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偏执大佬的独宠

偏执大佬的独宠

君子沐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欢是禹城最有名的上流社会交际花,每天行走在男人之间,被女人们骂是狐狸精。一场意外,她莫名其妙和禹城霸主霍湛一夜荒唐,第二天一早吓得她狼狈逃走。这时,一向不喜欢沈欢的沈家把她赶了出去。为了报复沈家,沈欢挺着大肚子去参加霍湛和沈家其他女儿的订婚宴,当场爆料自己怀了他的孩子。岂料,霍湛配合得相当好,直接承认她的身份!

主角:沈欢,霍湛   更新:2022-07-15 21: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欢,霍湛 的女频言情小说《偏执大佬的独宠》,由网络作家“君子沐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欢是禹城最有名的上流社会交际花,每天行走在男人之间,被女人们骂是狐狸精。一场意外,她莫名其妙和禹城霸主霍湛一夜荒唐,第二天一早吓得她狼狈逃走。这时,一向不喜欢沈欢的沈家把她赶了出去。为了报复沈家,沈欢挺着大肚子去参加霍湛和沈家其他女儿的订婚宴,当场爆料自己怀了他的孩子。岂料,霍湛配合得相当好,直接承认她的身份!

《偏执大佬的独宠》精彩片段

“贱人,刚才谁让你给湛哥哥敬酒的,居然敢窥探我的人。”

狭窄的车厢内,电话彼端的骂声尤为刺耳。

沈欢被震得耳膜生疼,索性把电话拿远了一些。

打电话的,是她的堂姐沈月。

一小时前,她还信誓旦旦的说霍湛不会看上别的女人。

如今,那个男人就坐在自己身边。

她轻笑了一声,猫一样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

柔弱无骨的小手,很不老实的搭在了他的衬衫上。

红唇轻启,声线轻佻。

“我不过敬了一杯酒,你就怕成了这样。”

“要是我睡了霍少呢?”

当初父母意外去世。

沈尚海以自己没有能力为由,接管了整个沈氏集团。

这么多年里来,他一点点从自己手里夺走沈氏股份。

现在居然还想把星梦给沈月作陪嫁。

星梦是母亲当初为了她创立的。

就连名字,都是她取的。

那是她唯一的底线,她绝不会让别人夺走。

一抹恨意从眼底转瞬即逝。

沈月咬牙切齿的骂道:“湛哥怎么会看的上你这种贱人。”

沈欢挑起了那双眼底有痣的桃花眼,看向了面前的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极度贴身的黑色西装。

白色的衬衫扣子松开了两颗,漏出那完美的锁骨。

精致的五官无可挑剔。

尤其是那一双眸子犹如不起涟漪的深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沈欢邪魅一笑。

脑袋凑到了霍湛的耳边,温热的气息打在男人的耳尖。

作为禹城出了名的“祸水”。

不得不承认,沈欢是极有资格的。

丰臀细腰,身姿婀娜。

尤其是那一张如妖精般的脸,顾盼回眸之间,就能够勾人魂魄。

“霍少,你真的看不上我吗?”

霍湛垂下了眼,眸色微深。

温热的大手已放在她的腰上。

沈欢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哼。

电话彼端,沈月终于坐不住了。

“贱人,你到底跟谁在一起?”

“你猜呢?”

她随手将电话挂断,扔到一边。

白玉般的双臂搂住了霍湛的脖子。

挑衅般的问。

“你说,沈月会不会气的发狂?”

霍湛捏住了她的下巴,嘴角似笑非笑。

“做我的女人,最好聪明一点。”

一语双关。

这不仅仅是在说沈月,更是在警告她。

沈欢眉角轻轻的上挑,随即抓着他的手一转。

纤瘦的身体直接跨坐到他的腿上。

一手勾着他的领带。

动作极尽妖媚。

“霍少怕了?”

霍湛薄唇勾邪魅的笑,托着她纤细的腰肢向前一寸。

沙哑的声音低沉,性感。

“试试。”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慢慢的平息。

霍湛已经穿好了衣服。

波澜不惊的目光朝着殷红痕迹看了一眼。

“第一次?”

瞧这做派,好像不相信似的。

不过,也难怪!

毕竟,她沈欢在禹城可没有什么好声名。

飞扬跋扈,刁钻蛮横,行迹放荡专门勾引人的狐狸精......

这些可都拜沈家父女所赐。

索性,她就如了他们的愿。

不是说她是狐狸精吗?

