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奇文学 > 女频言情 > 心心入你怀

心心入你怀

徐七穗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言情新作品,《心心入你怀》上线啦,作者“徐七穗”原创精品作,小说涉及到的主人公有梁韵意、江枫林,本书侧重人物情感抒发,小说正在持续编写中,内容情感主要讲述了:男友的出轨,渣男嘴脸一览无余,梁韵意失魂落魄的来到夜店买醉,意外睡了顶级“鸭”;奈何钱包瘪瘪,只能拿刚到手的九百块来充数。本以为九百块就算是不够,这件事也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两人的缘分才刚刚开始。频繁的遇见江枫林这只“鸭”,梁韵意甚至都怀疑这男人莫不是找人跟踪自己。

主角:梁韵意,江枫林   更新:2022-07-15 22: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韵意,江枫林 的女频言情小说《心心入你怀》,由网络作家“徐七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言情新作品,《心心入你怀》上线啦,作者“徐七穗”原创精品作,小说涉及到的主人公有梁韵意、江枫林,本书侧重人物情感抒发,小说正在持续编写中,内容情感主要讲述了:男友的出轨,渣男嘴脸一览无余,梁韵意失魂落魄的来到夜店买醉,意外睡了顶级“鸭”;奈何钱包瘪瘪,只能拿刚到手的九百块来充数。本以为九百块就算是不够,这件事也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两人的缘分才刚刚开始。频繁的遇见江枫林这只“鸭”,梁韵意甚至都怀疑这男人莫不是找人跟踪自己。

《心心入你怀》精彩片段

梁韵意睁开眼,已经天亮了。

浴室里的流水声和身上的酸痛提示着她昨晚做的荒唐事——她遇见男友出轨闺蜜,伤心欲绝,稀里糊涂地把自己交给了昨晚夜店里的一个“少爷”。

还没来得及后悔,浴室水一停,梁韵意心里一紧张,立马抱着被子坐了起来。

就见一个男人从浴室里走出来。

一米八八的身高,宽肩窄腰,一双锐利的凤眼如打量商品一样打量她。

他将擦拭头发的毛巾丢到一旁,淡漠的声音响起:“可以开价了。”

梁韵意身子一僵,看着他这完美的身材和小白脸一样的精致脸,小心翼翼报了个数字:“六百?”

见周甫生蹙了蹙眉,梁韵意立马改了数字:“八百!”

梁韵意想着自己口袋里为数不多的生活费,看着周甫生还是不满意地皱眉,她咬了咬唇,可怜巴巴的:“我只有最后一千块了,要不……九百?给我留一百块吃饭也好……”

周甫生太阳穴突突地跳。

他让她开个价,她怎么反过来给他开价,还只开九百块!他堂堂周氏未来继承人竟然只值九百块?

梁韵意见他不说话,想起他穿着用度行为举止都很讲究,应该是夜店里的头牌。

想着头牌给她服务,昨晚还挺卖力,梁韵意一狠心:“一千就一千!”

说着抱着被子要去拿钱。

结果被子太长,脚上没注意,整个人就要往前跌去——

梁韵意抱住了周甫生的腰。

周甫生腰间的浴巾正对着梁韵意的脸。

此刻周甫生不仅太阳穴跳了,脸也黑了。

他连着被子一把抱起梁韵意往门外丢,又顺带把她的衣服丢了出去:“滚!”

“嘭”的一声,梁韵意吃了个闭门羹。

梁韵意觉得他的脾气来得莫名其妙,刚想敲门和他理论,却想到自己没给出去的钱。

算了,被扔就被扔,白嫖就白嫖,总比自己没有钱吃饭好。她现在已经很惨了,在一起四年的男友和闺蜜被她抓奸在床,她喝得烂醉失去了第一次,全身还只有一千块的家当……

梁韵意咬了咬唇,收起手,抱着衣服和被子离开。

而房间里,周甫生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想到刚才自己被一个小姑娘用九百块羞辱了,狠狠地抽了一口。

