网络作家“开门迎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天涯本是丹圣的唯一传人,本是地位尊崇备受敬仰的存在,却栽在了感情这件事上。被自己的挚爱墨莲师姐背叛算计,被九品神丹吞噬。只剩下废驱的林天涯,因祸得福,苟活在青阳城叶家之中,后来轮回神魂之后,通过废驱之身征服了废星,还寻找出了身世之谜。

《轮回造化丹》精彩片段

天痕星域,通天峰高达万丈,鬼斧神工,犹如一把利剑直冲云霄。

峰首穿过厚厚的云层,云层之上仍有百丈峰尖。

峰尖一侧的绝壁之上,一清瘦男子背靠着悬崖峭壁,他的四肢被四柄长剑钉在峭壁的山石之中,令其动弹不得。

鲜血沿着绝壁顺流而下,长达百尺的血痕触目惊心,让人不忍直视。

男子看上去不过三十之龄,身穿青色长衫,身材挺拔,剑眉星目,长发披肩,仪表不凡。

只不过此刻男子身上的青衫,被鲜血染红了大半,气息极其虚弱。

青衫男子面目狰狞地目视着前方,在他的前方一男一女脚踩虚空,男的身材高大,眉宇间透露着残忍的奸笑。

女子冰肌玉骨,仙姿玉貌,一身白色长裙上印着水墨莲花,裙摆和长发随风飘荡着,美得让人窒息。

女子看着钉在绝壁的青衫男子,微微撇过头,似有不忍。

青衫男子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恨得咬牙切齿,怒吼道:“林琅、墨莲,你们不得好死。”

“哈哈,林天涯,你入师门不过百载,却得老东西倾囊相授,不仅将太虚寰宇鼎和本命丹火传给了你,甚至将师妹也许给你做双修道侣。

林天涯啊林天涯!你说你究竟有什么好?那个老东西将本属于我的一切都传给了你,真是可笑至极。”

林琅不愤地说着,忍不住发狂地笑出来。

原来这三人同出一门,三人师尊名为林无尘,号称无称丹圣,一手练丹术出神入化,是天痕星域唯一的丹道圣者。

林琅、墨莲、林天涯三人皆是孤儿,先后被林无尘收养,收其为徒,传授丹道。

三人一身修为和丹术造诣皆受林无尘恩赐。

特别是林天涯,天赋异禀,仅仅不过百岁,丹术造诣便超越了大师兄林琅和师姐墨莲。

加上林天涯天性纯良,深得林无尘喜爱。

林无尘虽为丹圣,但终究敌不过天道循环,在享三千年寿元后油尽灯枯,身死道消,离开凡尘。

林无尘离世前将丹道至宝“太虚寰宇鼎”和本命丹火传给了林天涯,并将墨莲许给林天涯作为双修道侣。

这一切让林琅无法接受,终于寻找到机会废了林天涯的修为,用四柄魔剑将林天涯钉在了通天峰顶的绝壁之上。

林天涯看着狂笑不止的林琅,痛苦地闭上眼。

师尊临终前曾告戒过他,林琅心术不正,让他日后要多加提防。

林天涯也一直对林琅保有戒心,但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墨莲会勾结林琅,暗害自已,恐怕这连师尊无尘圣者也是没有算到。

林天涯一直爱慕师姐墨莲,在师尊的撮合下,最终和墨莲结成双修道侣。

在林天涯心中,墨莲圣洁如莲,他对墨莲始终疼爱有加,却不想今日迎来至爱的背叛。

林天涯突然睁开眼睛,平静地注视着墨莲。

“为什么?”林天涯不甘地问。

“为了大道。”墨莲平静地回答,声音中不带一丝丝情感。

“我不明白?”林天涯一脸疑惑,想不通墨莲为何会背叛自己。

墨莲一声轻叹:“九品造化丹,长生大道。”

“什么?”

林天涯震惊地看着墨莲,大声:“不可能,那丹方早已被师尊毁了。”

林天涯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扭曲起来,极其痛苦地盯着墨莲:“你对我……用了……劫魂咒?”

