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五指猪的忌讳

五指猪的忌讳

苏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宁的爷爷做了一辈子的杀猪匠,靠杀猪营生,最终被一头猪杀死。这种离奇的事说出去没人信,苏宁也没有说出去,村里的人都传是爷爷一生杀猪,折了太多的福寿,这才有了这样的下场。从小到大,苏宁跟在爷爷身边确实也耳濡目染了些,曾经他还发誓一辈子不做杀猪匠,只不过后来……

主角:苏宁,灵溪   更新:2022-07-15 21: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宁,灵溪 的女频言情小说《五指猪的忌讳》,由网络作家“苏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宁的爷爷做了一辈子的杀猪匠,靠杀猪营生,最终被一头猪杀死。这种离奇的事说出去没人信,苏宁也没有说出去,村里的人都传是爷爷一生杀猪,折了太多的福寿,这才有了这样的下场。从小到大,苏宁跟在爷爷身边确实也耳濡目染了些,曾经他还发誓一辈子不做杀猪匠,只不过后来……

《五指猪的忌讳》精彩片段

我爷爷是个杀猪匠,杀了一辈子猪,最后却被一只猪杀死了。

这种事说出去都没人信,就像是胡编乱造的神话故事,匪夷所思天方夜谭。

可我敢对天发誓,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村里人说万物有灵,爷爷杀生太多损了福寿,遭了报应,所以才有此横祸。

我不清楚什么是因果报应,但我知道,爷爷的死和他破坏杀猪匠这一行的规矩有关。

常言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在我们家,这句话还有后半句,那就是“三百六十行,行行有规矩。”

用爷爷的话说:规矩虽然是死的,但它却是行业内的讲究,是祖师爷代代相传留下的约束。

无论你信或不信,遵不遵守,规矩在那摆着。仿佛冥冥中的一双眼,时刻观察着从业者的所作所为。

有道是举头三尺有神明,谁敢保证这些看似乱七八糟的规矩就当真没一点玄机?

爷爷十六岁拜师学艺,是正儿八经给师傅磕过头敬过茶的.

直到他死,整整六十年。死在他手里的猪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全都是一刀毙命,干净利落。

而爷爷最后一次杀猪,是在今年年尾。

距离新年大概还有头十天的样子。

我清楚记得那一天正在下雪,鹅毛大雪,纷纷洒洒,似乎在迎接新年的到来。

来请爷爷杀猪的是隔壁村的薛老五。

这家伙和我爸差不多年纪,四十五六岁。穿着身藏青色的厚实棉袄,头戴羊皮小帽。一进院子就咧嘴嚷嚷道:“木生叔,烦您跑一趟嘞。”

我那会正和爷爷在堂屋烤火,见有客人上门,爷爷当即套上棉鞋起身招呼,并示意我去泡杯热茶。

薛老五进门后放下手中的两瓶劣质白酒,拍打着身上的雪花笑道:“三天没喂食了,那畜生饿的都快把猪圈啃穿了。”

爷爷从柜子里拿出装有杀猪刀的木箱,随口应道:“饿的越久肠胃越干净,处理起来也就越方便。对了,热水烧好了没?”

薛老五点头道:“一大早就烧上了,就等您过去一刀放血。”

说着,又接过我新泡的热茶,笑容满面道:“这是小宁子吧,一转眼都这么大了。”

“明年考大学咯。”爷爷拎着木箱坐在凳子道:“我家小宁子就爱吃猪头肉,我可跟你说好了,杀完猪,猪头我得带走。”

薛老五爽快道:“再加二十斤肉,还有猪下水之类,您看上哪样拿哪样。这天寒地冻的,哪能让您就捡个猪头回家?”

