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擦肩而过的爱情

擦肩而过的爱情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韵寒爱了贺良照十年,这十年,她倾注的感情和时间,都已经将他视作为自己的生命。可他不仅不爱她,还对她恨之入骨。一场陷害,江韵寒成了害死他心上人的凶手,他恨不得让她碎尸万段。为了复仇,他一步一步将她拉入深渊,对她犯下累累恶行。可当真相水落石出时,他们已经越来越远。江韵寒心灰意冷,贺良照却重拾爱火!

主角:江韵寒,贺良照   更新:2022-07-15 21: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韵寒,贺良照 的女频言情小说《擦肩而过的爱情》,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韵寒爱了贺良照十年,这十年,她倾注的感情和时间,都已经将他视作为自己的生命。可他不仅不爱她,还对她恨之入骨。一场陷害,江韵寒成了害死他心上人的凶手,他恨不得让她碎尸万段。为了复仇,他一步一步将她拉入深渊,对她犯下累累恶行。可当真相水落石出时,他们已经越来越远。江韵寒心灰意冷,贺良照却重拾爱火!

《擦肩而过的爱情》精彩片段

“砰——!”

刚做完心脏手术的江韵寒被贺良照一把从病床上拽下来,随即一阵发麻,他拽着她,眼眸通红!

“江韵寒,你就那么想嫁给我?”拽在她的手兀然收紧,贺良照逼迫她仰视他,嗓音冰冷刺骨。

疼痛让江韵寒险些背过气去,她痛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

见她一脸无辜的模样,贺良照眼底的暴虐气息让江韵寒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还不及她反应,贺良照拽着她就往外托,疼痛瞬间让江韵寒失去了所有说话的能力,她只能本能的痛呼。

“先生,先生你这是做什么?!这是病人,她刚做完手术,你不能——!”

看到如此场景的护士连忙上前阻止,可话还没说完,护士就被一旁的人给拉住了。

“别去惹事儿,那人可是贺氏集团的总裁!”

这声不大不小的话让原本想上前帮忙的人都停了脚步。

贺氏集团的当家总裁,他们谁敢去惹?

“良照,放开我……我痛,良照……我痛……”

江韵寒被贺良照一路拖出医院,直到他将她甩上车,他才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看着自己。

“痛?这样你就痛了?那你挖走时欢心脏的时候,你有没有问过她痛不痛?当你找人伤害她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她也会痛?!”

音落,随之而来的是一记耳光!

那一记耳光重重的落在江韵寒脸上,骤然的耳鸣让她失去了思考,甚至连贺良照口中的话,她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时欢她怎么了?”她几近用尽全身的力气,忍着所有的疼才问出一句完整的话。

“怎么了?江韵寒,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继续装下去?你不是清楚的知道她已经死了吗?被你的欺负致死的,你会不知道?否则,你的这颗心脏是哪里来的?”

贺良照现在只要一闭上眼,就会想起他在停尸间见到的付时欢的模样。

“……我,我没有……不,我没有……”江韵寒惊愕的摇头,她错愕不已的望着极力遏制着怒火的贺良照,面色惨白的祈求他相信自己。

贺良照没再理会他,直到车停在一处已然落败已久的烂尾楼前。

车将将停下,贺良照将江韵寒一把从车上拽下,不顾她的挣扎,拖着她就往那烂尾楼里去。

砰——

江韵寒被贺良照一把扔在地上,眼底不带丝毫怜惜,嗓音冰冷,“认识这些人吗?”

痛的险些背过气的江韵寒这才发现,在这烂尾楼里还站着七八个男人,他们面上带着惶恐和不安。

江韵寒摇头,她不认识他们。

见江韵寒摇头后,其中一肥头大耳的男人直接惊叫出声,“江小姐!你怎么能不认账呢?!我手机里还有你和我的通话记录以及你给我转账的记录,你怎么能事成后就翻脸不认人呢?!”

男人猛地跪倒在贺良照面前,双手颤抖着捧上自己的手机,“贺总,您,您看,我这手机上都是有记录的,我们只是拿钱办事儿,但是我们真的不知道那人是贺总您的女朋友啊!我们要是知道的话,就算是给我们十个胆子也不敢碰她啊!”

贺良照却是一眼都不看那个跪倒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他在已然呆住的江韵寒面前蹲下,捏住她下巴,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来,江韵寒,解释。”


解释?

解释什么?

江韵寒痛的眼底一片空茫,“……我没有,贺良照,我没有做过。”

她是喜欢他,是深爱着他,但她从没想过把他从别人手里抢过来过,她知道自己因先天性心脏病的原因活不了多久了,所以她所求的不过是他可以幸福。

贺良照对她的回答一点都不意外,捏在她下巴上的手一点点收紧,语气冰冷至极,“很喜欢我,是吗?”