“哈哈,林天涯,你这个蠢货到现在才明白吗?你以为师妹真的喜欢你才陪你双修吗?要不是为了那九品丹方,师妹岂会委身于你这种货色。”

林琅一手搂住墨莲的腰肢,将墨莲拉进怀中,放声狂笑,一种报复的快感充斥全身。

墨莲任由林琅搂着,半靠在林琅的身侧,毫不在意。

一年前,天痕星域发现了一处上古秘境,传闻秘境中可以获得长生大道的秘密。

林无尘带着林天涯、林琅、墨莲三人进了秘境。

最终机缘巧合之下,林天涯得到了一张九品丹方,并将丹方交给了师尊林无尘。

林无尘看了丹方后直接将丹方毁去,并盯瞩林天涯,告诉他此丹方有违天道人伦,绝不能碰,更不能将丹方告诉任何人。

林天涯自幼过目不忘,林无尘死后便只有他一人知道九品丹方的内容。

没想到墨莲为了那丹方,竟借着双修之际,对他施展了劫魂之术,从他的意识海中获取了那张丹方的内容。

“就为了所谓的长生大道吗?”林天涯质问墨莲。

墨莲声音平淡:“这还不够吗?”

林天涯一声苦笑,这个日夜陪伴在自己身侧的女人,原来野心如此之大。

此刻,林天涯看着墨莲那绝美的身姿容颜,让他感觉十分陌生。

“修炼本就逆天而行,师尊已修成圣者,也不过区区数千年寿元,我墨莲一生只追求无上大道,谁也无法阻挡。”

墨莲的声音变得坚定,仿佛换了一个人。

林琅笑道:“林天涯,你和老东西一样,愚不可及,若是你们聪明一点,老东西也就不用死了。”

林天涯脑袋“嗡”的一声,浑身颤栗着,“师尊……是你们害死的?”

林无尘虽岁过三千载,但一身修为已达圣境。通常情况下,圣者的寿元会超五千载。

林无尘身为丹道圣者,活个七八千载也属正常,但却刚过三千载便陨落,原来是林琅和墨莲暗中做了手脚。

林琅面露狠厉之色:“哼,这一切都是那老东西咎由自取。”

“你们一定不得好死。”林天涯紧咬着牙齿,牙根崩碎,嘴角鲜血直流。

“林天涯,我和师妹已经获取了那九品丹方,很快便要练制出九品造化丹,获得长生大道。哈哈……”

林琅得意地纵声大笑,继续道:“而你,林天涯,将荣幸地成为这历史时刻的见证人”

“那丹方有违天道人伦,会遭天谴。”林天涯一字一字地说着。

林天涯记得那丹方需要将一颗灵气充裕的星球炼化,这种星球上至少有数十亿的生灵。

以数十亿生灵血气为引,方可成丹……

林琅一脸不屑:“愚昧,修练一途本就逆天而行,何俱天谴。”

“师兄,不必说了,开始吧。”墨莲不再理会林天涯,转头看向林琅。

“好!”林琅应道。

松开了墨莲的腰肢,林琅伸手隔空一抓,只见一尊小鼎从林天涯眉间飞出。

林琅双手结印,强行从林天涯身上抽取太虚寰宇鼎,并切断了林天涯与太虚寰宇鼎的灵魂印记,将太虚寰宇鼎收为已有。

“啊……”

一阵灵魂撕裂的痛疼让林天涯惨叫出声来。

“哈哈,太虚寰宇鼎,终究还是属于我的。”林琅手掌太虚寰宇鼎,一脸兴奋。

“师兄,离此三千万里外有一颗水木星,灵气充裕,生灵数十亿,符合那丹方要求。”

墨莲伸手一划,虚空中呈现出一颗天蓝色星球影像。

“好。”

林琅一挥手,喝道:“去……”

太虚寰宇鼎划出一道流星,“嗖”的一声飞向遥远的星空。

很快,墨莲掌控的虚空影像中飞来一尊大鼎,正是那太虚寰宇鼎。

太虚寰宇鼎由小变大,很快将水木星笼罩其中。

 


林琅双手结印:“收……”

太虚寰宇鼎一下子将水木星吸进鼎中,然后飞出视线。

墨莲收手,虚空中的影像彻底消失。

不过片刻,太虚寰宇鼎从遥远的星空飞回三人面前,只不过此刻,太虚寰宇鼎中一颗水蓝色星球若隐若现。

林琅和墨莲贪婪地看着鼎中虚幻的星球。

“师妹,我先来。”

林琅说完不等墨莲回答,一伸手,炙热的丹火飞向太虚寰宇鼎。

林琅掐了个手印:“炼……”