爷爷笑眯眯道:“那成,赶明儿猪头肉卤好了喊你来喝酒。”

一阵客套的寒暄后,待薛老五喝完热茶,两人一前一后准备动身。

我在家无聊透顶,索性央求着爷爷去看热闹。

“戴个帽子加件外套。你体质差,别受凉了。”爷爷关心道。

我二话不说换上羽绒服,和我爸说了声,屁颠屁颠跟着爷爷前往薛老五所住的太华村。

太华村在我们村隔壁,两里多路。我帮爷爷拎着装有杀猪刀的木箱,大概十五分钟就到了。

薛老五一家正为杀猪的事忙活的热火朝天。

洗缸的洗缸,烧水的烧水,刷案板的刷案板,年味十足。

见到爷爷过去,熟人间相互问候了一番,薛老五领着爷爷前往猪圈。

“木生叔,问神香我已经帮您点过了,根根成灰,平安无事。”薛老五指着猪圈前的砖头缝道:“您看,香灰还在那呢。”

爷爷低头看了几眼,郑重道:“你点的不算数,问神香必须我来点。”

薛老五略显尴尬,但也知道爷爷杀猪的规矩,连忙回道:“行,我这就给您重新拿香。”

“别麻烦了,我箱子里有。”爷爷从我手里拎走木箱,自顾打开后拿出三根黄香点燃,顺势插进身前的软土里,口中念念有词:“众生皆苦,今遭此罪,以香送灵......”

两分钟后,爷爷起身朝我说道:“宁子,看着黄香,若中途香灭一定要告诉我。”

说罢,爷爷打开猪圈门走了进去,开始杀猪前的例行检查。

在不知情的外人眼里,爷爷此刻的举动似乎有些可笑。

不就是杀头猪嘛,怎么还弄的跟兽医看病一样。

可只有我知道,爷爷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杀猪匠一行的规矩,那所谓的杀猪六大忌。

什么是杀猪六大忌呢?

第一忌,忌杀灵官猪。

据传,灵官猪是天上神仙的分身转世,是下凡渡劫来的。只能老死,不能被人杀死。否则其魂魄会衍变成恶灵报复杀猪人,弄的其家破人亡。

而辨别灵官猪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爷爷方才点的问神香。

问神香灭,则代表猪魂有神,不受香火供奉。

说的明白点,你都要杀我了,我还受你香火?

杀猪第二忌,忌杀五指猪。

普通的猪有四根脚趾,而五指猪则和人类一样长有五根脚趾。

传说这种猪是人投胎转世的,且带着前世记忆。

如果将其杀害,会被冤魂缠身。

杀猪第三忌,忌杀白头猪。

白头猪又被称作丧猪,指猪头上长有大片白毛的猪,好像人类披麻戴孝。

有传言杀猪匠若是杀了白头猪,家中必会出现丧事。

杀猪第四忌,忌杀拜佛猪。

拜佛,并不是说猪去寺庙求神拜佛。

而是说猪的后腿会并排站立,前腿作揖,如同拜佛。

据说这种猪已经开启了灵智,杀了会给杀猪匠带来厄运。

杀猪第五忌,忌杀无尾猪。

无尾,也就是没长尾巴的猪。

杀猪匠认为无尾意同无后,杀这样的猪会导致自己断子绝孙,无血脉后人。

杀猪第六忌,忌杀怀胎猪。

在杀猪匠眼中,投入猪胎者都是上辈子坏事做尽受到上天惩罚之人,这种人本身就对投胎为猪心生愤怒,若是还未出生就被杀死,其胎灵将变成胎煞,一辈子纠缠杀猪匠,以报轮回转世之苦。

我小时候听爷爷说的最多的便是杀猪匠一行的规矩,所以这杀猪六大忌我几乎倒背如流。

我这边守着问神香,爷爷那边也很快检查完毕。

薛老五小声询问道:“叔,能喊人过来捆猪了不?”

爷爷走出猪圈,不知是地上松滑还是年纪大了腿脚无力,一个踉跄俯身冲出,愣是将正在燃烧的三根黄香尽数折灭。


“爷。”我惊呼一声,赶忙上去搀扶。

薛老五也吓的不轻,神色焦急道:“木生叔,您没事吧?”