江韵寒的下巴已经痛到几乎没知觉了,她如何看不出他眼底的讥讽和恨意?

“……喜欢。”

贺良照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他单手将她的病号服一把扯下,“喜欢男人是吗?”

贺良照的言行举止让江韵寒猛然一颤!

毫无血色的面孔愈发苍白,她紧紧的攥着已经快被扯下的病号服,哀求的看着他,“不,不可以……良照,你不可以……不可以这么对我,我什么都没做过,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她为了他冒着风险做了换心手术,九死一生的从手术台上活着下来了,她以为自己可以继续默默的陪着他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醒来后会是这样的场景?

曾经的贺良照何时这般对待过她?

他是她的景哥哥,是把她犹如护眼珠子疼爱着的景哥哥啊……

贺良照猛地卡住她,力道之狠,“不可以?你什么都没做过?江韵寒,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恨不得亲手杀了你?!”

可是不可以,她身体里还有时欢的心脏,她要是死了的话,那他的时欢就真的彻底的离开他了。

想到这里,贺良照蓦地松开手——

就在他手松下的瞬间,险些失去意识的江韵寒骤然大口大口的喘息,心脏剧烈的疼痛让她整个的蜷缩在了地上。

贺良照眉头紧蹙,他嫌恶的看着江韵寒,对那群男人们道:“这女人是你们的了。”

一句话,就这么判了江韵寒的死刑。

“贺良照……”江韵寒强撑着心底的最后一次希望,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字一顿的问他:“你认定了,你就这么认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断定了我的罪名……是吗?”

贺良照的眼底一片冰冷,他眼底浮现着一抹连他自己也不曾察觉的躁意。

看着还缩在角落里的那群男人,贺良照冷漠的开口,“你们要是不想玩儿的话,我可以换人。”

贺良照的一句话让原本还不敢上前的男人们骤然一僵,随后几个人上前,他们站在江韵寒面前,有些无措的看着眼前这个面色惨白却依旧美丽的女人。

江韵寒被贺良照的这句话彻底压死。

心底的痛疼险些让她窒息,江韵寒绝望的看着站在一边冷眼看着这一切的贺良照,嗓音嘶哑,“贺良照,我们完了。”

有那么一瞬间,贺良照的心尖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很细微,转瞬即逝,可这种感觉却是让他异常烦躁。

极力压下心底蓦然涌上的不安,贺良照看着那群依然没出手的男人们,冷声道,“只要人不死,其余随你们怎么玩儿。”


江韵寒被那七八个男人围了起来,她紧紧的把自己蜷缩成了一团,可视线却是一直落在人群外的一脸冷漠的贺良照身上。

贺良照误会她的时候,她没有哭没有绝望,可当别人那样欺负她的时候,他却冷眼看着这一切后,她彻底的心碎绝望了。

她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

错在不该爱上这么一个是非不分的无心男人。

“滚……”她没有力气去喊,心脏上的痛疼已经让她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她已经用尽了全力去蜷缩着自己。

心底涌上来的恶心感让她胃部不断翻滚,头晕目眩的她本能的缩缩在角落里,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滚开……求求你们,滚开……”

她没有大喊大叫,因为她清楚的知道,不会有人来救她……那个曾对她用尽世间温柔的男人早就消失不见了。

那群男人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从始至终都只是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切的贺良照,他们清楚的知道,如果不对这个女人来点儿狠的,那他们今天就别想从这里出去了。

之前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一把拽住江韵寒的头发,对着她的脸就是一记耳光!

“乖乖听话多好,非要让我们来强硬的是不是?!”

贺良照的眉头骤然紧蹙,呼吸也在不觉间变得沉重了几分。

跟着他一起过来的司机有些不忍看下去,他抿唇,小心翼翼道,“先生,我们要不要……”

话还没说完,司机就闭嘴了,只是因为此时贺良照的面色太吓人了,他哪还敢继续说下去?

“滚……”浑身的疼痛早已让江韵寒麻木了,她就那么望着贺良照,对他说,“贺良照……滚……滚出去……”

“你们如果连这么一个女人都搞不定的话,那么我留你们也没什么用了。”贺良照离开前,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让那几个男人骤然一愣。

江韵寒心底原本还抱着的一抹希望,也被他绝情的语言,和这房门关闭的声音,彻底碾碎。

撕拉——!

江韵寒的衣服直接被扯掉!

如此的行为让江韵寒的呼吸骤停片刻,随之而来的是心脏传来的一阵剧烈的疼痛,她大口大口的呼吸,面色惨白的不像话,就在男人真要对她做什么的时候——

江韵寒用劲最后力气,在意识脱离前,对着门外呐喊道:“贺良照,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