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王者许一

王者许一

旺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许一有个让人心疼的童年,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出轨,和父亲离婚之后,他便跟着父亲生活,父亲再娶之后,生下了小弟,这个家便彻底没有了容纳许一的地方。不仅要承受着父亲的酒后毒打,还要承受后妈的阳奉阴违,六岁的他便要承揽所有家务活;唯一让他感觉到温暖的就是自己的小弟,后来许一才没有成长的更偏激。

主角:许一,章子萱   更新:2022-07-15 21: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一,章子萱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者许一》,由网络作家“旺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一有个让人心疼的童年,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出轨,和父亲离婚之后,他便跟着父亲生活,父亲再娶之后,生下了小弟,这个家便彻底没有了容纳许一的地方。不仅要承受着父亲的酒后毒打,还要承受后妈的阳奉阴违,六岁的他便要承揽所有家务活;唯一让他感觉到温暖的就是自己的小弟,后来许一才没有成长的更偏激。

《王者许一》精彩片段

我叫许一,曾经是个社会大哥,如今却只是个送外卖的。

在我五岁那年,因为母亲出轨父母离了婚,我被留给父亲抚养,父亲紧接着娶了后妈,第二年生下了弟弟许长青,我一下成了这个家最多余的人。

当过兵的父亲因为母亲出轨的事很难释怀,每次喝多了酒就对我拳打脚踢,他甚至怀疑我不是他的种,后来拉着我做了亲子鉴定才算罢。

后妈对外是个温婉贤淑的女人,但对我却无比刻薄,从我六岁开始便指使我承担了几乎所有的家务活,一家人的衣服我洗、饭我做、地我扫......

弟弟许长青,是我少年生活唯一的温暖,每当我被父亲惩罚不能吃饭时,他便背着父亲给我偷馒头吃,也经常会把他的零花钱偷偷塞进我的书包里,他经常说一句话,让我感动至今:哥,你这辈子都是我亲哥!

虽然我在家里沉默寡言,在学校却是个风云人物,我和校外的一群混子厮混在一起,天天打架斗殴,课也不怎么上,吸烟喝酒泡网吧,是典型的不良少年,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傻。

后来我终于自食恶果,高三上学期被学校开除了。

退学当天发生一件让我记忆犹新的事,班里的学霸,我的暗恋对象章子萱对我说:许一,我看不起你。

当时我的年轻气盛,面子上极其挂不住,立马回怼说:我特么用你个书呆子看得起,老子以后肯定比你混得强。

这句话把她气得够呛。

我没把退学当做一回事,我校外的大哥是县城最大的会所金碧辉煌的经理黄哥,齐安有名的社会大哥,我觉得以后能跟着他当大哥赚大钱。

我退学第二天就入职了金碧辉煌当服务生,入职之后就傻了,服务生一月工资600块,经理黄哥的工资不过3000块,还不如工地搬砖赚得多,这怎么发财?

不过出于对黄哥的信任我还是呆下来了,工地搬砖虽然赚得多,但整天都脏兮兮的,在金碧辉煌可以戴墨镜穿西装皮鞋,酷得不得了,在学校的那批老同学面前也倍儿有面子。

我们老板是一个叫灵姐的美艳女人,据说是某位大佬的小三,风情万种,不可方物,是所有男人心中的幻想对象。

有一次客人闹事我帮她挡了一刀,她记下我的名字,后来提拔我当了领班,算是她的助理兼司机。

一次酒醉之后,我俩稀里糊涂地发生了关系,久而久之就好上了,从此,我在金碧辉煌的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

在金碧辉煌待了三年后,黄哥因为家里有事离开了,我被黄哥和灵姐指定为继承人,我终于当上了梦寐以求的经理,手底下有四五十号小弟,人人见面都得叫我一声一哥,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

当了经理之后,认识的人也多了,经常和县城的混子头们一起喝大酒,一言不合就摇人打群架,因为我打架不要命下手狠讲义气,半年后逐渐在奇安县城打出一点名号,和另外四个大傻子一起被人称为“奇安五小龙”,我现在想起来都想笑。