爷爷半跪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道:“没事没事,踩了脚烂泥没走稳。”

我暗暗松了口气,指着碎成粉末的黄香说道:“那这怎么办?是不是再点一次。”

爷爷稍显犹豫了一下,叹气道:“算了吧,都快烧完了也没见熄灭,应该是没问题的。”

薛老五附和道:“那我出去喊人了啊。”

爷爷沉默点头,拍打着身上的泥灰叮嘱道:“绑案板上去,绳子紧一些。”

很快,薛老五领着七八个同村男人进来绑猪。

折腾了大半个小时,几个人忙的满头大汗,终于把四百多斤的大肥猪捆绑严实抬到外面。

再之后,一切顺利。

随着爷爷一刀捅入猪脖子内,哀嚎如雷的大肥猪顿时命丧黄泉。

而我,不知是眼花还是错觉,在爷爷割下猪头准备带走的时候,我看到猪身之上飘出一道金光。

那金光飞至半空,汇聚成一张模糊的面孔。

他望着爷爷,望着我,冷冷的笑着,最后化作黑雾缓缓散开。

回家的路上,我越想越觉得渗人,忍不住将看到的诡异场景告诉爷爷。

爷爷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我看到他拎着猪头的右手猛的握紧,又似轻微哆嗦。

“爷?”我心中不安的喊道。

“恩,应该是你瞧错了。”爷爷自说自话道:“下雪天最容易眼花了,我去年还在天上看到银龙了呢。结果你猜怎么着?那是电线杆上结成的冰雕。”

说完,爷爷哈哈大笑道:“走吧,回家让你奶把猪头卤了,今晚就吃你最爱的猪头肉。”

我见爷爷这么肯定,又完全没当回事,不免怀疑自己是真看错了。

殊不知,这一晚过后爷爷就永远离开了我们,吊死在村口的老槐树下。

毫无征兆,出人意料。

没人知道爷爷为什么要自杀,更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门的。

第一个发现爷爷尸体的是村里做豆腐的李秃子。

李秃子每天早上要去镇上出摊卖豆腐,所以天天凌晨三四点就得出发。

用他的话说,他骑着三轮车来到村口的时候差点被吓的尿裤子。

好在李秃子看清了爷爷的长相,火急火燎的跑来我家报信。

凌晨四点三十六分,我爸将爷爷的尸体背回了家。

奶奶哭到瘫软昏迷,我爸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至于我,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那一刻的心情。

是无法置信,痛入骨髓,又还是心生悔恨。

是的,我后悔了。

后悔没盯紧爷爷,后悔没让他把折断的问神香重新点一遍。

否则我无法解释爷爷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自杀。

天亮后,村里沸腾一片,左邻右舍皆为爷爷的突然离世感到震惊。

但议论最多的还是说爷爷杀生太多遭了报应。

我傻乎乎的坐在房间里,看着我爸眼圈泛红的准备灵堂,看着爷爷生前穿的衣服鞋子,他每天捧着的瓷茶缸,那把跟随他几十年的杀猪刀,泪如雨下。

晚上帮爷爷守灵,三个伯父都来了,说起爷爷的死,大家都将目光放在我的身上。

大伯语气和善道:“宁子,我不相信你爷爷是遭了报应。天底下杀猪的这么多,怎么就你爷爷死的这么玄乎?你说说,昨天杀猪是不是遇到什么怪事了。”

二伯一边给爷爷烧纸钱,一边嘀咕道:“是啊,我听今天过来吊唁的薛老五说,说你爷昨个把问神香熄灭了,这到底咋回事?”

我坐在角落里,看着灵堂上摆放的爷爷遗照,流着泪将昨天发生的事全盘说出。

当听到我说猪身上有金光飘出时,大伯下意识的起身,嗓音沙哑道:“灵官猪,莫非真有灵官猪不成?”

二伯脸色煞白,惶恐不安道:“八成是了,不然咱爹怎么会无故自杀?这哪是因果报应,这分明是被灵官猪的恶灵缠身迷了心智。”

我爸一直蹲在门槛上抽烟,听到这烟头一折,断成两截道:“宁子是和咱爹一起去的,他......”

后面的话我爸没有说,但大伯和二伯相视一望,皆露出凝重神色。

“明天找个阴阳先生过来看看吧,我担心......”我爸掐着早已熄灭烟头,欲言又止,只是看向我的时候眼里充满担忧。

二伯慌乱道:“是要请个先生盘算盘算,这样,等咱爸入土为安后,我亲自去市里请个厉害点的阴阳先生。”

我听的云里雾里,爷爷都死了,再请阴阳先生还有用吗?