丹火一下子将太虚寰宇鼎包围住,无数煞气从鼎口冒出,血气冲天。

太虚寰宇鼎中,灵魂灼烧发出的惨叫声,摄人心魂。

林天涯看着太虚寰宇鼎中被灼烧的亿万灵魂,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此刻他已油尽灯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数十亿生灵在太虚寰宇鼎中被逐渐炼化……林天涯:“林琅,墨莲,你们两个贱人,一定不得好死。”

林琅冷哼一声,不理会林天涯,加速炼化着。

很快便过去了一天一夜,林琅灵气透支,额头已渗出虚汗。。

林琅:“师妹,助我。”

墨莲迅速掐了个手印:“炼……”

墨莲的丹火飞向太虚寰宇鼎,替下了林琅。

林琅收手,迅速取了颗丹药吞下,恢复着灵气。

就这样两人交替炼化着,足足炼了九天九夜,太虚寰宇鼎中的星球逐渐被炼制成了拳头大小的金色圆球。

圆球周身流光溢彩,九道丹纹若隐若现。

墨莲惊喜:“师兄,快成了。”

林琅掌控着丹火,墨莲在一侧看着逐渐形成的丹药,难掩激动之色。

正在此时,太虚寰宇鼎上方的虚空中突然黑云汇聚,不过短短数个呼吸,方圆千里便被黑云笼罩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

漩涡中一股强大的能量翻滚着,遮天蔽日,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墨莲提醒:“师兄,丹劫来了。”

林琅:“师妹,替我。我来应付丹劫。”

“好!”墨莲应声,迅速掐了个手印,替下林琅,继续炼制着。

林琅掏了颗丹药塞进嘴里,一脸严峻地看着虚空中遮天蔽日的黑云,暗自心惊:“好强的雷劫,不愧为九品丹药。”

随着太虚寰宇鼎中的丹药逐渐形成,虚空中的黑色漩涡开始躁动不安起来。

终于在到达一个临界点时,一声震响,漩涡中一道紫色惊雷落下,直劈向太虚寰宇鼎中的金色丹药。

墨莲急道:“师兄,快……”

“师妹莫急。”

林琅早有准备,一挥手,一面巨大的金色盾牌飞向空中,拦在太虚寰宇鼎上方。

丹雷劈在金色盾牌之上,瞬间将盾牌劈成虚无,不过丹雷也随之消散。

墨莲心惊:“好厉害的丹雷,师兄,小心。”

墨莲话音刚落,虚空中那黑色漩涡中又是一道血红色惊雷落下。

林琅一挥手,又一件法宝飞出拦住丹雷,法宝几乎和丹雷一瞬间同时湮灭。

不过一切并未结束,紧接着又是一道道七彩丹雷接连落下,林琅丢出一件件法宝抵御着。

最终,第九道黑色丹雷落下,将林琅丢出的法宝轰成虚无后,天空安静了下来。

虚空中的黑云不甘地旋转着,片刻之后,终究还是散了。

墨莲松了口气:“挡住了。”

林琅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笑道:“好强悍的丹劫,要不是这些年跟着老东西收集了不少法宝,还真挡不住。”

墨莲一声惊呼:“师兄,快看。”

墨莲一手掌控着丹火,视线紧盯着太虚寰宇鼎中的丹药。

此刻丹药变得更小了,通体圆晕,四周金光闪耀,光彩夺目,一缕丹香飘出,奇香四溢、沁人心脾。

墨莲:“师兄,还差最后一步,快将林天涯炼成丹灵……”

墨莲刚说完,一把匕首穿过墨莲的心脏,从背后刺穿到胸前,墨莲的声音戛然而止。

“为什么?”

墨莲不敢相信地转过头,看着林琅。

“这丹药只有一颗。”林琅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

“我们说好了,再炼一颗啊……”墨莲不懂。

“你以为我还看得上你这残花败柳的身子?我的大道,你已不配参与了,我已有了更合适的人选。”

林琅讥诮地笑首,拔出匕首,同时一掌将墨莲打进太虚寰宇鼎中。

墨莲胸前的血液撒在丹药上,身体瞬间被丹火烧成虚无,只剩一道灵魂颤粟着。

“我的好师妹,这最后的丹灵还是用你的魂魄来炼制吧,等师兄成就大道之时,你也算是陪在师兄身边了。”

林琅奸笑着,掐了个手印,轻喝:“收……”

