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寒门秀才

寒门秀才

冰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季连君知道自己若是不反抗,妹妹迟早会遭殃,他的忍耐只是给逞凶的人放肆的借口;如今他就只剩下妹妹一个亲人了,他一定要保护好妹妹。一次巧合,季连君脑海中看到一位老者演示了一遍儒道十式,从此人生彻底改写,看似是个病秧子读书人,实际上他以成为武学巅峰的奇才。

主角:季连君,季翡翠   更新:2022-07-15 21: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连君,季翡翠 的女频言情小说《寒门秀才》,由网络作家“冰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季连君知道自己若是不反抗,妹妹迟早会遭殃,他的忍耐只是给逞凶的人放肆的借口;如今他就只剩下妹妹一个亲人了,他一定要保护好妹妹。一次巧合,季连君脑海中看到一位老者演示了一遍儒道十式,从此人生彻底改写,看似是个病秧子读书人,实际上他以成为武学巅峰的奇才。

《寒门秀才》精彩片段

子时,乱葬岗。

一柔弱少年,浑身颤抖的捏着一把匕首,重重坐在一座坟前。

“妹妹,哥帮你报仇了。”

说完,少年将匕首上的血迹擦干,深深看了一眼墓碑上的名字后,起身,来到逃亡规划路线中的第一站,破寺庙。

寒冬的风异常凛冽,吱呀的开门声,让少年越发恐惧。

取出火折子,点燃干枯稻草,将破旧的凳子拆散丢入火堆,光亮让少年平静下来不少。

他拿出匕首,杀人时的一幕幕重现在眼前,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是他该死,不该趁我考取功名之时,玷污妹妹。”

这么想,恨意又逐渐取代恐惧。

少年名叫季连君,他刚才杀的人是当地首富独子陈东明。

陈东明仗着家里有钱,好吃懒做,喜欢强抢民女。

他看中季翡翠已经很久了,乘着季连君上京考取功名之时,去到他家,想将人强行玷污。

然而季翡翠宁死不从,最终咬舌自尽以保清白。

季连君回来之后,得知自幼相依为命的妹妹含恨九泉,联想到陈东明之前的种种骚扰,马上便锁定他为嫌疑人。

他将陈东明告上公堂,可惜陈东明早将县衙上下买通,县太爷以证据不足将人打发了回去。

公堂无法给他公平,他便趁着月黑风高潜入陈府,将喝的酩酊大醉的陈东明一刀毙命。

季连君嘴中念念有词,毕竟人在恐惧之下,需要自我救赎与肯定。

忽然间,他手中的匕首闪出一道金光,直入他的体内。

金光以极快的速度化为气流,席卷季连君全身,他浑浊的脑袋逐渐清明。

下一刻,他的脑海浮现出陌生的声音。

“天道一气,已归神位,儒道十式,复苏清明...”

话音刚落,季连君看到一老者,在他脑海中演示儒道十式。

他震惊有余之下,竟将所有招式都记下。

不仅如此,原本颤抖的身躯归于平静,从娘胎里带来的暗病间歇性抽搐,也不犯了。

季连君深深吸了一口气,既然上天给他一次机缘,那他就要好好修炼儒道十式,重活一次。

逃命?呵,他不屑的勾起唇角,将匕首放回袖兜,起身离开寺庙,回到家中。

第二天清晨,陈府鸡飞狗跳。县衙的衙差们在陈东明房间勘查现场。

这件事,闹的整个香来镇人心惶惶,谁让遇害的是首富独子呢。

“连君哥哥,你在家吗?”

听声音是安子,季连君将门打开。

“连君哥哥,我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陈东明那个恶棍昨晚被人杀了。

我爹一大早去赶集,路过陈府的时候听到的消息。”

安子说的眉飞色舞,想来对他而言是“好消息。”

“现在听到了。”

季连君淡漠一笑。

整个香来镇,除了安子一家不会看不起季连君外,别人根本不鸟他。

因为,季连君和季翡翠是孤儿,他们的娘在季连君七岁的时候,和一书生私奔,他们的爹从此性情大变,迷上赌博,最终横死街头。

“对了连君哥哥,你身子好些没有?听我爹说隔壁镇子有一神医...”

安子话没说完,两衙差一把推开他,不耐烦的看着季连君。


其中一衙差眯起双眸,“我们有话问你,最好老实交代。”

季连君故作迷茫,“这...有什么话在下定知无不言。”

另一个衙差满脸不屑,“病秧子,跟我们回衙门再说,免得你死在门口连累到我们。”

说着,两衙差一左一右准备拖人。

季连君眼中阴霾一闪而过,大呼道:“放肆。我刚进京赶考归来,功名待定,你们胆敢胡乱抓人?”

“若我高中,信不信我能让你们立马丢了差事?”

闻言,两衙差对视一眼,哈哈大笑,秀才之名都考了三年,还想一次高中?不可能。

“少跟我们扯这一套,我们只是秉公办理,陈府独子昨夜被人杀死府中,经过调查,只有你有最大嫌疑。”

安子义愤填膺,“你们胡说,连君哥不可能会杀人。”

季连君轻抚一下他的脑袋,语气轻柔,“安子,别和他们这些不讲理的扯,我和他们走一趟便是,相信会还我一个公道。”

衙差冷哼一声,“走吧。”

季连君跟着衙差回到衙门,在衙门外围观的百姓都不相信他会杀人。

病秧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谁能相信会杀人?