就在我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我那从小疯疯癫癫的三伯突然开口道:“宁子要死了,宁子也要死了。”

“老三。”大伯厉声喝道:“你胡说什么,给我滚回去睡觉。”

“嘻嘻嘻,我看到了,看到宁子死了。”三伯手舞足蹈,咿咿呀呀的怪笑。

我听的心里直发毛,甚至感觉一股凉气从后背涌出,冷的我浑身僵硬鸡皮疙瘩直冒。

要换成别人这么咒我,我再好的脾气与教养也会上前扇对方几个嘴巴子,让他知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的道理。

只可惜咒我死的不是别人,是我的三伯。

偏偏他还是个疯子。

你说我能和自己的疯子三伯计较吗?

“老二,你送老三回去睡觉,守灵有我们就行了,别让他在这里添乱。”大伯没好气的说道。

二伯怕我心有疙瘩,软声宽慰道:“宁子,别听你三伯疯言疯语,疯子的话就像做梦一样,要反着来听。”

说罢,二伯强拽着仍在胡言乱语的三伯走出灵堂。

雪还在下,飘飘洒洒。我看了下时间,都凌晨一点多了,这个时候,我困的上下眼皮打架。但因为要给爷爷守灵,我只能强打着精神靠在椅子上打盹。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好像看到有人从院子外走进来。

是个男人,穿着一身古代的官袍,头戴金冠,大摇大摆的来到爷爷灵堂前。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爷爷的遗照,嘴角勾起一抹森冷笑意。

正当我好奇这人是什么身份的时候,他的脸突然诡异的变成了猪头,对着我龇牙咧嘴道:“苏木生该死,你也该死。”

“轰。”

好似冬日里的惊雷,那猪头人在爷爷的灵堂前炸成黑雾消失无影。


而我,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

腰酸背痛,大脑昏沉,完全提不起丁点力气。

就像是大病初愈后的虚弱,连喘息都在颤抖。

“宁子。”我爸轻声呼喊,疲惫不堪的脸上充满惊喜。

“爸......”我挣扎着想要起身。

“别动别动,先躺着。你睡了整整五天,都快急死我了。”我爸手忙脚乱的帮我掖好被子,眼眶红肿道:“得亏灵溪大师救了你,若不是她,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顺着我爸的视线望去,只见我房间的窗户边站着一位身穿白色羽绒服的年轻少女。

这少女肌肤胜雪,白皙精致。唇若点樱,唇瓣轻启。眉似墨画,略显张扬,但却极到好处。

如瀑布般的青丝及于腰后,被一根橙色丝带简便系着。

犹似深潭泉眼般的清澈眸子,顾盼之际,清雅高贵。

她看着我,手里还捧着一本泛黄破旧的书籍,不悲不喜,神色清淡。

“谢,谢谢。”我没有来的一阵紧张,结结巴巴的说道。

讲真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哪怕是电视里的女明星也没她漂亮。

准确来说,是她身上自带的那股悠然气质,好像深山幽谷绽放的莲花,孤独而不染尘埃。

“现在谢我还太早了,你身上的恶灵并没有祛除。”

名叫灵溪的少女眉头微蹙,开门见山道:“我只是暂时帮你压制了体内恶灵,想要将它彻底祛除还得靠你自己。”

“灵官猪乃天上仙人分身寄托下凡历劫,所衍变的恶灵绝非普通孤魂野鬼可比。”

“起码我是无法将其强行逼出的。”

灵溪合上书籍,轻轻叹了口气道:“世间凡物,但凡与仙人有了牵连,那都是命数。早知如此,我就不该接这笔生意。免得治不好你,自己还沾了不该沾的因果。”

“灵溪大师。”我爸面露哀求道:“那您说怎么办,我家宁子今年才十八岁,明年就要高考了。”

“还想高考?”灵溪嘴角勾起一抹讥诮,冷声道:“他身上的恶灵只有一个办法才能祛除,那就是积累十件大功德感化恶灵,让其回归天界。”

