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其他类型 > 三本男友范鉴小说

三本男友范鉴小说

管彤范鉴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因为肚子太大失去重心滑倒,重重地摔在地上流了产。而我大出血躺在急救室的时候,范鉴正和他的小学妹在酒店滚床单。`400一晚的四星酒店,几乎是我一个月的房租。用的更是我妈偷偷地给我送来的安胎钱。

主角:管彤范鉴   更新:2022-09-11 01: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管彤范鉴的其他类型小说《三本男友范鉴小说》,由网络作家“管彤范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肚子太大失去重心滑倒,重重地摔在地上流了产。而我大出血躺在急救室的时候,范鉴正和他的小学妹在酒店滚床单。`400一晚的四星酒店,几乎是我一个月的房租。用的更是我妈偷偷地给我送来的安胎钱。

《三本男友范鉴小说》精彩片段

我高考 630 分,男友 400 分,他要我跟他上三本。

毕业一起去酒店端盘子。

重度恋爱脑的「我」答应了。

旅游管理专业出来只能到酒店端盘子和当导游?那是普通人!

可我家,区区不才名下几百家酒店罢了!

一头撞上浴缸后,我再次睁眼,面前是白森森的电脑屏幕。

我肩膀被人揽着,一道男声在耳边响起:「彤彤,你就跟我报同一个学校吧!虽然咱俩高考分数差 200 多,但什么能比上咱俩的感情啊。

「你说咱俩要是分隔两地,万一再被距离隔断了感情……我可是跟你奔着一生一世去的!」

说话的是我老公范鉴。

眼前却是他十七八岁的样子。

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

面前屏幕上赫然是高考志愿的填报页面。

现在是 2008 年。

是我上一世死时的十年前。

上一世,我爱上这个二流子,并且重度恋爱脑上头。

他高考 400 分。

我 630,本可以上还不错的 985。

结果被他几句甜言蜜语和海誓山盟一忽悠,就跟着他去上了三本。

我爸暴跳如雷,我却梗着脖子声称「爱情重于一切」。

差点儿给我爸气得当场心脏病发作。

更可怕的是,大一下学期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挺着大肚子回了家。

我爸要我堕胎离开范鉴,可我那会儿情到浓时,铁了心要跟他。

他终于忍无可忍,把我赶出家门。

我原以为范鉴会好好地照料无家可归的我,可没想到他只是在校外租了个 500 块的平房,把我一个人扔在里面。

昏暗潮湿不说,连厕所都没有。

后来我挺着七八个月的肚子,深夜独自去乌漆麻黑的公用厕所。

因为肚子太大失去重心滑倒,重重地摔在地上流了产。

而我大出血躺在急救室的时候,范鉴正和他的小学妹在酒店滚床单。

`400 一晚的四星酒店,几乎是我一个月的房租。

用的更是我妈偷偷地给我送来的安胎钱。

面对在我病床前趾高气扬地骂我「过气黄脸婆」「连孩子都保不住的废物」「难怪你男人背着你偷腥」的小学妹,我几乎气疯了。

范鉴却对床上气血两亏、形状奇惨的我不管不顾,反倒皱着眉嘟囔了句「倒胃口」,

然后转身就去追他娇贵的小学妹。

被甩后重新回来找我,却不断地 PUA 我:「没了子宫你怀不了孕了以后。

「你只是报了个志愿你爸妈就把你赶出来,知道你怀孕又流产他们能接受吗?你还能回哪儿去?

「男人总有冲动的时候。多大点儿事?

