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噬宠娇妻傅先生太黏人

噬宠娇妻傅先生太黏人

巴山夜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继母上线后,凌薇便再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好不容易熬到了可以嫁人的年龄,竟被恶毒继母抓住契机,送给了丑颜残废少爷;逃跑过程中,意外与一名理想男神邂逅,春风一度此生无憾,不成想凌薇反被纠缠,直到某天她意外发现小哥哥傅夜城的真实身份。

主角:凌薇,傅夜城   更新:2022-07-15 21: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薇,傅夜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噬宠娇妻傅先生太黏人》,由网络作家“巴山夜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继母上线后,凌薇便再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好不容易熬到了可以嫁人的年龄,竟被恶毒继母抓住契机,送给了丑颜残废少爷;逃跑过程中,意外与一名理想男神邂逅,春风一度此生无憾,不成想凌薇反被纠缠,直到某天她意外发现小哥哥傅夜城的真实身份。

《噬宠娇妻傅先生太黏人》精彩片段

“头好晕,”凌薇费力爬起入目的是黑白灰三色的卧室,她的身下是一张两米宽的大床。

“这是哪里?”

大脑空白了几秒,她记起昏迷前一幕,她的父亲因为凌氏公司资金短缺将她送给蓉城名门傅家残疾大少起了争执,期间她喝了继母送进的茶水。

那杯水有问题。

四周一片安静,她强忍住头疼拉开门,偌大的奢华房间没有一个人,趁机离开。

朦胧的夜色遮掩,凌薇来到围墙边,她望着大约一米九的围栏呵了一口气,先逃出去再说。

她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围栏,警报声响了起来。

她仓皇跳下,预期的疼痛没有到来,身下有点软,下一秒唇上一痛,手心一阵滚烫。

凌薇顿时红了脸,“你,我……”

黑令身体的感知分外敏感,他着了道躲开那些人却被从天而降的女人砸中。

柔嫩的唇瓣,淡淡的沁香,点燃那把快要冲破小腹的火,他再也控制不住。

“女人,是你主动送上门,”鹰隼的眸子紧锁着那张小脸,轻松压住抗拒的双手与腿,迅猛掠获那张小嘴。

“……不……要……”

害怕、慌乱。

她拼命反抗,狠狠咬破了男人的唇,她听见一声低呼,下一刻他卷土重来,力气上悬殊太大。

“现在晚了,”他额间的青筋毕露,身体已经达到极限,浑身的血液都叫嚣着释放。

“……你敢……我告你……”。

他停顿了片刻,深邃的眸子宛如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星,“我会对你负责。”

接下来,一阵狂风暴雨。

太痛了,凌薇几度昏迷,浮浮沉沉。

他放开她,天快要亮了。

凌薇的身边趴着一个高大的身躯。

昨晚就是他夺取了她的清白,真想杀了他。

全身骨头就像被拆开重组,她使不出力气,穿上衣服勉强遮住重点,她踢了两脚。

男人抬起手臂,昨晚的记忆深入骨髓,凌薇吓得仓促逃走。

片刻后,一辆豪车在不远处停下,几个人下车走近,扶着受伤的男人离开。

空寂的书房,手机响了几声,接起,“少爷,凌家送来的女人跑了,我们需要去凌家要人吗?”

“不用。”

男人菲薄的唇一张一合,“停止对凌氏公司的支助。”

“是。”

……

凌薇沉痛、内心无比地凄凉,拖着满身疲惫回到凌家位于麓山国际的别墅。

要不是他们,昨晚怎么会……

被逼到绝路,凌薇再也不想忍。

“方婉华,你出来。”

客厅里一片安静,空气中飘荡着一股酒气。

地板上散落着几件衣衫,她顺着往上走,来到二楼的卧室,一丝不挂的男女躺在她的床上。

“你们……怎么在一起??!!”

男的是她的未婚夫,在昨晚之前他们是一对热恋男女。

“啊……姐、齐哥哥……我们……”继妹凌珍珍忙抓住被子盖在身上,泫然欲泣,“姐,请你原谅,我爱齐哥哥……我们喝醉了,”下一刻她盯着凌薇,“姐,昨晚发生了什么,你的脖子上那么多青紫的痕迹?”