随后他给助理拨了个电话,语气冷硬:“盯着昨天那女人,要是她去药店买避孕药,把药换了,还有查一查昨晚在我酒里下药的是什么人。”

周甫生一边靠窗抽烟一边吩咐着,见楼下梁韵意已经换好衣服走出了酒店,往右边的药店走去。

乌黑的长发扎成了马尾,丰肌秀骨,修长的脖颈背影秀丽。

周甫生忽然想起昨晚微醺时看到的那一双属于她的眼睛。

又圆又黑,像葡萄,喝醉的时候笑起来眉眼弯弯,美得像广寒宫的兔子。

结果没想到是只蠢兔子。

周甫生嗤笑一声。

没过多久,助理打电话过来:“先生,她已经吃下维生素了。”

周甫生“嗯”了一声,眸色深远。

 


梁韵意吃完自认为的“避孕药”就坐车回了学校。

她太明白,穷人是没有时间伤心的。

她还需要赚钱养活自己,需要身兼数职才能保证自己在读书期间的所有支出,她的父亲和继母只会为了同父异母的弟弟殚精竭虑,才不会为她的学业买单。

她必须自己对自己负责。

所以时间对于自己是以秒计算的,她没时间伤春悲秋。

想起下午还有一个家教的兼职,梁韵意准备回宿舍把先前准备好的资料带上,结果就在宿舍楼下,纪善勐忽地冲了出来,抓住梁韵意的胳膊:“韵韵你去哪了?我等了你一晚上。”

看着纪善勐通红的眼睛,往常都要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形象如今连发蜡都没有抹,他看上去如此焦虑,似乎梁韵意真是他放在心上呵护的宝贝。

梁韵意眼里闪过一丝苦涩,面上甩开纪善勐的手:“你等我做什么?我们已经分手了。”

纪善勐却挡住梁韵意的去处:“我没有答应,所以算不得分手!”

梁韵意觉得可笑,想到昨日纪善勐的母亲来羞辱她,说她这穷酸样配不上她家儿子,就在此时,就在此地。

那个时候她是怎么说的?她信誓旦旦说纪善勐对她是认真的,他们是真爱,就算没有他们这些人的祝福他俩也一定会幸福的。

结果不出几个小时,她就被混在一张床上的纪善勐和安霓微打了脸。

梁韵意轻笑,笑容有些苦,眼神却坚定:“你是凭什么觉得我分手要经过你的同意?纪善勐,现在是我单方面和你提分手!不用经过你的同意!”

说完,梁韵意要走,纪善勐上来拦,梁韵意烦不胜烦推了他一把,安霓微就冲了出来。

她拦在纪善勐面前,脸上泪流满面:“你要打就打我吧,韵韵,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喜欢上了纪善勐,不关他的事,要不是你和他在一起那么久不让他碰,他也不会……”

梁韵意简直气笑了。

明明受害者是自己,怎么搞得像自己欺负了他们一样?

“照你这么说,他碰你是应该的?”梁韵意笑了笑,颇有深意,“也是,不仅碰你是应该的,他还应该在你的肚子里留下他的种,让你成为纪太太!”

梁韵意眼里通透的光看向安霓微,像是将她心里那些小九九都看穿。安霓微身子一僵,刚想反驳,就听见纪善勐大声拒绝:“不!我不会娶她的!我只会娶你,韵韵,你才是我心目中的纪太太!”

说着纪善勐苦苦哀求:“韵韵,这次真的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纪善勐的话让安霓微眼里闪过一丝恨意,她继续哭着,却指着梁韵意的脖子:“你也别说我们,你看看你自己昨晚上去哪鬼混了,为什么脖子下这么多吻痕!”

梁韵意下意识抓着自己的衣服,脸色微变。她回来的时候还特意遮了遮身上的痕迹,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安霓微又是怎么知道的?

还没来得及质问安霓微,一旁的纪善勐白了脸,他抓过梁韵意就要扯开她的衣领检查,结果被梁韵意反手甩了一巴掌!

