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其他类型 > 你的末路我的天堂

你的末路我的天堂

唐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唐浅感觉到关节处的疼痛,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她回神后,立马撑着身子想离开这里,却被男人一把按住肩膀。下一秒,衣服的撕裂声在幽静的黑夜里响起,尤为刺耳。

主角:唐浅战深   更新:2022-09-11 03: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浅战深的其他类型小说《你的末路我的天堂》,由网络作家“唐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浅感觉到关节处的疼痛,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她回神后,立马撑着身子想离开这里,却被男人一把按住肩膀。下一秒,衣服的撕裂声在幽静的黑夜里响起,尤为刺耳。

《你的末路我的天堂》精彩片段

夜,幽静无声。

凌晨两点,战家别墅里依旧只有唐浅孤零零的身影。

她的眼睛时不时看向门口,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

日复一日的等待,早已将她对爱情的希冀消耗殆尽。

唐浅坐在沙发上,眼睑微敛,手掌无力地抚上小腹,指尖轻微颤动。

她又怀孕了。

她跟战深结婚五年,这是他们的第四个孩子。

这五年里,她失去了三个孩子,这是第四个。

只是这个孩子,他也不会让她留下。

唐浅疲乏地闭上双眼,医生的话回荡在她脑海里——

“唐小姐,你的子宫禁不起折腾了。这次再流产,只怕你以后都做不了妈妈。”

下一秒,别墅外传来刺耳的刹车声,打断她的思绪。

她手掌一颤,忐忑起身向外走去。

她是想见到战深的,却又害怕他开口让她弄掉这个孩子……

门被人用力推开,发出一声巨响。

紧跟着战深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客厅的空气里瞬间充斥着一股酒味。

“阿深,你……你喝酒了,我去给你煮点醒酒汤。”

唐浅紧张地走上前,目光中带着浓郁的担忧。

男人嘴角一勾,讥讽的看着迎上来的女人,嫌恶地避开她的手臂。

“多谢战太太关心。”

战深走近,弯腰直接将面前的女人打横抱起。

身体的突然悬空,让女人忍不住惊呼出声——

“阿深,你要干什么?”

男人冷眼睨着怀里的女人,薄唇紧抿不语。

他快步走进餐厅,将怀里的女人一把扔在餐桌上,随之传来的是餐盘落地的破碎声。

唐浅感觉到关节处的疼痛,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她回神后,立马撑着身子想离开这里,却被男人一把按住肩膀。

下一秒,衣服的撕裂声在幽静的黑夜里响起,尤为刺耳。

唐浅慌张地摇头,脸色愈发苍白,“阿深,你……”

每次他喝了酒,都要将她的自尊践踏一地,才能得到些许的满足。

“你害死唐倩,不就是为了让我睡你?”

战深的手用力钳住女人的腰身。

他的嘴角勾着一抹嗜血的笑意,看着女人的眼睛满是狠辣。

“唐浅,要不是你,倩倩不会死!”

“阿深,不是这样的,我……”

唐浅大声驳斥着,泪珠滚滚而下,显得格外苍凉。

“车祸的时候,我想救她的,可是我根本推不开她,我……”

“推不开?”

战深看着女人的眼神愈发轻蔑,他伸手扣住女人的下颌。

“唐浅,要是死的人是你该多好!”

唐浅瞳孔猛地一缩,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男人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刀,直刺她心口,连呼吸都是痛的。

她绝望地望向战深,看着他满脸的狂躁,猩红的双眼里无一不是对她的怨恨,她突然就明白了……

原来不是所有的坚持,都可以换来回报。

如果早知道他们之间是这样的结果,她愿意替唐倩命丧车祸现场。

这样,她就不会经历这刺骨的疼痛。

她所执着的五年,究竟换来了什么?

“阿深,这五年,你可有在乎过我?”



唐浅紧紧盯着男人的双眼,心下满是忐忑。

她期待他能说出预想中的答案,却又明白那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得到的答案。

战深嘴角一扬,嘲讽的看着她。

“在乎你什么?在乎你害死了我最爱的女人?”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一把扼住唐浅的下巴,勾唇,目光讳莫如深。

“要不是你这张脸跟她相像,你以为你能活到今天?”

听到这冰冷无情的话,唐浅只觉瞬间如至冰窟,遍体生凉。

她眼底仅存的一点希望渐渐消散。

就因为她长的像唐倩,所以她活下来了,是吗?

可是,阿深,你不知道我多讨厌自己一直活在她的影子下!

女人微微闭眼,晶莹的泪珠悄无声息地滑落。

“阿深,如果我长得不像她,你还会不会娶我?”