凌珍珍阴恻恻一笑。

苏修齐也看见了衣衫不整的凌薇,他很明白那些全是吻痕……

她背叛了他,愤怒、不甘,一手勾住凌珍珍,他当着凌薇的面就吻了起来。

失身,未婚夫出轨继妹,压到凌薇体内最后一根稻草。

“苏修齐,是我甩了你。”

她的手指掐进肉里,背叛啃噬着她的心,她转身泪如雨下。


菲乐酒吧,

凌薇双手握住酒瓶不停向嘴里灌酒,对面的闺蜜施云露不停地劝着,“别喝了,你这样只是惩罚你自己,我早就看出凌珍珍对苏修齐有意思。不过这样也好,我看苏修齐就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我就是难过,他们躺在我的床上……”

她又灌了一口酒,还有昨晚……

施云露握住酒瓶,“不就是一个男人,今晚我给你找一个比苏修齐帅一千倍的男人,你就在这里等着。”

凌薇转头便见露露走在人群里,忽然,眼角捕捉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她端着酒瓶上前拉住对方的手,“喂,你别走。”

男人转身看向醉酒的凌薇。

是她。

“我问你,昨天是不是你?”她打了一个酒咯,一双白嫩的小手抓得很紧,指甲隐隐透着一抹红。

“我要带你去警察局,”凌薇拖着一米九的高个子男人走出酒吧。

男人看着女人带着红晕的小脸,眸光一深,“好,那我们先上车。”

他拉开副驾驶车门,一手扶着她的腰系上安全带,“坐稳。”

他上了驾驶室,伸手夺走酒瓶,“你喝多了。”

凌薇起身去抢,“给我,我要喝酒,”附身趴在他的胸膛上,原本是抢夺酒瓶的,不知怎么她就碰到男人的薄唇,紧接着画面就变了。

凌薇醒来,她看见身边不着寸缕的男人想到了昨晚的荒唐行为,她仓皇起身拿起衣服穿上。

一束眸光紧随。

“要走?”

凌薇快速反手拉上拉链,却被卡在半路,“是,我们一人一次,算扯平了。”

他眸光敛下,坐起,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别动,我来。”

空气中残留的气息还未散去,凌薇退开眼里全是慌乱,“我自己可以。”

下一秒,他修长的手臂环过腰,合上拉链,黑眸微沉,“不要我负责?”

凌薇想起昨晚依旧是被虐的那个,胸膛就有一股浊气难捱,“不用,你快去上班吧。”

男人过分好看的眸子锁住她,“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凌薇看了看他身上的迷彩服,再看向不远处的菲乐酒吧,“你不就是酒吧里的保安。”

片刻,他微薄的唇上扬,“我是一名保安,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虽然我的工资也就一月一万左右,可我的身体好,能满足你的一切需要。”

前一句令凌薇觉得说话过了,后面一句直接令她红了脸,昨晚的一幕幕浮现,车响了一晚上。

她的腰……

“怎么还脸红?”

他的手指掐住下颚,粗粝的指腹摩挲。

“我要走了,”面前的男人太会撩了。

脑中浮现昨晚的一幕:有力的胸肌,八块腹肌……

“傅夜城。”

凌薇隐约在哪听到这个名字却又一时想不起来,淡淡地“哦”了一声。

“今后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留下联系方式。”

“我不用……”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抬眼就对上那双微沉的黑眸,周围的空气都冷沉下来,心间一冷,道,“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勉强。”

他瞥了她一眼,直接从她的包里拿出手机输入他的号码,“空了给我打电话。”

在他仄人得眸光下,她点了点头,这才从车里下来。

凌薇还没来得及看昨晚的战场,手机就响了起来,催命似的。


她刚划开接起,那边就传来,“立刻、马上回来。”

是凌薇的父亲打来的。

再次回到麓山国际,凌薇已经镇定下来,她见父亲凌彭祖身边的方婉华一脸得意想到这两天的遭遇气不打一出来,她上前一推,“你凭什么?”。

“啊,”方婉华尖叫一声向后倒。

明明她没有用多少力气,方婉华跌倒在凌彭祖的怀里,“薇薇,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枉费我把你当亲生女儿一般对待,可我还是不怪你,毕竟这事我做了。”