那她也不能白白的受了这顶大帽子。

沈欢一手枕着自己的胳膊。

歪着脑袋打量着面前男人。

笔挺的西装,一丝不苟的领带,带着一股子禁欲的美感。

“怎么,爱上我了。”

男人声音性感,就连点烟的动作,都让人觉得完美的无可挑剔。

这种男人会看得上沈月到是让她有些意外。

沈欢摇摇头,又点点头,嘴角不由轻扬。

这样的男人真的很吸引人,如果不是身份特殊,她怕是真的要爱上了。

但如果她真的爱上了,那就是自找苦吃,下场凄惨。

她还没这么笨。

“霍少是个极品男人。”

沈欢抬起手碰了碰男人的下颌,尾音拖的长长的。

“不过,我对你的人没兴趣。”

她笑吟吟的将手又收了回来。

霍湛修长的手指夹着烟。

微微眯起眸子隔着烟雾看向她,极尽危险。

在他的眼里。

女人无非都是一样的。

眼前这个不过就是个长得漂亮点的女人罢了。

但是如果敢有其他心思,就没有留下去的必要。

“目的。”

沈欢笑了笑,伸手将霍湛手里的烟夺了过来。

烟味呛得她眸子发红,细狭的眸子透着冷意。

红唇轻启,一字一句道。

“我的目的......你猜......”

男人薄凉的眸子慢慢收紧,身上的气息渐冷。

盯着她看了几秒,轻嗤一声。

“我对猜谜不感兴趣?”

声音冷漠带着嘲弄。

“要是霍少不感兴趣,怎么会碰我呢?”

沈欢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

微微下垂的眸却闪过几分冷意。

霍湛灰暗的眸子渐深。

反手将女人压在方向盘上。

锐利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温情。

“有目的接近我的人,通常死的都很快。”

......

最后,霍湛还是把她送回了沈家。

沈欢一进门,就看到了等着她的沈月。

“你个不要脸东西,居然真的去找湛哥哥了?”

沈欢满脸气愤,恨不得要吃了她一样。

刚刚。

她看到。

沈欢居然是坐着霍湛的车回来的。

沈欢伸手撩了撩头发。

白皙的脖子上,男人留下的红痕格外扎眼。

她挑着眉,笑的一脸暧昧。

“这不帮你吗?”


“你个不要脸的贱货......”

沈月满脸妒意,气急败坏。

伸手朝着沈欢一巴掌甩过去。

半空中,手腕却被沈欢一把握住。

灰暗的眸子瞬间冷了下来。

就连周身的气息都多了几分暴戾。

阴森的目光里满是恨意。

“我警告你,你们父女最好不要打星梦的主意。”

“否则,我不保证我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说完,她一把甩开沈月,朝房间走去。

楼上。

沈月红着眼,气得浑身发抖。

“爸,沈欢这贱人居然和湛哥......”

“你胡说什么呢?”

沈尚海没有放在心上。

一个落魄的沈家小姐,除了长了一张漂亮脸蛋,一无是处。

霍湛是谁,怎么会看的上她?

再说了。

霍家和沈家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

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遍禹城。

“可是我给湛哥哥打了好几遍电话,他都没接......”

“行了,既然你这么担心,明天就让她去公关部上班......”

沈月顿时眼神一亮。

脸上带着阴险。

“哼!到时候看我怎么整死她!”

翌日。

沈欢穿了一件黑色的长裙,突显得身段修长,凹凸有致。

领口以蕾丝绣制,堪堪遮住了欢好后的青紫。

她笑吟吟的走下了楼,姣好的气质一下就把坐在桌子边的沈月给比了下去。

沈月满脸妒意,一想到昨天她居然和霍湛在一起。

心里的怒气控制不住。

“狐狸精,天天穿成这样去勾引男人,真是个贱货。”

沈欢嗤笑一声,随手拿着牛奶喝了一口。

“你还真说对了,我想想,今天我正好要去帝京转转,说不定能在勾引到霍少呢!”

“毕竟,他昨天对我这个贱货很满意呢!”

沈月听这话,哪里还沉得住气。

指着沈欢就骂。

“你也撒泡尿照照,湛哥哥不过就是玩玩你罢了,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玩不玩的你说的不算,毕竟你可是连霍少的床都没上过!”

沈欢吃完最后一口三明治,漫不经心的开口。

沈欢的脸皮厚的,枪都打不透。

每次沈欢和对峙,她从来没有讨到过便宜。

沈月气的满脸通红。

“好了,大早上的,你们姐妹两个吵什么呢?”

穿着一身正装的沈尚海从楼上下来,年近五十,却保养的极好。

线条分明的脸上,一双眸子透着商人独有的精光。

沈欢双手紧紧握着,眼神里闪过几分恨意。

转瞬便压制了下来。

“没什么,就是和姐姐探讨一下心得而已。”

沈欢故作一脸暧昧,笑着开口。

一边的沈月听了这话,脸色更黑了。

沈尚海见状,没有说话,坐在她们对面。

沈欢懒得和他们纠缠,擦了擦手,刚准备起身。

却被沈尚海叫住。

“明天开始去公司的公关部报道,既然你一直都想要星梦,就要证明自己的实力。”

“如果你真的有能力,我就把星梦交给你接管。”

他的话音刚落,沈月顿时炸起。

“爸,你在说什么呢?”