县太爷拿起惊堂木重重一拍。

“季连君,本官问你,昨夜子时,你在何处?”

“大人,子时我才从妹妹坟前回来,之后就睡觉了,大人现在为何这么问?”

县太爷顿时语塞,毕竟季翡翠的尸体在河边被发现后,季连君来衙门状告过陈东明。

那时候的他惊慌失措,条理不清,好糊弄的很。短短几日,怎会变了一个人似的,回答自若。

县太爷捏捏惊堂木,沉声道:“陈府公子昨夜死了,陈太爷怀疑是你动的手。”

季连君不屑一笑,“我乃饱读诗书之人,怎会做如此荒唐之事,大人,说话,是要负责任的。”

说完,他故意像犯病那样抽搐了两下身体。

在还没正式修炼儒道十式之前,他不想徒添事端。

好在那道金光让他头脑清晰,洞察力十足。

站在衙门外看判案的百姓们,看到季连君犯病,越发觉得不可能是他作案。

“这病秧子,一炷香的时间能抽动好多次。陈家独子人高马大,他哪里会是对手。”

“对啊,绝对不可能会是他的,他一抽动起来,刀都拿不稳。”

在百姓们议论之时,陈东明的母亲歇斯底里地冲进衙门,想去撕扯季连君。

“就是你杀了我儿子,你还我儿命来。”

县太爷虽受钱财与陈家,但陈老夫人大闹公堂,还是让他下不来台面。

“来人!”

县太爷大呼一声,衙役心领神会,迅速将陈老夫人拉开。

“本官自会还陈府一个公道。”

说罢,县太爷又看向季连君,“本官问你,你说子时便已回家睡觉,可有人证?”

季连君拱手作揖,“回大人,在下未曾娶妻,家中睡觉何来人证?”

“不如你给在下一个不在家中睡觉的证据?若无证据,按照律法,在下此刻可以离开公堂。”

县太爷脸色难看,好一巧舌如簧的读书人。

大仁有律法,在无证据之时,不得将人收押。

但同时,嫌疑人不得离开本县,随时听从公堂传唤。


县太爷虽不相信季连君能杀的了陈东明。

但,必须要给陈家一个交代。

不然,惹怒陈家,那他将来的好处可就打水飘了。

所以,人究竟是不是季连君杀的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陈家既已认定是他杀的,那就必须得是他杀的。

县太爷看着季连君离去的背影,一个计划在脑海中孕育而生。

不就是证据吗?想要多少没有?

季连君并不知道县太爷的恶毒计划,回家之后便盘膝而坐,开始修习儒道十式。

其实,儒道十式并不是十招武学招式,而是十套涵盖了武学、文学、医术、风水等等的奇书。

昨夜子时,老者影像在季连君脑中演示的招数,乃是武学这一套中的一部分。

在天道一气的加持之下,季连君将儒道十式都刻印在心,能随时调取学之。

手无缚鸡之力,是他最大的痛点,他自然是先学习武学。

学武先学运气,他跟着书中的步骤,一步一步,先是感受到丹田发热。

之后,引导丹田内的气,游走于浑身的经络。

舒服,这是他的第一感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睁眼的时候,他只觉身轻如燕。

纵身一跃,居然跨越桌椅,稳稳地从床上跳至门口处。

不仅如此,在这寒冬腊月,他一件单衣,却不觉寒冷。

心下雀跃不已,反身一跳,继续坐回床中修习。

...

第二天。

一大早,十几个衙差将季家茅屋给包围。

为首的衙差,吩咐其中两个,踹开大门。

其实,在他们靠近的时候,季连君就已经感知道了。

并且,也猜测到县太爷那个狗官定是伪造了证据。

“季连君,我们奉县太爷的命令,将你这杀人凶手逮捕归案。”

呵...

季连君冷冷一笑。

“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想如何在栽赃陷害。”

此刻,季连君在心中决定,如若那狗官真敢往他身上泼脏水。

那他并不介意为民除害。

“带走。”为首的官差没有与他多费口舌,示意手下将人铐上锁链。

“慢着,你们放肆。”

突然间,门外传来县太爷惊慌失措的声音。

随即,人冲入屋内,一个耳刮子重重扇在为首衙役的脸上。

“你这狗东西,居然敢假冒本官的名义来逮捕季连君?”

“说,你是不是私自收了陈家的钱财,才敢这么做?”

县太爷怎么倒打一耙,分明是他自己吩咐的。

这下,所有人都闷逼了。

县太爷则是暗自庆幸,在还没酿成大错之前,先把脏水泼出去,自己好撇清楚关系。

说来也巧,这狗官吩咐衙役来季家抓人之后,便上街吃东西去了。

不曾想看到一支来自京中的官队在问路。

一听,问的还是季连君家。

狗官心思缜密,为保安全起见,上前询问一番他们找季连君何事,这才得知季连君高中状元。

这个消息,让狗官的眼珠子都惊讶到差点掉出来。

便抄小路,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

若是在报信官队之后才来,那么他的乌纱帽恐怕要不保。

诬蔑当朝状元是杀人犯,这罪他可担待不起。

季连君微眯双眸,显然也弄不懂状况。

“大人,恕在下愚昧,不知你们在玩的哪一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