那段日子,对一个爱慕虚荣的年轻人来说,除了兜里没钱,感觉过得也像那么回事。虽然距离我理想中的大哥差得还有点远。

意外出现在一个晚上,上高三的弟弟许长青给我打了一通电话,说被人打了。

弟弟许长青是我的逆鳞,我当下提着酒瓶就赶到学校附近,把那个打人的小子叫到巷子里一顿胖揍,直到他喊服才停手。

可我刚起身,那个家伙竟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眼看就要刺到我身上,转眼间却软软地躺下去了,他身后站着许长青,手里还拿着一块烧焦的砖头。

这下惹了大麻烦,那小子昏迷不醒,家里还有点权势,直接把我们告上了法庭。

弟弟许长青成绩优异,且三个月后就要高考,如果因为这事被判刑,他这辈子就会如我一样毁了。

我决定替弟弟顶罪,让弟弟安心参加高考。

后来,我被判了五年,在灵姐的操作下成了三年。

这三年是我真正洗心革面的三年。

其实,刚进去的时候我还幻想着和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待个几年,出来以后上演王者归来。可没想到进去之后,我那点名号和武力值在里面不好使,里面是一群真正的大哥,光散打冠军就俩,天天闲的没事就揍我,前面几个月,我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的地方。

这可能是很多像我这般人的下场!

可我也比较幸运,半年后,我们监舍进来了一个大哥竟然是我父亲曾经的战友,我叫他虎叔。

虎叔是隔壁县城的,有时候路过奇安县会顺便来找我父亲喝酒,所以我和虎叔见过很多次,也算他的晚辈了。

他是我梦想中的那种大哥,在隔壁县城有自己的生意,出门开小轿车,情商智商都高,走到哪大家都给面子。

虎叔虽然四十多岁了,但身材保持极好,一套军体拳打得虎虎生风,知名企业家加上退役军人身份加持,很快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有了虎叔照顾,我在里面的日子好过了很多,也逐渐和监舍的狱友们处熟了。

用偷电动车那小子的话说,他们简直个个都是人才。

除了那两个散打冠军,还有大学教授、锁王、公司老总、干传销的......

大家的生存技能让我叹为观止,我长这么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废物,没有一技傍身就算出去之后也很难生存下去。

我想跟着大家学点赚钱的本事。

在里面待久了,都闲得发慌,听到我想学东西,一个个自告奋勇,干传销干到经理级别的那个家伙看到我满眼放光,锁王更是趁着管事的不在给我展示了一下他的开锁绝技......

但虎叔却不让我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他说:现在是法治社会,靠那些歪门邪道没有前途,做事先做人,你先学学做人的道理比较重要。

王教授是我们中涵养和学问最高的人,也是除了虎叔之外最受大家尊敬的人,他桃李满天下,教我是杀鸡用牛刀。

于是,大学教授王教授成了我在里面的1号老师。

老教授带我做得第一件事就是补课,从高中三年的课程补到了大学四年的课程,他经常给监舍的人说得一句话是:我都没见过学习能力这么强的学生,可惜啊,在外面怎么也得是个北清的选手!