墨莲的灵魂迅速被丹药收进其中,只需再过片刻,轮回造化丹便成。

可怜墨莲为了追求大道,欺师灭祖,背叛林天涯。

结果到头来同样被林琅背叛,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因果循环。

林天涯被钉在峭壁上数天,已经气弱游丝,但神智依旧清醒。

他本以为自己会被炼制成丹灵,没想到墨莲突然被林琅打进太虚寰宇鼎,代替了自己。

“我的好师弟,师兄帮你除了那个贱人,你是不是要感谢师兄我呢。哈哈……”林琅放声大笑着。

林天涯:“林琅,你为了一已之私,灭数十亿生灵,必遭天谴。”

“哈哈!愚蠢,小师弟,我要你亲眼看着我修成永生大道。”

林琅掐了个手印:“聚……”

只见那鼎中丹药四周七色光芒一收,瞬间内敛进丹药之中。

丹药变成半透明之状,中心是一抹金色,四周环绕着一圈圈环状纹理,如土星环一般,又像一颗浓缩的小宇宙。

这丹药仿佛拥有摄人心魂的魔力,只需一眼,便让人无法移开视线,沉浸于梦幻之中。

“轮回造化丹,位列九品……”林天涯脑海中冒出丹药信息。

“神丹,果然是神丹。”

林琅看得有些痴了,就连林天涯也无法将目光从那丹药上移开。

“这丹药是我的,我的长生大道……”

林琅如着了魔一般,伸手便要去抓那丹药。

但异变突起,那丹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向林天涯的胸口。

“不……你这个贱人……”

林琅怒斥着追着丹药冲向林天涯,但终究慢了一步,丹药在林天涯的胸口砸出了一个血洞,迅速溶入林天涯的身体。

“给我出来,贱人……”

林琅飞至林天涯的身前,五指成抓,插进林天涯的胸口,想将丹药取出。

但手指刚触碰到林天涯的身体,一阵巨痛从指尖传来。

林琅条件反射地缩回手,只见手掌上沾染了奇异的黑色火焰。

黑色火焰迅速将他的整个手掌,灼烧成虚无,并以极快的速度沿着手臂灼烧着。

林琅当机立断,一刀将右手小臂切断。

被切断的半支手臂瞬间被黑色火焰吞噬,灼烧成虚无。

若再慢片刻,整支手臂到身体恐怕都将无法幸免。

林琅惊出一身冷汗,抬头一看,只见林天涯的胸口已经被黑色火焰烧出一个大洞。

黑色火焰如附骨之疽,向四周扩散开来。

“林琅,你机关算尽,终究是一场空,哈哈……”

林天涯的笑声刚落下不过数息,身体已被黑色火焰彻底吞噬,灼烧成虚无,峭壁上只剩下光秃秃的四柄长剑。

“不……”

林琅不甘的吼声在通天峰顶的云间回荡着……


燕国青阳城,叶家仆人居住的杂院,一间破旧的柴房中躺着一名灰衣少年。

少年脸色苍白,嘴角挂着一丝血迹,不知是死是活。

片刻安静之后,少年突然睁开眼睛,眼神中透露着一丝迷茫。

“林天涯……通天峰……林琅……墨莲……师尊无尘丹圣……太虚寰宇鼎……九品神丹……”

“我这是做了一个梦吗?”少年慢慢坐起来环顾四周,又一段记忆从魂海中浮现出来:

“夏川,叶家守护长老夏晔之孙,七岁修武,九岁修至武者九段的天才,但在冲击武师时失败,内劲全失。

九岁重修,这次只花了短短一年时间便达到武者九段,但冲击武师时再次失败,内劲全失。

继续重修,继续失败,一次又一次,每次在冲击武师时皆以失败告终,直到第九次冲击武师失败后筋脉尽毁,变成废脉,再也无法修炼武道。

夏川已经十六岁,曾经的少年天才早已被人忘却,如今只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下人。”

少年伸出手,看着稚嫩的手掌,茫然自问:“林天涯……夏川……我倒底是谁?”

少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完完全全是十六岁的身体,不过此刻全身上下一片淤青,显然是刚刚遭到了一顿毒打。

少年一阵苦笑,他记得是叶青峰、叶城、叶灵儿三人以叶媚的名义,将自己骗至此处。

然后狠狠地教训了自己一顿,没想到孱弱的身体竟然承受不住三人的拳脚,差点被打死。

三人看着他倒地抽搐,吓得一哄而散,跑得不见踪影。

“难道是夏川被打死了,林天涯的灵魂占据了这具身体?”