“不会。”

男人冷漠无情的两个字重重砸在唐浅心口,让她连呼吸都只觉沉重吃力。

她几乎将唇瓣咬破,满目凄凉。

“我对你的爱,比起唐倩只多不少,你为什么看不到……”

“你有什么资格跟她比?!她死了,你要不要也去死一次?”

战深冷声打断她的话,满眼讽刺地看着狼狈的女人。

他看到她的身体僵在原地,眼底堆满报复的快意。

下一秒,唐浅无力瘫坐在地上,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低低的声音在安静的客厅里回荡着——

“是不是我死了,你才会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她没有害死唐倩,她怎么可能害死自己的亲妹妹!

那天她看到车飞驰过来时,试图去拽唐倩的手臂,可她还是晚了一步,那车朝唐倩撞来,一道坠下桥……最后唐倩丧命在车祸里,尸骨无存。

事实就是这样的,战深为什么不相信她?

唐浅无助的倚着墙壁,大口喘息着,俏脸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战深眸色一沉,眼底尽是森冷的寒意。

又在装可怜?

“唐浅,要死出去死,别脏了我的地方。”

唐浅最后一丝的自尊彻底破碎。

她眼睑微敛,盯着地砖的纹路,心口处心酸生疼。

战深爱唐倩,无可厚非。

为了能从她身上找到唐倩存在的痕迹,他娶了她。

为了这张脸,他可以忍受心底的折磨,也可以……

可是她做错了什么?

他凭什么因为唐倩,就否定她的存在,否定……她身体里的孩子。

唐浅用力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张开了干涩的嘴唇:“阿深,我们又有孩子了,已经两个月……”

战深身体一僵,眼睛微微眯起。

“怎么做,你应该知道,不用我再动手!”

闻言,跪在地上的唐浅慌张地爬上前,无措的拽住男人的裤脚,恳求道:“我愿意为这个孩子付出一切代价!不管是身败名裂还是坐牢,只要你别伤害它!”

可回应她的,依旧是他的无情决绝,让她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战深狠狠地踹开她,嗜血无情——

“你不配做我孩子的母亲!”

说完,战深转身离去,徒留唐浅一个人呆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她的手颤颤巍巍抚上腹部,阵阵腹痛那般刺骨。

这就是她生活了五年的地方,战深折磨她报复她的地狱。

这一次,他是真的要把她往死路上逼……



唐倩出事五年了,这五年唐浅从来没有回过唐家。

她不是不想回来,只是这个家从来不欢迎她。

唐浅的脚刚迈进家门,林芳恼怒的声音就跟着响起——

“你来这里做什么?!”

“妈,我来看看你和爸……”

“不用你挂心!”

唐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刚走出房门的唐伦厉声打断。

“你这样的毒妇,我们可不消受不起,免得折寿!”

唐浅身体一怔,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跟唐倩都是他们的女儿,受到的对待却是天差地别。

从小到大,不管唐倩想要什么,父母都会尽力满足。

而她,只能玩唐倩剩下的玩具,穿唐倩剩下的衣服。

他们给她的理由是,因为她是姐姐,所以事事要以妹妹为先。

哪怕是唐倩做错事情,只要她哭,最后被打的人一定是唐浅。

唐浅想不通,她们明明是双胞胎姐妹,可她硬是活成了唐倩的陪衬品。

而唐倩死后,她就变成了罪无可恕的恶人。

她眸色暗了暗,借口是回来拿东西的,快步走上楼梯,拐角进了跟唐倩共用的房间。

说是两个人共用的房间,可里面除了唐倩的东西,早就没有她存在的痕迹。

唐浅的视线一一扫过房间里的物品,最后定格在床头柜上的相片。

那是她唯一一张照片,虽然里面只有她的背影……

而照片里,唐倩拉着战深的手,俏脸上洋溢的笑容,满是开心。

小时候,唐倩就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因为嘴巴甜,总能讨所有人的喜欢。

而她……就像她身后的背影那般,总是孤独的、安静的。

可是,最先遇见战深的人明明是她。

她控制不住自己,爱上了那个男人,难道这也是她的错?

……

傍晚,唐浅离开了唐家,她是被赶走的。

离开唐家后,她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就像一片飘零的落叶,不知到底该去何方。

她想到战深说的话,忍着心口处传来的钝痛,做了一个决定。

如果肚子里的孩子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那就让她带着它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回到战家别墅,她给战深发了个信息,只有简短的一句话——

【阿深,如果有来生,我只求再也不要遇见你。】

信息发出去后,她吃下了一整瓶安眠药,安静躺在床上,等待死亡。

她这一生经历的事情,好像放电影一样,一一浮现在她眼前,最后画面停在她与战深在一起的那晚。

那一夜,战深喝醉了,拉着她的手不肯放她走,后来……

可谁能想到,过几天他却被唐倩以男朋友的身份带回了唐家。

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孽缘就已经埋下了。

身体越来越疲乏,最后,女人眼皮轻轻合上……

阿深,我走了。

……

另一边,战深刚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出来时看到了短信。

见是唐浅发来的,他眼底满是轻蔑。

又在搞什么鬼?