听了王教授这话,我干劲十足,这么多年,还没有什么人夸我学习能力强。

我上学的时候最讨厌学习,在里面最喜欢做得事却是学习,人呀,还真是奇怪。

我的2号老师是那个公司老总,姓氏很少见,姓姬(ji),大家都叫他姬总。

姬总经常给我普及市场经济,给我分析实体产业和互联网的未来趋势,我听得雨里雾里,毕竟眼界差得不是一点半点,要不是王教授在旁边化繁为简地给我解释,我和傻子也差不多。

散打冠军和虎叔偶尔也会教我几招,告诉我格斗的一些基本技巧,我这才发现我以前打架只是靠着一股子蛮力,要是遇到练过的,我根本不够打的。

闲下来的时候,我们一群大男人会聊一下大家进来的原因。

虎叔是偷税漏税的事情被竞争对手曝光进来的,他说错了就得承认,挨打就得立正,没啥可以狡辩的,出去之后搞正规点就行了。

王教授则是因为女儿交友不慎,找了一个暴力偏激的男朋友,把女儿揍得满身伤,他一怒之下把那男的揍成了残废,大家直呼打得好。

姬总说他是高级经理人,在很多大公司任职过,可后来拿了不该拿的钱,被老板送进来的,也算是罪有应得。

两个散打冠军是师兄弟,醉酒之后和人打架,他俩那个力度,普通人根本扛不住,没把人打死算是万幸了。

贼眉鼠眼的锁王说他本来是开锁公司的,为了挑战一下高难度,把银行大门打开了,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干传销的家伙凑过来说自己卖正规产品的,被虎叔一脚踹开,还让他滚得远远的。

后来谈到我入狱的理由,听到我是替弟弟顶罪进来的,大家略有沉默,虎叔说你小子这事做得对,不过以后别做了,找个好点的律师,你这事处理起来不难。

找到乐趣之后,大家的日子就没有那么难熬了,我还因为表现好被减刑了两个月,但大好的青春,是个正常人谁又喜欢在里面待着呢?

不过促使我着急出狱还有一个理由,灵姐在我刚入狱的前两年,几乎每个月都会来看我一次,可最近一年却完全消失不见了,我迫切想知道她发生了什么。

出狱前,几位老师反复劝诫我好好做人,努力混出个样子,他们出来之后也投奔我。

王教授拉着我的手说,如果遇到了他女儿,给她说声对不起,还给我说她女儿学医,现在应该在泉城哪个医院做医生了。

出来后,我没敢直接回家,我爸三年都没来看我一次,在他心里可能都不想承认有我这样一个儿子了吧。

我心里堵着一口气,发誓一定要混出个人样子再回去。

我背着包裹先去了金碧辉煌,发现早已经被拆了,找到曾经的小弟一打听,一年前金碧辉煌被人砸了,没有复建,后来大家就失了业。

现在,曾经的那一伙人不是进去了就是混得巨惨,问了好多人,大家都不知道灵姐去了哪,一年之前就消失不见了。

中间,我也找了无数份的工作,但因为坐牢的经历,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敢要我。后来还是一个之前的小弟二狗,偷偷用了他堂哥的身份证才勉强帮我找了一份送外卖的工作。

进去三年,奇安县城已经不是当年的贫困县城,一跃成了百强县,新楼数不胜数,我因为对楼盘不熟,经常跑错地方,次次业绩垫底。主管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下月我还垫底的话,就得卷铺盖走人。

我心里想着这些事情,愈加烦躁,一个没注意,小电驴咣当一声撞到了路边刚开的车门上。

“妈的,开车门不看后视镜的吗?”

我骂骂咧咧地爬起来,赶紧扶起我的小电驴,看了一下餐箱,还好,餐盒没有撒出来。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车里走出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大长腿白的闪光。

我们这行最恨这种开车门不看道的司机,我刚要开骂,抬起头来一看却傻了眼。

“章子萱?”


对面的女人愣住了,可能没想到我会叫出她的名字。

她仔细辨认了之后,终于终于认出了我:“你是许一,被开除的那个?”

说完这话,她也意识到自己这话有点冒犯,赶紧转移话题:“抱歉......老同学,好久不见啊!”

我苦笑了两声,看了看她开得车,奔驰C系列,这车在我们小县城绝对算得上豪车了。再加上她浑身的名牌,我在会所的经验告诉我,她现在的身价怕是在百万以上了。

“老子以后肯定比你混得强!”我脑海里闪过当年对人家放过的狠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嗯......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当然记得,你记得高一的时候我们还是同桌来着!”确实,刚进高中的时候,我成绩还凑合,和章子章做了几个月的同桌,后来瞎混之后成绩一落千丈,我就被老师弄到最后一排的角落去了。

再寒暄下去,我感觉自己就要社死,手忙脚乱地把餐箱合上,说:“那个......我没事,还有最后一单要送,我先走了哈!”

“哎,等等,给你一张名片,你忙完去医院查查,如果有事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来负责你的医药费和误工费!”