「再说了我跟她就是玩玩而已,只有对你是认真的。我们这么多年感情难道你不清楚吗?」

而我,居然忍了。

并且在他这一次次 PUA 里被洗脑,陷入自我怀疑,更加死心塌地地跟在他身边。

即便他后来身上每天带着不同的香水味回家,即便我常常在他的领口处瞧见不同色号的口红印,我依然欺骗自己「那都是逢场作戏,他爱的是我」。

再后来范鉴在酒店干了三年,觉得自己干又累又不赚钱,刚好碰到个机会,便跟着人家开始做宴会厅外包承接业务。

俗称「人贩子」,在酒店办宴会的时候提供临时工。

最开始为了省一个临时工的钱,我自己上场干,扛着宴会厅几十斤重的玻璃转桌,一天下来累得手都抬不起来。

后来为了接单,酒桌上我黄的、白的轮着灌,喝了吐、吐了喝,生生地熬出胃溃疡,整宿整宿地睡不着。

而他,居然为了个大单,亲手把我送上其他男人的床。

我被下了迷药,浑身无力。

面对着那张逐渐逼近的、猥琐而眼里满是欲望的肥猪脸,我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跌跌撞撞地跑进浴室,却腿一滑撞上浴缸,死了。



我定了定神。

从那段恶心又黑暗的记忆里抽出神来,看向眼前的范鉴。

我在那短暂的一秒里快速地思考自己当年究竟喜欢这个哥哪一点。

随后居然悲哀地意识到,不过是因为他在我脚滑差点儿摔下楼梯的时候扶了我一把。

说起来那会儿这个渣滓说不准正好偷吃我豆腐呢,不然手在我腰上搁这么久不挪开?

居然就一个俗套的英雄救美+篮球打得不错+脸还过得去这几点,我就生生地为这么个渣滓把自己过成上一世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28 岁的我为 18 岁自己的肤浅默哀。

上辈子,我是被自己活生生地蠢死的。

这锅我认。

但把我扯进深渊的罪魁祸首,也别想好活!

在社会酒场混了那么久的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不谙世事、什么心思都藏在脸上的小姑娘了。

现在的我要整死一个人,都能是笑着送他进棺材的。

于是我忍住恶心,温温柔柔地倚在范鉴肩上。

「范哥,报三本我爸妈会赶我出去的……」

果然他眉头一皱就要说话。

他才不在乎我的死活呢。

甚至他只想把我拉进泥潭里,再踩深几寸。

我趁他逼逼之前又赶紧开口道:「别的没什么,但我每个月 2000 的生活费就没有了。

「哦,不对,我妈说了,考上 985,每个月给我多加 1000。

「3000 块呢!以后每个月可以给你买一双 AJ 呢……」

范鉴最大的软肋就是钱。

「穷」这个标签他生来就带着,他面上装作毫不在意,其实在意自卑到了骨子里。

所以上一世我生产前我妈偷偷地送来了几万块钱,他立马就急吼吼地拿着那笔钱带着小学妹去开房。

想要摆阔一把选五星,却又舍不得。

真是可怜又可笑。

我赶紧趁热打铁:「这样吧,要不我们一起报你那个专业,旅游管理,将来一起做导游?」

上辈子我和范鉴就是报的这个专业。

因为他没得选,这个专业分最低,他刚好踩上。

在他眼里,这个专业就是全世界最没前途的专业。

实习在酒店做廉价劳动力。

毕业后去酒店端盘子或者当导游。

没有第三条出路。

他跟我骂骂咧咧了很多年。

我背都背得下来了。

果然,一听我说报这个专业,他立马精神了。

「真的?」

「当然了。亲爱的。要不是为了给你买鞋,我怎么会舍得跟你分开两个学校呢~」

「我这么爱你。」

他上辈子拿捏我于股掌之中,最有把握的就是我爱他。

可他怎么会想到我换了个魂儿呢?

十年后的魂。

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撕其魂的魂。

范鉴果然露出一副飘飘然的神色。

但是依旧没有放松戒备。

「那你当着我的面填。」

他选的三本刚好在 G 市。

于是我迅速地填了 Z 大。

然后娇羞着红着脸:「都在一个大学城,以后我天天去看你。」

他嘴上说好,脸上却有些嫌弃。

估计怕我影响他泡妞呢。

我冷笑。

真以为老娘为了你这个渣滓?

呸!