看了一眼短信内容,战深的眼神慢慢暗沉。

他将手里的烟蒂丢进垃圾桶,阴沉的咒骂一句,气恼地想回去看看这女人又想玩什么把戏。

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屏幕再次亮起。

战深皱眉,按下了接听键,没过多久,阴沉的神色转为震惊。

“你说唐倩还活着,她回唐家了?!”

他匆匆挂了电话,开车向唐家疾驰而去,早已将刚刚的短信抛之脑后……



医院里。

唐浅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周围只有慕容月的身影。

“浅浅,你终于醒了!”

慕容月惊喜地站起来叫了一句后,立马转身去叫医生。

唐浅看到她急冲冲的样子,不禁有些感慨。

她没想到,吃下一整瓶安眠药自己竟然还能活着。

医生检查了她的身体之后,确定没什么大问题,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慕容月在医生离开后,眼泪彻底决堤。

“就为了一个男人,你至于把自己跟孩子的命都赔进去吗?”

唐浅的瞳孔猛地一缩,慌乱地拉住身侧女人的手。

“孩子,它怎么样了?”

“你这孩子可比你坚强多了!”

唐浅听到这话,舒了口气,伸手抚上腹部,轻声说道:“这个孩子是战深的,他……”

“别跟我说他!”

慕容月气恼地开口打断女人的话,自己的眼眶也跟着一红。

“你为了他寻死觅活的,可他呢?就因为你的妹妹死而复生回来了,他连你的死活都可以不顾!”

“唐倩死而复生了?!”

听到这个震惊的消息,唐浅瞬间呆愣住,双手跟着轻微颤动。

慕容月心疼的看着好友,不忍道:“她没死,昨天回唐家了。”

唐浅抓着被子的手一紧,眸色跟着亮了亮。

唐倩……她还活着?

她明明亲眼看到当年唐倩死在车后爆炸里,怎么可能……

“要不是你昨晚给我发了短信,我连忙赶去你家找你,说不定你现在都已经到阴曹地府了!而他们呢,现在说不定正在上演喜相逢的一幕!”

慕容月气愤的话打断了唐浅的思绪,让她从震惊中慢慢回过神。

“唐倩……她回来了,阿深肯定很开心。”

而自己,从来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闻言,慕容月一口气噎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最后为了让好友彻底死心,还是说出事实——

“我把你送上救护车的时候,给战深那混蛋打了个电话,可他竟然说你有自杀这个觉悟,真是难得。”

唐浅的手放在针管上一顿,顿觉百爪挠心,连呼吸都十分困难。

她眼睑微敛,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他是觉得她,自作孽不可活。

……

唐倩回家了,唐家上下喜气洋洋的,比以往过年都要热闹几分。

而唐浅的到来,却让这热闹的气氛镀上了一层冰霜。

唐浅看着客厅里对她冷眼相对的爸妈,知道她是这个家的外人,不受待见。

“姐姐,你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唐倩带着一脸灿烂的笑意向她走来,亲昵地抱住她的手臂。

好想她?

唐浅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一下,眼底的思绪一闪而过。

从小到大,她要是会学唐倩这么说话,现在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吧。

“倩倩,你别靠近她!”

林芳急切地上前两步,伸手拉过唐倩的手臂,带着她往后退了几步。

唐浅看到母亲一脸防备的样子,瞳孔蓦地一缩,喃喃说道:“嗯……你能活着回来真好。”

她眼眶里泛着酸涩的湿润,目光依旧紧紧盯着唐倩。

“既然你活着回来了,那你告诉大家,当初那辆车撞过来的时候,是不是我先将你推开的?”

唐浅心里明白,现在这个时候说这事会让在场的所有人扫兴。

但是这五年,她实在受够了,不想再继续被所有人冤枉。

她就是想证明给所有人看,唐倩当年的‘死’跟她没有关系!

唐浅原本听到唐倩回来的时候,心里是有一丝开心的,毕竟怎么说也是她的亲妹妹。

可是在看到所有人都防备她的时候,她不甘心,她不愿意再承担那个恶名。

“唐浅!”

唐伦厉声呵斥她一句,瞪着她,目光凶恶,“倩倩刚回来,你就不要再刺激她了!”

唐浅唇边露出一抹嘲弄的弧度,转头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站在一边的战深。

“我只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而已。”

“我……”

此刻,唐倩的脸色一白,慌张地摇了摇头,无助地看着面前对她步步紧逼的女人——

“姐姐,你不要这样,我……我害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