“夏川的记忆如此清晰,林天涯的也一样……”

“一具身体怎么会有两个灵魂?不对,这身体只有一个灵魂。”

少年内视魂海,发现这副身躯只有一个灵魂,夏川和林天涯的记记皆在这个灵魂的意识海之中,完全融合在一起。

“是那颗轮回造化丹的缘故?”

少年回想起通天峰的最后一幕,轮回造化丹冲进林天涯的胸口,林天涯的躯体和灵魂,皆在那神秘的黑色火焰之下化为虚无。

“人死灯灭,魂死道消,林天涯的一切都应该化为虚无了,我怎么会有他的记忆?难道真的有轮回重生一说。”少年不解。

“轮回造化丹,位列九品,以天地为躯,以亿万生灵血气为引,方可成丹,服此丹者将承受此丹带来的大因果……”

少年回想着轮回造化丹的丹方。

“大因果?那丹药炼制有违人伦,不会有什么报应吧?冤有头债有主,那丹药非我所炼,千万别算在我头上啊。”

少年想着有些郁闷,回想起那丹灵是墨莲所凝,应该是墨莲的最后一丝神智引着丹药冲向了林天涯。

“墨莲!”少年轻轻喊出那个曾经深爱女人的名字。

少年深深叹了口气:“罢了,人死灯灭,魂死道消,你既已死,我们的恩怨就此揭过,不过林琅,你欺师灭祖,废我修为,毁我身躯,夺我太虚寰宇鼎,毁数十亿生灵,人神共愤,总有一日我会找到你,让你血债血偿。”

“只有一个灵魂,那我现在是夏川还是林天涯呢?”少年冷静下来思索着。

“何必纠结于此?既然我拥两世记忆,那我既是夏川,也是林天涯。这具身体是夏川所有,那从今日开始我就叫夏川吧。嘿嘿……”

少年想通了,嘿嘿一笑。

“夏川,你是疯了吗?”

夏川循声回头,只见叶灵儿和一名中年人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后,叶灵儿正躲在中年人身侧,一脸胆怯地看着自己。

夏川认识叶灵儿身侧的中年人,正是叶灵儿的父亲叶慕洲,在叶家排行老三,人称叶三爷。

“你伤得如何?”叶慕洲看着夏川不冷不热地问。

夏川:“皮外伤,无碍。”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你好歹也是习武之人,这身子,也太弱了吧?”

叶灵儿见夏川无碍,暗自松了口气,还冲夏川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叶慕洲喝斥:“闭嘴。”

叶灵儿见父亲喝斥,不满地撇过头。

叶慕洲转对夏川:“灵儿顽劣,小川,你不要与她计较。”

夏川冷声:“叶三爷,如果是我伤了令嫒,不知你是否会和我计较?”

叶慕洲一怔,打量着夏川,见夏川不卑不亢地直视着自己,心中一凝。

这自惭形秽的小子,竟然敢和自己这么说话?真是见鬼了。

叶慕洲:“罢了,这次是灵儿不对,这里有三颗筋骨丹,你拿去吧。”

叶慕洲拿出一个瓷瓶递给夏川。

“丹药?”夏川怔了一下。

“这可是筋骨丹,一颗价值五十金币,夏川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叶灵儿气鼓鼓地说道。

五十金币在叶家不算什么,但足够普通人一家三口生活半年了。

夏川想了想,接过丹药:“多谢。”

叶慕洲:“此事就此揭过,灵儿,我们走。”

叶灵儿不满地冲夏川哼了一声,转身跟着叶慕洲走去。

夏川:“这次可以算了,但最好不要有下一次,否则后果自负。”

叶慕洲刚走到门口,听到夏川的声音不由停住脚步,回头一看,只见夏川一脸平静,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双目闪烁着自信。

“这自信的眼神?难道那个天才少年又回来了?”