这星梦可是说好的,是她的陪嫁,怎么可以交给这个女人?

沈尚海朝着她狠狠的瞪了一眼。

随后看向沈欢,冷声道:“去不去你自己选择。”

沈欢咬着下嘴唇,强忍住心里的恨意。

面色嘲讽一笑,声音薄凉。

“多谢大伯的好意,我一定不会辜负大伯的期望。”

公关部。

说好听点叫公关部,难听点就叫暗娼馆。

沈欢初来,就直接被沈月丢来一个大案子。

恒华集团的合作案,据说这个案子脸沈月都没有拿下来。

暮色会所。

根据信息,沈欢很轻松的找到三一八包房。

公关对象:恒通的董事长,一个脑袋没毛的老男人。

里边乌烟瘴气,坐了男男女女四五个人,中间的秃头,正是她今天要公关的对象刘海平。

“刘总,您好,我是盛商集团的沈欢。”

女人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吊带裙,将她的身材完美勾勒。

一头棕色的大波浪长发散在肩上,在配上特意打扮过的美眼。

一出现,就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焦点。

刘总的眼珠子顿时直了。

沈氏集团竟有这种尤物,今日可是有福了。

急忙伸出了肥腻腻的咸猪手,用力的拽住了沈欢,拿起一杯酒道:“来,咱们先走一个。”

沈欢轻笑道:“不好意思,我不能喝酒。”

见她这么不给面子,刘海平有些挂不住脸了。

“你什么意思?”

沈欢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纸:“这是我的体检报告,酒精过敏,严重可能会威胁生命,刘总你看,性命攸关。”

在禹城,就没有几个敢和他这么说话的。

他恶狠狠的拿起了酒杯,脸上的肥肉直颤。

“别说是你,就算是沈月站在我面前,也不敢说一个不字,喝死我顶着。”

沈欢拿起桌上的酒瓶子,啪的一下子拍在了刘海平的秃头上。

由于动作太快,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今天来的目的明确,那就是砸场子,不让沈月父女俩好过,那就撒开丫子干,省得跟秃头废话了。

刘海平摸到血的时候,沈欢已跑出了门。

临来的时候,她特意换了平底鞋,跑起来飞快。

身后,两个保镖紧追不舍,一边追一边大喊。

沈欢迅速跑上了电梯,按了八楼。

暮色的八楼是全禹城最高级的商务会所。

来之前,她打探过,霍湛今天会来。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一张熟悉的脸映入了眼帘。

此时的他,正站在走廊里和别人说话。

合体的西装衬得他身姿笔挺,器宇轩昂。

修长的手指端着一杯深红的的葡萄酒,更添了几分神秘。

这时,楼梯上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沈欢赶紧躲到了霍湛的身后。

浓如墨的长发微微有些凌乱,脸上的惊慌拿捏的恰到好处。

霍湛眸子微紧,朝着沈欢看了一眼。

沈欢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两个保镖就骂骂咧咧的追了上来。

看到霍湛,顿时都止住了脚。

眼前的这个人,可是手捏禹城商界命脉的霸主。

但凡在禹城商界混,就没有不看他脸色的。

和这样的人物相比,刘海平根本不值得一提。

霍湛挑起了狭长的眼,目光不善的看向了刘海平的两个保镖。

两人只觉浑身发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霍,霍先生,您,您在这里啊。”

另一人紧跟着说道:“对不住了,冲撞到您,我们这就滚。”

身后,沈欢终于舒了口气。

却见霍湛侧眸瞥来,内中透着几分冷意。

她掠了掠微乱的发丝,一脸谄笑。

“霍少......这么巧。”

沈欢仔细的斟酌了一下措辞。

还真是巧得很......

霍湛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冷漠的转过身。

跟在霍湛旁边的人不由朝着沈欢的方向多看了一眼。

细腰丰臀,这脸蛋,这身材,这么标致的女人,称之为尤物也不为过。

“霍少,这美女你认识?”

“不认识。”

霍湛冷声开口,开门进了包房。

装不熟?

很好!

沈欢挑起了眼尾,随手给霍湛发了一条信息。

【霍少,我想你了。】

片刻,手机的指示灯亮了。

简洁利落的两个字。

【是吗?】

这一次,回的很快。

【去八一八等我。】

沈欢在走廊里走了一圈,很快就找到八一八。

刚推开门,就被一道从门外挤入的黑影抵在了墙上。

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她一跳。

但是很快,她就闻到了那股属于霍湛特有的烟草气息。

“霍少~”

沈欢喊了一声,语气又娇又媚,带着极致的诱惑。

霍湛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熟门熟路的压在了床上。

暗哑的嗓音里带着几分隐忍的情欲。

衬着那微重的呼吸,听起来更加的性感。

“才分开不到一天,又凑上来?”