说着,她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塞给我。

我来不及细看,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这段时间,我除了送外卖,还会四处找人打听灵姐的消息,导致很多人觉得我是个精神病,这也是我老被人投诉的原因。

今天最后一单是一个十六七的小男孩,长得比较英俊,染着一头娇艳的紫毛,看是个小孩儿,我忍住没问那句“你认识灵姐吗”,这个年纪,与灵姐基本上没啥交集的可能,就没必要增加一次投诉了。

回到出租屋后,我拿出章子萱的名片,上面有一股子高级香水的味道,很好闻。

上面写着:龙翔地产副总经理——章子萱。

龙翔地产在我们这小有名气,县城有几处比较好的楼盘都是他们开发的,算了算时间,我高三上学期被开除,混了三年半加上坐牢的三年,出来也有两三个月,不到七年的时间,章子萱大学毕业也不过两年多一点,现在25岁不到,竟然混到了副总的级别,开上了大奔。

果然虎叔说得对,好好上学才是正道,其他路子兴许会成功,但成功的那个人肯定不是你。

虽然摔了一跤,但只是擦伤,我没有什么大碍,可我心里按捺不住地想要联系一下她。

这些年,我就梦到过三个人,灵姐、弟弟许长青,另外一个就是章子萱。

灵姐是我第一个女人,许长青是对我最好的亲人,章子萱是我的初恋。

男人总是对初恋有种执念。

我按出了她的号码,犹豫了一下,又取消了,打开微信尝试加了一下,一看头像,果然是她。

发出申请之后,我沉寂多年的心竟然有一些激动和紧张。

七年的时光,把我与她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现在已经遥不可及,想起那些年荒唐的时光,我不由得有些叹息。

如果没有那样该多好,可惜人生没有如果。

过了两个多小时,就在我就要放下手机打算睡觉的时候,手机传来滴滴的声音,打开之后,发现是章子萱同意了我的邀请。

“老同学抱歉,今晚上有个应酬,一直忙得没看手机!”她发来一段话。

我有些激动,赶紧回复:“没事,我就是给你说一声我没啥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没事就好,今天可把我吓坏了。”

“哈哈,以后开车门要注意看后视镜,安全第一!”

“嘻嘻,一定一定!”

......

我俩就这么瞎扯了起来,竟然一聊聊了半个小时,直到她说要去睡觉了,我才意犹未尽地放下手机。

通过和她的聊天,我也知道了很多同学的近状,整体来说,大家混得都还不错,有几个甚至成了小老板,当年那个班,我算是混得数得着差的了。

章子萱现在也有了男朋友,是我们班之前的另外一个学霸,叫郭强,长得也挺帅,当年也是章子萱的追求者之一,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我没敢把坐牢的经历告诉章子萱,虽然知道我和她没有任何的可能,但还是可耻地想给她留点好印象。

生活照常继续。

接下来一周多,我和章子萱也渐渐没了联系,毕竟两个世界的人,聊完了那点陈年往事,实在是没啥共同话题了。

我按捺住打听灵姐的消息,又因为比较努力,业绩刷刷往上涨,月底盘点终于得了主管的认可,勉强保住了饭碗。

这天晚上,拿到全额工资之后,我来到网吧。

姬总教给了我很多赚钱的方法,但都需要钱,前几个月的工资我全用来租房买小电驴了,想攒出点本钱并不容易,趁着今天手里有钱,我打算从网上进点小东西,晚上去夜市上卖。

通过这么多天的观察,我已经对县城的情况有了相对全面了解,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夜市我都仔细观察过,大概分析出了可以卖的商品品类和利润情况。

我通过姬总留给我的联系方式联系到了一个南方人,他那边可以进到非常廉价的钱包,且质量还不错,我在网上选好了款式,下了订单,花光了我三千多的工资,按照姬总在狱中的说法,如果我按照他说得方法去卖,至少能赚到六七千。

耳听为虚,只有试试才能知道,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做生意,一下花这么多钱心里多少有点忐忑。

忙完之后,我打算离开,刚起身,忽然注意到对面有一头有点熟悉的紫发,我瞬间想起来,这是我摔倒那天遇到的最后一个客户,因为一头紫发还有不错的颜值,所以我有点印象。

能再次遇到也算缘分,但我并不想打扰他。

可我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他一句话让我愣住了。

“我今天去看了,金碧辉煌还是老样子。你那边呢,灵姨还是没有消息吗?”