Z 大有国内最好的旅管专业。

我上一世曾经偶然听过一次 Z 大陈教授的讲座。

鞭辟入里,颇具前瞻视角,让我受益匪浅。

更让我知道旅游管理专业没有范鉴说得那么不堪,它自有它的天地与山海。

夏虫不可语冰,范鉴嘴里所谓的局限都是他自身眼光的局限。

我暗暗地下了决心:我要在行业里,做到最顶尖。

我要让范鉴比上辈子的我惨上十倍、百倍!

然后看着我在巅峰发光!



回到家,我爸妈脸色铁青地在沙发上等着我。

「你还知道回来?!被一个野男人勾了魂儿连自己的将来都不顾了!」

「你的志愿还报不报了?」

上辈子我回家的时候志愿已经尘埃落定了,630 上三本,我爸气得差点儿心脏病发作。

我看着面前比我记忆里年轻许多的爸爸妈妈,眼里不自觉地涌上热意。

上辈子,这是我最后一次感受到父母的关怀了。

我笑着贴过去,环住我妈的脖子,撒娇道:「哪里有?我已经报好志愿了!

「Z 大,旅游管理,可是我对比了好久才挑出来的呢!」

我爸愣了一下,随后狐疑道:「那个男的也报了 G 市?」

以前我实在是蠢得令人发指,以至于我爸觉得我做什么都是为了范鉴。

我又凑过去搂上我爸的胳膊:「怎么会?你女儿已经擦亮了眼睛,踹了那个垃圾了!」

我爸妈虽然将信将疑,但是见我说得这么斩钉截铁,心里还是欣慰不少。

况且在此之前的两年,我因为范鉴跟他们不知道吵了多少回架,关系几乎降至冰点。

难得有这么温馨时刻,他们也不忍打破。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吃着晚饭时,我试探性地开了口:「爸、妈,我选旅游管理专业是因为我对这个行业兴趣浓厚,但是这个专业将来的就业形式很是严峻啊……」

果然,我爸眼里悄然地闪过一丝欣慰和惊喜。

然后又面带警惕地再次确认了一遍:「你真的和那个范鉴分手了?」

我指天发誓:「我对那个渣男只有厌恶,再没有半点感情!」

我内心单方面分手了,不算欺骗上天吧?

我爸终于放下心来,眼神闪烁地开口:「闺女,其实……你出生那年你爸不小心搞了几家酒店,后来也不小心越开越大,然后就成了个连锁,全国也有个几百家。」

「就其实……咱家……也算是个豪门?」

这事儿我上辈子到死都不知道,一直以为我家是普通小康家庭。

毕竟为了不养成我骄奢之风,我爸妈一直说自己是搞服务业的,也一直住的普通小区。

我寻思服务业能有赚钱的吗?

于是在认识范鉴之前我从小都是个懂事的孩子,也一直很懂得心疼父母,用钱一直很节省。

我爸妈一看,这好事儿!让孩子不被金钱浸染,走朴素之风。

于是二人一拍即合,一直瞒我到高三。

本来打算我大学毕业后跟我摊牌,我就找了范鉴这么个凤凰男。

于是我爸妈更是死都不肯透露这个事儿了。

我是上辈子死后成了游魂,在我的灵堂前听见我妈一边烧纸一边哭,一边还骂着我爸:「你赚那么些鬼佬钱有劳什子用!你女儿一分都没享受到!

「将来你抱着你那几百家酒店进棺材吗!」

我那会儿一边跟着我妈哭,一边忍不住感慨:「好家伙几百家酒店!

「原来老娘生来就在金山上!

「怎么上一世就偏偏在垃圾桶里精准地找到范鉴那个极品垃圾,跟他搅和到一起去了呢?」

我这厢还在感慨,我爸已经掏出手机给什么人打电话:「怀瑜啊!我是管叔叔!那个,你还记得彤彤吗?对对对,就是我女儿!

「她刚好和你一个学校一个专业,等开学的时候你照顾一下她行不?」

我挑眉。

重生居然触发新剧情?