她勾住了霍湛的脖子,挑逗道。

“对着霍少这么好的男人,谁能忍住。”

大红色的紧身长裙,将她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

热烈如火焰。

轻易的将男人的火点燃。

“穿成这样,就是来勾引男人?”

霍湛眸子灰暗,一手撕开了女人的衣服。

不知过了多久。

床下,霍湛已经穿好了衣服,衣冠楚楚。

声音中的情欲也被剥离的一干二净,说出的话淡如清水。

“我还有事,一会你自己回去。”

沈欢早就料到了会是这种结果。

她单手撑着腮,小脸上的红晕还没完全退却,说出的话也是有气无力,软绵绵的。

“刘海平的人肯定在楼下堵我,霍少不想让我羊入虎口吧?。”

霍湛回过了头,眉眼瞬间染了几分冷。

羊入虎口?

她会是羊?

“不如,霍少亲自送我?”

沈欢一手勾着男人的手指,声线挑逗。

霍湛眼神一凉,修长的手指扣住她的脖颈微微上抬。

声音薄凉透着危险。

“最好收起你的小心思,不然......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看!

转眼间,就翻脸无情。

好在,霍湛最后还是叫来司机送她回去。

沈欢是个聪明人。

什么时候能作,什么时候该乖乖听话都拿捏的恰到好处。

逼的太紧,只会让自己狼狈不堪。

至少坐霍湛的车回去,刘海平不敢对他怎样。

沈欢下楼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刘海平带着人等在楼下。

刘海平一手捂着伤口,恶狠狠的盯着沈欢。

看到霍湛的人跟着没敢动手。

眼看着沈欢迈着妖娆的步子离开,气的牙根痒痒。

“沈小姐,到了。”

司机将沈欢送回沈家。

沈欢揉了揉自己酸疼的腰,心里暗骂。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帮我谢谢你家霍少!”

沈欢说完,对着司机暧昧一笑。

拉开车门头也不回的离开。

司机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满头黑线。

......

她刚刚开门,便看到等在客厅的沈尚海。

沈欢随手把限量版的包扔在玄关,漫不经心的开口。

“大伯今日怎么这么闲?”

平日里这个时候,绝对不会出现在家里。

看来。

这是在等着找自己兴师问罪啊!

沈尚海看到她,面色不善。

“刘总是你打的?”

“你知不知道,刘总手里的合作对公司多重要?”

“等下你和我去医院给刘总道歉。”

沈尚海冷声开口,没有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

刘海平是什么人,他自然清楚。

本想借着这个机会除掉她。

但是却没想到,这沈欢居然这么狠。

沈欢轻嗤一声。

还真是他的好大伯。

“大伯,你这是想要把我卖了?”

沈欢扬着头看着沈尚海,语带讥讽。

“刘总身份家世都是极好,就算是你跟了他,也不会委屈了你。”

沈尚海不耐。

“既然刘总这么好,我就把这个机会让给姐姐了。”

沈欢说完,扭头就走。

这个刘海平。

在业界可是出了名的卑鄙下流,名声狼藉。

在会所仗着霍湛的势,她才敢嚣张。

沈欢不傻。

要是真的和沈尚海去了医院,只怕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站住!”

沈尚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沈欢这才注意到,门口站着四个保镖挡住了她的去路。

这么大的阵仗,怕是沈尚海是打定了注意。

“去不去不是你说的算的,带走。”

要是一两个,或许沈欢还有逃出去的把握。

这整整齐齐的四个壮汉,动起手来只怕吃亏的是自己。

沈欢咬了咬牙,一抹恨意在眼底闪过。

车子一路朝着医院的方向飞驰而去。

像是生怕她跑了。

沈欢的身边一左一右安排了两个保镖。

看着窗外疾驰而过的街景,沈欢眼角突然一顿。

“停车,我要去厕所。”

两个保镖相互对视看了一眼,有些犹豫。

“没听说过人有三急吗?”

沈欢冷声道。

“小姐,你还是忍下吧!”

保镖直接拒绝。

走之前,沈总可是明令禁止,一定要把人送去医院。

“你大姨妈来了,忍个试试?”

沈欢脱口而出。

两保镖的嘴角抽搐了几下。

车子在一处商业街停下,两个保镖陪着沈欢下了车。

一处尚未开业的商场,人不多,可见这保镖有多谨慎。

沈欢整理了下衣服,目光四下看了一眼。

随即嘴角勾起一抹媚笑。

突然朝着手扶电梯冲过去。

“小姐!”

两保镖吓了一跳,连忙追了上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