纪善勐脸色苍白地看着梁韵意:“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梁韵意迎上他的目光,眼里有失望有受伤还有一丝愤怒:“你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你可以随随便便上别的女人无视我的心情,我自然也可以把我的身体交给我想给的人!而且我是单身,跟你不一样!”

纪善勐脸色涨得通红,眼里满是怒意:“你……原来你这么随便!是我看错你了!”

纪善勐愤怒离开,安霓微却收起眼泪,幸灾乐祸地看着梁韵意:“昨晚的‘少爷’可符合你的胃口?”

梁韵意脸色瞬间一下变得惨白。

她被她……算计了?

 


周氏集团总裁办。

周甫生正在签一份文件,助理敲门而入。

“先生,下药的人查到了,是二爷那边的人,不仅给您下了药还特意安排了酒店和女人想破坏您的声誉。”

周甫生笔尖一顿,想到什么似的眼眸一深:“这么说,还是那小姑娘救了我?”

助理挠了挠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

周甫生没说话,将剩下的笔画补齐,又问:“那小姑娘呢?查到了吗?”

助理点头:“梁韵意,林州市本地人,二十一岁,就读林州大学设计专业,今年大四,大学四年成绩名列前茅,经常赚钱补贴家用,和家里人的关系比较僵,是……”

助理顿了一下。

周甫生抬眼看他:“是什么?”

助理清了清嗓子,对着手上的资料更大声地念道:“是纪少爷的女朋友,但于昨天下午就分了手,所以先生您和梁小姐那一夜并不算出轨。”

周甫生看了助理一眼,看得助理冷汗直冒。

就在助理顶不住的时候,周甫生收回视线,眉毛抬了抬,手中的钢笔一下又一下地点着桌面。

纪善勐?

他那不成器的外甥?

竟然是他外甥的前女友?

纪家那些人,除了纪老太爷值得尊敬外,其他人对他而言就是蛇鼠,不值一提。

至于和蒋家的联姻,他一点兴趣都没有,老头子逼得越紧他越是反感,还不如这个小姑娘来得吸引人。

周甫生放下钢笔:“看好她,有什么事情及时来报。”

助理应了一声,下意识张了张嘴。

周甫生眉毛一皱:“怎么?这么快就有事来报了?”

助理连忙住嘴:“不是,是江少,他约您晚上去CR-Bar喝酒,说他侄子烦他烦的要死,约您去透透气。”

周甫生:“……”

……

晚上,CR-Bar。

梁韵意拉了拉身上有些短的裙子,看着酒吧里光怪陆离的灯光,觉得人的底线可以一而再再而的被打破。

原本早上就发誓不会再来这种地方,结果家教做完,听说这里五百块一个小时的兼职费就不管不顾地来了。

正出神中,经理忽然抱来一瓶酒塞到她怀里。

“小梁,来,把这酒给312包厢送过去。”

说完,经理还要在她耳边凑声道:“一瓶六位数,别摔了啊。”

梁韵意一听这酒这么贵,神经都绷起来了。

等走到312,门一打开,就见包厢里有不少男人,其中两个坐在最里面的位置,一个穿着西装马甲,一个穿着西装,那个穿西装的手放在马甲大腿上,两个人凑近不知道在说什么。

梁韵意见了,黑暗中的脸“轰”的一下就红了。

那,那马甲男不是那天晚上的少爷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西装男为什么要把手放在少爷的腿上?他们在干什么?

难道这“少爷”是双性……

梁韵意的眼睛瞬间瞪得圆溜溜的,微微启唇,难以置信的样子。

正巧有人叫她:“是来送路易十三的吗?”

梁韵意轻轻应了一声:“是。”

那人指了指西装男:“把酒放到江少跟前去。”

梁韵意看了西装男一眼,见他还在和“少爷”咬耳朵,根本没注意这边。

梁韵意按捺住如雷的心跳,硬着头皮走到两人跟前蹲下。

准备拿启瓶器把酒打开,就听见“少爷”冷淡的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把你这只像鸡爪一样的手给我拿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