“三年之内,若你儿子没法感化恶灵,等待他的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

“十件大功德,都得是救人性命的功德。”灵溪解释道:“佛经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积累功德的同时每天诵读一遍地藏经效果会更好。”

大伯一直站在房内没有说话,此刻听到有方法救我性命,当即拍板道:“一切都听灵溪大师的,先保住宁子性命再说。”

我爸看了看我,似在征求我的意见。

大伯恼火道:“还犹豫个屁啊,书读的再好有用吗?丢了性命,你就是考上了一流大学又怎样。”

我缓缓闭上双眼,不甘却又不得不认命道:“先休学吧。”

“这就对咯。”大伯满意道:“也就三年,三年后你还可以继续复读,只不过年龄上大了几岁而已。”

我爸摆手道:“晚三年不算什么,我担心的是那十件大功德,敢问灵溪大师,这该怎么积累。”

灵溪似笑非笑道:“我刚才说了呀,救人性命就是大功德。”

大伯懵圈道:“您的意思是要我家宁子去救十个人?”

“恩,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灵溪一本正经道。

“这个......”大伯和我爸面面相觑,我爸脸色发苦道:“灵溪大师,我家宁子除了读书根本没别的本事,又怎么去救人性命?”

灵溪伸手拂起散落在额头的碎发,表情无辜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苏童鸢花一百万请我出手只说救醒她的弟弟,可没说要我祛除恶灵。”

我爸还想说话,但这个时候灵溪的手机突然响了。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灵溪将手中的书籍放在桌子上,径直走出房间。

我躺在床上,想着灵溪方才说的苏童鸢三个字,心绪复杂,如浪起伏。

我叫苏宁,江南沿海地区桃山村人,今年十八岁。

在我七岁那年,我妈认识了一个有钱男人,和我爸离了婚,带走了大我三岁的姐姐苏童鸢。

从那以后,我就成了别人嘴里没妈的孩子。

十一年来,她们从未看望过我,也从未找过我。

我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甚至根本没想过会和她们再有联系。

我妈的走,就像是一根刺,一直扎在我的心里,无法释怀,更没法原谅。

但现在,救我性命的灵溪竟然是我分别十一年的姐姐花钱请来的,这让我震惊的同时不免觉得极为可笑。

可笑我还有个亲妈和亲姐。

“宁子,别怪你爸,他也是迫不得已。”大伯搬了张椅子坐在我床边小声说道:“你昏迷的那晚,一头倒在了地上。脸色发黑,口吐白沫,都快把我们吓死了。”

“你二伯连夜将你送往镇上的医院,折腾到天亮,医生愣是治不好你,还建议我们转院。”

“你爸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挨个给那些值班医生护士磕头,求他们救你。”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是我让你爸联系那个女人的。”大伯无奈道:“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她的儿子,尤其是童鸢,这些年没少偷摸给你爸钱。”

“以你爸的脾气,本来是不想和她们有任何瓜葛的。但是你爷说了,咱家条件差,你长大后结婚生子都得花钱,你爸没什么大出息,一辈子种田为生,没法帮衬你。”

“所以这些年来一直瞒着你,主要是怕你胡思乱想。”

大伯说到这,将声音压低,语重心长道:“这是她们欠你的,要或不要日后再说。目前先把你身上的恶灵除掉,保住性命才是大事。”

我爸小心翼翼道:“童鸢给的钱我一分没动,都在卡里存着,你要嫌膈应,等你身体好了亲自还给她。”

“知道了。”我深深吸了口气,将那些复杂的情绪暂时抛开。

正如大伯说的那样,如今的我最需要做的是解决恶灵。

灵官猪的恶灵之所以会纠缠上我,无非是因为杀猪那天我也去了。

如果说爷爷是取它性命的凶手,那我就是帮凶。

凶手死了,帮凶自然也得死。

可要想解决恶灵就得积累十件救人性命的大功德,我只是普通凡人,身无一技之长,凭什么去救人性命?

一想到这,我不禁感到头疼,疼的心里发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