“金碧辉煌,灵姨!!!”灵姐今年30岁,这个小屁孩可不就该叫姨吗。

我瞬间激动起来,赶紧走到他身边重重拍了他一下肩膀:“你认识灵姐?”

他正在和人视频,对面是一个长相清秀的漂亮女孩,颜值很高。

紫毛被人打断有点生气,拆下耳机骂道:“你特么谁啊?”

搁以前,一个小屁孩敢这么骂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早一巴掌上去了,但我此时不仅不生气,甚至看他有点可爱。

“金碧辉煌的灵姐,你认识吗?”我怕闹乌龙,特意加上了金碧辉煌四个字。

他一脸诧异:“你是说......灵姨?”

“对,我该叫姐,你该叫姨,你认识她?”我抱着他肩膀,内心的欣喜无以复加。

网吧比较乱,不是谈事的地方,我俩决定换个地儿。

紫毛和开视频的女孩说了再见,见我盯着视频对面的女孩,他锤了一下我的胸膛:“我姐,别打坏主意!”

我俩到了县城的湖边,他听说我是“许一”之后,态度瞬间缓和,“原来是一哥,早就听说你了!”

他恭敬地掏出一支烟递给我,给我说起了灵姐的事。

不是很光彩,关系也有点乱。


灵姐是紫毛父亲的情人,金碧辉煌也是在紫毛父亲帮助下才做大做强的。

紫毛母亲去世的早,父亲一直没有再娶,但经常会带灵姐回家住。

虽然我早就知道灵姐是有男人的,但听到这,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

灵姐虽然没和紫毛父亲结婚,但对紫毛姐弟两个一直很不错,可是紫毛姐弟一直很难接受她,还骂她,本来依着紫毛的脾气,他和灵姐之间没啥和解的可能。

但人算不如天算,后来紫毛的父亲出事被抓了,房子车子存款全部被人收回,家里之前那些亲戚朋友有多远躲多远,生怕沾上麻烦。姐弟两个瞬间成了孤儿,连学费都没人帮着交。

后来是灵姐出了面,给他两个买了一个小房子,帮他姐俩安置下来,学费和生活费更是一点没差,这才让他俩活了下来。

我算了下时间,紫毛父亲出事那年,正好是我进KTV的第一年,那时候我还是个服务生,都没见过灵姐几面,更别说发生关系了,想到这,我心里瞬间好受了很多。

一年之前,灵姐可能预测到要出事,突然给了紫毛的姐姐一张银行卡,说是里面的钱足够他俩生活很多年的,如果有一天她出事了,他俩一定要好好读书。

没隔几天,金碧辉煌就被人砸了,从那之后,灵姐就像消失了一样,电话微信一切联系方式都失效了,本来他们以为灵姐也是被抓了,但托人问过,灵姐的场子还是比较干净的,没有被抓。

听完紫毛的话,我也终于理顺了很多事,比如都说灵姐是小三,但我从来没见过正主是谁;还有灵姐喜欢醉酒后哭,我也大概猜出来她是为了那个男人;还有一年前她最后一次探望我的时候哭了,后面就再也不来了,连一声招呼都没打。

看来这次意外比较突然,她虽然有所准备,但却没来得及给身边的人打最后一声招呼。

难道她?

我不敢往下想,如今虽然治安比较好,但干这一行的,仇家太多,眼红的人也多,难免会有一些王八蛋会对灵姐下手。

紫毛说着说着竟然有点啜泣,说:“我从小没妈,灵姐对我就和亲妈一样!”说着深深裹了一口烟。

我想起一件事,问道:“紫毛,你多大?”

“我不叫紫毛,我叫陈冠宇,人称关羽哥,也可以叫我二爷......下周满十六岁,咋了?”