上辈子我可是到死也没听见这么个人名呢。

对面大概答应了,我爸乐呵呵地挂了电话。

他拍着我的肩,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闺女,你就放心读!」

「不会有就业问题!

「等你回来继承家业!」

于是,开学那会儿我拖着我妈给我置办的三个行李箱,要死要活地走出机场的时候,一眼就看见接机人群里即便穿着普通衬衫、黑裤也格外出挑的男人。

一声惊呼不自觉溢出:「江经理!你怎么在这儿!」

上辈子我大四去酒店实习,进的宴会厅,当苦力。

眼前人就是我实习那会儿的酒店经理。

我流产之后身体一直虚弱,那天刚好赶上一场隆重的宴会,工作量极大。

我累得眼前一黑,差点儿就一头栽地上,却被人伸手托住。

就是面前的男人。

一周后我意外地被通知转去前厅部,日子轻松了很多。

听说就是他给我说情,帮调的部门。

因此我一直很感激他。

但他怎么会在这儿!

男人听到我的声音,目光也落在我身上。

那双眼眸漆黑如墨,却没有半点情绪,整个人清冷得像是十二月的冬雪。

我这才看见他手里拿着的那块纸牌。

笔锋凌厉,行云流水。

只写了两个字:管彤。

我去!

他不会是我爸嘴里那个「怀瑜」吧!



绝了,还真是。

江怀瑜垂眸看我,语气礼貌却冷淡:「管彤?」

我点点头,就想拖着三个行李箱往他儿走。

然后……其中一个轮子就被卡住了。

我妈自从不装穷之后,开始报复性消费了。

都是啥啊,比金砖还重!

我还在急赤白脸地掰那个轮子,江怀瑜迈着长腿三两步就走到我身边。

他并没有问我嘴里突兀的「江经理」是谁。

不论是语气神态,都能看得出这是一个极淡漠的人。

倒是让我免去一番麻烦的解释。

「我是江怀瑜。」他淡淡道。

说完他鞋跟极有技巧地在卡住的轮子上一踩,然后伸手接过三个行李箱。

「走吧。」

我那 3 个 28 寸的、把我衬得像小人国居民的大箱子,被他拿在手里,却愈发衬得他身姿修长。

我不由得感慨,腿长一寸,为所欲为啊真的。

我刚坐上他的车系好安全带,就接到了范鉴的电话。

他劈头盖脸就是一句:「管彤,你快来我们学校!给我买点儿日用品,还有床单、被罩什么,然后再给我铺个床!」

仿佛我是他家的佣人,还是地位低到尘埃里那种。

声音太大,旁边的江怀瑜听得一清二楚。

江怀瑜皱了皱眉,但是没说话。

我倒是一点儿不觉得尴尬。

活了两辈子,没啥事儿值得不好意思的。

我放软了声音:「好。

「我刚出火车站。马上就到。」

上辈子我和范鉴是一起坐火车来的。

但是这一世他却临时决定要自己来,说是要处理什么事儿。

我当然乐意至极,谁乐意跟他挤火车。

飞机他不香吗?

不过确实重活一世,很多事都变了。

我嘴角的笑意未散,眼里却仿佛拢着一层寒霜,抬手便挂了电话。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江怀瑜似乎朝我这边瞥了一眼。

我转脸看向他:「江师兄,我临时有点事,能不能让我先下车?路边停就行。」

江怀瑜并没有追问什么,的确立刻在路边停了车。

「你的东西我会先带回去,等你回学校找我拿就行。」

我点头。

但在我拉开出门要探身出去的时候,他却突然出声:「管彤,我没什么立场管你的事。

「但既然管叔叔让我照顾你,我就多说一句。

「任何时候,在爱别人之前,不要忘记先爱自己。」

我有些惊讶,对上他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

倒是心里涌上了几分暖意。

我笑了笑:「谢谢你的提醒。我会牢记在心。

「只不过……」

我的声音冷了下来,恨意一点点地爬满我的眼底:「有些人,我怕他摔得不够惨,所以想把他捧得高一点,再高一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