叶慕洲暗自摇了摇头,夏川的身体青阳城所有的名医都看过,一身废脉,根本无法修炼。叶慕洲不再多想,带着叶灵儿离去。

夏川看着淤青的手臂有些郁闷,根据之前的记忆,对他动手的主要是叶城和叶青山。

叶灵儿只不过在一旁呐喊助威,而且叶城和叶青山也未下死手,明显是有所顾忌。

夏川当然知道他们在顾忌什么,是他的爷爷夏晔。

曾经的叶家,不过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家族。

二十年前,叶家家主叶擎无意中救了夏晔,夏晔为报答叶擎的救命之恩,跟随叶擎来到青阳城。

几次出生入死血战,最终帮助叶擎打下一片天地,才有了现在的叶家。

叶家能成为青阳城三大家族之一,夏晔功不可没。

夏晔不仅和家主叶擎以兄弟相称,更是叶家除了叶擎外唯一的武王,实力强悍,自然受人尊敬。

在叶家,任谁见了夏晔不得尊称一声夏老,要知道青阳城另外两大家族的黄家和周家,都只有一位武王。

因为有夏晔在,叶家作为后起之秀,仍然压了黄家和周家一筹。

夏川在叶家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存在,虽是下人,却无人敢欺,也不需要任何劳作,这一切都是因为爷爷夏晔的缘故。

夏晔身为武王,平时低调谦逊,但对夏川十分溺爱,是出了名的护犊子,谁敢欺负他这唯一的孙子,他绝对敢跟对方玩命。

夏川七岁那年,叶无道联合叶家几个小子揍了他一顿。结果所有叶家的小子被关进祠堂,罚跪了整整三个时辰。

这次叶灵儿三人之所以敢对自己出手,一是因为爷爷夏晔此刻不在叶家,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叶媚。

叶媚是族长叶擎的孙女,不仅生得一副花容月貌,修练天赋也是极佳。

如今不过十六岁便已达到初级武师境,但叶媚却被族长许配给了夏川。

以前的夏川修炼天赋堪称妖孽,七岁修武,九岁修至武者九段。

也正是那时候,叶擎和夏晔做主,给他们定下了婚约。

不曾想,从那以后,夏川修为无法突破至武师,现在更是筋脉尽废,成了无法修炼的废人。

大燕国以武立国,武者为尊,不能修武同废物无异。如今叶家早已对叶媚与夏川的婚事萌生退意,只不过碍于夏晔的面子,尚未表态。

此刻的夏川拥有了百载灵魂,自然看得透彻,知道叶家退婚是迟早的事。

以前,夏川对叶媚确有几分迷恋,但那是今日之前,现在的夏川融合了林天涯的记忆,自然不会再对叶媚生出迷恋之情。

夏川收回思绪,看了看手中的丹药,打开瓶塞一闻,顿时皱起眉头。

“这垃圾也能称之为丹药?”

夏川好气又好笑。不过在夏川的记忆中,这丹药确实价值五十金,是一品低级疗伤丹药,名为筋骨丹,自己还曾吃过不少。

但以现在的见识,这丹药只不过是几种草药经过简单提炼后搓成的药丸,根本算不上丹药。

这颗星球灵气如此稀薄,几乎感觉不到灵气的存在。难道这是一颗废星?夏川感受了一下四周的灵气,心生疑惑。

修仙界根据灵气等级将星域划分为九级,灵气等级一至三级的星域称之为低等位面;灵气等级四至六级的星域称之为中等位面;

灵气等级七级至九级的星域称之为高等位面。

在低等位面的星域之中,有些星球灵气低于一级,甚至灵气完全枯竭,这种星球便被称之为废星。

如今整个宇宙的灵气都在缓慢地枯竭,高等位面存在极其稀少。

以前林天涯跟随师尊到过一个灵气七级的星域,上面修行者大能无数,但竞争也极为惨烈。

至于灵气八级、九级的星域,林无尘活了三千年,也曾未见到过。

“废星吗?”

为了证实心中所想,夏川走出柴房,来到叶家的后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山顶。

夏川一声苦笑,“这副身躯还真是弱啊。”

站在后山之上,夏川抬头看向天空,用心感受了一下周身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灵气。

“卧槽,还真是一颗废星。”夏川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口。

在这种废星上,恐怕修炼到死也达不到先天境,夏川一阵郁闷。

修仙分为九个大境界,分别是淬体境、开脉境、化丹境、后天境、先天境、辟海境、造化境、圣境、神境。

师尊林无尘便是达到圣境的一方大能,林天涯、林琅、墨莲三人也修为也到了造化境。

“这颗星球灵气如此稀薄,怕是修炼到死也到不了先天境,不到辟海境便无法飞离星球,难道一辈子要困死在这颗废星上?”

夏川哀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