“卧槽,十六抽什么烟,不学好!”我夺过他嘴里的烟,一脚踹过去,“狗屁的二爷,咋没上学去?”

“周末啊一哥!”

我拍拍脑袋,把这事给忘了,送外卖的哪有工作日和休息日一说。

“你现在上高中吧,为啥能染一头紫毛??不学好......不学好......”我看到他就好像看到当年的自己,恨不得把他踹死。

“额......那个,我上的职专,学得美容美发专业......”

“哦......”我停顿了一下,本来想道个歉啥的,突然脑海闪过他刚才说得话,“职专?”

我又踹上了。

我们县城有三所高中,一中、二中、职专,职专是所有考不上正规高中的学生的备选项。

“老子当年都读得一中,灵姐供你们容易么,你考个职专!!”

和陈冠宇聊完后已经晚上十点多,最后还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今晚上收获很大,创业迈出了第一步,还知道了灵姐的消息,这趟网吧去得值。

还有一个,陈冠宇那个漂亮的姐姐叫陈可可,比陈冠宇出息的多,我们省排名第一的大学鲁大经济系大四在读生,好像和弟弟许长青还是同一所学校同一级,还真是缘分。

说起许长青,这小子也没枉我替他抗事,竟然考上了那么好的大学。

不过我出狱的消息还没打算告诉他,他之前给我写信说要考研,估计现在是关键阶段,等他考完再说吧。

第二天我如往常一样起床、报道、送餐,但想到灵姐和钱包,我就干劲十足。

我得尽快积攒成本,姬总说未来互联网的机会有很多,我越早抓住就能越早吃到时代的红利。

但这一切都需要钱。

钱钱钱,我看到餐盒都觉得看到了钱,虽然送一单我也只能赚几块钱而已。

这天中午,我接了一个单子,是送往我们县豪华小区的,刚骑上小电驴没多久,突然看到前面簇拥着一伙人,有几辆车都停滞不前,看样子出了车祸。

干我们这行的,天天走街串巷,几乎每天都能见到车祸。

我此时没有看热闹的心思,小电驴绕开人群继续往前走,可无意间瞟了一眼,那个靓丽的身影进入我的眼帘,她就像一朵花扎在一堆杂草里,异常的醒目。

是一个月没见的章子萱!

可真够巧的。

犹豫了几秒,我把小电驴停好上前查看情况。老同学一场,能帮就帮吧。

我先看了一下车祸情况,这么宽的马路,章子萱的奔驰追尾了一辆红色奥迪,这条街限速40,她大概率是全责。

她这个车技,也真是厉害!

被追尾的是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女人,掐着腰骂骂咧咧,章子萱估计也是自知理亏,不断给胖女人说着道歉的话,还每隔一会就抬起手来看腕表的时间。

“等交警来吧,走保险,该怎么赔就怎么赔呗,骂人干什么?”我的话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章子萱见到是我,脸上闪过一道欣喜:“许一!”

“一个送外卖的,瞎管什么闲事!”胖女人矮我一头,仰着脸指着我鼻子质问道。

我没搭理她,问章子萱说:“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要去处理,你先去,交警马上就来了,我等着就好!”

章子萱急促地点点头说:“有个大客户今天签单子,迟到了可能就黄了!”

“那你先去吧,处理完我给你发微信!”

目送着章子萱上了出租车之后,我就彻底放开了,混了这么年,我身边可都是骂人的高手。

论骂街,我谁都不怵,章子萱在这里反而会影响我发挥。

胖女人被我怼了几句就老实了,气呼呼地说不出话,可能也没想到我这么一个小伙子骂街会比她还要娴熟。

“你等着!”她恶狠狠地威胁道。

“等着就等着!”我还怕她?

交警来了之后处理的很快,还教育我以后不能干这种事,万一驾驶人是醉驾我麻烦就大了,好在周边围观群众比较多,都能证明章子萱没有喝酒。

交警把车拖走之后,我才想起来我还有单子要送,赶紧骑上车往目的地赶,到了小区楼下打开餐箱我就傻眼了。

“卧槽,我外卖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