她的眼睛一红,“可为了你爸,为了公司,我不后悔。”

转瞬,留下了两行眼泪,凌彭祖顿时就怒了,“混账东西,她是你妈,”抬手一巴掌打在凌薇的脸上。

嘴角破了,脸打向一边,她咽下嘴里的腥甜,愤怒迸射,“我妈早就死了。”

她的学费、生活费都是她挣来的,如果不是……她也不会任由他们摆布。

“凌薇,别逼我,要不是你离开傅家,凌氏也不会被四大银行逼着要债。”

“是她下药待我昏迷送去傅家,我从未答应过你们要嫁给那个心狠手辣的男人,现在傅家撤资你怪我?”

“哼,他怎么就心狠手辣了,你不是从傅家出来了?”

“他可是死了四任妻子,我只是运气好。”

凌彭祖的目光一冷,“既然你不想进傅家,那就嫁给王家,正好晚上他们夫妻来家里做客。”

“王家那个痴傻的儿子?”凌薇的心就像刀割似的疼,“公司缺钱,你怎么不送凌珍珍过去?”

凌彭祖回答得很快,“珍珍与苏修齐两情相悦,我不能拆散有情人。”

她握紧了手,“你也可以让苏家出一笔钱。”

“谈钱伤感情。”

凌薇心底的弦断了,她父亲可真偏心凌珍珍,“那我就可以,你明知道苏修齐是我的男朋友你让他与凌珍珍在一起,我刚逃离傅家你又逼着我嫁给王家的傻儿子,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闭嘴,这是你一个晚辈对长辈的态度,我让你回来只是通知你,”凌彭祖看向方婉华,“将她带去房间整理一番,一会王总夫妻就到了。”

方婉华上前,“薇薇,听话,你爸也很为难,珍珍比你小。”

她甩开方婉华的手,“不是还有一个比我大的女儿?你怎么不送她?”

嘭一声,凌彭祖手中的茶杯擦过她的额角砸在地上,碎成片。

“阿祖,薇薇只是一时冲动,”方婉华掐着凌薇的手,转身就收起虚伪的面孔,“来人,带二小姐去梳洗换衣服。”

两个女佣进来,强行拖着凌薇去二楼卧室。

床上还是一片凌乱,她的脑中浮现纠缠的二人,胃里一阵翻搅。

一小时后,凌薇换上一条白色的长裙,梳着马尾坐在一楼大厅。

院里的汽笛声响起,很快凌彭祖、方婉华就带着一对中年夫妻进门,“薇薇,你快过来见过王叔叔与王阿姨,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凌薇没动,方婉华道,“你看这孩子,她还不好意思。”

王总夫妻上前见凌薇,一脸满意,“是个好孩子。”

“是啊,我们薇薇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与贵府的小少爷着实相配。”

“你嫁进门,我们以后会对你很好的,孩子。”

“我们家薇薇一定能生一个既聪明又能干的孩子,到时候就圆满了。”

王总夫妻乐得合不拢嘴,更是主动邀请凌彭祖去书房谈事。

半小时后,他们从书房里下来,“王总,合同的事就拜托你了。”

“说哪里的话,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凌薇看着得意的方婉华,再也忍不住站了起来,“王总,我不答应嫁给你的小儿子。”

场面一冷,凌彭祖呵斥一声,抬手就打了凌薇一巴掌,“混账东西,婚姻大事都要听从父母安排,由不得你……”

“啪”的一声余韵还未消散,客厅里就响起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佣人道,“先生,不好了。”

“出去,没看见家里有客人?”凌彭祖满脸愤怒刚呵斥了佣人却见大门处走进两排穿着整齐步伐一致的制服男人,排场十分强大。

凌彭祖、方婉华、王总夫妇停滞了动作一同看向门口。

一个制服男人推着车来到大厅正中,座椅上的男人带着一张黑色的面具只留下一张菲薄的唇,一双黑漆漆的眼眸。

“谁是凌彭祖?”

看架势,他不敢得罪,“我、我是。”

制服男人道,“这位是傅家大少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